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106章 【106】

第106章 【106】


    林非鹿不願意跟硯心打, 一方面是不想丟臉, 一方面也是清楚自己這個不正宗的傳人給不了硯心多大的幫助,還不如讓她跟宋驚瀾討教, 對提升刀法更有作用。【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她了解硯心的(性xing)子, 她既為比武而來, 比完之後也自當離開了。

    回到永安宮後,林非鹿就將打擂贏來的獎品都打包起來, 除了天蠶寶甲, 還有一些暗器丹藥之類的, 反正她也用不上,打算一並送給硯心。

    打包完禮物,她又讓松雨拿了筆墨紙硯過來,準備給林廷寫封信,連著給林瞻遠準備的小玩具, 讓硯心一起帶回去。

    正寫著, 硯心就回來了。

    林非鹿一邊寫一邊笑著問︰“硯心姐姐,比試結果如何?”

    硯心坐到她身邊︰“自然是他贏了, 我受益匪淺, 今後這段時日還要多多討教。”

    林非鹿手一頓,驚訝地抬頭看過來︰“誒?你不走啦?”

    她笑了笑︰“暫時不走。”

    林非鹿果然雙眼發光, 把筆一扔撲過來抱她︰“太好啦!還以為你明日就要離開,連臨別禮物都準備好了呢。”

    硯心不由好奇︰“是什麼禮物?”

    林非鹿便將自己贏來的獎品獻寶似的遞給她看, “這是天蠶寶甲, 這是千針, 這是百花解毒丸,都是我打擂台贏來的哦!”

    硯心接過來一一打量,目光(露)出幾分疑惑。

    林非鹿不由問︰“怎麼啦?不喜歡嗎?”

    硯心搖搖頭,“謝謝小鹿,我很喜歡,只是……”她想了想才道︰“天蠶寶甲和千針都是出自藏劍山莊的絕品,已消失于江湖多年了。我記得我曾听師父說過,這兩件寶物歸了宋國皇室,收納國庫之中,如今卻成為你打擂的獎品,實在令人奇怪。”

    林非鹿一愣,結合她的話,又回想起那段時間層出不窮的擂台賽,頓時反應過來什麼。

    心中一時又暖又甜。

    這個人真是,連國庫的寶物都舍得拿出來打擂。

    就沒想過萬一她輸了怎麼辦?豈不白白被外人贏走寶物?

    哼,真是個不會持家的男人!

    一邊哼哼一邊忍不住笑,硯心在旁邊看著覺得小鹿奇怪極了。

    她進宮這幾日都住在永安宮,林非鹿向來沒有什麼身份有別的顧慮,跟硯心(睡Shui)一張床,像閨蜜一樣聊天笑鬧才合她心意。

    宋驚瀾也沒有多說什麼,雖然這是他們大婚之後第一次分房,但只要她開心,他也一向沒什麼意見。兩人只每日一起用個午膳,其余時間她都跟硯心待在一起。

    連伺候的宮人都說︰“皇後娘娘不來臨安殿,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今日用過晚膳之後,宋驚瀾屏退下人,又批折子批到深夜,才回寢殿就寢。臨近年關,他希望過年的時候能清閑一些多陪陪她,把政事都集中到了最近處理。

    寢殿內靜悄悄的,他滅了燭火躺(上shang)床去,手臂下意識(摸Mo)了(摸Mo)旁邊空蕩蕩的位置,又搖頭一哂。

    片刻之後,外頭傳來的聲音。

    宋驚瀾在黑暗中睜開眼,听見寢殿的門無聲被推開,有人貓著身子輕手輕腳地走了過來。

    他無聲笑了笑。

    下一刻,有個冰涼的小身子就鑽進被窩里來,直往他懷里拱。

    宋驚瀾順勢把人抱住。

    她身上還殘留著冬夜的冷香,趴在他(胸xiong)口笑眯眯問︰“給你的驚喜,開不開心呀?”

