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87章 【87】

第87章 【87】



    林非鹿擔心林景淵跳牆逃走, 還蹲在牆垣上喂了會兒蚊子。

    夏夜未經污染的蚊子咬人可真狠啊, 一口就是一個包, 打都打不過來。但是為了這個不讓人省心的四哥,她也只能忍了。結果等來等去,林非鹿發現人不僅沒逃,房內的燭火還滅了。

    口是心非的狗東西?

    為了避免听到什麼不該听的聲音, 林非鹿趕緊溜了。

    翌日, 林景淵就帶著牧停雲進宮給林帝和嫻妃請安。

    為了這樁婚事,林景淵鬧了很久的別扭, 昨天見到嫻妃都還木著一張臉。嫻妃本以為今天只會看見兒媳婦進宮來請安,哪料想兒子居然把人領過來了。

    雖然看上去還是有些別扭,但沒鬧也沒吵, 跟牧停雲一起給她敬了茶。嫻妃又交代了牧停雲幾句身為王妃今後的職責, 牧停雲乖巧應是,又喝了會兒茶, 兩人方才離開。

    臨走前, 嫻妃朝林景淵投去一個似笑非笑飽含深意的眼神, 分明是在說︰娘還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樣的嗎?現在滿意了吧?

    林景淵回想自己之前那些行為,頓時有些惱羞成怒,一出宮就埋著頭大步往前走。

    牧停雲身段嬌小,又穿著宮裝, 自然比不得他步子邁得大, 起先加快腳步還能並排, 後面就只能一路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腳步。

    林景淵獨自走了一會兒, 突然發現媳婦兒不見了,回頭一看,她綴在後面慢騰騰挪著,跟他隔著老大一段距離。

    林景淵繃著臉道︰“走快點!”

    牧停雲听到聲音猛一抬頭,看到他站在前邊臉(色)沉沉的樣子,復又低下頭去,提著裙擺小跑過來。

    跑至身前,林景淵才發現她眼圈兒紅了。

    她眼楮本來就大,這一紅,就尤顯得可憐。

    林景淵頓時手腳都不自在了︰“你哭什麼!”

    牧停雲被他凶得一抖,(強qiang)忍著淚意小聲反駁︰“我、我沒哭……”

    話是這麼說,眼眶卻越來越紅,林景淵心神都亂了,趕緊回憶了一下以前小鹿這個模樣時自己是怎麼哄的。卻發現自己能自然而然地哄小鹿,面對自己的王妃時反倒有些束手束腳。

    眼見她眼眶里打轉的眼淚水兒就要掉下來了,林景淵繃著臉把手伸到她面前︰“我拉著你,不走那麼快了,好吧?”

    牧停雲眼巴巴地看著他。

    林景淵不耐煩地(勾gou)了下手指︰“手給我!”

    牧停雲緩緩把又軟又小的手放到他手上,林景淵一把握住,手掌把她整只手都包裹起來了。

    這一次他果然放慢了步子,就這麼一路牽著她走出宮去。

    成親三日後,新娘子會回門。左都御史一家都知道景王殿下不滿意這門婚事,成親那天他全程黑臉大家也都有目共睹,說心里不難受是假的。

    都是從小寵到大的掌上明珠,嫁人之後卻要備受冷落,當父母哪能不心疼?可這是賜婚,他們根本沒膽子抗旨。牧夫人這幾日一想起這件事就落淚,左都御史也只能勸說好歹嫁的是王爺,光耀了門楣。

    等到回門這一日,一家人便早早在門口等著了。

    其實大家心底都七上八下的,擔心以景王殿下那(性xing)子,若是不喜歡,怕是回門也不會陪著一起的。

    一想到女兒就要一個人回門,牧夫人站在門口又是一頓哭。哭著哭著,便見馬車漸漸駛近,錦衣華服的景王殿下先行下車,又伸手將牧停雲扶了下來。

    牧家幾位小妾不是安分的主,本來還等著看笑話,孰料景王殿下不僅來了,看上去似乎還對王妃關照有加?

