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100章 【100】

第100章 【100】



    半夜的時候,宮人提了熱水進來, 倒進屏風後沐浴大木桶里。【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林非鹿簡直沒臉起來。

    這該死的古代, 事後(洗xi)澡還有外人進來, 天知道她有多想念浴室花灑。

    听著宮人進進出出,倒水嘩啦的聲音, 她埋在(床chuang)上一動不動裝死,等人全部退下,披著一件黑(色)單衣的宋驚瀾才撩開簾帳,俯身來抱她去(洗xi)澡。

    (床chuang)上到處都是歡.愛後的痕跡, 她埋在他懷里哭唧唧維持最後的尊嚴︰“別喊他們進來, 我來換床單, 讓我換!”

    頭頂笑了一聲,他把她放進水里,看水沒過她的身子, 低頭親了親她額頭︰“你先洗,我去換。”

    林非鹿總算松了口氣。

    木桶比她以前用的浴缸還要大, 水面還飄著玫瑰花瓣, 旁邊的檀木架子上洗浴(用yong)品一應俱全,除了換水需要人工, 其他的其實都挺方便舒服的。

    她在水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 靠著邊緣半躺下來, 听著外頭換床單的聲音, 手指挑著水面的花瓣玩。

    片刻之後, 宋驚瀾換好被單走了過來。

    他繞過屏風, 身上那件黑衣無風自動,墨發垂在身後,像在夜里出沒的妖精,專門以美□□人的那種。

    林非鹿拿著花瓣搓搓臉︰“你洗嗎?還是先換水?”

    宋驚瀾笑了下,直接跨了進來。他沒(脫tuo)衣服,寬大的黑(色)衣擺就飄在水面,那些殷紅的花瓣浮在衣擺之上,交纏著他的墨發,有種驚心動魄的美。

    林非鹿一驚︰“衣服濕了……”

    話沒說完,人就被他扯過去了。

    花瓣飄在水面,遮住了水下的一切。

    她的腰仿佛被折斷,身子在水里沉沉浮浮,攀著他(身shen)體時,委屈似的在他肩上咬了一口︰“為什麼要在這里——”

    他溫柔地伏到她頸邊,笑聲低又啞︰“這里不用換床單。”

    床單倒是不用換了。

    但是後面宮人又進來換了次熱水。

    林非鹿已經安詳去世了。

    洗完第二次澡,她就不給他機會了,手腳並用從水里爬出來,迅速用浴巾把自己裹住,“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

    宋驚瀾很輕地笑了下。

    林非鹿機敏地從他的笑里領會到某種意思,頓時有點崩潰︰“陛下你明天還要上朝啊!”

    他朝她走來,經過檀木衣架旁時,順手扯下一件青(色)紗衣。

    林非鹿連連後退,他步步逼近,低笑著問︰“公主不是說過,**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嗎?”

    她退到了牆角,緊緊攬著浴巾,痛心疾首道︰“那是昏君才做的事!陛下難道要效仿昏君嗎?”

    宋驚瀾已經逼近,身影伴著氣息壓下來,將她完全籠罩,他低下頭來,嗓音低得像嘆息︰“公主在懷,效仿昏君又有何不可?”

    林非鹿︰“…………”

    過了好一會兒,才听到他笑了一聲,把那件紗衣遞給她︰“穿上吧。”

    林非鹿無比嫌棄︰“這麼透,穿這個跟不穿有什麼區別。”

    宋驚瀾微一挑眉︰“那就不穿?”

    林非鹿一把扯過紗衣,背過身去,只留給他一個縴細漂亮的後背,飛快擦(干gan)水珠後,忙不迭將紗衣穿上了。

    青衣輕薄,像披了霧的夜(色),朦朧綽約,反而更誘人。

    宋驚瀾眸(色)深了深,灼熱目光將她從上到下打量一遍,最終還是顧及她的體力,什麼都沒做,把人抱(上shang)床(睡Shui)覺。

    林非鹿覺得自己好久都沒這麼累過了,仿佛又回到了小時候剛剛跟奚貴妃學武那會兒。

    她雖然不是什麼高手,但好歹也練了這麼多年武,自認為體力還是很好的啊!為什麼跟他一比簡直弱爆了?而且還是他在動,自己怎麼能累成這樣?!

    抱著這個疑惑,她躺在他懷里沉沉(睡Shui)去。

    雖然兩人早已有過親密接觸,但真正在一張(床chuang)上過夜還是頭一次。宋驚瀾雖然是個罔顧法理教條的人,但在有關林非鹿的事情上,他依舊願意遵守那些墨守成規的禮俗。

    听著懷中熟(睡Shui)的呼吸聲,他垂眸靜靜地看著她。

    眉眼,鼻尖,嘴唇,下頜,嘴唇,每一處他都用(吻wen)描摹過。

    獨屬于他一人。

    他甚至想把她揉進骨子里,與自己合二為一,永遠不分離。可他看著她安靜又乖巧的(睡Shui)容,只是低下頭,輕輕親(吻wen)了她的眼楮。

    翌日一早,林非鹿還(睡Shui)著,宋驚瀾已經準備起(床chuang)上朝了。

    感覺他要走,她摟住他的腰不放手,埋在他懷里半夢半醒地撒嬌︰“陪我……”

    他無奈一笑,只能躺回去,抱著嬌.軟身子輕輕撫著她背心,溫聲哄她︰“近日沒什麼事,我很快就回來,你再(睡Shui)一會兒,嗯?”

