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111章 【番外3】

第111章 【番外3】



    宋小思和宋小慕三歲的時候,紛紛進入春田花花幼兒園上學。[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這個時候的宋小瀾已經入太學讀書了, 皇家幼兒園的小朋友們也換了一批, 但師資教育以及幼兒教學系統在林非鹿的多年實踐之下已經更加完善了。

    無論是大林還是宋國, 以前從無女子當官的先例。

    男尊女卑的古代, 女子不做官,不從文,除去貴族子女外, 民間女子亦不可進書院。

    直到宋驚瀾在林非鹿的建議下,新設了“幼師官”這一官職, 凡幼師官, 皆由女子擔任。雖然品階低微, 但算是開了有史以來女子當官的先例,震驚天下。

    不過與其說是官職,幼師官其實更像教習幼兒的女先生。

    她們無需學富五車, 博古通今,只需品(性xing)溫良, 認字識字, 有一技之長, 真心喜愛孩童便可參與選拔。

    宋驚瀾一開始推行此事時, 照例是受到了守舊派的阻攔。但宋國向來是他的一言堂,阻攔對他而言就跟雲霧一樣,伸手一撥就散了。

    只不過最初的選拔有些困難, 因為應召的女先生實在是少。

    林非鹿並不想在這樣的時代搞什麼男女平等, 她只是希望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 讓女子的地位和生活更加優善一些。

    當初她大婚之後,宋驚瀾就下令將宮中美人全部送出宮去,但其中有幾位美人是被家族作為棋子送進宮來的,一旦離宮,她們對于家族的價值就完全失去了,出宮後的日子恐怕會十分艱難。

    而且太後當時也希望能留幾人在宮中陪伴自己,林非鹿畢竟不能天天去陪老人家說話,得知情況後便讓宋驚瀾只將願意出宮的送走了,剩下的幾人便留在了重華宮常伴太後。

    推行幼師官之後,起初沒有女子來應召,林非鹿思來想去,覺得得先給大家開個先例做個表率,便將留下來的這四位美人召到永安宮,問她們是否願意應召。

    既能被家族選中送入皇宮,琴棋書畫自然是樣樣精通,後來又能在宋驚瀾的“暴虐”手段下活下來,可見也是安分守己的。

    她們在宮中的日子平淡又無聊,除了重華宮四周,平時也不敢往別的地兒去,生怕沖撞了帝後。對于家族而言她們已成棄子,如今皇後娘娘仁慈,竟讓她們做官,能改變日復一日死水一般的生活,哪還有不願意的。

    于是第一批幼師官就誕生了。

    林非鹿給她們集訓了一段時間,四位美人便自此成為幼師官,開啟了在春田花花幼兒園當老師的快樂生活。

    比起之前那些滿口之乎者也的夫子先生,經歷過職業培訓再上崗的幼師官明顯更適合教導這些小豆丁們。

    當初朝官們雖然都想把子女送入皇家幼兒園,但其中有不少小朋友每次都哭鬧著不想上學。直到幼兒園中的先生換成了幼師官,小朋友們每天最期待的事就變成了上學。

    著統一宮裝的幼師官們能歌善舞,教小朋友們背九九表,帶他們做游戲,又溫柔又漂亮,沒有小朋友不喜歡!

    于是一傳十十傳百,推行成功的幼師官開始慢慢被人接受。

    應召的女子也逐漸增多。

    皇家行事向來是百姓們的風向標桿,皇家幼兒園開辦得紅紅火火,朝官無不以子女進入皇幼為榮。民間百姓進不去皇幼,當然也有自己的辦法,于是私立的民間幼兒園應時而生。

    民間女子自此多了一條當官的路,夫子先生也終于不再局限于男子。

    宋小思和宋小慕已經是春田花花幼兒園不知道第幾批學生了。

    宮中備受寵愛的兩位小公主來上學,幼師官們自然不敢怠慢,生怕在園期間磕著絆著,或者被貴族子弟中某些混世魔王欺負了,園長專門派了兩位幼師官全程照看,確保萬無一失。

    結果一日下來,幼師官發現完全不用擔心。

    大公主乖巧可愛,冰雪聰明,幾句話就讓平日那些混世小魔王乖乖听她差遣。

    小公主靦腆內向,又萌又軟,雖然不愛說話,但用一雙紫葡萄似的眼楮望著你時,只想讓人捧在手心好好愛護,生不出半點欺負之心。

    兩姐妹的幼兒園團寵生涯就此開啟。

    其實她們長大之後,林非鹿就發現這兩小團子的(性xing)格完全不一樣。

    簡單點來形容,就是一黑一白。

    宋小思比她哥哥還黑,宋小慕則像一家四口缺失的白都被她補上了。

    自己和小宋陛下居然能生出一個傻白甜,林非鹿對此感到很驚訝。

    宋小瀾為此很擔憂,每隔幾日便囑咐宋小思,“小思,你在幼兒園要看好小慕,別讓她被那些混小子騙走了!”

