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網游之洪荒戰紀 第241章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第241章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最快更新網游之洪荒戰紀最新章節!

    某方世界,東海。

    大海之深,海眼之處,便是東海龍宮所在。

    東海三太子敖缺進入空間裂縫的消息,很快就被附近的魚怪層層上報至龍宮,傳到龜丞相耳中。

    龜丞相照例向龍王匯報。

    “那個逆子,估計又跑到哪個小千世界玩去了,不用管他。”老龍王滿不在乎,相對龍族悠長的壽命,幾天時間跟眨眼差不多。

    估摸只有敖缺消失個一年半載什麼的,龍王才會稍稍上點心。

    現在嘛,

    由著他去了。

    “陛下,那處空間裂縫出現已經小十年了,但凡進入其中的妖族,就沒有一個回來的,有些不尋常啊。”龜丞相還是很細心的。

    “是嗎?”

    老龍王這才來了點興趣,“那就派巡海夜叉去查查吧。”

    巡海夜叉是海族的一個特殊分支,實力到不怎麼強,卻有一項天賦神通——水遁之術,可遇水而遁,見水而化。

    是非常不錯的探子。

    “陛下英明!”

    龜丞相兩撇胡子一翹,這才放下心來。

    …………

    三天之後,神秘a區。

    巡海夜叉穿過空間裂縫,宛如一團透明的水,下意識往空中嗅了嗅,一下捕捉到三太子留在空氣中的味道。

    心中一定。

    因著秦墨剛好在閉關祭煉九天玄剎塔,其余學員也大都在閉關打坐,以消化前番听道之領悟,同時鞏固修為。

    誰也沒有察覺到巡海夜叉的到來,很快就消失在武夷山密林之中。

    …………

    一個月之後,太上道院。

    靜室之中,秦墨緩緩睜開眼,紫色雷霆印記一閃而逝。

    心念一動,

    進化之後的九天玄剎塔被他召了出來,滴溜溜懸于眼前。

    此番進化,主要有三大變化。

    其一,材質。

    整個塔身材質呈現琉璃化、玉質化,看上去晶瑩剔透,完美無瑕,再沒了一絲雜質,內外渾然天成。

    表面看很脆,實則堅固無比。

    就算是強如紫霄劍,也只能在九天玄剎塔身留下一道白印。

    其二,性靈。

    沒錯,在玄黃之氣助力之下,九天玄剎塔終于衍生出一絲性靈。

    不愧是奪天地之造化。

    雖然還只是一個雛形,但無疑宣布,九天玄剎塔半只腳已經踏入法寶行列,可稱之為半法寶。

    最後,

    就是玄黃之氣取代了之前的五彩光芒,垂下之後,懸于頭頂,可擋住大乘期以下修士的攻擊。

    先就立于不敗之地。

    而且有玄黃之氣在,還能抵消部分殺人因果。

    非常之霸道。

    秦墨已經很滿意了。

    估摸著再有一次玄黃之氣注入,差不多就能將九天玄剎塔推衍至法寶一級,這卻是可遇而不可求。

    下次秦墨再講道,沒可能再出現這等天地異象。

    出關之後,秦墨沒再在太上道院停留,而是進入《洪荒》,算算時間,賈詡也該從蜀地返回王城了。

    可不能耽擱了。

    …………

    果然,

    秦墨再次出現在王宮時,賈詡已經回來一周了。

    因著沒有秦墨沒在,沒有獲得相應的國書授權,賈詡只是配齊了使節團成員,還未離開王城。

    秦墨也不廢話,

    一上午就辦妥了所有事情,下午又單獨召見了陸雪琪。

    “這個你拿著。”

    秦墨將九天玄剎塔交到陸雪琪手中,暫時放開法寶中樞。

    這樣,

    陸雪琪就能暫時掌控此法寶,至少能發揮出九成以上的威力。

    “師傅,這不是你的本命法寶嗎?”陸雪琪一臉的不解。

    “萬一遇到無法應付的敵人,就將此寶召出,懸于頭頂,只要不是大乘期高手,九天玄剎塔都能護持你和嬋兒的周全。”秦墨說。

    兒行千里母擔憂啊……

    “啊~~~”

    陸雪琪滿是詫異,她沒想到,九天玄剎塔竟已如此厲害,心中不由對師傅滋生了一絲仰慕。

    當真厲害!

    陸雪琪小心翼翼接過九天玄剎塔,她到不是擔心自己安全,而是擔心,萬一發生什麼突發狀況,沒辦法及時護持住小師妹。

    這下就沒問題了。

    “還有,黃鳥也送給你當坐騎了。”

    有了黑龍這頭三品妖獸,秦墨就不大看得上才剛突破至五品的黃鳥,想著陸雪琪還沒有坐騎,干脆就送給弟子了。

    貂蟬有異獸騶吾,

    燕赤霞趕往蜀地任職時,也已經騎走了白龍馬

    “多謝師傅!”

