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113章 【番外5】

第113章 【番外5】



    早自習結束, 班主任就把入學考試的成績單貼到了黑板旁邊的宣傳欄里, 然後指揮班(干gan)部帶領學生們重調座位。【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這也是火箭班的傳統,每學期入學考試之後, 都會根據成績安排這一學期新的座位。所以林非鹿只跟新來的校草同桌了一個早自習, 就要被迫分開了。

    生氣!她本來還打算趁機挽救一下人設的!

    哎, 也不知大帥哥要便宜哪個幸運鵝了。

    林非鹿內心戲一大串, 表面上倒還是淡淡然然,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準備搬新位置。

    同桌依依不舍︰“小鹿,我好想繼續跟你坐一起啊, 跟你同桌的這一學期我物理成績都提高了好多!我以後還可以來問你不會的題嗎?”

    林非鹿大方一笑︰“當然可以。”

    教室里忙忙碌碌, 大家都去班長那里認領了自己的新位置, 開始搬座位。林非鹿先用濕巾紙把課桌上“小鹿專屬”四個字偷偷擦掉, 然後才抱著東西坐到了新位置。

    正在整理課桌,旁邊的座位有人坐了下來。

    一偏頭, 就看見校草坐在了她身邊, 見她愕然望來,挑唇笑了下。

    我就是那個幸運鵝!!!

    林非鹿看著自己的新同桌, 心潮澎湃,但面上絲毫不做顯(露), 也朝他大方一笑︰“以後我們就是同桌了。”

    宋驚瀾笑著點頭, “嗯, 以後要互幫互助。”

    大家在十分鐘之內搬好了新座位, 上課鈴響起時, 物理老師就拿著教案走了進來。林非鹿還在把課本和練習冊分門別類,就听見物理老師站在講台喜悅道︰“我們班的林非鹿同學這次在全國物理競賽中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讓我們給她鼓掌!”

    教室頓時響起熱烈的掌聲。

    學習委員人長得漂亮,學習好(性xing)格也好,是大家眼中不染煙火氣息的女神,無論男同學還是女同學都特別喜歡她,所以鼓掌也格外賣力。

    林非鹿往常都是淡然謙虛地笑一笑,顯得十分榮辱不驚,但這一次,余光看見校草同桌也在旁邊鼓起了掌,她莫名感到一股羞澀,耳根都有些泛紅。

    好在物理老師沒有過多繼續這個話題,很快開始講課。

    現在的物理課程對她而言再簡單不過,听不听課影響不大。她用堆在課桌上的那疊輔導書擋著,拿著紅(色)馬克筆偷偷在左下角寫字畫藤蔓。

    寫完“專”,又偷偷移到右邊寫“屬”,正寫著,余光突然察覺一抹打量的視線。

    林非鹿偏頭一看,校草同桌果然側低著頭,目光里還有淺淺的笑意,盯著她畫了一半的藤蔓在看。林非鹿臉都紅了,一下抬起胳膊放在上面,擋住自己沒畫完的藤蔓,裝模作樣開始听課。

    等下課鈴一響,她看宋驚瀾起身出去了,趕緊掏出濕紙巾想把右下角的藤蔓和字擦掉。

    正擦到一半,旁邊突然傳來他溫柔的聲音︰“畫得很好看,擦了做什麼?”

    林非鹿抬頭看了他一眼,(干gan)笑︰“……有點幼稚哈。”

    宋驚瀾笑著坐下來,拿出下節課的課本︰“不幼稚,很可愛。”

    還從來沒有人用可愛形容過她。

    林非鹿(摸Mo)了下頭發,一時之間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好在有同學過來幫她解了圍,拿著筆記本興致勃勃地問︰“宋驚瀾,上節物理課你有沒听懂的地方嗎?這是我做的筆記,你要不要看看?”

    他笑著搖了下頭︰“謝謝,不過有小鹿在,我不懂的可以問她。”

    那同學趕緊點頭︰“哦哦,對,小鹿的物理最好了,那你有什麼不懂的記得問啊,我們班課程進度很快的,一個知識點卡住了,後面的就跟不上了。”

    等同學走了,林非鹿才從剛才的尷尬中掙扎出來,拿出物理書翻到上一節課講到的位置,試探著問他︰“你有哪里沒听懂嗎?”