    宋小思彎眼一笑︰“哥哥放心,只有我把別人騙回來的份兒。”

    宋小瀾︰“……倒也不必如此。”

    林非鹿每日看著自己這三個(性xing)格迥異的孩子,覺得連續劇都不用看了,看他們就夠有趣了。

    rua孩子比rua貓貓狗狗幸福多了。

    翻年之後,宋小瀾就要滿十歲了。其實在林非鹿眼中,兒子還只是個小朋友,但宋驚瀾卻已經開始在教他參政。有時候林非鹿領著兩個女兒坐在一旁玩飛行棋,就听見旁邊宋驚瀾在問兒子︰“這件事若是交給你去辦,你會如何做?”

    宋小瀾眼巴巴地看一眼旁邊的飛行棋,然後背著手在父皇的逼視下努力作答。

    晚上就寢時,林非鹿拿手指戳宋驚瀾的腰,“小瀾還小,你不要給他太大的壓力呀!晚幾年再學也來得及。”

    宋驚瀾握住那雙不安分的手放到(胸xiong)口,嗓音有些懶,“早日學,早日接手政事。”

    林非鹿拍了他一下︰“要那麼早學做什麼?你還沒老呢,難不成這麼快就把皇位傳給他啊?”

    宋驚瀾笑著“嗯”了一聲。

    林非鹿不依不饒地推他︰“嗯什麼嗯!宋驚瀾我跟你講,孩子的童年是很重要的,你不可以剝奪兒子的童年樂趣!不然我跟你沒完!”

    宋驚瀾摟著她的腰緩緩低下頭來,要笑不笑地問︰“你要為了他和我沒完?”

    于是第二天,宋小瀾震驚地發現,自己的課業又加重了。

    天啊!!!這是為什麼啊!!!

    宋國小太子簡直太難了。

    林非鹿發現這件事之後真是又氣又好笑,晚上(睡Shui)覺都背對著這個連自己兒子都不放過的大魔王。

    宋驚瀾哄了好一會兒沒把人哄過來,只好嘆著氣妥協︰“近日政事清閑,舅舅又剛好在城中,明日我們帶他出宮游玩幾日可好?”

    林非鹿這才哼了一聲,慢騰騰轉過來躺進他臂窩。

    翌日得知將要出宮游玩的宋小瀾果然很驚喜。

    林非鹿本來以為只是在臨城中玩一玩逛一逛,沒想到宋驚瀾安排好了車馬隨侍,竟是要一路下江陵。正值暮春,江陵的櫻花開得正好,宋小思和宋小慕還未去過那麼遠的地方,于是林非鹿把兩個女兒也帶上,一家五口出宮旅游。

    宋國官員的執行能力在宋驚瀾的治理下一向很(強qiang),這一路游玩路線確定之後,沿途都安排了暗中護駕的侍衛和接待的官員。

    林非鹿只帶了松雨和拾夏,方便照顧三個孩子,一家人就像普通的富貴人家,離開臨城一路游玩至江陵。

    沿途(春chun)光無限好,宋小瀾自小學習騎射,這一路也不跟妹妹們一起坐馬車,而是騎著自己養的駿馬,昂首挺(胸xiong)地跑在前面。

    宋小思扒著窗口看著哥哥一騎絕塵跑沒了影,慢騰騰坐回來,看了眼在一旁看話本的母後,撐著小下巴悵然地嘆了一聲氣,“好羨慕哥哥哦。”

    林非鹿︰“有話直說。”

    宋小思︰“我也想學騎馬。”

    林非鹿︰“等你再長大一歲就學。”

    宋小思高興極了,撲過來抱著母後親了一口。

    馬車行至傍晚歇腳的城鎮時,城門外排著長隊,是城中商戶在收糧食。

    宋小瀾一馬當先走在前面,經過隊伍時,正看到稱糧的那小廝將賣糧百姓遞上來的袋子摔在了地上。

    麻布袋里的糧食灑落一地,地上都是泥灰,那賣糧的老人頓時急切地去撿,卻被小廝推了一掌,惡聲道︰“沾了灰的糧食我們可不再收了!”