    本來一開始大家都覺得這是景王殿下顧及朝官面子,裝出來的表面功夫。

    直到用過午膳後,牧停雲起身時膝蓋不小心撞到了桌角,走路就有點一瘸一拐的。走出廳堂,牧夫人正喚丫鬟過來攙扶,卻見景王殿下一俯身,直接把牧停雲打橫抱起來了。

    身子懸空的那一瞬間,牧停雲小小驚呼了一下,下意識摟住他脖子。感受到周圍驚詫的目光,特別不好意思地把腦袋埋進了他肩窩。

    林景淵在人前還是挺有威儀的,淡聲說︰“本王抱王妃回去休息就行,不必跟著。”

    他一走,牧夫人頓時就以帕掩面哭了起來,左都御史也是十分感慨︰“好了,以前你擔心雲兒,現在看景王殿下的態度,可算放心了吧?快別哭了。”

    牧夫人又哭又笑道︰“我這是高興。”

    周圍驚過之後,也都紛紛恭賀。

    林景淵並不知道自己這一舉動給牧家人帶來的沖擊有多大,他十分帥氣地抱著媳婦兒走了一圈,然後發現自己迷路了。

    都御史府嘛,他畢竟也是第一次來,不得不(干gan)咳一聲,低頭問懷里的少(女nu)︰“你的閨院怎麼走?”

    牧停雲耳朵紅紅的,伸出手指朝旁邊指了一下。

    林景淵這才走過去,牧停雲仰著頭看他總是繃著的俊朗五官,小聲說︰“王爺,我可以自己走。”

    林景淵低頭瞪她︰“本王樂意抱著!”

    他總是這樣做出這副凶凶的樣子,一開始牧停雲還有些怕,現在卻一點都不怕了。她抿唇笑了下,腦袋乖巧地往他頸窩蹭了蹭。她全身都軟軟的,連頭發絲都這麼軟,蹭在他脖頸處,撓得他心癢癢。

    景王殿下和王妃在回門之日當眾秀恩愛的事很快就傳開了,畢竟他當初抗婚也被大家津津樂道過一段時間,沒想到婚後態度來了個大轉彎,不僅打了自己的臉,也打了那些等著看他娶一百房小妾的吃瓜群眾的臉。

    听聞此事的林非鹿︰真香定律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她就說,父皇那麼喜歡四哥,怎麼會不顧他的意願態度(強qiang)硬賜婚,合著是對自己這個兒子的口味了解得透透的。

    不愧是父子!

    林景淵這親一成,林非鹿每天別的事沒有,就致力于把哥哥們的老婆都發展成自己的閨中密友,日子過得有滋有味,唯一的不好就是林帝時不時就把她叫進宮去挑駙馬。

    時間一晃入了冬,某個天還沒亮的清晨,林非鹿還(睡Shui)著,突然听到宮中傳來的九聲喪鐘。

    七聲天子崩,九聲太後薨。

    林非鹿猛地從(床chuang)上翻坐起來。

    與此同時松雨也匆匆進屋來,林非鹿緊張地問︰“松雨你听到了嗎?”

    松雨緩緩點了下頭︰“公主,是太後娘娘……”

    林非鹿心髒一下好像被拽緊,有那麼幾秒沒喘上來氣。

    松雨將衣服拿過來,哽咽著說︰“公主,穿衣吧,該進宮了。”

    大林天元四十九年,太後駕崩,舉國哀悼。

    太後是在五台山過世的,沒有病痛也無意外,前一夜還笑吟吟听高僧們講經,第二日早上柳枝進屋去時,人就已經不在了。

    按照現在的話來說,是喜喪。

    消息第一時間傳回京中,宮中敲響九聲喪鐘後,就開始準備太後的喪葬之禮。太子林傾、景王林景淵奔赴五台山,扶靈回京。

    林非鹿當天早上就進宮了,之後就是一系列繁復的喪禮儀式,忙得她連難過都顧不上。沒幾日林廷也趕了回來,等太後靈柩回京,便開始守靈吊唁。

    林非鹿從來沒經歷過親人去世。

    她當初車禍意外的時候,爺爺(奶Nai)(奶Nai)都還健在。

    她跟太後相處的時間並不算長,還不如林瞻遠多,而且一開始還是抱著目的和心機的接近,才獲得了太後的另眼相待。

    可後來相處中的那些溫情不是假的,那一聲聲“皇祖母”也不是全無真情。她還想著等過完這個冬天,就帶林瞻遠上五台山去陪老人家一段時間,可誰料想,去年那個冬天的相伴,已是祖孫最後的時光了。

    周圍哭聲起此彼伏,又有幾分真情呢。

    林非鹿往火盆里扔了一把黍稷梗,在心里默默說︰皇祖母,一路走好。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