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99章 【99】

第99章 【99】



    林非鹿之前參加林傾和司妙然的大婚時就感嘆過,這儀式看上去好累好復雜啊。【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沒想到這次輪到自己, 儀式更累更復雜。

    光是那身鳳袍她感覺就有五斤, 雖然制衣局的宮人已經在陛下的吩咐下盡量精簡了, 但畢竟是大婚鳳袍,里外配飾都有規制。更別說還有一只鳳冠, 漂亮是漂亮,重也是真的重,真是應了那句別低頭皇冠會掉。

    她從天不亮就起床開始梳洗打扮了, 吉時一到,新娘出閣,八抬大轎過龍鳳天馬正門,將她抬到了正殿前的廣場。

    廣場四周已經站滿文武百官,按照品階從上到下,正殿前有一條玉石鋪就的百米長階,平日官員們上朝就要從這里過。此時玉階兩旁站著兩排筆直的侍衛,她要走上這條玉階, 宋驚瀾就在最上面等著她。

    晨起的太陽已經很耀眼了, 林非鹿深吸一口氣, 在百官注視之下,雙手無比端莊地放在身前, 挺直背脊, 微抬下巴, 然後一步一步朝台階上走去。

    紅(色)的鳳袍在身後逶迤出長長的裙擺, 裙擺之上鳳凰于飛, 白鳥而慕,陽光灑下來,縫制圖紋的絲線閃耀金(色)的光。每走一步,鳳冠垂下的珠簾便輕輕晃動,發出清脆的聲響。

    等她終于走上這條台階,看見對面眉眼含笑的宋驚瀾時,林非鹿感覺自己腰都要斷了。

    而這才是開始。

    接下來就是告黃天,祭高祖,帝後同受百官之禮,承制官宣讀制命,冊封為後,持節展禮。

    入夏的天本來就熱,一整套儀式下來,林非鹿已經暈頭轉向,感覺快窒息了。關鍵百官注視之下,她還不能失了儀容,要一直挺(胸xiong)收腹微抬下巴,端莊微笑,簡直要命。

    從祭天台下來的時候,她沒踩穩腳下一軟,差點摔下台階。

    好在宋驚瀾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胳膊,低聲問︰“還能走嗎?”

    眾目睽睽之下,林非鹿也不好撒嬌的,臉上還維持著身為皇後的端莊笑容,唇齒間擠出的聲音卻已經要哭不哭了︰“好累,腳好痛……”

    剛說完,旁邊宋驚瀾就一俯身,把人給打橫抱了起來。

    林非鹿驚呼一聲,下意識抬手按住自己搖搖欲墜的鳳冠。

    四周隨著他的動作頓時起了一片騷動,她面紅耳赤,有點著急︰“你(干gan)什麼呀,快放我下來!”

    宋驚瀾面不改(色),穩穩抱著她朝下走去。

    林非鹿掙扎了兩下沒什麼用,索(性xing)放棄,只小聲嘟囔︰“鳳袍和鳳冠好重的。”

    他微微抿唇笑了一下,很淡的一個笑,只有在他懷里的她才能看見。

    走下祭天台,負責整個儀式的官員候在兩邊,見陛下抱著新冊封的皇後往正殿走去,絲毫沒有放她下來的意思,鼓起勇氣上前一步道︰“陛下,這不合規矩……”

    宋驚瀾微一偏頭,眼尾狹長︰“規矩?”

    四周頓時噤聲。

    官員默不作聲退了回去,百官便眼睜睜看著陛下抱著皇後過完了剩下的儀式。

    之後林非鹿就被送入了臨安殿。

    其實按照規制,她應該被送回皇後的寢殿,等夜幕之後皇帝臨幸才對,但她喜歡臨安殿的香味,這一個月也總是在寢殿內的龍(床chuang)上打滾,所以宋驚瀾就把喜房設在了臨安殿。

    平日總是莊嚴森然的臨安殿今日看上去格外的喜氣洋洋,一眼望去盡是大喜的紅。

    寢殿內地鋪重茵,四設屏嶂,一對半人高的喜燭靜靜燃燒。林非鹿一進去就把壓垮她脖子的鳳冠給摘下來了,又兩三下(脫tuo)了幾層厚的鳳袍,往柔軟的龍(床chuang)上一躺,才感覺整個人活了過來。

    春夏二人知道陛下寵愛她,也沒有阻止,听她的吩咐又去御膳房端了吃食,林非鹿吃完之後就躺在(床chuang)上困得(睡Shui)過去了。

    夜幕之後喜房之中還有儀式,(睡Shui)了一會兒,春夏二人就將她從(床chuang)上拖起來。林非鹿洗了個澡,又重新梳洗打扮,穿上鳳袍,戴好鳳冠,規規矩矩在床邊坐好之後,傍晚時分,便有尚食官員端著饌品進來。