    他笑著親她下頜︰“開心。”

    她從他懷里翻下來,躺進他臂窩,用手摟住他的腰,親親他嘴角︰“我來陪小宋(睡Shui)覺啦。”

    宋驚瀾順著她的唇親回去,用熾熱驅散了她(身shen)體的涼意,才終于滿足地把人按進懷里︰“乖,(睡Shui)吧。”

    過了一會兒,懷里的小腦袋往外拱了拱,貼近他耳邊,小聲說︰“謝謝你的擂台賽,我很喜歡。”

    黑暗中,他沒說話,只是笑了笑,又把人按回懷里。

    ……

    硯心又在宮中待了半月,每日除了和宋驚瀾比試,就是陪著林非鹿宮內宮外到處閑逛,直到年關逼近,才不得不離開了。

    林非鹿心里雖然不舍,但總不好一直把大嫂扣在這,讓大哥獨守空房嘛,便也沒多說什麼。未免硯心不忍心,面上也沒表(露)離別的悵然,只是將給大家準備的東西又都一一打包了一遍。

    宋驚瀾這幾日越發忙得不見人影,有時候她半夜偷偷溜去臨安殿想(摸Mo)(上shang)床再給他一個驚喜,卻發現他根本就沒(睡Shui),還在前殿看折子。

    林非鹿也就不好再去打擾。為了方便送硯心離開,兩人前一日就出宮去了辛夷巷的宅子,宮人把她提前備好的馬和盤纏都送來了,兩人在宅中過了一夜,翌日一早林非鹿便送她出城。

    剛一出門,就看見宋驚瀾拎著包裹牽著馬站在辛夷花樹下笑盈盈等著。

    林非鹿還沒反應過來︰“你怎麼來啦?我送她就好了。”

    宋驚瀾笑著說︰“不如與她同去?”

    林非鹿愣了一會兒,還以為自己听錯了︰“同去哪里?”

    他走進兩步,把人從台階上拉下來,(摸Mo)(摸Mo)充滿疑惑又不敢相信的小腦袋,溫聲說︰“就快過年了,我們去秦山和他們一起過年可好?”

    天還沒亮,身後的天(色)霧蒙蒙的,遠處連綿的山頭卻溢出一縷熹光。

    林非鹿定定看了他好一會兒,一頭撲進他懷里。

    宋驚瀾不得不放開韁繩接住懷里的小姑娘,還好那馬听話,被放開之後只是原地踱步沒有跑走。

    她在他頸窩蹭了好一會兒,又抬頭在他動脈處咬了一口,“不早點告訴我!”

    宋驚瀾笑著問︰“給你的驚喜,開不開心?”

    她哼了一聲,又吧唧在他微微胡渣的下巴上親了一口。

    硯心听說兩人要與她一起前去,自然極為開心,轉而又有些擔憂問宋驚瀾︰“陛下無需處理國事嗎?”

    林非鹿坐上那匹黑(色)大馬︰“他這段時間忙得不見人影,肯定都處理完啦。”

    宋驚瀾笑著點頭︰“她說的對。”

    硯心喜道︰“那便好,此去可多住些時日!師兄們也一直記掛著你,見你去了定然高興。”

    宋驚瀾微一偏頭,林非鹿趕緊說︰“我跟他們不熟的,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記掛我!”

    硯心︰“…………”

    宋驚瀾忍不住笑起來。

    天還未亮,三人騎馬同去。林非鹿和宋驚瀾同騎一匹,冬日的風雖然寒冷,她縮在他懷里,卻覺得莫名的溫暖。

    秦山臨近南方,距離宋國邊境很近,過邊境之後如若快馬加鞭不過一日就能到。

    為了給林廷和林瞻遠一個驚喜,硯心沒有提前去信,三人掐著過年的時間緊趕慢趕,在過年的前兩日來到了秦山腳下。

    上次來是春天,正值播種勞作的時節,到處都生機勃勃。這一次卻是冬天,(干gan)涸的農田里扎著幾個破破爛爛的稻草人,但四周的村莊卻比上一次繁華了很多,炊煙裊裊,喜氣洋洋,一派人間煙火氣。

