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103章 【103】

第103章 【103】



    容珩就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這小皇後出乎他意料的聰明, 又一心為陛下著想。紀涼既收她為徒,從今往後自然有所牽掛,江湖人最重傳承,這種牽掛比紀涼和他的友情要穩固得多。

    容珩打量的目光逐漸轉為了贊許,略一拱手, 又正(色)道︰“皇後娘娘深謀遠慮, 著實令人欽佩, 但紀涼乃珩好友,還望娘娘切莫辜負好友赤子之心。”

    林非鹿笑盈盈道︰“舅父放心,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道理我懂得。”

    容珩這才放心揮袖而去。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視線內, 林非鹿才松了端莊笑意,捏著小拳頭懟了懟自己的臉。

    舅父看上去怪聰明的, 她饞師父劍法的事兒可千萬不能被發現了。

    入秋之後, 南方的天氣便漸漸涼爽下來, 林非鹿也終于學完了第一部分的劍法, 學武宜精不宜多,紀涼也就沒繼續往下教了。他這次在皇宮待的時間最久, 也到了離開的時候。

    往年他都是悄無聲息地離開,招呼都不打一個。這一次本來都打算趁著夜(色)走了, 轉而又想起萬一明日徒兒眼巴巴來敲門怎麼辦?思及此, 便多留了一夜,等第二日見到林非鹿了, 才跟她說了自己要離開的事。

    她果然巴巴地問他︰“那師父你什麼時候再回來啊?”

    紀涼說︰“等你熟練所學劍法之後, 我自會回來。你切莫懈怠, 習武一道最重持之以恆。”

    林非鹿趕緊點頭。

    紀涼想了想又說︰“待我回來,會試你劍術,若無長進,自當受罰。”

    林非鹿︰“……好的!師父放心!我會努力的,奧力給!”

    紀涼︰“?”

    算了,他今天說的話已經很多了,該走了。

    ……

    紀涼在的時候,林非鹿自然是跟他練劍,現在紀涼一走,她消停了幾天,就又開始纏著宋驚瀾了。她自覺自己大有長進,而且即墨劍法也學完了第一部分,超過了宋學霸的進度,迫不及待就想試一試深淺。

    秋陽高照,宮中遍地金菊,清香四溢,正應了那句“滿城盡帶黃金甲”。林非鹿也穿了身黃裙,拿著劍躍躍欲試︰“你不要讓著我哈,我要試試自己的真實水平!”

    宋驚瀾笑著說︰“好。”

    她屏氣提劍,全神貫注,無比興奮又認真地期待著接下來的比試。

    十招之後——

    坐在地上的林非鹿︰“我不想學劍了,這是一個沒有前途的夢想。”

    宋驚瀾忍俊不禁,俯身去拉她︰“師妹進步已經很大了。”

    林非鹿面無表情︰“人貴有自知之明,師兄不必安慰,我都懂。”

    話是這麼說,宋驚瀾拉了兩下,沒能把人拉起來。她往下墜著(身shen)體,嘴噘得已經能掛水桶了。

    他無聲一笑,把手中劍放在一邊,雙手把人從地上抱了起來。林非鹿順勢摟住他脖子,埋在他頸窩嚶嚶了兩聲。

    宋驚瀾低頭蹭蹭她鼻尖,忍著笑意︰“怎麼了?”

    她委委屈屈的︰“不高興了。”

    宋驚瀾輕啄她額頭︰“我帶你出宮去玩兒,嗯?”

    她又嘆氣︰“好玩的都玩過了,沒意思。”

    宋驚若有所思,倒是沒再多說什麼,把人抱回永安宮,在(床chuang)上哄了幾個時辰,讓她沒力氣再不高興。

    林非鹿蔫了幾日,因為在宋驚瀾這里受到的挫折太大,連每天去竹林練劍都不如之前有動力。過了沒幾天,宋驚瀾下朝之後便換上了常服,說要帶她出宮去玩。

    雖說宮外能玩的地方她都玩過了,但閑著也是閑著,外面總比宮內熱鬧,林非鹿也就點頭同意了。

    只是梳洗換衣的時候,他笑著問︰“想不想試試男裝?”

