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108章 【108】

第108章 【108】



    大年三十這一天, 千刃派的師兄們在門派內的練武場上搞了一個超大的篝火團年宴。【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這當然是林非鹿的主意。

    千刃派弟子中有許多都是孤兒, 長在門派,家在門派,到了闔家團圓的這一天, 親人也就只有師兄弟們。練刀的大老爺們過得太糙,往年都是廚子做幾桌子菜, 大家隨便吃吃喝喝,吃完各自回房(睡Shui)覺,半點過年的氣氛都沒有。

    林非鹿來了之後就帶著宋驚瀾和林瞻遠逛鬧市買年貨, 像個批發商一樣買了幾百盞燈籠, 幾百張窗花年畫,最後拿都拿不下, 還是讓村里的小胖墩回去報信, 通知了秦山上的師兄們來幫忙運貨。

    過年的前一天, 幾百名弟子頭一次沒有練刀,掛燈籠的掛燈籠,貼窗花的貼窗花,于是整個千刃派都變得喜氣洋洋。

    林非鹿跟派中炊事班的師兄們溝通了一下, 讓他們了解了篝火晚宴的精髓, 然後就美滋滋地去挑選食材了。

    講道理,她饞那個烤野豬(肉rou)很多年了。

    當年那頭野豬體型又長大了一圈,再一次被人類貪婪的目光鎖定, 頓時將青面獠牙的腦袋埋進了灌木叢里, 只(露)出一個瑟瑟發抖的(屁pi)股。

    林非鹿站在柵欄外吞了好一會兒口水, 轉頭遺憾地問林瞻遠︰“真的不可以吃它嗎?”

    林瞻遠頭一次這麼堅定地反駁妹妹,叉著腰大聲道︰“不可以吃大黑!”

    林非鹿嘆了聲氣︰“哎,好吧,那我就只能吃點烤五花了。”

    林瞻遠贊同地點頭,一臉嚴肅︰“可以吃花花!我去給妹妹摘花花吃!”

    于是林非鹿就收到了一把野花。

    野豬是吃不成了,家養的禽類也還不錯啦。炊事班的師兄們已經把一切準備齊全,蔬菜果實(肉rou)類分門別類切好放在架子上,林非鹿親手調了幾盆燒烤的醬料,雖然缺了些孜然味兒,但整體還是不錯的。

    天將將黑,演武場上便燃起了巨大的篝火,火焰直沖而上,將這個冬夜照得溫暖又亮堂。

    林非鹿之前跟硯心偷偷合計過,找了一些弟子排練節目。唱歌跳舞自然是不會了,不過十幾個人站成一個方陣齊刷刷表演千刃刀法,也還是很有看頭。

    大家從未過過這樣的新年,不僅有燒烤吃有酒喝,還有節目看,喝到最後盡了興,還有人主動上前表演節目。

    林廷也在大家的起哄下被林非鹿推出去吹了一曲簫,清幽的簫聲就響在這熱鬧喧囂之中,就像是每個人行走煙火人間時,心中仍保留的那一方淨土。

    林非鹿喝了幾杯酒,又被篝火烤著,臉頰顯得紅撲撲的。她發現宋驚瀾的手有些涼,就拉過他的手按在自己臉上,笑眯眯問他︰“暖不暖和?”

    她皮膚嫩,每次他一使力就是一道紅印。掌心繭子多,他手掌貼著她臉頰沒有動,只微微(勾gou)起大拇指,撫了下她濃密的睫毛︰“暖和,喝了幾杯了?”

    林非鹿想了想,伸手比了三根手指,嘴上卻說︰“四杯了!”

    宋驚瀾忍著笑意︰“還能喝幾杯?”

    林非鹿十分囂張︰“你不知道我有個外號叫千杯不醉嗎!”她在宋驚瀾笑吟吟的打量下鼓起腮幫子︰“你是不是不信!”

    宋驚瀾說︰“我信。”

    林非鹿不依不饒︰“你臉上明明就寫著我不信三個字!不行,我必須證明給你看!”

    她放開他的手就跑去倒酒。

    硯心在旁邊耿直地說︰“她已經醉了。”

    醉而不自知的林非鹿又喝了三杯酒,才徹底暈了,倒在宋驚瀾懷里拽著他領子哼哼唧唧。

    他低笑著重復︰“千杯不醉?”

    她醉暈了還知道反駁他,氣呼呼地說︰“是這里的酒不行!我千杯雞尾酒不醉!”