    宋驚瀾將視線從書移到她眼楮,笑著搖搖頭︰“沒有。”

    林非鹿以為他不好意思,又拿出平時給同學講題的那副淡然高冷的樣子︰“我是學習委員,你不懂都可以問我。開學已經一周了,還有三周就要進行第一次月考,我們班進度很快,你要抓緊時間追上來。”

    宋驚瀾看著少(女nu)明亮雙眸,(勾gou)了(勾gou)唇角︰“好,有不懂的我一定問你。”

    話是這麼說,但一天課下來,林非鹿發現他一次也沒問過自己。反倒是每節課下課,都有其他同學過來讓自己講題。林非鹿覺得這個校草同桌臉皮還挺薄的。

    想到女生群里大家說要幫助轉學生留下校草的討論,林非鹿頓時覺得自己肩上的擔子重了。

    于是她不再等宋驚瀾開口,而是主動問他︰“剛剛那節課你有不懂的地方嗎?”

    宋驚瀾正在做習題,聞言偏頭看過來笑了笑︰“沒有。”

    第二節下課,林非鹿又問︰“剛剛陳老師講的有點快,你都听懂了嗎?”

    宋驚瀾還是笑著︰“听懂了。”

    第三節下課,林非鹿︰“上節課的知識點你都掌握了嗎?”

    宋驚瀾︰“掌握了。”

    林非鹿︰“哦……”

    宋驚瀾停下筆,偏頭看了眼趴在課桌上涂涂畫畫的少(女nu),覺得她看上去好像還挺失望,不由得有些好笑。于是等下午的課程結束後,他不等林非鹿問,就主動說︰“小鹿,可以把你的課堂筆記借給我看一看?”

    林非鹿頓時說︰“可以!”

    她飛快把自己的筆記本遞過去,看他認真翻看,又在自己本子上補充的認真神情,心里終于生出一絲滿足感。

    之後每天放學前,宋驚瀾就都會提出借她筆記看看的要求。

    有時候其他班和其他年級的學生會慕名前來看新晉校草。看到校草居然跟年級女神坐在一起,大家一時之間竟不知該羨慕誰。

    一邊羨慕著,一邊感嘆女神不愧是女神,跟校草同桌居然還能保持目不斜視的淡然,實在令人欽佩!

    全然不知道女神心中的小鹿每天都撞得死去活來。

    其他班都是希望體育課不被霸佔,只有火箭班主動要求不上體育課,改為自習或者講試卷。好學是好事,不過(身shen)體素質也很重要,班主任陳麗還是會保證班上的學生們每周上一次體育課。

    然後火箭班的女生們就有幸在體育課上看到了校草打籃球。

    從此大家再也不說不想上體育課的話了。

    校草的腰不是腰!奪命三郎的彎刀!

    校草的腿不是腿!塞納河畔的春水!

    校草(殺sha)我!!!

    完成一個灌籃的校草撩起t恤下擺擦了下汗水,在一片熾熱眼神中對坐在台階上看書的少(女nu)說︰“小鹿,把球踢過來。”

    那籃球蹦蹦跳跳滾到了林非鹿腳下,她手上拿著一本英語單詞本,听到聲音身子一顫,不知道自己假裝看書其實在偷看同桌打籃球的行為是不是被發現了,只好在眾目睽睽之下一臉淡漠地把籃球踢了回去。

    旁邊議論紛紛︰“女神真的牛批!不看宋驚瀾看英語書,定力非我輩能及!”

    林非鹿鎮定自若翻著單詞本。

    等籃球場上又爆發出叫好哄鬧,才終于慢慢抬頭,繼續偷偷(摸Mo)(摸Mo)看向場上運球飛奔的少年。

    少年一躍而起,黑發在空中揚起好看的弧度,籃球 當一聲砸進框中,四周一片尖叫,他卻在落地時回頭,笑著看向台階的方向。

    偷看的林非鹿猝不及防跟他對視,慌忙低下頭去,欲蓋彌彰︰“abandon,a-b-a-n-d-o-n,abandon!”

    第一次月考很快到來。

    月考之後,會有一次分班,主要是針對火箭班的學生。如果成績實在跟不上,會被調到普通班去。

    林非鹿難得有一次考試這麼緊張,卻不是為了自己,認真地問宋驚瀾︰“各科知識點都掌握了吧?還有哪里不懂的地方嗎?我今晚有時間,可以給你突擊一下。”

    宋驚瀾收拾好書包,看了看少(女nu)殷切的眼神,垂眸笑了下,起身道︰“那去市圖書館吧。”

    于是兩人一起在學校外的飯店吃了晚飯,然後又一起去了圖書館。

    這還是她第一次單獨跟同桌出來。

    明明自己是為了給他補習,此時卻生出一種借此約會的羞愧感。

    這個時候的圖書館沒多少人,黃昏的光溶溶落在透窗上。林非鹿拿出筆記本,偷偷看了眼旁邊的少年,把那些綺麗的小心思都壓下去,正襟危坐地開口︰“你哪一科最弱?我們從弱項開始。”

    宋驚瀾想了想︰“那就物理吧。”

    物理是自己的(強qiang)項啊!