    他稱了稱剩下的半袋糧食︰“只十斤,去旁邊領錢吧。”

    那老人心疼地看著地上的糧食,哀求道︰“我在家中稱的是十五斤,足灑了五斤,這是你方才失手才……”

    這話沒說完,那小廝便橫眉怒目︰“分明是你自己沒拿穩,竟敢怪到我頭上?你們誰看到是我弄灑了糧食?”

    後頭的百姓哪敢出聲,紛紛低下頭去。

    老人眼淚都快下來了,但又無能為力,只好顫巍巍去旁邊領錢,身後卻傳來一聲稚嫩的聲音︰“我看到了!”

    眾人一回頭,卻見是一名端坐駿馬之上的錦衣少年,模樣看著還略顯稚嫩,但滿身貴氣,正憤怒地指著稱糧那小廝︰“我看到是你灑了這位老伯的糧食!還不趕緊賠錢!”

    那小廝見他眼生,看他身後車馬,便知是外地來的,俗話說(強qiang)龍不壓地頭蛇,他主家在城中富甲一方,作威作福慣了,當即便道︰“我甄家的事可輪不到你來(插cha)手,識相的就趕緊滾!”

    宋小瀾哪見過這麼猖狂的人,當即大怒,手中馬鞭往前一擲,便將那小廝團團捆住,再往後一扯,小廝便摔翻在地。

    他跳下馬來,看上去清瘦,力氣卻不小,一把拎住小廝的領口,怒道︰“隨我去見官!我今日必須與你好好說道!”

    旁邊的老人著急道︰“少俠一番好意老朽心領了,少俠不必為了老朽與甄家為敵。”

    卻听少年擲地有聲︰“管他甄家假家,大宋律法之下,我看有誰敢混淆黑白!走!”

    他身後還跟著幾名侍衛,甄家的小廝想圍上來,紛紛被踢飛,于是一行人便往城中去。

    宋小思趴在窗口看完這一幕,回頭不無興奮︰“哥哥好帥啊!”

    林非鹿淡定吃著宋驚瀾剝好喂過來的葡萄︰“嗯,頗有為母當年風範。”

    事情結果不言而喻。

    跟來圍觀的百姓們得知這少年竟是當朝太子,震驚之後紛紛跪拜高呼“太子千歲”。處理完此事,叫小廝賠了錢,宋小瀾才想起自己在氣頭上把父皇母後丟下了,趕緊回身去找。

    卻見馬車就在縣衙外面等著。

    他一上車,兩個妹妹就撲過來一左一右抱住他胳膊︰“哥哥太帥啦!哥哥好棒!”

    小少年還怪不好意思的。

    偷偷看了父皇一眼。

    宋驚瀾在給林非鹿剝水果,垂著眸淡聲說了句︰“做得不錯。”

    宋小瀾頓時更開心了。

    卻听他又問︰“接下來還該做什麼?”

    宋小瀾畢竟才十歲,愣了一會兒,才遲疑說︰“甄家小廝如此猖狂,可見甄家平日在城中行事就很囂張,我應該……再將甄家主人訓誡一番,叫他今後有所收斂,不敢魚(肉rou)百姓。”

    宋驚瀾剝完葡萄,見他還站在前頭,拿起帕子擦了下手︰“不去還站在這做什麼?”

    宋小瀾這才高高興興地去了。

    吃著水果的林非鹿後知後覺地覺出不對來,她戳戳宋驚瀾的肩窩︰“我們這次出行是來做什麼的?”

    宋驚瀾笑著把水果喂她嘴里︰“游玩。”

    林非鹿眯著眼看他︰“我怎麼感覺你是換了種方式給兒子找事做?”

    直覺在之後這一路得到了驗證。

    每到一個地方都會遇到不平事,然後宋小瀾就要出面解決。

    于是不久之後民間便盛傳,太子正在微服出巡,體察民情,解決民怨,不少有冤的百姓甚至攔路伸冤,宋小瀾這一路就沒閑下來過。

    雖然他自己還挺高興,也在無形中積累了太子在民間的聲望,但林非鹿還是很生氣!

    可又不能攔著宋小瀾不讓他為百姓做好事,最後只能找宋驚瀾算賬︰“你居然連自己兒子都套路!我跟你沒完!”

    宋驚瀾笑著把人按在(床chuang)上,親到她沒脾氣沒力氣,最後還問︰“怎麼個沒完法,嗯?”

    林非鹿︰“…………”

    兒子,娘真的已經盡力了qaq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