    林傾繼位之後,處理完當時堆積的政事和與宋國的外交後,便開始著手國內政務。

    林廷就是在那時被分封到此處,秦山一帶成了他治下的封地。雖然此處偏遠又不繁華,看上去像是林傾對這位兄長的忌憚和針對,實則是他給這位皇兄最好的禮物。

    如今秦山一帶在林廷的治理下欣欣向榮,加之有秦山上的千刃派作為後盾,無論江湖人士還是達官貴人都不敢在此鬧事造次,仿若成了一處世外桃源。

    硯心不在時,林廷也就住在山下的王府中。

    齊王府本該修在城中,但林廷卻將其搬到了秦山山腳,每日跟周圍的農戶們日出而起日落而歸,生活十分愜意。

    林非鹿跟在硯心身後邊走邊看,听她介紹這一切的改變,驚嘆連連。

    走過路口的重樓時,不遠處擺著幾個石磨台的打谷場上正蹲著一群孩童在玩彈珠,一群幾歲大的稚童之中,卻蹲著一個清瘦俊俏的少年,興致勃勃地參與其中,好不歡樂。

    林非鹿頓時激動起來,拍了拍宋驚瀾牽著韁繩環住她的手。

    宋驚瀾會意,松開手臂,林非鹿便從馬背上跳下去。

    她卻沒立刻喊他,而是繞到一邊藏到那座石磨台後面,然後撿了幾顆小石頭,偷偷朝蹲在地上的少年的後背扔去。

    少年疑惑地回過頭來,什麼也沒看到,又轉過去專心致志彈彈珠。

    林非鹿又扔了一個,他又回過頭來。

    如此幾番之後,少年氣呼呼地站起身,叉著腰大喊︰“是誰打我?”

    林非鹿笑得肚子疼,躲在石磨後說︰“你猜!”

    少年一愣,本就漂亮清澈的眼楮瞪得更大,白淨的一張臉都漲紅了,激動道︰“是妹妹的聲音!是妹妹!是妹妹!”

    林非鹿笑著從石磨後面鑽出來,張開手臂︰“哥哥!”

    林瞻遠尖叫著朝她撲來,一頭扎進她懷里。

    兩人抱著又叫又跳。

    ——“妹妹!”

    ——“哥哥!”

    ——“妹妹!”

    ——“哥哥!”

    林瞻遠高興地滿面通紅,拉著她就朝那群小孩跑去,熱情地介紹︰“是我妹妹!妹妹,她叫小鹿!”

    小孩們仰起髒兮兮的一張笑臉,笑容卻格外純粹,齊聲喊︰“小鹿姐姐!”

    林非鹿笑眯眯從懷里(摸Mo)出在路上買的沒吃完的糖,一一分給這些小朋友們。林瞻遠看得眼饞,著急地伸手來拿,林非鹿在他手背拍了一下,“哥哥手髒,不準(摸Mo)!”

    他委屈巴巴地收回手,又張開嘴湊過來︰“啊——”

    林非鹿笑著喂了他兩顆糖。

    他這才高興了,笑得眼楮彎彎的,林非鹿(摸Mo)(摸Mo)他腦袋,輕聲問︰“哥哥,在這里過得開心嗎?”

    林瞻遠重重地點頭︰“開心!好玩的!好多朋友!”他頓了頓,又吸吸鼻子,委委屈屈說︰“就是想妹妹了。”

    林非鹿俯身抱抱他︰“妹妹來啦,妹妹以後每年都來看你呀。”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扭了xia身子︰“只給妹妹抱一下哦,我長大了,不能抱妹妹的。”

    林非鹿忍不住笑起來。



同類推薦︰ 菩珠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盛世女侯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