    陸雪琪心中一暖,師傅對她可謂是關懷備至了。

    …………

    公元前227年,10月5日。

    上午,秦墨在城外親自為使節團送行。

    賈詡此番出使,任務可不簡單,除了執行既定的合縱戰略,盡力促成五國伐秦之局,還順帶肩負著考察各國情況之重任。

    為此,

    秦墨給了賈詡一整個冬天的時間。

    為了能讓賈詡游說各國王公貴族,秦墨更是大方地將越國剛剛組建的內庫,拿出一半交給了使節團,供他們任意“揮霍”。

    既是出使,也是借機宣揚越國實力,順道刷一波名氣。

    增加一點存在感。

    不要再讓山東各國將越國當作小透明。

    …………

    送走使節團,秦墨並未返回王城,而是召出紫霄劍,身劍合一,化光而去,看方位,竟是遠在北面的趙國舊地。

    秦墨是去請將的。

    眼下的越國,兵強馬壯,糧草充實,經過蜀地之戰的磨礪,南越軍的訓練也都漸漸跟了上來。

    越來越像一支正規軍。

    而且,

    相比其余諸侯國的大軍,南越軍的單兵素質還要更勝一籌。

    唯一的缺憾,就是軍中少了一位可指揮千軍萬馬的優秀統帥,丞相賈詡到底是謀士,臨戰指揮略顯不足。

    這也是為何,

    秦墨之前那麼渴求白起的原因所在。

    越國想要促成五國伐秦,借機殺進漢中地區,勢必就要跟秦軍剛正面,很有可能遇到當代名將——王翦。

    南越軍中,誰可與之為對弈?

    找不到!

    而在已經被滅的趙國,卻有兩位退隱的戰國名將,一位是早就退隱的老將廉頗,一位是前不久剛退隱的名將李牧。

    都可與王翦匹敵。

    歷史上,

    王翦雖然掃滅六國,但主要是借勢而行,手握數條大龍buff。

    跟武安君白起打的那幾場大硬仗相比,其實是有些遜色的,就算是李牧,那也是在逆境中不斷磨礪出來的當世名將。

    …………

    兩天之後,楚國。

    壽春郊外的滌蕩山腳,有一木制小院,院子里種了些青菜,院外開墾了幾畝荒地,阡陌縱橫。

    時值深秋,

    萬物肅殺,田里長滿了野草,有飛鳥掠過。

    誰能想到,在這樣的所在,竟然住著一位曾經赫赫有名的趙國大將——已經百歲高齡的廉頗。

    公元前283年,廉頗率兵討伐齊國,取得大勝,奪取了陽晉,封為上卿。

    勇猛果敢,屢立戰功,聞名于諸侯。

    長平之戰前期,廉頗采固守的方式,成功抵御了秦軍進攻,後為趙括所取代,致使長平之戰慘敗。

    九年後,廉頗率部擊退燕國入侵,斬殺燕軍主帥栗腹,進軍包圍燕都三月,令對方割五城求和,拜為相國,封為信平君。

    趙悼襄王即位後,

    廉頗郁郁不得志,先後出奔魏國大梁,後入楚,仍舊不獲中原。

    郁郁不得志。

    最終,選擇了在壽春郊外隱居。

    秦墨出現在院子里時,約莫是上午十時許,陽光正好,溫暖地映滿了整座小院,在角落留下道道斑駁的樹影。

    滿頭白發的老廉頗身穿粗布麻衣,手中握著一根棍,斜靠在牆腳。

    雙目微閉,昏昏沉沉。

    正曬著太陽。

    誰能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隨時都要入土的老人,會是曾經叱 沙場的戰國四大名將之一。

    “誰?”

    許是听到腳步聲,老廉頗突然睜開雙眼,哪里還有什麼渾濁,一下變得銳利無比,握棍的手勢悄然變成持劍氏。

    銳氣逼人。

    “越王秦墨,見過廉頗老將軍。”秦墨行了一拱手禮。

    “越王?”廉頗眉頭一皺,“哪里來的鄉野小子,竟敢跑來消遣老夫。越國早在一百年前就被滅了,哪里還有什麼越王?”

    “卻是老將軍孤陋寡聞了。”

    秦墨神情篤定,將越國崛起史簡單介紹了一遍。

    廉頗越听越是吃驚,

    怎麼也想不到,他才隱居了十幾年,外面竟然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韓、趙相繼被秦所滅,越國又乘勢而起,給了秦國狠狠一擊。

    當真是滄海桑田。

    本能的,

    廉頗听出,秦墨並未說謊。

    “那麼,越王來此,又是為何?”廉頗內心微微閃過一絲波動。

    秦墨︰“原本是想請老將軍出山,拜為越國大將軍,統領大軍進擊漢中,除滅秦國。只是,見老將軍這幅模樣……”

    跟大部分武將一樣,廉頗走的也是體修之路,奈何資質一般,巔峰之時也才四星戰將。

    隨著年歲增長,修為固化,氣血急劇衰退。

    秦墨實在不放心,將百萬大軍交到這樣一位老人手中,萬一行軍途中,突然掛了,那豈不是鬧出天大的笑話。

    “哪副模樣?”

    老廉頗一下不樂意了,起身,腰桿仍舊挺的筆直,丟掉手中木棍,目光炯炯有神,身上升起一股讓人熟悉的殺伐味道。

    如驚濤駭浪。




同類推薦︰ 喜歡藏不住旺夫小胖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女配的打臉日常[快穿]穿越六零有空間女配一心脫貧[綜]自從我承包了大黑貓這財迷七零炮灰女配的錦鯉日常[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