    篝火場上已經醉倒了很多人,但沒人回去(睡Shui)覺,因為大家約好了一起守歲。弟子們不停地添柴架火,篝火越燃越大,周圍熱烘烘的,加之都喝了不少酒,一點都不冷。

    林非鹿蜷在宋驚瀾懷里(睡Shui)了一會兒。

    周圍喧鬧不止,喝多了酒的大老爺們嗓門都大,嘻嘻哈哈攪亂夜(色)。而她在他懷里卻(睡Shui)得十分安穩,好像只要有他在,不管身處何地,她都無比安心。

    過了午夜,有弟子敲響了林非鹿提前準備好的銅鐘。

    她在鐘聲中迷迷糊糊睜開眼,一眼就看到垂眸注視自己的人。

    見她醒來,他溫柔的眼里就溢出了笑意。

    林非鹿往上伸手,他配合地低下頭來,她摟住他脖子,微微一抬身,親了親他唇角,開心地說︰“新年快樂呀,這是我們在一起過的第一個新年誒。”

    宋驚瀾貼著她額頭,笑意溫存︰“嗯,今後我們還要一起過很多個新年。”

    半醉半醒的林非鹿從他懷里蹦起來,抱起旁邊的酒壇子張牙舞爪︰“都醒醒!起來嗨!”

    篝火晚宴一直鬧到凌晨,天蒙蒙亮時,大家才彼此攙扶連拖帶拽地各自回房了。

    宋驚瀾一路抱著林非鹿回到房中,她身上又有酒味又有煙燻燒烤味,他先把人放在(床chuang)上,然後又出門去燒熱水給她(洗xi)澡。

    鬧騰一整夜的秦山在此刻顯得無比靜謐,偌大的千刃派只听得到山間鳥雀的聲音。

    擔心她著涼,他等屋內的碳爐燃了起來才把人從被窩里抱出來。林非鹿軟綿綿趴在他懷里,任由他幫她(脫tuo)完衣服,又泡進水中。

    宋驚瀾挽著袖口站在一旁,拿著毛巾輕輕拭擦她的身子。她就像個頑劣的小孩,半坐在水里,眯著眼用手指往他身上彈水。

    他笑著抓住那雙不安分的手,“別鬧了,洗好了就(睡Shui)覺。”

    林非鹿醉醺醺地瞅著他,突然使壞似的笑了一下,小手扒著他領子,軟著聲音說︰“宋驚瀾,我想要——”

    他手頓了頓,無奈地(摸Mo)(摸Mo)她腦袋︰“乖一點,馬上就好了。”

    他手都還沒從她頭上收回來,就又听到水里的少(女nu)說︰“夫君,我想要——”

    宋驚瀾默了默。

    然後把人從水里撈了出來。

    日出漸漸躍過山頭,晨光從窗戶稀稀疏疏透進房中。

    他(胸xiong)膛貼著她汗淋淋後背,趴在她耳後問︰“還要不要?”

    自作孽不可活的人哭唧唧︰“不要了不要了!放我去(睡Shui)覺吧嗚嗚嗚……”

    這個新年過得格外盡興又疲憊。

    大年初一,秦山腳下的村戶們就開始挨家挨戶串門走親戚了,民間的新年總是比宮中更為熱鬧和豐富多彩。

    因為林廷的治理,當地百姓的日子也越過越好,大家敬重這位溫潤的齊王,每家都往王府送禮物來。或是自家做的吃食,或是新手縫的衣裳,都不是什麼貴重物品,勝在心意。

    林非鹿每天都跟著林瞻遠到處瘋玩。

    他在這里住了這麼久,山上山下都竄遍了,儼然已經是個孩子王。當地的人知道他的身份,也知道他是個傻子,但此地民風淳樸,林瞻遠又生得俊俏可愛,誰見了都喜愛。

    林非鹿一路走來,看他跟每個人打招呼,看每個人笑吟吟回應他。他視每個人為親人,而每個人待他為小孩。

    他可以這樣一直純粹又快樂,就是她最大的心願。

    幾日之後,林非鹿拎著宋驚瀾那袋彈珠,跟著林瞻遠一起在村口的壩子里跟小朋友們玩彈珠,勢必要把小宋輸掉的尊嚴全部贏回來!

    山腳下長長延伸出去的大路遠遠行來一隊馬車。

    打頭的那匹黑馬上坐著一名錦衣華裘的男子,林非鹿福至心靈,站上石磨台墊著腳打量著揮了揮手。黑馬上的人似乎看到她,雙腿一蹬馬兒便撒蹄子飛奔過來。

    越跑越近,穿過那道重樓後,林非鹿听到了熟悉的聲音︰“小鹿!”

    她站在石磨台上又笑又跳地招手︰“景淵哥哥!”

    林景淵跑近,猛勒韁繩,馬兒嘶鳴一聲揚起前蹄,他已經從馬背跳了下來,直奔她面前︰“小鹿!啊啊啊小鹿!”

    林非鹿笑得不行︰“景淵哥哥,你冷靜一點。”

    林景淵︰“不!我冷靜不了!你好不好?!在那邊吃得好嗎?(睡Shui)得好嗎?過得好嗎?听說你當皇後啦?!後宮有沒有美人欺負你?!宋國太後對你好嗎?”

    一連串問題砸出來,林非鹿都顧不上回答。

    她朝漸行漸近的那隊馬車打量︰“還有誰來了?”

