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107章 【107】

第107章 【107】



    宋驚瀾牽著馬走近。【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林瞻遠羞答答離開妹妹的懷抱, 一抬頭, 看見旁邊笑盈盈的人,又高興一指︰“是七弟!”

    他沒有見過很多人,也沒有遇到太多事, 在他單純的一生中,對他好的人他都記得。

    林非鹿糾正他︰“說過多少次啦, 不是七弟!”

    林瞻遠還是像以前一樣, 指指自己︰“六!”又指指宋驚瀾︰“七!”

    然後十分理直氣壯地喊︰“七弟!”

    宋驚瀾笑吟吟點頭︰“嗯,六哥。”

    林瞻遠高興極了,還轉頭跟林非鹿說︰“對吧!”

    林非鹿︰“對對對, 哥哥說得都對。”

    林瞻遠搖頭晃腦, 本來想伸手去牽妹妹, 但又想起自己剛才玩彈珠手上都是灰髒兮兮的, 于是在衣服上蹭了蹭,改牽住林非鹿垂落的袖口︰“妹妹, 我帶你去看小動物哦!”

    林非鹿笑著問︰“有哪些小動物呀?”

    林瞻遠邊走邊掰手指︰“有很多的!小狗,小貓,兔兔, 狐狸, 猴子, 還有好多刺刺的!是新來的!”

    林非鹿一臉配合︰“哇,是小刺蝟嗎?”

    其實林瞻遠也不知道秦山上的師兄們新送來的那只小動物叫什麼名字, 不過妹妹說是, 那就是吧。

    于是他認真地點點頭︰“是的, 是小刺蝟!”

    齊王府就建在村莊的後面,背靠著秦山,自山澗流下的一條溪流匯入旁邊的湖泊中,湖面浮著幾只水鳥白鵝,湖邊用柵欄圈著一塊很大的空地,里頭布滿木屋假山,儼然是一座動物居舍。

    林非鹿遠遠就看見一只猴子在樹枝上蕩來蕩去,追著一只上爬下竄的毛茸茸松鼠。

    她雙手放在嘴邊捧著小喇叭喊︰“空空!”

    小猴子循聲看來,認出林非鹿後,頓時不追那只松鼠了,從樹上遠遠一蕩,跳出柵欄後,一溜煙竄上了林非鹿的肩。

    它長大了很多,也重了很多,林非鹿不得不用手拖住它的紅(屁pi)股。

    她轉頭有些得意地跟宋驚瀾介紹︰“這是我養的小猴子。”她清清嗓子︰“空空,給小宋敬個禮。”

    小猴子已經很久沒有執行過這項指示,愣了愣,才遲疑地舉起小爪爪放在腦袋邊撓了撓。

    林非鹿痛心疾首︰“空空,你變笨了!”

    空空抱著腦袋吱吱叫了一聲,像在反駁。

    宋驚瀾看著這一人一猴,失笑搖了搖頭。

    齊王府門口沒有站崗的侍衛,里頭伺候的人也不多,大多數時候,林廷都喜歡親力親為。只是從小一直跟著他的小廝和當初在京中的王府老管家跟了過來,听到外頭笑鬧的聲音,正在院中給花圃除草的小廝跑出來一看,頓時欣喜道︰“五公主!”

    他匆匆行了一禮,林非鹿還來不及說話,小廝已經轉身興奮地跑進去報信了︰“王爺!硯心姑娘把五公主搶回來了!”

    林非鹿︰“?”

    這個搶字就用的很靈(性xing)。

    林廷很快走了出來。

    他向來是溫和從容的,一舉一動都給人沐浴春風的感覺,此刻匆匆趕來的身影卻難掩急切。看到門外笑盈盈的少(女nu),還未說話,眼眶就已經先紅了。

    不過他很是知禮,看見站在林非鹿身邊的宋驚瀾,很快掩去失態,一拱手朝宋驚瀾行了一禮。

    宋驚瀾笑道︰“齊王別來無恙。”

    林非鹿已經蹦了過去,“大皇兄,有沒有被我嚇到!”

