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96章 【96】

第96章 【96】



    眾目睽睽之下, 林非鹿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抱了一下就從他懷里掙(脫tuo)開了。

    宋驚瀾把她拉到旁邊坐下, 才又拿起筆繼續批那本沒批完的奏折,听到她問︰“你怎麼知道我要來?”

    他還執筆在回折子,沒有抬頭, 只笑著說︰“猜的。”

    林非鹿見他還在忙也就沒打擾了, 坐在軟榻上好奇地左看右看, 一轉頭就看見站在旁邊的清秀小侍衛。她愣了愣, 驚訝道︰“天冬?!”

    天冬臉(色)潮紅, 難掩激動︰“五公主!”

    再見熟人,她倒是很高興,走過去打量他一圈, “天冬你長高啦, 我差點沒認出來。”

    天冬羞澀又高興︰“多年未見, 公主也長高了許多。”

    兩人聊了幾句,林非鹿突然想到什麼, 有些驚恐地朝他下方掃了一眼, “天冬你現在不會……”

    天冬見她眼神掃過來, 臉上頓時一個爆紅,連連搖頭, 話都說不順了︰“屬下……屬下沒有!屬下只是陛下的貼身護衛!”

    旁邊宋驚瀾批完那本奏折,擱了毛筆, 笑著伸手把人拉回來︰“別逗他了。”

    林非鹿往案桌上瞄了兩眼︰“你忙完啦?”

    他按了下眉心︰“堆了太多折子, 恐怕要看到晚上。餓了嗎?我叫人先傳膳。”

    林非鹿搖頭︰“不餓, 我等你一起吃。”她抬手(摸Mo)了(摸Mo)自己的發髻,笑眯眯問︰“好看嗎?”

    他早就注意到她今日的新發型了,笑著點頭,“好看。”

    她指了指候在下面的听春︰“是听春給我梳的哦。”

    宋驚瀾順著她手指往下看了一眼,笑意溫和︰“賞。”

    听春一抖,立刻跪下領賞︰“多謝陛下賞賜。”

    她跟拾夏兩個人今天受到了極大的沖擊和驚嚇,到現在還有點沒緩過神來,突然又得了賞賜,心中更是萬分復雜了。還跪著,就听見永安公主說︰“你這里好氣派好漂亮啊。”

    她們听到陛下溫柔地笑了一聲︰“喜歡這里?那以後就住過來吧。”

    兩人震動之余,心中都同時冒出一個念頭︰今後這宮中的日子,怕是要變了。

    臨安殿作為皇帝起居理政的正殿,比永安宮還要大一倍,也更氣派恢弘。林非鹿趁著宋驚瀾批閱奏折期間,讓天冬帶著里里外外參觀了一遍,還撲到龍(床chuang)上滾了一圈,把跟著的春夏兩人嚇了個心驚膽戰。

    參觀完回到前殿時,就發現批改奏折的案桌邊又搭了一張小桌子,上面已經擺滿了點心水果和酥茶。

    林非鹿一眼就看到里面有芙蓉流沙糕、溏心桃花酥,都是她以前喜歡吃,還拿去翠竹居給他吃過的點心。

    她自覺地坐過去,拎了塊糕點塞進嘴里,一邊吃一邊看他執筆垂眸批閱折子的模樣。

    接親這一路他都穿著常服,此時換上了玄(色)龍袍,帝王氣息冷銳逼人,不說不笑的時候,看上去的確還蠻嚇人的。不過嚇人歸嚇人,帥也是真的帥,林非鹿一邊吃一邊欣賞帥哥,覺得自己胃口都好了很多。

    還要吃第五塊點心的時候,宋驚瀾拿著折子轉頭看過來,語氣像哄小孩子一樣︰“糕點吃多了容易腹脹,晚些還要用膳,喜歡的話明日再吃,嗯?”

    林非鹿喝了口酥茶潤嗓子,拍了拍好像是有點哽的(胸xiong)脯︰“好吧。”

    宋驚瀾便叫人把糕點都撤下去,案桌上又重新擺上了她愛看的話本和戲文,還有一些彈珠九連環之類的,都是她以前愛拿到翠竹居跟他玩的小玩意兒。

    林非鹿趴在案桌上彈了下彈珠,偏頭跟他說︰“幼稚!”

    宋驚瀾搖頭笑了下,批完最後一筆,伸手拿過另一本折子。

    宋國的經濟一直都挺繁榮的,經濟產業帶動文化產業,是以這邊的話本戲文詩詞歌賦也十分鼎盛。這些民間傳奇話本也不知他是從哪淘來的,一個比一個傳奇,林非鹿起先還有一下沒一下地翻著,後來就完全被小說吸引,津津有味地看起來了。

    殿內一時十分安靜,只有書頁翻動的聲響。

    林非鹿起先坐在軟塌上,坐久了不舒服,又在榻上躺了躺,最後還把宋驚瀾的腿當枕頭靠了一會兒,最後又拿了張墊子坐到地上去,趴在案桌上看。

    底下候著的宮人們除了天冬外,都被永安公主這一頓(操cao)作嚇得時時吸氣,戰戰兢兢,惶恐不安。最後卻發現屁事沒有,陛下怡然自得批著奏折,時而轉頭看她一眼,眼里的笑意就沒散過。

    臨近傍晚時,通傳太監一路小跑進來,跪在玉屏前恭聲道︰“陛下,中書侍郎和禮部尚書應召求見。”

    宋驚瀾仍在看奏折,淡聲說︰“宣。”

    林非鹿這才從傳奇小說中醒過神來,轉頭小聲說︰“那我去後面啦。”

    皇帝議政旁人自要回避,她正要起身,就听見宋驚瀾溫聲說︰“不用。”

    林非鹿有點遲疑︰“不太好吧……”

    他笑了下︰“小事而已,無妨。”

    林非鹿心道,我信了你小宋的邪。你哪次不是這麼說的?哪次跟你說的一樣了?

