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90章 【90】

第90章 【90】



    林帝是三日之後轉醒的,可惜僅僅只是醒來, 連起身都做不到。

    太醫說的沒錯, 經年累積的寒毒已經侵入他五髒六腑, 他這些年來的活力都是靠透支生命為代價, 至如今, 已然藥石無醫了。太醫開的藥他喝進去之後又吐了很多, 哪怕殿中燃著雄雄火爐,照顧他的人被熱得大汗淋灕, 他還是喊著冷。

    宮中已開始準備國喪。

    林傾根本顧不上父皇的病, 也沒心情難受。宋國密探再次來信, 雍國皇子已經面見過宋帝,雖不知兩人說了些什麼, 但那皇子回去的時候神(色)愉悅, 之後宋帝又宣召了國舅容衍和跟隨宋帝東征西討的威武將軍進宮, 可見是要有所動作了。

    大林的使臣還在趕往宋國都城臨城,按照這個形勢,恐怕還不等他們趕到, 宋軍和雍軍就要聯手壓境了。

    大林一時人心惶惶, 在外執行軍務的奚行疆也接到旨意趕回京中, 然後率領調配的三萬兵馬趕往邊疆,等候命令。

    就在雍國等候結盟答復, 大林嚴陣以待的時候, 宋驚瀾親率十萬兵馬御駕親征, 前往宋林兩國淮河交界處。

    還在使館安心等宋帝回復的雍國皇子听聞這個消息都驚呆了。

    我人還在這等著呢, 你就去了???那你這到底是結盟還是不結盟啊?

    宋驚瀾親征,大宋便暫時由國舅容衍監國,雍國皇子不等鴻臚寺的官員通傳,直接領著人去了國舅府要說法。

    容衍剛從宮中出來,一下馬車便看見氣勢洶洶的雍國皇子。

    容家基因好,一家子都是美人兒。容衍雖人過中年,但難掩風流之態,一雙漂亮的狐狸眼看人時略顯輕佻,眯眼笑起來時好像藏了無數個壞心思。

    被沒禮貌的雍國皇子攔住去路,他也不惱,只風度翩翩笑著問︰“三皇子,何事讓你動這麼大的怒?”

    雍國皇子都氣死了︰“你還好意思問?你們的皇帝到底是什麼意思?”

    容衍十分誠懇︰“你也看到了,情況呢就是這麼個情況,什麼意思三皇子可自行領會。”

    雍國皇子︰“???”

    來之前就听聞中原人愛打啞謎,說話不直爽,尤其喜歡拐彎抹角,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這狡猾的宋帝不等和自己簽訂盟約,便帶著兵馬前去打仗,擺明了是想獨佔先機吞並大林,搶奪他們籌謀多年的勝利果實!雍國皇子哪里還敢再等,從國舅府離開便直接帶著隨行的人離開臨城,快馬加鞭趕回雍國,爭奪戰機。

    幾日之後,宋驚瀾帶兵親征,抵達淮河南岸的消息傳回大林京中。

    所有人都在此刻清晰地認識到,要打仗了。

    林傾這段時間日日議政,半分不敢松懈,連覺都不敢(睡Shui)熟了。

    半夜突听殿外一串急促的腳步聲,不等宮人來喊,他自己便瞬間驚醒了,猛地翻身坐起,沉聲問小跑進來的宮人︰“可是宋軍出兵了?”

    那宮人撲通一下跪在床前,吊著嗓子哭道︰“太子殿下,陛下駕崩了。”

    與其同時,宮中傳出七聲喪鐘。

    用湯藥吊了這麼一段時間命的林帝終于在這個深夜去了。

    林傾眼前一陣黑暈。

    偏偏是這個時候。

    盡管早有準備,可林帝的駕崩還是給本就人心惶惶的京中帶來了沉重的陰郁,已有不少人收拾包袱連夜逃京。可又能逃到哪里去呢,一旦雍國和宋國聯手進攻,大林的每一片土地都將布滿烽煙戰火。

    翌日一早,百官披麻,林傾登基。

    先皇的喪事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可任何人都沒時間悲痛。畢竟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宋雍兩國很快就要打過來了,當務之急,是如何調集全國兵力抵御兩國的進攻。

    大林幾百年的基業能不能在林傾手中守住,就看這一仗了。

    ……

    淮河以北,鎮國將軍奚洵率七萬兵馬扎營淮河岸,與一河之隔的十萬宋軍遙遙相望。兩軍對峙多日,誰也沒有異動。宋軍那頭因是宋帝親征,士氣高漲,每日士兵(操cao)練的喊聲直上雲霄。

    而林軍這邊,因先皇駕崩新帝繼位,又听雍國整軍準備出征的消息,都知道即將面臨的是背水一戰,氣氛相當凝重。每個人都捏緊了自己手中的武器,做好了死戰的準備。

    這一日,嚴陣以待的林軍們突見對岸宋軍揚起了一面藍旗。

    在這里,藍旗意味著談判。

    傳令兵立刻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正在帳中跟手下將士研究輿圖的奚洵。

    “談判?”多年征戰沙場的中年男子面儀威嚴,聲音也透出常年練兵的暗啞厚重︰“確定消息無誤?”

    傳令兵道︰“確實是藍旗無誤!”

    周圍將士頓時面面相覷,奚洵身邊的副將沉吟道︰“都這個時候了,他們搞談判,是想談什麼?”

