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104章 【104】

第104章 【104】



    其實按照官月輝的真實水平, 不至于這麼快被打掉武器。【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主要是他太過輕敵,又打著讓她幾招的心思,才被林非鹿攻了個措手不及。

    但事已至此,對方的劍都架在他脖子上了,比試結果已定,四周經過短暫的靜默之後,瞬間爆發出了拍手叫好興奮震驚的呼喊聲。

    官月輝一張臉漲成了豬肝(色), 好好一個小白臉愣是轉眼變關公,劍都來不及撿, 身姿一掠就逃也似的沖下台了。

    林非鹿在身後喊︰“你的劍!”

    官月輝頭都沒回一下,轉瞬消失在人群中。

    她看了眼手中的鐵劍,又看了看地上質地上乘的寶劍, 美滋滋地換了過來。比試結束得太快,她也有點雲里霧里的,但贏了比試總歸很開心,畢竟在宋學霸那里受挫太多,這一場比試又讓她重拾了信心。

    林非鹿轉頭看向主持人︰“我贏了吧?”

    主持人也還震驚著,听她詢問才反應過來,趕緊走到台中道︰“第十九場比試,這位姑娘獲勝,可有人敢上台挑戰?”

    底下圍觀群眾面面相覷。

    都是老江湖了, 對玉劍山莊二公子的水平還是有所了解的, 台上這位姑娘卻在幾招之內制勝, 令人震驚的同時, 又有一絲懷疑。

    畢竟眾人都能看出剛才官月輝的輕敵,這姑娘可能確實有幾分真材實料,但方才能贏得那麼輕松,也是帶了運氣成分,這麼一想,不少人就覺得自己又能行了。

    一個瘦高的使刀的男子率先跳上擂台,一拱手道︰“我來領姑娘劍招。”

    林非鹿體內的武俠因子澎湃激昂︰“請!”

    有了官月輝這個前車之鑒,瘦高刀客自然不敢大意,全神貫注應付接下來的比試。

    二十招之後——

    寬刀(脫tuo)手,林非鹿收劍拱手,笑吟吟道︰“承讓。”

    如果說之前圍觀人群只是起哄,此刻就是真的被台上這年紀輕輕的少(女nu)震到了。

    接下來還有幾個人不信邪,紛紛上台挑戰,最後都敗在林非鹿劍下。

    而且她似乎越打越順手,起先還需要幾十招才能制勝,後面十幾招就能把人逼到絕路。

    時而爆出的哄鬧吸引了四周的注意,圍觀人群越來越多,不僅街上,最後連酒樓外廊和樹上都站滿了圍觀比試的人。

    自從林宋兩國結盟之後,不僅促進了兩國的商貿經濟,江湖武學也順勢蓬勃,融會貫通,江湖人士遍布天南地北,五湖四海。此刻在繁華的臨城中,就有不少武學造詣不低的俠客。

    當林非鹿又贏下一場比試時,終于有人驚呼道︰“好像是即墨劍法!”

    即墨劍法已沉寂多年,當初陸家長子能被認出來,也是因為陸家本來就保管著劍法,所以格外被人注意。此刻林非鹿在台上打了半天,認出劍法的人卻只敢說“好像”。

    畢竟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一個年紀輕輕的陌生少(女nu),如何會使即墨劍法?

    眾所周知,即墨劍法如今為天下第一劍客紀涼所有。早些年,赤霄十三寨人去寨空,銷聲匿跡,再也沒在江湖上出現過。大家都默認是紀涼滅了十三寨,對他也很是服氣。

    這少(女nu)難不成……

    底下有人忍不住問到︰“姑娘,紀涼紀大俠是你什麼人?”

    終于到了這一步!

    氣勢不能輸!必須給師父長臉!

    只見台上的少(女nu)朝底下一看,微抬著下巴,三分淡笑三分薄涼四分漫不經心地回答︰“是我師父。”

    一石激起千層浪,四周頓時轟動了。

    紀涼居然收了徒?!

    還是個小女娃?!

    還把即墨劍法傳給了她?!

    紀涼滅了赤霄十三寨,按照即墨大俠的遺言,這本絕世劍譜自然就歸他所有,也沒什麼好爭論的。不過紀涼自身劍術高超,大家都以為他不會再學前輩的劍術,還有些遺憾不能再觀即墨劍法的風采來著。

    沒想到他居然收了個徒弟,教的還是即墨劍法!

    大俠的腦回路果然不是我等常人能懂的。

    底下有人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我觀這位姑娘的劍招,確有幾分紀大俠的影子,真是名師出高徒啊。”

    這又是紀涼的徒弟,又是即墨劍法的,哪還敢有人再上台跟她打,林非鹿如願贏到了這場比賽的獎品天蠶寶甲。

    她抱著盒子跳下台的時候,宋驚瀾就站在下面笑盈盈地張開雙手接住她。

    林非鹿撲進他懷里,聲音里都是雀躍︰“我贏啦!”

    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更開心贏了獎品,還是更高興自己原來這麼厲害,激動得耳根都泛紅。

    宋驚瀾笑著摟住她︰“我說過,師妹很厲害的。”

    林非鹿哼了一聲︰“都怪師兄太變態,搞得我平時那麼沒自信!”