    不過他既然這麼說了,她正看到精彩處,也懶得挪位置,便繼續趴下去看小說了。

    沒多會兒便有兩人穿著朝服躬身走進來,行禮之後,兩人一抬頭看見坐在前方的少(女nu),登時都驚住了。

    林非鹿就是不抬頭也能感受到那兩道驚詫視線,知道自己又被小漂亮忽悠了。她把腦袋往下埋了埋,就差埋進書里,盡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宋驚瀾的淡聲拉回兩人的神思︰“召兩位卿家前來,是有關冊封皇後和孤的大婚一事,交由你二人去辦理。”

    他揮了下手指,天冬立刻得令,接過他早擬好的聖旨拿下去遞給兩位大臣。

    可憐兩人還沒從上一個驚詫中回過神來,就又被這一個消息給震驚到天靈蓋發麻了。

    朝臣向來不止關心國家大事,還關心陛下的子嗣問題。陛下登基數年,卻從不納妃,也不踏足後宮一步,講道理,他們這些朝臣私底下為此擔憂很久了。

    陛下年輕有為,能文善武,宋國在他的治理下蒸蒸日上,大家當然希望這種繁榮能繼續下去,陛下能早日誕下皇子立下儲君。可現在別說皇子,妃子都沒一個,著實令人著急。

    但他們又不敢提,畢竟陛下實在不是什麼納諫如流的仁君,他們一邊臣服,一邊畏懼,可謂痛並快樂著。

    此時突听他要冊封皇後,簡直心神震蕩,喜意還未流(露),接過聖旨一看,看到上面寫的居然是要冊封永安公主為皇後,兩人又迎來了第三次驚嚇。

    宋驚瀾絲毫不在意下面兩人變幻莫測的神情,一邊批奏折一邊淡聲道︰“讓司天監的人擇好吉日,各個環節不可疏漏,安排妥當再來回稟。”

    中書侍郎和禮部尚書將那封聖旨翻來覆去看了兩遍,又看了看坐在陛下旁邊那名少(女nu)。

    今晨得知那位和親的永安公主入宮了,難道便是此女?

    君臣議政卻不回避,如今陛下竟還想立她為後,這大林哪送的是和親公主,分明是送了一個紅顏禍水禍國妖姬過來,媚惑主上,想趁機搞垮我們大宋!!!

    禮部尚書白胡子一顫,立刻下跪道︰“陛下,冊封皇後乃是大事,事關大宋基業,還請陛下三思啊!”

    中書侍郎雖未說話,也跟著跪下了。

    宋驚瀾執筆的手頓了一下,終于抬眼朝下看來。

    兩人接收到陛下幽冷的目光,心中均是一顫,正想說什麼,就見他(勾gou)著唇角緩聲問︰“孤是在跟你們商量嗎?”

    他分明是笑著,可語氣里一點溫度也沒有,兩人冷汗涔涔,在他陰冷注視之下竟再說不出一個勸誡的字來。

    過了會兒,宋驚瀾笑了一聲,收回視線繼續批閱奏折,聲音也听不出半分怒意,反而顯出幾分愉悅︰“此事交由兩位卿家,孤很放心,下去吧。”

    兩位大臣拿著聖旨又是一拜,忙不迭退出正殿。

    在一旁默不作聲假裝看小說實則豎起耳朵的林非鹿︰有……有被帥到!!!

    她果然拿了紅顏禍水的劇本呢!

    剛才因為禮部尚書惹惱陛下而噤若寒蟬的宮人們此刻心神同樣震蕩。後宮多年未封妃,一來就直接立後,立的還是聯姻的公主,簡直顛覆他們的認知。

    春夏二人偷偷對視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震動和驚喜。

    原來公主真的沒有騙她們!

    陛下真的對她很好!好到令人難以置信!

    她們今後就是皇後娘娘身邊的人了,與有榮焉,豈能不開心。

    一直到夜(色)降臨,宋驚瀾才終于批完奏折,傳了膳來臨安殿。飯菜上桌,果然又都是她愛吃的菜,林非鹿吃多了點心還沒餓,一樣嘗了一點就放筷子了。

    伺候他們用膳的宮人見陛下又是夾菜又是舀湯的,短短一下午時間,居然已經有種見怪不怪的錯覺。

    吃過晚飯,林非鹿就抱著自己沒看完的小說溜回永安宮了。滾龍床什麼的,她感覺自己還沒做好準備,且先苟住。

    本來以為宋驚瀾不會讓她走,畢竟他這一路上下其手該(摸Mo)的都(摸Mo)完了。但看她偷溜的模樣,他只是笑了一下,交代她晚上要好好休息,就沒再多說什麼。

    林非鹿來到宋國的第一晚(睡Shui)得很好,可能是因為跟明宮一樣的環境帶給了她熟悉的安心。只是翌日起床後听拾夏說,昨夜凌晨陛下來了一次,詢問公主(睡Shui)得是否安好。

    得知她已經熟(睡Shui),才又離開了。

    禮部和中書省已經開始準備皇後冊封大典和帝後大婚儀式,僅僅一日時間,陛下迎娶永安公主為後的消息就傳遍整個臨城。

    住在重華殿中的太後听聞此事,驚得摔碎了碗碟。

    半晌,人過中年卻不減美貌的太後沉聲吩咐宮人︰“傳哀家懿旨,宣永安公主來見。”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