    成為皇後的第一天,她決定恃寵而驕一下︰“不準去。”

    宋驚瀾笑了一聲,手指輕柔地撫(摸Mo)她耳後的肌膚,(薄bao)唇貼著她耳廓,像親(吻wen),又像耳語︰“皇後不是沒給孤不早朝的機會嗎?要不然,現在繼續?”

    懷里的少(女nu)果斷把他踢開,身子一翻朝內躺著,還嫌棄地揮了下手,“你走吧!”

    宋驚瀾無聲笑了一下。

    他沒在寢殿梳洗,換好朝服後就走了出去,讓她繼續安靜地(睡Shui)覺。

    他一走,寬大柔軟的龍(床chuang)上好像頓時就沒那麼舒服了,少了溫熱,也少了溫存。林非鹿翻了幾個身,明明還覺得累,卻再沒了(睡Shui)意。

    不過今天也不容她(睡Shui)懶覺,天剛亮,听春和拾夏就過來喚她起床了。林非鹿腰酸腿軟地爬起來,成為皇後的第一天,按照規矩,要去給太後奉茶,還要接受宮中美人的請安,以及去祖廟上香。

    但是宮中的美人都沒位份,所以這一步可以省略。

    听春和拾夏一進來便笑盈盈行禮︰“奴婢拜見皇後娘娘。”

    林非鹿听著還怪別扭的。

    不僅稱呼變了,連衣服和配飾都變了,處處彰顯皇後的身份。

    梳洗完畢,她便坐著鳳鑾前往重華殿給太後奉茶。為了避免宮人看出異樣,腰酸腿軟也得忍著。一下轎,太後宮中的人便都笑著迎上來叩見皇後娘娘,這是討喜頭,林非鹿一揮手,听春便將早已準備好的銀子遞給他們。

    這一個月她時不時就來重華殿陪太後說說話,她討好長輩又是一把好手,獨居深宮多年的太後從未有過這種子女繞膝的溫情,被她哄得服服帖帖的。

    現在太後心中就只有一個想法,就算無法緩和和兒子之間的(關guan)系,多個貼心的女兒也很賺!

    林非鹿奉完茶,太後又拉著她的手規勸了幾句身為皇後應當秉持的品質與責任,又將早已備好的賞賜賞給她。

    從重華殿離開,她又去祖廟上香,幾個時辰過去,宋驚瀾都散朝了,她還沒忙完。

    不過除了成為皇後的第一天忙了一天,那之後,林非鹿基本就又恢復了之前吃吃喝喝耍耍的清閑生活。

    她怕麻煩,也不想生活中有太多糟心事糟心人,宋驚瀾把這一切都處理得很好,無論後宮還是前朝,都沒有任何事能影響到她的心情。

    除了每晚體力不支,欲.仙.欲.死。

    林非鹿覺得再這麼下去自己可能要被玩壞。

    不至于啊!都是練武之人,憑什麼他體力比自己好出這麼多?!

    宋驚瀾不忙政事的時候,有時候會在永安宮陪她練劍。

    她其實也不會什麼系統的劍法,畢竟奚貴妃擅使長.槍。會幾招防身的劍術,輕功足夠上房揭瓦,就是她全部的武學家底了。

    但宋驚瀾師承紀涼,兩人雖名為叔佷,但其實早已師徒相待,紀涼獨身一人,無妻無子,便將畢生劍法都傳授于他,可謂是天下第一劍客唯一的傳人了。

    江湖英雄榜上雖無他的排名,但從上次他跟硯心交手就能看出來,他的武功造詣絕非常人能及。

    林非鹿看看他,再看看自己的花架式,突然開始明白自己的體力為什麼跟不上了。

    宋驚瀾收了劍轉過身時,就看見少(女nu)坐在台階上托著下巴一臉凝重地看著他。

    他失笑搖頭,走過去在她面前蹲下︰“怎麼了?”

    林非鹿氣鼓鼓的︰“我也要學!”

    宋驚瀾挑了下眉︰“劍法嗎?”他想了想,溫聲道︰“因這是紀叔的劍術,我不能直接教你。待他下次來宮,我問過他的意見,若他同意,我再教你可好?”

    林非鹿撇了下嘴︰“誰說要跟你學了?”

    她轉身跑回寢殿,翻騰了一會兒找了什麼東西出來,又興高采烈地跑出來,十分得意地說︰“我要學這個!”

    手上拿的是即墨劍法。

    她翻了兩下,有些興奮地問他︰“紀叔的劍術厲害,還是即墨劍法厲害?”

    宋驚瀾想了想︰“應當不相上下。”

    畢竟即墨吾已經過世多年,江湖上早無擅使即墨劍法的人,也無從驗證。

    這劍法放在她身邊多年,沒事的時候就拿出來翻翻,可惜沒人指導,她擔心自己胡亂學習會上演走火入魔,一直都不敢下手。現在有宋驚瀾這個劍術高超的人在身邊指導,應當沒問題吧?

    于是恃寵而驕的皇後對著皇帝發號施令︰“你教我練這個!”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