    奚洵略一沉思,當即大步朝外走去︰“談一談就知道了。”

    來到淮河岸邊時,卻見河中心已經停著一艘船。

    船板上站著一名身穿玄甲身形高挑的男子,因隔著一段距離,看不清他的模樣,只看見他肩上的猩紅披風被河風吹得飛揚,笑吟吟的聲音穿過淮河岸︰“奚將軍,久仰大名,今日孤有幸一見,名不虛傳。”

    竟是那宋帝!

    隔著江水之聲,他的聲音卻無比清晰飄過河面傳進岸邊的林軍耳中,副將低聲道︰“听聞這宋帝武功高(強qiang),內力深厚,果然如此。”

    奚洵沉沉看著河中心船上的身影,以及船後岸邊黑壓壓的宋軍,提足內力沉聲道︰“宋帝有何指教,還請直言。”

    宋驚瀾揚手朝後指了一下,笑問︰“奚將軍可看到孤身後這十萬大軍?”

    奚洵回道︰“奚某還未至老眼昏花,尚有一戰之力!”

    宋驚瀾悠悠道︰“奚將軍誤會了,孤領這十萬人馬,不是來跟你打仗的。”他頓了頓,含笑的嗓音不緊不慢地飄進岸邊大林每一個將士耳中︰“孤是來提親的。”

    奚洵一時之間以為自己真的老眼昏花听錯了。

    他轉頭看了眼周圍將士,大家果然都一副迷茫又震驚的神情,唯有跟在他身邊的奚行疆猛地瞪大了眼,臉上浮現出一抹不可置信。

    淮河兩岸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寂靜。

    奚洵好半天才重新提足內力,沉聲問︰“宋帝所言何意?”

    船板上的男子笑了下,遠遠朝他一拱手︰“奚將軍,回去告訴你們陛下,孤只要永安公主。”

    淮河兩岸的蘆葦被風卷起漫天的白(色)蘆花,飄飄灑灑落滿了水面。

    奚洵還未做出反應,他身邊的奚行疆低吼了一句髒話,拔劍就沖了出去。

    奚洵一愣,頓時喝道︰“行疆!住手!”

    奚行疆哪里會听,身形一掠就要往河中心去,奚洵喝道︰“攔住他!”

    河岸幾名暗哨猛地飛身上前將奚行疆按住,見他還想掙扎,奚洵大步走過去,兩招奪過他手中劍,怒斥道︰“胡鬧!”

    奚行疆睚眥目裂,眼球瞪得血紅,吼道︰“我要(殺sha)了他!!!”

    奚洵面(色)沉怒︰“把他給我押下去,看好!”

    奚行疆牙關緊咬,眼眶紅得幾乎滴出血來,可看著父親沉重的神情,卻再說不出一句話。

    等解決完自己這頭的動靜,奚洵才深吸一口氣再次看向船上的年輕男子。一國之君豈有戲言,他搖了藍旗要求談判,又孤身上船,做了這麼多鋪墊若只是為了開一句玩笑,那這宋帝未免也太可笑了。

    奚洵本就疑惑為何宋軍陳兵卻不出戰,此刻才漸漸想明白這其中的意圖。

    他略一思忖,便吩咐道︰“開船來,我要上船與他細談。”

    副將擔憂道︰“將軍,恐有埋伏。”

    奚洵沉聲︰“他都不怕,我有何懼。”

    很快有士兵開了一艘小船過來,奚洵獨身一人上船,等靠近河中心那艘船時,才身形一掠飛上了船板。

    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位傳說中比狼還要凶狠的宋帝,免不了生出跟雍國皇子一樣的驚訝。只是他什麼都沒表(露),仍是威嚴的一張臉,沉聲問︰“奚某听聞,宋帝已與雍國締結盟約,今日之言又是何意?”

    宋驚瀾一笑,手朝後一招,候在旁邊的侍衛便將一封聖旨放到他手上。

    他將聖旨卷筒遞到奚洵面前,笑道︰“此乃孤親書盟約,願與大林永結為好,凡孤在位期間,宋林互通友好,共御外敵,永不交戰。”

    奚洵瞳孔微微放大,伸手拿過盟書一看。上面果然將一應條例寫得清楚明白,旁邊蓋著大宋的玉璽。

    奚洵久經沙場,見多識廣,此刻仍不免心中震動。他緩緩將聖旨卷起來,深深看了一眼眼前的年輕皇帝,沉聲道︰“此事奚某自會回稟陛下。”

    宋驚瀾微微一笑︰“靜候佳音。”

    奚洵略一抱拳,轉身飛下小船。

    幾日之後,邊疆軍情便隨著這封盟約傳至京都。

    林傾這段時間心力交瘁,听聞邊疆戰報傳來難免心神緊張,擔心有不好的消息。

    直到看到奚洵的信和這封盟約,他心中的擔憂全部化作了震驚,坐在高位上久久不能言語。伺候他的侍衛還以為是戰敗的軍情,正心驚膽戰,卻听他緩緩道︰“傳,永安公主。”

    林非鹿這段時間一直在守喪,膝蓋都跪到沒有知覺了,突听林傾傳召,心里隱約覺得可能是有什麼大事(發fa)生了。

    是戰敗嗎?

    是讓她帶著即將臨盆的皇後逃走嗎?

    她心情十分復雜地走進殿中,直到看完林傾交給她的那封信和盟書,林非鹿都有點沒反應過來。

    過了好久好久,她緩緩抬眼看向神情凝重的林傾,懷疑地指了下自己︰“永安公主?”

    林傾沉重地點了點頭。

    林非鹿︰“…………”

    等等,說好的替身劇本呢?怎麼突然換成了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昏君劇本啊?!




同類推薦︰ 菩珠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