    林非鹿瞬間有了精神,翻開筆記本開始給他講解這一次月考的考點。

    她拿著筆講得用心,目光一直在筆記本上,沒注意到宋驚瀾一直在看著她。他比她高出很多,這樣坐著,就是從上而下凝望的姿勢。可以看見她微垂的睫毛,隨著她說話而可愛地顫動。

    直到講完考點,林非鹿才抬頭問︰“還有哪里不懂嗎?”

    對上同桌凝視的視線。

    林非鹿一愣,下意識抬手(摸Mo)了(摸Mo)自己的臉︰“我臉上有什麼嗎?”

    宋驚瀾笑了下︰“沒有,口渴嗎?”

    林非鹿吞了下口水︰“有一點。”

    他笑著,拽過身後的書包,從里面拿出了一瓶養樂多,(插cha)上吸管後遞給她。

    林非鹿懵懵地接過來,都喝到嘴里了,才想起來問︰“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喝養樂多?”

    宋驚瀾笑了下沒說話,低頭去看筆記本。

    林非鹿突然想起來,自己在課本上畫過養樂多,旁邊還配了一行字︰我是喝養樂多長大的小可愛qvq

    為什麼要讓她想起來!!!

    窒息!!!

    兩人一直補習到圖書館關門,宋驚瀾將她送上出租車。

    她扒著車窗交代︰“今晚早點(睡Shui),不要復習得太晚,精神狀態對考試也很重要。”

    宋驚瀾笑著點頭。

    第二天,月考開始。

    考試對于學生而言,實在再尋常不過。兩天時間一晃而過,考完試老師批改的速度也很快,一天之後分數就出來了。

    之前還擔心校草會離開火箭班的同學們驚掉了下巴。

    年級第一︰宋驚瀾。

    (強qiang)迫同桌看了一個月自己的課堂筆記的林非鹿︰“…………???!!!”

    你明明是學神,裝什麼學渣???

    宋驚瀾接受到少(女nu)質問的眼神,有些無奈地笑了下︰“我說過我都會。”

    林非鹿︰“…………”

    對哦,他說他都听得懂,是自己不信來著,還非要拉著他補習。

    啊,太窒息了。

    她在校草同桌跟前的人設已經崩到馬里亞納海溝,再也救不回來了。

    不過再也不用擔心他會離開火箭班,可以繼續安心當同桌了,林非鹿內心還是很高興的。

    同桌不僅溫柔好看學習好,還有禮貌有教養很紳士。她姨媽痛他會拿著她的水杯去接熱水,她沒吃早飯他會幫她買面包和養樂多,以前都是她給別人講題,現在他也會給她講題。

    一學期的時間就這麼幸福又快速地過去了。

    假期過後,很快又迎來了入學考試。

    這次考試之後,就又要重新調座位。

    一想到自己就要離絕美同桌而去,林非鹿就心痛得無法呼吸。

    但她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表(露),還是大家眼中那個高冷的女神,只有同桌知道她一害羞就紅耳朵的特征。

    早自習之後,班主任拿著成績單走進來,開始安排班(干gan)部調座位。

    還在默默心痛收拾書包的林非鹿突然看到班主任走過來責問同桌︰“宋驚瀾,你的入學考試很不理想,跟上學期期末考試比差了三十多分,這個假期是不是只顧著玩了?已經高二下學期了,你千萬不能松懈,知道嗎?”

    宋驚瀾禮貌地點頭︰“知道,我會在下一次月考補回來的。”

    林非鹿這才發現當了一學期年級第一的同桌這次入學考試的排名竟然排在第六,跟第七的自己挨在一起。

    于是他們又成了同桌,只是從中間換到了靠窗的位置。

    林非鹿心里有些高興,又有些奇怪,趁著自習偷偷問同桌︰“你成績怎麼下降了這麼多?假期我們不是一直在圖書館補習嗎?”

    宋驚瀾把(插cha)上吸管的養樂多放在了她課桌右上角寫著的那個“鹿”字上,偏頭朝她笑了下。

    他說︰“又可以繼續當同桌,不好嗎?”

    林非鹿微微瞪大了眼楮,一動不動看著他,耳根又開始偷偷發燙。

    她不失高冷地說︰“那下學期還不是又要調座位。”

    宋驚瀾笑著︰“只要你想,我們就可以一直同桌。”他手指轉著筆,微微斜xia身子,低笑著問︰“小鹿想和我一直當同桌嗎?”

    故作高冷林非鹿︰糟糕,小鹿又死了!!!

    誰能想到,他們不僅現在同桌,以後還同房了呢。

    真是世事難料呀。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