    林廷笑著搖搖頭︰“怎會被嚇到,這是天大的驚喜。”他接過硯心手里的包袱,一邊往里走一邊問︰“趕路很累吧,先回府梳洗休整一番,這次回來打算待多少時日?”

    林非鹿說︰“起碼過完年吧!”

    林廷難掩喜悅︰“好,我們一起過年。”

    比起京中的齊王府,秦山腳下的這座王府顯得十分簡樸,更像歸隱之後的農家小院,充滿了生活氣息。林廷把兩人帶到別院,那院子里還種著兩顆核桃樹,雖然冬天枯了枝芽,但看盤根交纏的樹枝也能想象到季節之後它們能結出多大的核桃。

    府中沒有伺候的下人,林廷倒是習慣了,有些抱歉地對宋驚瀾說︰“居室簡陋,不比皇宮,還望海涵。”

    宋驚瀾溫和道︰“我與小鹿在臨城中也置了一處宅院,與你這座鄉間別院倒有異曲同工之妙。”

    林廷這才放下心來。

    小廝燒了熱水給他們送來,他現在才知道原來跟在五公主身邊的那名男子就是宋國的皇帝,想到自己听來的那些傳言,再想想自己剛才說的那句話,提水過來的時候雙腿都在打顫,送完水之後就忙不迭跑了。

    為了早日到達秦山,這一路快馬加鞭確實有些疲憊。

    為了讓他們好好休整一番,林廷把林瞻遠也帶走了。小朋友好哄,說要帶他去給妹妹買新年禮物,一下就同意了。

    林非鹿泡了個熱水澡之後就(上shang)床癱著了,等宋驚瀾洗浴完過來時,(床chuang)上已經傳出熟(睡Shui)的呼吸聲。

    他沒叫醒她,輕手輕腳地躺(上shang)床去,將嬌軟的小身子摟到懷里,閉上了眼楮。

    外頭天還沒黑,黃昏的光影透過窗戶漫進來,柔軟的淺金(色)光芒似乎將這張床籠罩,好像連時間都慢了下來。她在他懷里皺了皺眉,似乎因為光有些刺眼而(睡Shui)得不安穩。

    她(睡Shui)覺一向不喜歡太亮。

    宋驚瀾微微抬手,擋在她眉眼的位置,擋住了黃昏的光,她才終于又安心(睡Shui)去。

    這一覺並沒有(睡Shui)太久,大約半個時辰林非鹿就醒來了。

    院外還有一縷橘紅(色)的夕陽,照在那兩顆核桃樹上,隱隱能听見遠處犬吠,大人叫小孩回家吃飯的聲音。

    林非鹿抻了個懶腰,往他懷里擠了擠,嗓音還透著幾分懶懶的沙啞︰“我好喜歡這里呀。”

    宋驚瀾手掌撫著她的背,輕輕撫(摸Mo)著︰“那以後我們每年都來。”

    林非鹿微微抬頭,額頭蹭著他下巴,笑嘻嘻問︰“宋國陛下老往大林跑,不怕被刺(殺sha)呀?”

    頭頂傳來他的低笑︰“皇後這麼厲害,會保護好孤的。”

    林非鹿說︰“那萬一我打不過刺客怎麼辦?”

    宋驚瀾想了想,沉吟道︰“那孤就只能自我保護了。”

    懷里的小東西一邊扭一邊哼哼︰“說來說去,陛下就是要非跟著我一起來咯。”

    他捏了下她耳垂︰“嗯,皇後去哪,孤就去哪。”

    林非鹿感嘆︰“真是個昏君啊。”

    宋驚瀾笑了一聲,捏了捏她後頸︰“起來吧,小六過來了。”

    林非鹿凝神去听,什麼都沒听到,不過他都這麼說了,肯定沒錯,于是一溜煙從他懷里爬起來,跳下床去穿衣服。果然,剛穿完衣服,就听見踢嗒踢嗒的腳步聲由遠及近,緊接著房門被大力敲響,傳來林瞻遠氣喘吁吁的聲音︰“妹妹!妹妹!”

