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89章 【89】

第89章 【89】



    說是要在里面挑一挑,結果挑了一下午, 還是一個都沒挑出來。

    林景淵信誓旦旦地說︰“你只需告訴我那人是誰, 就是天上的神仙, 四哥也給你打暈了扛下來!”

    林非鹿︰“…………”

    最後她給硯心去信一封, 叫她好好幫自己挑一下如今江湖上年輕有為的少俠, 要好看的, 武功高的,白衣翩翩的。

    寄完信, 林非鹿覺得自己在經歷宮斗劇本、武俠劇本之後, 可能要開始走替身劇本了。

    真是令人頭禿。

    不知是不是上天有所預兆, 今年冬天的這場雪下得極大, 開春之後仍久久不見融化。

    低溫一直持續到四月, 往年這個時候,桃花都謝了,可今年京中的桃花卻因為這場雪壓只綻出了花骨朵。

    林帝近兩年來愈發怕冷, 養心殿四個角都燃著火爐,他還是覺得冷。太醫看過後說他這是因為寒毒侵骨,試探著勸了兩句讓他先把丹藥停了,還沒說幾句,就被林帝扔硯台砸了出來。

    林非鹿一到養心殿門外就看見捂著額頭的太醫,太醫見到她,先是行了一禮才嘆氣道︰“公主, 你還是勸勸陛下吧, 依靠丹藥維持的狀態不過是在透支(身shen)體, 這樣下去,藥石無醫啊。”

    林非鹿雖點頭應了,但其實知道林帝是听不進去勸的。

    哪怕他如今已經發現長期服用丹藥不妥了,可他一旦停下來,就會陷入更加虛弱的狀態,這就像鴉.片,根本戒不掉。

    進到殿內時,林帝正沉著臉在翻奏折,見她進來,臉(色)才緩和了一些。林非鹿沒提丹藥的事,把自己在宮外做的糕點拿出來,陪他一邊吃一邊聊天。

    父女倆正其樂融融,殿外突然傳來一串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鎧甲相撞的聲音,是一名將士步伐匆匆小跑進來,急聲道︰“陛下,密探急報!”

    密探就是大林安(插cha)在各國的(奸jian)細,為了避免身份暴(露),一般甚少傳消息出來。

    一旦有消息,就說明是大事。

    林帝將手中糕點一放,神情凝重地接過了急報。

    林非鹿也有點緊張,在一旁定定看著林帝拆開信封,隨著目光掃過字跡,他臉(色)越來越難看,到最後臉上竟然呈現出一種憤怒的慘白。

    林非鹿挨得近,听到林帝的呼吸聲急促地喘了兩下,正想開口詢問,卻見林帝突然捂住(胸xiong)口,眼楮一閉朝後倒了過去。

    殿中一時驚慌無比。

    林非鹿眼疾手快地保住林帝暈倒的身子,著急道︰“快去請太醫!”

    不等她吩咐,彭滿已經一路小跑出去了。

    太醫匆匆趕來的時候,林帝已經被扶著在軟塌上躺好了。只是人還沒醒,額頭虛汗不止,手腳冰涼。太醫看診的時候,宮人們也迅速通知了林傾和皇後。

    林傾一直注意著養心殿這邊的動靜,一听到消息立刻趕過來,詢問從內間退出來的太醫︰“父皇如何了?”

    太醫道︰“回殿下,陛下這是急火攻心所致,吃兩幅藥便能醒來,只是……”

    林傾怒道︰“不要吞吞吐吐!直接說!”

    太醫立刻道︰“只是陛下常年服用丹藥,寒毒入體,這次急火攻心導致血氣逆流,引發寒毒入侵四肢百骸乃至五髒六腑,就算醒來,恐怕也會一病不起了……”

    林傾身子晃了一下,看向旁邊捏著一封信沉默不語的林非鹿,“父皇為何會急火攻心?”