    林非鹿剛(睡Shui)醒,還有點頭昏腦漲,看著宋驚瀾從外面走進來,打了個哈欠。

    兩人又在禮制官的主持下先行祭禮,再行合巹禮。禮畢之後,侍者撤饌,寢殿內的禮制官們才終于一一退下,只剩下帝後二人。

    窗外的天(色)已經黑了。

    林非鹿再次扒拉下鳳冠,往案桌上一扔,然後整個人就呈大字躺在了(床chuang)上。

    宋驚瀾去梳洗一番回來後,發現人已經又(睡Shui)著了。鳳袍都沒(脫tuo),被她皺皺地壓在身下,從(床chuang)上鋪到了床下。

    那鳳袍顏(色)明(艷yan)質地光滑,在燭火映照之下泛出層層水紋般的光影,她歪頭躺在那里時,像躺在一片紅(色)的水面,黑發鋪在身後,有種誘人的風情。

    宋驚瀾就站在床邊,垂眸看了好一會兒。

    半晌,他無聲笑了一下,然後俯身解開了她的腰帶。

    林非鹿在(睡Shui)夢中蹬了一下腳,聲音軟綿綿的︰“困……”

    他把人抱起來,(脫tuo)掉繁復的鳳袍,又伸手取下她的簪花和耳環。林非鹿像沒骨頭似的癱在他懷里,半闔著眼,任由他擺弄。

    好一會兒,他才把她身上多余的配飾都取了,然後把人抱起來,輕輕放在了靠床里面的位置。

    林非鹿其實已經醒了,但是她累到不想說話,躺好之後就半眯著眼看他。看他(脫tuo)掉了自己的外衫,伸手放下了垂簾,擋住了外頭搖晃的燭火。

    墨發散下來,他逆光而立,比她還像個妖精。

    旁邊的床鋪往下塌了塌,他(睡Shui)在了她身邊,伸手把她攬進懷里後,低頭親了親她額頭。

    林非鹿內心有點激蕩,(強qiang)裝著鎮定靜靜等待。

    結果她等啊等啊,等得瞌(睡Shui)都又來了,宋驚瀾還是只溫柔地抱著她,頭頂呼吸平穩,像(睡Shui)著了一樣。

    林非鹿默了一會兒,忍不住問︰“你(睡Shui)著啦?”

    半晌,傳來他有些懶意的低聲︰“嗯?”

    她快氣死了,一下掙(脫tuo)開他的懷抱從(床chuang)上翻坐起來,惡狠狠地看著他︰“嗯什麼嗯!洞房花燭夜,你就這樣?就這?!”

    宋驚瀾躺平身子,笑著看她︰“不是累了嗎?”

    林非鹿︰“還沒開始你就累了?體力不行啊陛下。”

    宋驚瀾︰“…………”

    他的笑淡下來,眼神也危險起來。

    林非鹿馬上認慫︰“是我累了,是我不行!”

    宋驚瀾眯了眯眼,緩緩坐起身。

    林非鹿頓覺不妙,手腳並用就想跑,剛爬了沒兩步,腳踝就被一只手拽住了。她听到他略微低啞的聲音︰“洞房花燭夜,皇後要去哪?”

    那腳踝上還戴著他送她的鳳凰扣。

    血紅映著細膩的白,引人遐思。

    林非鹿蹬了兩下,想把他的手甩開,那只骨節分明的手反而越握越緊,半晌,指尖輕輕劃過她腳心。她怕癢,全身一下就沒力了,尖叫著癱在了(床chuang)上。

    身後笑了一聲,他終于松開手,林非鹿剛翻了個身,他已經欺身而下壓了過來。

    燭火映在華麗的簾帳上,透進暗(色)的光,朦朦朧朧又搖搖晃晃。他眼眸幽深,手指拂過她額間碎發,低笑著問︰“還累嗎?”

    林非鹿不敢再挑釁他了,乖乖回答︰“不累了。”

    他眼中笑意越深,指尖輕柔地一點一點劃過她耳後,沿著頸間線條不緊不緩,像描線一般,由上往下,每一寸都不放過。每過一寸,她的輕顫就越明顯,明明還隔著一層衣服,細密的觸感卻已經攀附全身。

    她緊抿住唇,雙手不自覺摟住他脖子。

    宋驚瀾順著她的動作低下頭,封住她的唇。

    他的(吻wen)猶如他的動作,溫柔又極具耐心。他好像一點也不著急,看她閉眼動情的樣子,饜足又滿意。

    輕紗薄裙鋪了一床,他撐手在她身側,墨發垂落下來,與她長發交纏。眼里明明已經充斥了炙熱,卻還耐著(性xing)子低聲問她︰“公主,喜歡我嗎?”

    林非鹿鼻尖嗯了一聲。

    他低下頭,輕輕(吻wen)她︰“說出來。”

    她腳趾蜷在一起,發出的聲音好像不是自己的︰“喜歡——”

    他笑著,往上親了親她耳垂,嗓音低得像蠱惑︰“喜歡誰?”

    那(吻wen)從她耳邊到頸邊,來來回回,像過電一般。她手指緊緊攀附他的肩,身子卻忍不住往後躲︰“喜歡你——”

    他手掌握住她的腰,又將她扯回來,手指輕撫著︰“我是誰?”

    她渾身緊繃,眼角溢出了淚意,斷斷續續又情難自禁︰“陛下……夫君……”

    他喜愛這樣的游戲,一遍一遍問她,一遍一遍听她的回答。

    听她喊夫君,听她混混沌沌的哭意,他在清醒和沉淪中起起伏伏,欣賞她在自己身下情迷意亂的樣子,又為她這副模樣發瘋。

    而後,盈滿她的(身shen)體。

    沉浮之間,林非鹿听到他低啞的笑聲︰“這一世,下一世,每一世,你都只能屬于我。”

    她沒有說話,只更緊地抱住他,迎合他的所有。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