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98章 【98】

第98章 【98】



    雖然林非鹿知道,有小漂亮在絕不會讓自己吃虧, 太後對自己態度如何其實影響不了什麼, 但綠茶生存手冊之一就是能做朋友的絕不當敵人。【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化敵為友不硬杠, 五湖四海皆兄弟。

    她在來的路上听春夏兩人說完之後就明白,太後心中缺失的親情, 和她想拉近母子距離的迫切感,就是自己著手攻略的方向。

    人一旦攀上巔峰,權力地位都擁有了的時候, 就會開始回憶過去,向往最平凡的溫情。這是人的劣根(性xing),也是這個時代高位者的通病。

    也深刻地展示了一個道理︰擁有的時候不珍惜,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小公主是她唯一能了解兒子過去的途徑,又是一個听話孝順的乖巧孩子,她若是跟自己親近,皇兒又喜愛她,想必今後自己跟皇兒之間的(關guan)系也能緩和。

    林非鹿紅著眼楮從殿中離開時, 手上還戴著太後賜的一只冰玉手鐲。

    這冰玉質地奇特, 夏日戴在手上, 就像隨身攜帶的小空調一樣,能降暑散涼。宮中只有一對, 太後戴著一只, 另一只如今就賜給了她。

    春夏二人正焦急等在外面, 看見林非鹿紅著眼楮出來, 頓時一臉緊張地迎上去, “公主,沒事吧?”

    她朝兩人安撫一笑︰“沒事,太後娘娘待我極好。”

    听春看見她手腕的鐲子倒是有些驚訝,她自然認識這玉鐲,知道其稀奇(性xing)。太後竟然將這唯二的玉鐲賞給公主,可見是真的對她很好了,兩人這才松了口氣。

    南方入夏早,三人離開重華殿時,外頭的太陽已經有些曬了。剛一出去,就看見殿門外的樹下等著一行抬著轎輦的宮人。

    為首的是臨安殿的掌事太監孫江,一見她出來便笑著迎上來︰“奴才參見公主殿下。”

    林非鹿問︰“你們在等我?”

    孫江恭聲笑道︰“是,陛下吩咐奴才在這候著,送公主回宮。”

    回程路途遠,有轎輦坐倒是很舒服。林非鹿坐上轎,一行人便往回走,她撐著下巴轉頭問孫江︰“陛下下朝了?”

    孫江回道︰“還沒呢,怕是要忙到午時,公主是想去臨安殿用膳還是回永安宮?”

    她想了想,“去臨安殿吧,等陛下回來了再一起用膳。”

    她今天起得太早,去臨安殿坐了沒多會兒就開始犯困,屏退寢殿伺候的宮人後就爬到宋驚瀾的龍(床chuang)上去補瞌(睡Shui)。

    這龍床(睡Shui)起來其實跟自己的床也沒什麼區別,只是床頂懸著一顆碩大的夜明珠,以明珠為點,從上垂下了寬大華麗的簾帳,對隔絕蚊子起到了非常顯著的效果。

    她裹著輕薄的錦被在又大又軟的(床chuang)上滾了幾圈,才終于一翻身(睡Shui)了過去。

    擱置多日的早朝一直到午時才結束,宋驚瀾處理了堆積的政務後,還在朝上宣布了立後大婚的事。有了禮部尚書昨日經歷的那一幕(死si)亡凝視,朝中無一人提出質疑,紛紛表示恭喜陛下。

    散朝之後,宋驚瀾回到臨安殿,殿中燃著燻香,靜悄悄的。

    孫江小聲詢問︰“陛下,公主在里頭(睡Shui)著呢,傳膳嗎?”

    宋驚瀾朝里走去︰“傳。”

    寢殿里一個人都沒有,林非鹿(睡Shui)覺時不喜歡有人守著。寬大的簾帳自頂垂落到地面,逶迤鋪開,安靜的殿內只有她清淺的呼吸聲。

    宋驚瀾緩步走近,一根手指撩開了簾帳。

    (床chuang)上的少(女nu)側身而躺,面朝外面,(睡Shui)得正香。應該是嫌熱,她沒蓋被子,只穿了件單衣,領口扯得有些松,隱約(露)出白皙的鎖骨。

    墨發鋪了一床,他眯了下眼,松開手指,那簾帳便又垂下,將他和(床chuang)上的少(女nu)全然擋住。

    林非鹿不知道自己(睡Shui)了多久,半夢半醒抻手的時候,(摸Mo)到一個(胸xiong)膛。

    她眼楮還閉著,手指遲疑地往上(摸Mo)一(摸Mo),又往下(摸Mo)一(摸Mo),(摸Mo)到他小腹的位置時,被一只手捏住了手腕。睜眼時,就看見宋驚瀾側躺在自己身邊,手肘撐著頭,唇邊笑意融融。

    林非鹿往前一蹭,臉貼著他(胸xiong)口蹭了蹭,困蔫蔫問︰“你在做什麼?”