    他笑著親她額頭︰“嗯,我的錯。”

    她撲在他懷里自顧高興著,沒發現四周想要靠近搭訕的人都被宋驚瀾掃過去的陰鷙眼神嚇跑了。

    今日有了這麼一場擂台賽,林非鹿可謂玩得酣暢淋灕,回宮的時候興奮勁兒都沒下來。她說錯了,宮外還是很好玩的!如果這樣的擂台賽能再來幾場,那就更好玩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听到了她的心願,過了幾日之後,她再一次跟著宋驚瀾微服出宮的時候,又遇到了一場擂台賽。

    這次的擂台賽跟上次有所不同,需要先報名,報名通過之後,再通過抽簽的方式隨機匹配對手,第一輪比試結束,勝者再繼續匹配,直至最後決出第一名。

    這個賽制和規格更為復雜,相應獎品也就更厲害。

    依舊出自藏劍山莊,是一件(殺sha)人于無形的暗器,叫做千針。江湖上曾有句傳言,說的是千針一現,必有命喪,可見其威力。

    林非鹿迫不及待就跑去報名了。

    她本來擔心自己拿不下比賽,還鼓動宋驚瀾一起報,多層保險來著。

    結果宋驚瀾笑著問她︰“如果最後交手的是我和你,我是讓還是不讓呢?”

    讓,她舍不得他當眾出丑。

    不讓,她又不想眾目睽睽之下墮了紀涼的名聲。

    于是只好放棄。

    這次的擂台賽較為復雜,分了三天來進行。第一天報名,第二天比第一輪,第三天決賽。

    所以林非鹿也就連著三天出宮,期間還把松雨春夏她們也帶上了。

    不能讓她們只看到自己是怎麼被陛下虐的,也要讓她們看看皇後娘娘是怎麼虐別人的!

    第一輪比賽她幾乎沒怎麼用力就拿下了,經過上一次的擂台賽,有些人已經認識她了,議論決賽的名單時,大家幾乎都在說“紀涼的徒弟”。

    林非鹿听著,覺得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種子選手吧。

    這一次比賽含金量比上一次要高很多,林非鹿比到後面時,就有些吃力了,畢竟實戰經驗少。

    不過還是仗著有位大佬師父和身負絕世劍術,在最後的決賽中有驚無險拿下了第一,成功獲得暗器千針一枚。

    經過這幾場比試,林非鹿也算對自己的劍法和能力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的認知。跟宋驚瀾這種江湖英雄榜上的變態肯定是比不了,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屬于中等偏上吧。

    革命尚未成功,大俠還需努力,自己的進步空間還是很大的。

    不過她也明白,比起自己練劍,實戰的進步其實會更快,想想當初硯心滿天下尋找比刀的人就明白了。所以林非鹿現在有事沒事就愛往宮外跑,看能不能遇上擂台賽給自己打一打。

    然後她就發現,臨城這擂台賽是真的多。

    而且為什麼每一次的獎品都出自藏劍山莊???

    藏劍山莊是在搞什麼批發嗎???

    令人迷惑。

    不過迷惑歸迷惑,擂台還是要打的,就這麼打了一段時間,有輸也有贏,畢竟每次的獎品都是藏劍山莊的寶物,令人眼饞,時不時會吸引一些大佬。

    不過輸了她也高興,經驗就是這麼一架一架打出來的嘛。

    她進步神速,有關她的傳言也早已傳遍江湖。

    紀涼的關門弟子,傳承了即墨劍法,這兩句話隨便扔一句出去都是重磅炸.彈。

    而林非鹿完全不知道這些,入冬之後,臨城的擂台賽就漸漸沒了,她也玩得很盡興,打算趁著這個冬天溫故知新一下,來年再戰!

    而且她這段時間沉迷練劍,對宋驚瀾也多有忽視,雖然他從未說什麼,但林非鹿心里還是有點過意不去的。

    她決定好好補償一下小宋!

    到了晚上,宋驚瀾忙完政事回到寢殿時,就發現里頭有些不一樣。

    (床chuang)上的簾帳被兩根銀(色)彎鉤掛起,床前垂下了令人遐思的淡(色)輕紗。一扇玉(色)的翠屏靠牆而放,旁邊沐浴的大木桶里已經裝滿了熱水,水面飄著宮里近來開得正(艷yan)的梅花。

    林非鹿披了件紗裙,長發散在身前,曲線若隱若現,站在窗前羞答答地問他︰“玉屏paly,沐浴paly,(床chuang)上paly,窗口paly,陛下你看你想來哪個呢?”

    宋驚瀾雖然沒听懂她後面說的那個詞是什麼意思,但他準確地抓住了她想表達的精髓。

    他抬手把人捉到了懷里,笑著親她唇角︰“不如每個都試一試。”

    林非鹿只穿了件輕紗,轉眼就被剝落在地。

    殿內燭火搖晃,她被他帶著一路後退,直到後背抵上了冰冷的玉屏,又被他轉身按上去,終于找到機會斷斷續續懇求道︰“把燭滅了……”

    宋驚瀾親她蝴蝶骨,一路往上,灼熱的(吻wen)落在她耳側︰“不,我想看著。”

    整夜未眠的一個夜晚。

    翌日,林非鹿在(床chuang)上癱了一天,風雨無阻的練劍日常也缺席了一天。

    這,就是補償的代價。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