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95章 【95】

第95章 【95】



    當皇帝的自制力就是不一樣。

    林非鹿癱了一會兒, 借著他手臂的力慢騰騰坐起來。宋驚瀾看她發絲散亂眸光漣漣的模樣, 眼底幽光更深,卻什麼也沒做, 只是手指輕柔拂過她發間,替她理了理散亂的長發。

    林非鹿跪坐在地毯上, 裙衣散了一地,又開始發嗲︰“嘴巴都被你咬痛了!”

    他替她理好長發, 彎下腰輕輕地(吻wen)了一下她的唇,帶著安撫的溫柔︰“抱歉。”

    她叉著腰一副作威作福的模樣︰“罰你回宮之前都不準親我了!”

    宋驚瀾眸(色)凝了一下, 好半天才慢悠悠說︰“公主听過宜疏不宜堵嗎?”

    林非鹿︰“…………”

    然後這一路她嘴巴就沒好過。

    初夏之日, 接親使團到達臨城。滿城百姓圍觀,渴望一睹永安公主天顏, 但車架緊閉,接親隊伍從鏤雕龍鳳天馬的正門進入,一路將永安公主送入皇宮。

    宮中一應事務早已安排妥當,林非鹿住的宮殿是幾年前宋驚瀾下旨重新翻修過的, 靠近他的臨安殿,後來他又親賜了“永安宮”的牌匾, 這幾年一直空著, 如今終于迎來了它的主人。

    在大林的時候, 馬車是不能隨意在宮中行走的。林非鹿不知道是宋國沒這規矩, 還是小漂亮對她的又一次縱容, 反正她一直坐到永安宮門前, 搖晃的車架才終于停下。

    車馬入宮之後, 使者團就已經散了,現在外頭只有四個伺候的宮女和駕車的宮人,以及後面跟著的她從大林帶過來的人。

    宮殿前已經跪了一群分配到永安宮伺候的宮女太監,車馬停下之後,便一齊恭聲道︰“奴婢/奴才恭迎公主殿下。”

    她還沒冊封成婚,自然就還是稱呼之前的身份。

    這些人應該不知道車內還坐著他們的陛下吧?

    林非鹿戳戳旁邊神定氣閑的人︰“你要跟著我一起下去嗎?不會嚇到別人吧?”

    宋驚瀾笑了下,握住她的手︰“不會,走吧。”

    松雨在外頭撩開了寬大的車簾,林非鹿被他牽著走下馬車後,先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後才對跪在前面的宮人們說︰“都起來吧。”

    眾人應是,這才依次起身。正各自(露)出自己最恭敬的笑容朝這位遠道而來的公主看過去時,就看見了站在公主旁邊的陛下。

    宮人們︰“?”

    啊,裂開了!!!

    然後林非鹿就看到面前這些宮人笑容僵在了臉上,冷汗涔涔瑟瑟發抖地垂下了腦袋。

    她轉頭瞪了宋驚瀾一眼。

    你還說你不會嚇到他們!

    始作俑者毫無自覺,牽著她朝里走去︰“看看喜不喜歡這里。”

    林非鹿一下來就看見“永安宮”三個字了,心里甜蜜蜜的,知道他肯定會把她的住處安置得特別好。但千想萬想,實在沒想到踏進殿門之後,入目的景象會令她驚詫到說不出話來。

    這不是明宮嗎???

    一草一木,一磚一瓦,她的花田,花田旁邊的動物居舍,連院中那顆石榴樹都一模一樣。

    但細看,又有不同。

    因為一切都是新的,比起明宮更加的精致華麗。

    她一下轉過頭看向身邊的人。

    宋驚瀾眉目含笑,溫聲問她︰“喜歡嗎?”

    她心里說不上什麼感覺,就感覺又酸又甜。她明明沒有遠嫁的鄉愁,現在被他這麼一搞,反倒生出幾分心酸來。

    她翁著聲音問︰“什麼時候修的?”

    宋驚瀾說︰“我登基的那一年。”

    林非鹿不可思議︰“你那時候就知道我會嫁過來嗎!”

    他笑了下,牽著她朝內走去︰“是我從那時候就想娶你了。”

    盡管他們已經很親密,可每次他說這種話的時候,林非鹿還是會忍不住臉紅。

    不過進入主殿之後,里頭就跟明宮不一樣了,一切規格都是按照皇後的位份來布置的,華麗無比。穿過主殿,還有後殿,這後面就完完全全是宋國的建築風格了,整體要比明宮要大很多。

    外頭傳來松雨的失聲驚呼。

    林非鹿已經平復下心情,把他往外推推︰“離宮這麼久,你先回去處理政事吧,我自己熟悉一下就好啦。”

    宋驚瀾抬手(摸Mo)(摸Mo)她腦袋︰“好,你休息一會兒,晚上等我過來用膳。”

    她連連點頭。

    宋驚瀾一走,永安宮的氣氛才終于沒那麼凝重了。

    這些被分配到永安宮伺候公主的宮人都是陛下親自挑的,勤快機靈心眼少,都是宮里的老人。他們何時見過陛下對誰這樣和顏悅(色)過,受到的驚嚇絲毫不比當初的接親團小。

    不過沒人敢多問,他們在這森然宮中早已養成了少說少看少問的習慣,林非鹿逛了一圈出來,看著這些低眉順眼的宮人,還覺得他們怪沒活力的。

    她這次從大林帶了不少東西過來,包括她養了很久的小動物。松雨震驚之後,就開始領著宮人高高興興歸置東西了。

    林非鹿在宮人的服侍下泡了個熱水澡,爬上柔軟的大床(睡Shui)了兩個時辰,才恢復了精神頭。

    給她梳洗打扮的兩個宮女年歲都比她大,(性xing)格十分沉穩,一個叫听春,一個叫拾夏。她雖然跟松雨更親近,但這里畢竟是宋國,還是需要兩個本地人才能更快的入鄉隨俗。