    女扮男裝什麼的,她還沒試過,听他這麼一說,倒是起了些興趣,立刻讓松雨幫她把長發都扎了起來,用玉冠束好,又換上了一件藍(色)衣衫。

    男女的差別還是很明顯,不是穿件男衣就看不出來了,以前電視劇里那些都是在鄙視觀眾的智商。林非鹿圍著銅鏡轉了一圈,對自己的裝扮很滿意,高高興興跟著宋驚瀾出宮了。

    臨城一如既往的熱鬧。

    宋驚瀾治下手段雖厲害,但在治理民生上還是頗有幾分仁君風範,宋國這些年農商文蓬勃發展,蒸蒸日上。

    因為跟大林開通了商貿,互通有無,最近兩國工部還在合作修建連通淮河兩岸的長橋,兩國互利互惠,百姓的日子也越過越好。茶樓里的說書先生們最愛講的就是大宋陛下領軍十萬提親永安公主,永安公主為蒼生舍己身,和親宋帝之後傳唱帝後佳話的故事。

    林非鹿第一回出宮就在茶樓里磕著瓜子听了一下午自己的故事。听著說書先生口若懸河把自己夸成了解救蒼生的再世活菩薩,她還怪不好意思的。

    出宮多了,她也有了自己常愛去的幾個地方,吃耍一條龍。

    兩人出宮時沒用午膳,留著肚子去她愛吃的那家淺醉樓。酒樓上至掌櫃下至小二都已經認識這對郎才女貌的小夫妻了,見他們一踏進來便熱情招呼︰“二位好久沒來了,樓上請,還是老位置?”

    老位置自然是林非鹿最喜歡的靠窗的位置。

    眾所周知,古往今來,只有有身份的人,才敢坐這個位置!

    酒樓地處鬧市,裝修華麗,菜也做得十分可口,宋驚瀾點菜的時候,林非鹿就趴在窗口朝下看。

    樓下車水馬龍,叫賣起伏,一派繁榮昌盛的景象。

    不遠處三岔路口搭的一個台子吸引了她的注意。

    那台子四周已經里三層外三層圍了一群人,台子最上方立著一個碩大的牌子,上書一個“擂”字,牌子下方擺著一張案桌,桌上放著一個玉質的大盒子。看那盒子的華麗程度,也知道里頭裝的東西不簡單。

    台上站了個五大三粗的大漢,手持一把斧頭,正高傲地環視下方,旁邊站著主持人模樣的中年男子朗聲道︰“第七局比試,這位壯士勝出,可還有人上台挑戰?若沒有,這出自藏劍山莊的天蠶寶甲,可就歸這位壯士所有了。”

    底下一陣騷動,不出片刻便有人跳上台去,卻是個精瘦的像猴兒一樣的男子,微一拱手,笑嘻嘻道︰“我來一試。”

    底下開始叫好。

    這精瘦男子看上去瘦瘦弱弱的,似乎完全不是對面那壯漢的對手,但直到兩人交上手,眾人才發現這精瘦男子的身手十分靈活,還真像只猴兒一樣上躥下跳,那壯漢根本(摸Mo)不到他一片衣角,不出片刻便被他一腳蹬在(屁pi)股上,踹下了擂台。

    林非鹿以前就听聞過藏劍山莊的名聲,天下神兵寶甲皆出自此處。方才兩人交手她看得仔細,這兩人確有幾分真功夫,這擂台不是什麼小打小鬧的比試,敢上台的都有底氣。

    宋驚瀾點完菜,看她探著身子張望的模樣,笑著問︰“一會兒吃完飯,你要不要也去試一試?”

    林非鹿倒是沒想到這茬,有點懷疑地指了下自己︰“我啊?”