    林景淵還賣了個關子︰“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林非鹿心里隱隱有猜測,牽著林瞻遠朝前跑過去,馬車行至重樓前停下,打先跳下來的是名活潑的少(女nu),尖叫著就往她懷里沖︰“五姐!啊啊啊啊啊五姐!蔚蔚好想你啊!”

    林非鹿不可置信地看著她︰“你為什麼比我還高了???”

    林蔚︰“嘿嘿。”

    林非鹿︰“…………”

    窒息!!!

    兩姐妹還在敘舊,後頭的馬車又走下來兩名打扮樸素但難掩貌美的婦女,林非鹿听到身後哽咽的聲音︰“鹿兒,遠兒。”

    林非鹿和林瞻遠同時跑過去︰“娘親!”

    蕭嵐滿臉眼淚,一手摟住一個孩子,一時之間淚如雨下。

    站在旁邊的甦嬪還如以前一樣,淡聲安慰︰“見到孩子了,該高興才是,哭什麼。”

    林蔚說︰“娘親,你就讓嵐妃娘娘哭嘛,她都憋了一路了!”

    蕭嵐又哭又笑,這才抹了眼淚。

    他們的到來給了林非鹿最大的驚喜。

    信是林廷年前送去京城的,林非鹿來的那天他就讓人把信送出去了。本以為還需要些時日,沒想到接到信的林景淵迫不及待就把人帶來了。

    如今的蕭嵐已是太妃,跟先皇的嬪妃都住在行宮別苑,因為林非鹿的原因,林傾對她格外優待。她有幾個真心交好的姐妹,甦嬪就是其中一個,這一次出行來見女兒,林蔚听說後也吵著要來,甦嬪想著多年未出過宮,便也一道跟來了。

    林念知本也想一起來,但因為懷著身孕不宜遠行,只能讓林蔚帶了一封信給小五,還附帶了一串超復雜的九連環。心中言明,她(懷huai)孕後腦子變遲鈍,實在是解不開這個九連環了,讓林非鹿在走之前解開,再讓林蔚帶回去給她。

    除了林念知,林傾、司妙然、牧停雲,還有好多人都帶了東西給她。

    每個人都惦記著她。

    蕭嵐沒有見過宋驚瀾。

    哪怕知道他對女兒好,還封了女兒為後,可听著那些傳言,心里總歸是不安的。

    直到今日見到這位溫和含笑的男子。

    林非鹿有種第一次領著男朋友見父母的羞恥感︰“娘親,這就是小宋!”

    蕭嵐被這個稱呼震得一時沒說出話來。

    但這位宋國陛下好像一點也不生氣,看女兒的眼神里,不掩溫柔寵溺。蕭嵐心中之前的那些擔憂,就在這一個眼神中煙消雲散了。

    齊王府頓時變得擁擠又熱鬧。

    林非鹿跑去跟林廷提意見︰“大皇兄,等過完年,你再擴修一下王府吧。”

    林廷說︰“只是如今擠一些,平日還是夠住的。”

    林非鹿噘嘴︰“那不是以後每年都要擠一擠?”

    林廷遲疑著看向旁邊的宋驚瀾︰“每年?”

    林非鹿轉頭看過去,叉著腰問︰“對吧!”

    宋驚瀾笑著一點頭︰“對,每年。”

    林廷再一次被這位宋國陛下沒有底線的縱容刷新了認知。但他縱容的對象是自己妹妹,所以其實他還是挺高興的……

    別人家的新年已經過了一半,而他們的新年好像才剛剛開始。

    王府因為林景淵和林蔚的到來,加上一個如今(性xing)子活躍不少的林瞻遠,從熱熱鬧鬧變成了雞飛狗跳。

    明明都已經是長大成婚的人了,卻仍在此時(露)出年少模樣。

    林非鹿站在廊下看著他們打跳斗嘴,蕭嵐和甦嬪坐在一旁繡著針線說著話,有那麼一瞬間,好像回到了小時候。

    那個時候,剛見到他們的時候,她一定沒想過,他們今後會變成自己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人。

    宋驚瀾拿著一件斗篷過來披在她肩上,然後把人拉到懷里,笑著問︰“在看什麼?”

    林非鹿偏著腦袋靠在他手臂上,好半天才低聲說︰“在看老天贈我的禮物。”

    上一世死的時候她曾想,這是她“為非作歹”的代價,是老天給她的報應,所以她對(死si)亡也欣然接受。

    直到現在她才知道,那不是報應。

    是老天補償給她的新生。

    她曾經缺失的一切,都在這里得到了補償。

    黃昏的光讓時間都慢了下來。

    好一會兒,宋驚瀾低頭親了親她,他說︰“你也是老天贈我的禮物。”

    林非鹿歪過頭看他,眨眨眼楮,“那你有多喜歡這份禮物?”

    宋驚瀾笑著問︰“你不知道嗎?”

    林非鹿哼哼唧唧︰“我去哪里知道,我才不知道呢!”

    他又重新把她的小腦袋按進懷里,低笑著說︰“以後你會知道的。”

    他還有一生的時間讓她知道,他有多愛她。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