    他嗓音含笑︰“在看公主(睡Shui)覺。”

    她有點不好意思︰“(睡Shui)覺有什麼好看的,我(睡Shui)相又不好。”

    宋驚瀾笑了一聲,握著她手腕摟住自己的腰,低頭親了親她亂糟糟的額頭︰“起來用膳吧。”

    她順勢埋進他懷里,“不餓。”頓了頓又說,“我今天去見太後了,她還送了我一只冰玉鐲呢。”

    宋驚瀾很喜歡她的主動親近,手掌撫著她後腦勺,手指(插cha)進她發間,鼻尖溢出的嗓音透著幾分慵懶︰“嗯。”

    林非鹿抬了下頭,只能看見他精致的下頜,“你不喜歡她嗎?”

    他呼吸平緩,連聲音也沒有起伏︰“談不上喜歡,也談不上厭惡。只要她不逾越,我也不會動她。”

    林非鹿有一會兒沒說話。

    宋驚瀾低下頭,手指輕輕捏了下她的後頸,緩緩問︰“公主討厭這樣的我嗎?”

    弒父(殺sha)兄,冷落生母,他所有的行為都跟這個重孝重仁的時代不符。將來史書上,勢必也會留下這一筆污點,謂之暴君。

    可他不在乎那些,他只在乎懷里的少(女nu)會怎麼想。

    林非鹿微微往後仰,抬起頭用鼻尖蹭了蹭他下巴,像安撫,又像心疼,在他的凝視下輕聲說︰“我們小宋,以前一定過得很辛苦吧。”

    一定過得很辛苦吧。

    不管是在宋國,還是在大林。

    宋驚瀾下垂的睫毛輕輕顫了一下。

    然後低頭(吻wen)住看著自己的那雙眼楮。

    他動作好溫柔,一下又一下地輕觸,像怕(吻wen)碎了一樣,從眼楮(吻wen)到鼻尖,又含住她的唇。

    他這一生的溫柔,全都給了她一個人。

    林非鹿閉著眼回應他的(吻wen),感覺到側躺在旁邊的人漸漸傾壓下來。他手掌往下,撫過她後頸,撫過她背心,撫上腰窩時,手指一扯,拉開了她束衣的腰帶。

    她本就只穿了件單衣,腰帶一松,寬大的衣衫就朝兩側滑落,一覽無遺。

    林非鹿被他外衫冰了一下,大腦清醒了一點,微微睜開眼,手還摟著他脖子,嗓音有些喘息︰“現……現在嗎?”

    宋驚瀾動作一頓,半晌,唇緩緩離開她身前,又伸手替她把滑落的衣衫蓋了上來。

    林非鹿眨了眨眼楮。

    他無奈地笑了一下,手指拂了拂她額前碎發︰“起來用膳吧。”

    林非鹿覺得這個男人的克制力真是絕了。

    宋驚瀾撐直手臂,微一抬身正要離開,腰帶突然被身下的少(女nu)用一根縴細的手指(勾gou)住了。

    她眼尾一絲紅,平日軟甜的聲音此刻故意壓下來,似笑非笑,一字一頓像是(勾gou)引︰“陛下,真的不要嗎?”

    宋驚瀾沒說話,垂眸直(勾gou)(勾gou)看著她。那眼神無比攝人,深幽眸子里絲毫不掩自己炙熱的欲.念。

    林非鹿一下就慫了。

    不笑了,也不故意壓著嗓子說話了,飛快地收回手指,老實巴交說︰“用膳吧,我餓了。”

    好半天,他才笑了一聲,慢悠悠坐起來,撿起那根被自己扯下來的腰帶,把人從(床chuang)上抱起來後,低頭專注地替她系在腰間。

    她這時候才知道害羞了。

    宋驚瀾系完腰帶,抬頭一看少(女nu)紅撲撲的臉,挑唇笑了下。

    他傾身親了親她唇角,溫柔嗓音帶一絲啞︰“公主,不要(勾gou)引孤。”

    林非鹿小聲說︰“也不知道誰(勾gou)引誰。”

    他笑起來,揉揉她亂糟糟的腦袋︰“乖一點,我想給公主一個完整的大婚。”

    外頭傳的膳已經涼了。

    見陛下拉著公主出來,孫江才又喚人重新傳膳。

    正吃著飯,司天監的人便來回稟,說大婚吉日已經擇定,就定在下月初七。

    林非鹿一听只有一個月的時間,還有點擔心會不會來不及準備。她最近也查閱典籍了解了一下,知道帝後婚禮的流程十分繁復,而且還要在婚禮上冊封皇後,就更復雜了,各個步驟都耗時耗力。

    卻听宋驚瀾有些不悅道︰“下月?”

    司天監的官員滿頭大汗,欲哭無淚︰“回陛下,這已經是下官們卜出來的最近的吉日了。”

    他這才揮了下手︰“行了,去準備吧。”

    官員忙不迭退下。

    吉日已定,宮中自然就開始忙起來了。

    大婚之日百官參見,上拜黃天,下祭高祖,穿衣打扮也有講究。制衣局的宮人給林非鹿量了尺碼,便開始趕制大婚鳳袍。

    林非鹿除了配合宮人量了個三圍,好像就沒她什麼事了。

    每天就吃吃喝喝耍耍,偶爾大膽地(勾gou)引一下陛下,撩起火了又不負責地跑掉。

    不過這畢竟是她第一次結婚,心里有些緊張又有些期待。

    她偷偷搞了一個日歷,過一天就撕一張,知了的叫聲布滿樹梢時,日歷也終于撕到了最後一張。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