    林非鹿一言不發將那封戰報遞過來。

    林傾接過一看,臉(色)頓時凝重起來。

    密探傳來的急報上,言明雍國國君親派皇子出使宋國,傳信宋帝,提出聯宋攻林的建議。

    這不是雍國第一次向宋國提出結盟了,早在十多年之前,雍國就(干gan)過這事兒,只是當時宋國的反應是忙不迭將宋驚瀾送來大林當質子,以向大林表明態度。

    而這一次,接到這封國信的人是宋驚瀾。

    這個比狼還要凶狠的帝王,又會做出怎樣的抉擇呢?

    偏偏是他,是那個在大林水深火熱過了那麼多年的質子。

    林帝絲毫不懷疑他對大林的憎恨。

    雍國還真是賊心不死,非要與大林不死不休,一旦宋國答應,大林就將面臨腹背受敵的局面。宋國已不是當年的軟骨頭,兩國結盟,大林面臨的將是滅國之災,難怪林帝會在看到這封急報時氣得暈過去。

    密探既將消息傳出,此時雍國皇子可能已經見到宋帝了。事不宜遲,林傾立刻宣召朝臣進宮,林帝還昏迷著,他只能擔起身為儲君的責任,商議此事如何解決。

    宮內的氣氛一時緊張起來。

    林非鹿把那封急報翻來覆去看了很多遍,思考宋驚瀾答應雍國的可能(性xing)有多大。

    可思來想去,她發現自己不知道。

    他早不是當年在大林皇宮那個人畜無害的殿下了,她拿不準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比不比得上江山和權勢重要。

    林傾跟朝臣緊急議政的時候,她就一直陪在養心殿。

    最後朝臣一致商量出來的方案是立刻派遣使臣前往宋國,哪怕知道宋帝可能憎恨大林,也要從三國制衡上說通宋帝不可與雍國結盟的重要(性xing)。

    與此同時,傳信奚大將軍和各處軍防,朝中武將待命,隨時準備奔赴邊疆,以防宋國開戰。

    大林這邊緊急部署的同時,那一頭,雍國皇子果然已經到了宋國。

    雍國常居草原,馬背上的族群,極擅騎射,可因為雍山和淮河兩道天塹,他們一直無法拿下中原萬里沃土。如今來到宋國,所過之處土沃物豐,富饒昌盛,真是羨慕得眼楮都要滴血了。

    只是比起宋國,他們更覬覦的是大林。

    一來是地理位置,他們跟大林才是毗鄰之國,跟宋國隔得還是太遠了。

    二來是世仇累積,雍國是個非常記仇的族群,當年大林那一屠,血流三日不(干gan),成為他們心中永遠的仇恨,大林不滅,這個仇就永遠不會散。

    雍國皇子這次親自前往宋國,雍國的態度可以說十分真誠了。以他們對這位宋國新帝的了解,他根本沒有拒絕的理由。

    在他們看來,多年的質子生涯等同于囚禁。如今宋帝有機會一洗當年屈辱,攻破囚禁他的監牢,又怎麼會拒絕呢?

    雍國皇子就帶著這樣的信念興致勃勃來到宋國,並在鴻臚寺官員的接待下高高興興住了下來,就等宋帝傳召。

    沒想到這一住就是七日,宋帝好像把他們遺忘了一樣,宮中一點反應都沒有。

    雍國皇子坐不住了,又向接待他們的官員傳達了要見宋帝的意思。如此又過了三日,宮中才來了旨意,宣雍國皇子覲見。不過這段時間的冷落,已將雍國皇子之前十拿九穩的心態給搞崩了。

    早听聞歷代宋帝荒淫,皇宮十分奢華精麗,美人妃子多如雲,就連宮女都美得不要不要的,雍國皇子早就想見識一番,這一路進宮,自然四處打量。

    卻見這皇宮華麗歸華麗,好看也好看,但氣氛卻十分森然,行走的宮人無不低頭垂眸,小心翼翼,嚴謹又凝重,好像連呼吸聲都不敢大了。

    宮人將他和隨行侍衛引致一扇殿門外後便退下了,里頭傳來一道沉聲︰“宣,雍國皇子覲見。”