    宋驚瀾給她倒了杯熱茶,悠悠道︰“那天蠶寶甲能擋利器火燒,是不可多得的寶物。你不是有一位行走江湖的朋友?贏下來,可送給她。”

    “你是說硯心?”林非鹿眼里開始發光,“好啊!那我去試一試!”

    宋驚瀾笑道︰“不急,先吃飯。你沒打過擂,看看他們的套路,觀摩一番再說。”

    林非鹿被他幾句話說得心潮澎湃。

    她從小到大學武,還從未跟誰真正交過手,一時之間又期待又緊張。畢竟前不久才剛在宋驚瀾劍下折了信心,對自己正處于極度不自信的時候。

    這頓飯自然也就沒怎麼吃,一直關注著擂台上的動靜,直到一個使劍的男子拿下這局比試,林非鹿頓時來精神了︰“他使劍!我要去跟他打!”

    宋驚瀾笑吟吟道︰“那走吧。”

    林非鹿生怕有人搶了先,一下樓便腳下生風地往擂台跑。

    但此時台上的年輕男子並不是什麼簡單人物,劍法極其凌厲,一時之間根本無人敢上台,林非鹿跑到跟前時,便听主持人說︰“沒人敢上台挑戰這位公子嗎?那這天蠶寶甲……”

    林非鹿頓時大喊︰“我來!”

    她人太矮了,又綴在人群最後面,聲音飄上台之後,大家四下尋找一番,愣是沒看見人在哪。

    直到宋驚瀾在身後握著她的腰托了她一把,林非鹿凌空而起,便飛上了擂台。

    雖是一身男裝打扮,但大家都不是瞎子,看這清瘦的身材和秀致的五官,也看出來是位姑娘了。

    台上持劍的男子眼中一亮,十分有風度地朝她一拱手,笑容別有深意︰“姑娘,刀劍無眼,不可兒戲,官某不願傷你,還請下去吧。等官某拿下擂台,再與姑娘把酒言歡不遲。”

    林非鹿︰“少廢話!給我把劍!”

    台下有人喊道︰“姑娘,這位可是玉劍山莊的二公子官月輝,官公子劍法超群,你就別自討苦吃了。”

    玉劍山莊?官月輝?

    這名字听著有點耳熟啊。

    當初自己和林廷一起闖蕩江湖時,遇到的渣男官星然不就是玉劍山莊的少莊主嗎?

    都姓官,看來這二人是兄弟了?

    林非鹿一叉腰,十分囂張︰“打的就是你玉劍山莊的人!”

    官月輝臉(色)一變,就算對面是位美人,也不由沉著臉道︰“姑娘出言不遜,就別怪官某出招教訓了。”

    底下不知哪位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圍觀群眾大喊道︰“姑娘接劍!”

    林非鹿一回身,便見有人扔了一把劍上來,她抬手接住,有些興奮地抿了下唇︰“來吧!”

    官月輝冷笑一聲︰“未免旁人說我玉劍山莊欺凌弱小,我且讓你五招。”

    林非鹿愣了愣,遲疑著朝台下看了一眼。

    宋驚瀾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前排來,正抄著手笑盈盈地看著她。見她投來詢問的目光,他動了動唇,無聲道︰“無需他讓。”

    林非鹿頓時像有了後台似的,底氣十足大吼一聲︰“無需你讓!看招!”

    見她提劍攻來,出招毫無章法,官月輝輕視一笑,心道,就算你說了無需我讓,那我也得讓,不然傳出去,我玉劍山莊二公子的名聲……

    誒?我劍呢???

    官月輝根本不知道(發fa)生了什麼,手中長劍就已經被對方挑離。

    她握著那把隨意扔上來的鐵劍,劍刃就擱在他頸上,一偏頭還能聞到鐵蛌漕道。

    四周鴉雀無聲。

    對面女扮男裝的少(女nu)也愕然地看著他,似乎比他還驚訝︰“就這?”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