    林非鹿跑過去打開門,林瞻遠懷里抱著一個盒子,高興地遞過來︰“給妹妹的禮物!”

    不遠處傳來林廷無奈的聲音︰“小六,我說過要等到過年那一天才可以給妹妹。”

    林瞻遠轉過頭氣呼呼說︰“等不及了!我現在就要給妹妹!”

    房中宋驚瀾緩步走近,笑著問︰“六哥,我的呢?”

    林瞻遠一回頭,緊張兮兮看著他,手指絞著袖口,心虛地說︰“我……我沒有給七弟買……我的錢不夠……”

    宋驚瀾一臉難過地嘆了聲氣。

    林瞻遠頓時說︰“我現在就去給七弟買!”

    話落,轉頭就跑了。

    林非鹿笑得不行,轉身打了他一下。

    吃晚飯時林瞻遠才回來,手里捧著一個袋子,直奔宋驚瀾面前,獻寶似的︰“七弟,你的禮物!”

    宋驚瀾挑了下眉,笑著接過來︰“這是什麼?”

    林瞻遠驕傲叉腰︰“是我最喜歡的哦!”

    宋驚瀾打開袋子一看,里頭裝滿了五顏六(色)的彈珠,林瞻遠墊著腳湊過來,悄悄咪咪地說︰“你現在是我們這里有最多彈珠的人哦!我才只有三十、三十二個。”

    他伸手指了指袋子,用小氣音無比羨慕地說︰“這里面有五十個哦!”

    宋驚瀾把沉甸甸的袋子收起來,放進袖口,一轉頭,看見林瞻遠還眼巴巴看著自己,不由笑道︰“怎麼了?”

    他眨巴眨巴眼楮,神情像極了林非鹿︰“你不玩嗎?”

    宋驚瀾若有所思,又把袋子拿出來,“那就玩一局吧。”

    林瞻遠興高采烈一點頭︰“好!”

    于是等林廷和林非鹿過來的時候,就看見大宋皇帝蹲在地上跟小傻子彈彈珠。

    小傻子還嫌棄他︰“七弟你的彈珠都要被我贏光了!”

    宋驚瀾嘆了嘆氣︰“六哥讓讓我吧。”

    林瞻遠扭捏了一下,“好吧,那我就讓讓弟弟吧。”他一臉舍不得地看了看手中的彈珠,又自言自語鼓勵自己︰“妹妹說過,謙讓是一種美德!”

    林非鹿笑著走過來︰“明天再玩吧,準備吃飯啦。”

    林瞻遠看看七弟,又看看妹妹,最後認真地詢問︰“七弟,我明天再讓你好嗎?”

    宋驚瀾笑著站起身︰“好。”

    兩人玩了這麼一會兒手上都是灰,林非鹿一手牽著一個帶他們去洗手。

    她以前教過林瞻遠洗手歌,他從小到大養成了習慣,每次都會按照妹妹教的步驟來洗。等他一邊唱一遍洗完手,轉頭一看,正好看到七弟笑著親了下妹妹。

    林瞻遠頓時尖叫著沖過來擋在兩人之間,張開手臂大喊道︰“不可以親妹妹!男孩子不可以親妹妹!”

    林非鹿站在他身後笑得肚子疼。

    他還在憤怒質問對面的七弟︰“你為什麼要親妹妹!”

    宋驚瀾好整以暇地說︰“因為我是你妹妹的夫君。”

    林瞻遠愣了一會兒,才轉頭遲疑著問林非鹿︰“妹妹的夫君是什麼?”

    林非鹿(摸Mo)(摸Mo)他腦袋,軟聲說︰“是和妹妹相伴一生白頭到老的人呀。”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