    雍國皇子跨過殿門,穿過一道長長的走廊,又穿過一扇門,繞過高聳的雲屏,才終于走近內殿,看見了傳聞中的宋帝。

    這一眼,倒是叫他驚訝無比。

    太年輕了。

    不僅年輕,還好看,若不是抬眸時眼中閃過的陰鷙戾(色),恐怕任誰看了都以為這只是一名翩翩公子。

    他一身黑(色)華服,衣袍之上金線繡龍紋,領袖處透出暗(色)的紅,就那麼隨意地坐在榻上,卻給人一種喘不上氣來的壓迫感。

    雍國皇子突然有點明白這宮里的氣氛是怎麼回事了。

    他按照使者的身份行了禮,說明來意,又遞上雍國國君親手所書的書信。宋驚瀾隨手一招,候在旁邊的天冬便走下來拿過信,又走回去交到他手上。

    宋驚瀾拆開信,掃了兩眼,似笑非笑地看過來︰“你們與孤結盟的誠意是什麼?”

    雍國皇子一听,這是有戲啊,立刻道︰“陛下,我有一皇妹,是我們雍國的草原明珠,願將此顆明珠送給陛下,永結秦晉之好。”

    宋驚瀾挑了下眉,將信扔在案幾上,朝後靠了靠︰“可惜了。”

    雍國皇子頓時有些緊張︰“什麼可惜了?”

    宋驚瀾說︰“可惜孤不喜女(色),無福消受明珠之美。”

    雍國皇子愣了一會兒,腦子倒是轉得很快,又立刻道︰“陛下將皇妹嫁于我們草原男兒也是可以的。兩國結盟,誠字當先。若陛下願意與我們聯手攻林,今後劃城而治,和平共處,豈不美哉?”

    他既然作為使者代表,自然準備了一肚子的說辭。宋帝的態度看上去還是挺友好的,雍國皇子越說越覺得結盟之事十拿九穩了。

    滔滔不絕說了半個時辰後,他滿含期待地問︰“陛下覺得如何?”

    宋驚瀾撐著頭微闔著眼,輕飄飄道︰“孤考慮一下。”

    雍國皇子頓時有點著急︰“陛下,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大林皇帝如今身中丹藥寒毒,沒多久命活了,你們中原不是有句俗話,趁他病要他命,此時不出擊更待何時?”

    宋驚瀾這才挑眼看過來,笑問︰“丹藥寒毒?你如何得知?”

    雍國皇子面(露)驕傲︰“那煉丹的道士就是我們的人,我如何不知。陛下,我們布置已久,已將前方的路鋪好了,如今邀請陛下和我們一起享受這碩果,便是我們的誠意。”

    宋驚瀾眉梢揚了一下,又將那信拿起來看了一遍,最後淡聲道︰“事關國運,容孤與朝臣商議後再給三皇子答復。”

    雍國皇子覺得這事兒多半是成了,高興一點頭︰“行,我等陛下的好消息!”

    等他離開,宋驚瀾便朝椅背靠去。見他閉上眼,殿中越發噤聲,生怕呼吸聲太大打擾到陛下。

    不知過去多久,宋驚瀾突然開口問︰“大林那邊怎麼樣了?”

    天冬道︰“林帝病重,太子監國,大林使臣已經渡過淮河,剛剛入境。”

    宋驚瀾睜開眼,低頭理了理寬大的暗紅袖口,“宣舅舅和威武將軍進宮吧。”

    天冬立刻宣召下去,等傳完旨意,又吞了下口水道︰“陛下,你這就要去啦?”

    宋驚瀾微一斜眼︰“連雍國皇子都知道趁他病要他命……”

    他頓了頓,手指扣著眼尾笑了下︰“何況孤要的還不是他的命。”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