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114章 【番外6】

第114章 【番外6】



    大宋天啟二十七年, 宋驚瀾退位,太子繼位, 改年號為朔。【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宋驚瀾這一舉動,震驚天下人, 因為歷朝歷代, 沒有哪個皇帝會在正當壯年的時候退位讓賢。皇位之爭歷來腥風血雨,就算宋國只有唯一一位儲君,可誰會嫌皇位坐得太久?

    不是皇帝當得越久越不願意退位嗎?

    宋國太子如今才十七歲, 說小不小, 說大也不大, 以宋驚瀾的年紀和手段,至少再當十年的皇帝也是沒問題的。滿朝文武百官在早朝之上听陛下不急不緩說出準備退位的消息時,靈魂都給震出竅了。

    反應過來陛下沒有在開玩笑後,百官下跪, 痛哭流涕, 請求陛下收回成命。

    哪怕當年的宋驚瀾手段暴虐, 皇位來得名不正言不順,到如今民間仍有暴君之名。但他在位的這幾十年, 宋國恢復了中原霸主的地位, 與大林的聯姻又維持了穩固的和平和繁榮,曾經荒淫無道苟延殘喘的朝堂仿佛只是一場噩夢。

    百官畏懼他,可也敬仰他。

    每次看著高位之上風華絕代的帝王, 都會覺得有他在, 天下皆安。

    如今陛下居然說要退位, 文武百官感覺自己的主心骨都沒了!都不用風吹,走兩步就要散了!

    哭歸哭,散歸散,陛下決定的事,一向沒有改變的余地。

    好在太子是他們看著長大的,從小精心教導,能文善武,仁義謙和,在民間的聲望也很高,百官們在心痛之後,就開始準備迎接新的陛下和新的朝堂了。

    反倒是宋小瀾自己有些不願意,纏著宋驚瀾鬧了好幾次︰“父皇,是皇位坐得不舒服嗎?為什麼要這麼早讓給我啊?”

    宋驚瀾微笑︰“皇位這麼舒服,讓給你不好嗎?”

    宋小瀾︰“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跟母後去雲游江湖才把皇位甩給我!”

    林非鹿︰“…………”

    請問皇位是什麼燙手山芋嗎???

    你們倆父子把皇位當做皮球一樣踢來踢去的樣子好他媽魔幻啊!

    晚上(睡Shui)覺的時候,林非鹿躺在宋驚瀾臂窩,戳戳他勁瘦的腰腹問︰“你真的不當皇帝啦?”

    宋驚瀾斜靠在(床chuang)上,正在翻一本游記,聞言鼻尖“嗯”了一聲。

    林非鹿從他臂彎爬起來,雙手扒著他肩膀搖了搖︰“好不容易奪來的皇位,就這麼退位,是不是有點可惜啊?”

    宋驚瀾把書往下放了放,看著跪坐在身側的女子,笑著把人拉到懷里來親了親。

    這麼多年過去,他親她的姿勢一如既往的溫柔,手掌撫著她臉頰,溫聲說︰“我奪皇位,是因為我想得到我想要的。如今我想要的一切都已經在懷,皇位不重要了。”

    林非鹿明知故問,扒著他(胸xiong)口眨眼楮︰“你想要的是什麼呀?”

    宋驚瀾笑了一聲,手指捏捏她下巴,然後把人掀到了身下。欲.望交纏中,她听到他低啞的聲音︰“想要你。”

    退位那天是司天監選出來的吉日,天晴風和,監禮官宣讀了退位詔書,太子皇冕加冠,正式接過了玉璽,成為大宋新一屆的皇帝。

    于是林非鹿成了最年輕的太後。

    听著宮人的稱呼從皇後娘娘變成了太後娘娘,她還怪不習慣的。

    宋小瀾也不習慣,雖然這些年一直跟著父皇學習政事,但新皇即位,他還是有些忐忑,想著自己要多跟父皇請教一下才行。結果退位沒兩天,父皇就跟母後雙雙出宮,人影都找不見了!

    宋小瀾悲憤地想︰我只是一個被拋棄的小皇帝罷了。

    林非鹿騎著馬都出城了,才憂心忡忡問︰“我們就這樣把三個孩子扔在皇宮,會不會不太好啊?”

    話是這麼說,騎馬的速度可一點也沒慢下來。

    宋驚瀾面不改(色)︰“他們都長大了,不需要父母擔心。”

    林非鹿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看著遠處連綿青山,余暉萬丈,對兒子僅有的一絲愧疚瞬間煙消雲散,興奮地問︰“我們先去哪里呀?”

    宋驚瀾笑著道︰“我之前在游記上看到,在南境有一座望甦山,山中有雲霧金頂的奇景,想不想去看看?”

    林非鹿突然想起,前段時間他一直在看游記類的書本。

    原來就是在做旅游攻略麼。

    她開心地點點頭,想到接下來無拘無束的生活,心潮都有點澎湃,想了想又說︰“我們現在在外闖蕩,是該取個藝名了。”

    宋驚瀾挑了下眉︰“黑白雙俠?”

    林非鹿愣了一下,轉頭看旁邊騎在黑馬上的男子,噗的一聲笑出來,“多少年前的戲言啦,你還記得呀。”

    他笑著望她︰“嗯,你說過的話,我都記得。”

    等將來武功學成,便去仗劍江湖,策馬同游,快意恩仇,大口吃(肉rou),大口喝酒。

    她的夢想,她的向往,他都記得。

    並在這一生中一一為她實現。

    林非鹿勒著韁繩,看看他,又看看遠闊前路,眼里都是亮閃閃的笑意︰“黑白雙俠是我們行俠仗義時的藝名!從現在開始我就叫黃蓉啦!”