    林非鹿隨口問了兩句生活起居方面的問題,發現完全不用自己(操cao)心,宋驚瀾連私廚都給她備好了。

    听春手巧,給她梳了一個她以前沒見過的發髻,笑著說︰“公主真是奴婢見過最美的女子了。”

    林非鹿左看看右看看,也覺得很滿意,等梳妝完便興致沖沖道︰“帶我出去逛一逛吧。”

    都說宋國皇宮攬盡天下富麗絕(色),猶如人間天堂,她早就想見識一番了。

    听春和拾夏躬身應是,陪著她走出永安宮,一邊介紹一邊帶她熟悉各處宮殿。

    她也算是在皇宮長大的,眼界和見識都不低,但見了這宋國的皇宮,才明白之前那位君王為何會荒淫政事沉迷享樂了。

    當真是應了杜牧那句“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檐牙高啄”,四處望去花團錦簇如雲,瓦以玉砌,牆以金瓖,像是神仙住的地方,眼楮都不夠看的。

    宋驚瀾還是人嗎?

    住這麼漂亮的人間宮闕,居然還能不沉迷享樂專心政事?!

    克制力實在令人欽佩!

    她流連忘返,听拾夏介紹道︰“公主的永安宮和陛下的臨安殿挨得最近,穿過這條路就到了。永安宮和臨安殿位處正宮,其他各處宮殿如今大多都空著呢。”

    林非鹿想了想問道︰“太後呢?”

    她從來沒听宋驚瀾提起過他這位母妃,但能坐到太後這個位置,想必也不是常人。婆媳(關guan)系自古都是大難題,她還得先了解下太後的情況,才方便以後針對(性xing)攻略。

    拾夏听她問起,恭聲回道︰“太後娘娘住在重華殿,不屬于正宮區域。”她放低了聲音,繼續道︰“宮中的美人們也都住在重華殿附近,平日從不踏足正宮,公主可是獨一個呢。”

    林非鹿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既然都到這來了,那就去臨安殿看看吧。”

    听春和拾夏的臉(色)瞬間驚恐起來,趕緊道︰“公主不可!臨安殿是陛下平日理政休息的地方,不得傳召,不可前往!”

    拾夏心有余悸道︰“公主有所不知,前些年,有位美人自作主張提著自己親手做的點心前往臨安殿求見陛下,人都未進殿,就被陛下叫人拖下去關進內刑司了。沒幾日,那美人就……”

    兩人都是宮中的老人,是看著宮中的氣氛是如何一步一步變成如今這副噤如寒蟬的模樣的。

    公主初來乍到,不知道陛下(性xing)情有多乖張,她們做奴婢的,自然是要警醒。

    林非鹿嘶了一聲︰“那麼可怕啊?”

    听春和拾夏忙不迭點頭,聲音都不敢大了︰“公主,我們還是先回去吧。天(色)也不早了,明日奴婢們再陪您逛。”

    林非鹿彎眼一笑︰“不,我就要去臨安殿。”

    听春和拾夏臉都白了,連連懇求,林非鹿一邊走一邊安撫道︰“放心啦,陛下對我很好的,不會有事的。”

    兩人哪里敢信。

    對你再好,那也是在規矩之內啊!你若是壞了規矩,陛下(殺sha)起人來不手軟的啊!

    可任由她們怎麼說,這位頭鐵的公主都不听勸,一路走到臨安殿前的台階,听春和拾夏已經臉(色)灰白,徹底認命了。

    林非鹿還特別關切地說︰“你們若是怕,就在這下面等著吧。”

    她們被賜到永安宮,就是公主的人,這種時候哪能因為貪生怕死拋下主子?兩人對視一眼,都顫抖著跟著她走上台階,朝著殿門而去。

    這臨安殿恢弘大氣,門口站著兩名侍衛,門內候著一名通傳太監,听春壯著膽子走上前去︰“洪公公,我們公主求見陛下,麻煩通傳一聲。”

    那洪公公一听,趕緊笑著迎出來︰“奴才參見公主殿下,公主可算來了,陛下可吩咐好久了,快進去吧。”

    听春和拾夏愣了愣,林非鹿已經跨過殿門走進去了。

    殿門之後就是一段高闊的長廊,長廊兩側每隔幾步就站著一名侍衛,任由她經過打量也目不斜視。穿過長廊,入目便是一座十分巨大的玉質雲屏,鏤空雕刻,美又華麗。

    繞過玉屏,才是正殿。

    跨入正殿,低頭不語瑟瑟發抖跟在公主身後的听春和拾夏就听見公主開心地說了一句︰“我來啦。”

    兩人心里七上八下的,斗膽抬眼朝前看了看。

    就看見公主提著裙擺朝坐在軟榻上批閱奏折的陛下跑了過去。

    陛下手里還拿著筆呢,一手摟住她,一手將筆擱到硯台邊,然後笑盈盈地把人抱到了懷里。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