    宋驚瀾笑著問︰“那我呢?”

    林非鹿︰“當然是郭靖啊!”她朝他跑去一個媚眼︰“靖哥哥~!”

    宋驚瀾沉吟了一下,配合她︰“蓉妹妹?”

    林非鹿看了他幾眼,搖著頭唉聲嘆氣︰“你一點也不像老實木訥的靖哥哥。”

    她(懷huai)孕的時候在宮中不僅排過郭靖黃蓉的話本,還排過楊過小龍女的師徒戀以及張無忌的n角戀,宋驚瀾自然都看過,慢悠悠策著馬問︰“那我像誰?楊過?張無忌?”

    林非鹿說︰“都不像。”她朝他招招手,宋驚瀾便策馬挨近一些,坐在馬背上側身听來,听到她悄悄笑著說︰“你是獨一無二的小宋!”

    望甦山在南境,以前屬于周邊小國,後來這些小國被宋驚瀾打下來,如今也都是大宋領土。說近不近,說遠也不算遠。

    比起少時帶林廷離京散心,這一次的江湖旅途才算是真正實現了她闖蕩江湖的夢想。

    因為如今兩個人的武功造詣都很高了。

    這些年林非鹿不僅將即墨劍法全部掌握,還傳承了紀涼的劍法,兩套絕世劍法融會貫通,她又尤擅輕功,自成飄逸靈動的身法,之前跟硯心比試時,已經能接住硯心幾套刀法了。

    硯心這些年刀法進步飛快,當年在英雄榜上排第十,前兩年已經排到了第五,儼然已經是刀法一脈的宗師了。

    而宋驚瀾就更不用說,江湖英雄榜上雖無他的名字,但每次比試硯心都會輸在他的劍下。他若是想,想必江湖英雄榜上的排名就該重排了。

    兩人這一路行來,凡遇不平事必拔劍相助。

    什麼揍地主啦,(殺sha)山賊啦,教訓惡霸啦,林非鹿看到壞蛋就跟貓見了魚狼見了(肉rou)一般,提著劍就興奮地撲上去了。

    打不過怎麼辦?

    不存在,打不過不還有靖哥哥嗎?

    黑白雙俠的威名不脛而走。

    喂,听說了嗎,最近江湖上出現了一對懲惡揚善的俠士,一男一女,女的穿黑裙,男的穿白衣,自稱黑白雙俠。女俠還放話說要(殺sha)盡天下不平事,最近連攔路打劫的山賊都不敢下山了呢!山賊們生計困難,寨主不得不帶著山上小弟集體下山要飯,真是世風……哦不!大快人心啊!

    山腳下的茶棚里走腳商和江湖人議論紛紛,全然沒發現他們議論的當事人就坐在旁邊那桌喝茶。

    林非鹿一邊捧著茶杯一邊豎起耳朵偷听,對于這種怡然自得听著別人猛夸自己的行為,她已經駕輕就熟了。

    宋驚瀾笑意盈盈地看著她︰“這麼開心?”

    她抿著唇狂點頭。

    簡直不要太開心好嗎!她終于過上了她夢寐以求的武俠劇本,從小到大的武俠夢得以實現,人都要飄起來了!

    宋驚瀾搖頭笑了下,兩根手指按住她準備往嘴里送的茶盞,“再告訴你一件更開心的事,茶里有藥,這茶攤應該不(干gan)淨……”

    林非鹿雙眼一睜,還不等他說完,當即把茶盞往地上一摔。

    清脆的碎裂聲將茶棚里的視線都吸引過來。

    卻見一位白裙黑發的漂亮女子一腳踢翻了矮茶桌,將旁邊提著茶壺的小二按在了凳子上,大喝道︰“說!茶里下了什麼藥!”

    周圍一驚,紛紛看向自己手中的茶杯。

    後頭煮茶的另一個人見狀不對即刻便想跑,才剛邁出一步,一把劍凌空而來,直直刺進他面前的木樁上,逼人劍氣擋住了他的去路。

    被按住的小二掙扎了兩下沒掙開,憤憤道︰“你是誰?!我奉勸你不要多管閑事,山上可都是我們的兄弟!”

    林非鹿抬手就在他後腦勺扇了兩巴掌,打得他嗷嗷叫︰“把你的兄弟都叫來,我一塊兒收拾了,免得今後為禍四方!”

    小二轉著頭看著她,不知想到什麼,又驚恐地看向一旁淡漠的黑衣男子,突然失聲道︰“是……是你們?你們是黑白雙俠?!”

    周圍一片震驚!

    林非鹿︰“現在才認出來?”

    小二崩潰地大喊︰“你們不是男穿白女穿黑嗎?!為什麼換了啊!”

    林非鹿捶他後腦勺︰“要!你!管!”

    于是江湖上又少了一群下蒙汗藥偷搶錢財的土匪。

    山腳下的茶棚被一把火燒了,火光映紅了後面的綠樹青山。

    林非鹿翻身上馬,對旁邊的宋驚瀾說︰“走啦,去下一個地方懲惡揚善。”

    他笑著點頭,眼眸里映著火光,也映著她的模樣。

    這江湖逍遙,前路漫長,處處是不平,處處平不平。

    副本剛剛開始,大俠仍需努力。

    ——全文完。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