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83章 【83】

第83章 【83】



    京城似乎並沒有因為年前那場與宋國的交戰受到影響, 車馬行人繁華依舊, 林非鹿轉頭看林廷, 發現他明顯也松了一口氣。

    馬車先將他們帶到齊王府,收到消息的小廝管家們早就候在府門口,一見林廷下車,都抹著淚迎上來。林廷笑著安撫一番, 將行李交給他們歸置, 又回府換了身衣服,才跟林非鹿一起進宮。

    宮里也早就得到消息了,林廷先去拜見林帝, 林非鹿則先回明宮。

    遠遠就看見青煙攙著蕭嵐, 松雨帶著林瞻遠等在路口,一見到她, 林瞻遠就大喊著“妹妹”跑過來。

    跑近了看見她懷中抱著的空空, 頓時又叫又跳︰“猴子!小猴子!”

    林非鹿笑眯眯問︰“哥哥更想我還是更想小猴子呀?”

    林瞻遠想也不想回道;“想妹妹!”他抿了下唇, 有點想哭的樣子,委委屈屈說︰“好久沒有看到妹妹,想妹妹。”

    林非鹿笑著抱了他一下︰“我也想哥哥。”

    林瞻遠又有點不好意思,嘟囔著︰“娘親說, 男女授受不親, 但還是給妹妹抱一下吧。”說完, 又好奇地看著她懷里的小猴子, 遲疑著伸出一根指頭來。

    林非鹿(摸Mo)(摸Mo)空空的頭, 用商量的語氣說︰“空空, 給哥哥抱一下好不好?以後哥哥給你喂很多香蕉哦。”

    空空叫了一聲,主動朝林瞻遠伸出兩條細細的胳膊,把林瞻遠高興壞了。

    蕭嵐也走了過來,她喊了聲“母妃”,蕭嵐就淚如雨下。她從來沒跟女兒分開過這麼久,思念之情自不必說,一年未見,她個頭又躥高了一些,膚(色)也比之前在宮中時紅潤了不少,像個大姑娘了。

    幾個人哭做一堆,林非鹿安慰都安慰不完︰“好啦好啦,我趕緊回去換身衣服梳洗一下,還要去給父皇請安呢。”

    一行人便擁簇著朝明宮走去,林非鹿匆匆梳洗一番又前往養心殿。

    養心殿的宮人們見著她都笑臉洋溢,“五公主一去一年,可算回宮了,陛下總念叨著呢。齊王殿下正在里面回話,公主快進去吧。”

    林非鹿走進殿中,便看見林帝半倚在軟塌上,屋中燃著暖爐,熱氣騰騰,林廷坐在下方的椅子上,父子倆正笑吟吟地聊天。

    她興高采烈喊了聲“父皇”,林帝不由坐直身子,“朕的小五可算回來了,快過來讓朕好好看看。”

    林非鹿笑嘻嘻跑過去,抱著他胳膊撒了會嬌,林帝(摸Mo)(摸Mo)她腦袋,已顯老相的臉上不由有些悵然,“不過一年時間,朕好像突然就老了,小五也變成大姑娘了。”

    林非鹿說︰“父皇才不老呢,父皇正當壯年!”

    林帝笑呵呵的︰“就你嘴甜。方才正跟你大皇兄說呢,春後你便及笄了,宮外府邸朕已給你擬了幾座宅子,改日你去挑一挑,選好了,挑個吉日賜匾修繕,待你生辰一過,便可出宮獨居。”

    林非鹿倒把這件事忘了。

    林廷笑道︰“父皇說,是老四幫你選的宅子,他開年便一直在忙這件事,比你自己還上心呢。”

    林景淵去年已封了景王,賜了宮外府邸,還定了門婚事,訂的是左都御史的嫡女牧停雲。

    這都御史官至二品,都察院與刑部、大理寺並稱三法司,是朝中重臣,很得林帝看重。

    都察院中又分左都御史和右都御史,之前想求娶林非鹿卻被奚行疆暴揍的冉燁就是右都御史的嫡子。

    林非鹿沒想到一年時間,連林景淵都有媳婦兒了,又驚又喜︰“等一會兒我就去找四哥,當面道謝!”

    三人又聊了聊這一年來游歷江湖的趣事,林非鹿還把自己那本**交給林帝,上面不僅記了自己遇到的朝廷蛀蟲,還有道听途說的一些不平事,希望林帝都能嚴查一下。

    之前平豫王的事林廷早已傳信告知,林帝對這位皇兄本就沒什麼感情,不過是礙于皇家臉面才封了他一個郡王。

    現如今听說他竟在府中搞什麼酒池(肉rou)林,過得比自己還荒淫,早已派了官員前去調查,最後事情屬實,削了平豫王的爵位,收回了金陵封地,將之貶為平民了。

    對于這種人來說,這樣的懲罰可能比(殺sha)了他還可怕。

    林帝一邊翻小本子一邊笑道︰“朕的小五不僅是小福星,還是小青天呢。如此優秀,朕都不知這天下何等男兒能配得上朕的五公主。”

    他這話里有話,林非鹿知道自己躲了兩年的催婚恐怕又要來了,趕緊說︰“確實沒人配得上!讓我獨美!”

    林帝哈哈大笑︰“你這丫頭。”

    聊了會天,林非鹿熱得直冒汗,眼見都入春了,天氣也不是特別冷,林帝這養心殿的火爐卻依舊燃得旺。她不動聲(色)打量了幾眼,周圍伺候的宮人包括林廷在內都面(色)潮紅,只有林帝怡然自得,偶爾還伸出手烤一烤。

    不多會兒,便有宮人端上一杯水來,提醒︰“陛下,該服藥了。”

    林非鹿一驚︰“父皇生病了?”

    林帝搖搖頭,笑道︰“只是一些進補的丹藥。”

    林非鹿︰“丹藥???”

    她蹭的一下走過去,看著彭滿打開一個盒子,盒子有一顆赤紅(色)的彈珠大小的丹藥,林帝便就著水把那丹藥吃了。

    林非鹿皺眉問︰“哪來的丹藥啊?太醫院弄的?”

    彭滿笑道︰“是一位道長,游至京城,陛下與他論道三天,道長說陛下真龍天子乃有道緣,便專程留在京中為陛下煉制丹藥。”

    林非鹿簡直服氣了。

    這是又要重蹈唐太宗雍正等帝王的覆轍?

    這些皇帝到了老年都這麼糊涂的嗎?

    林帝已近五十,他年輕時勤于政事,太過(操cao)勞,如今漸漸上了年紀,便有些力不從心,服過這丹藥之後倒是恢復了不少精力,讓他仿若找回了年輕時的狀態,因此對這位道長十分推崇。

    林非鹿本來想勸幾句,但林帝剛愎自用的(性xing)子到了老年愈發自負,認定的事根本听不進勸,何況這丹藥效果的確十分顯著。她才剛質疑了那道長兩句,見他眼底漸(露)不悅,便自覺閉嘴了。

    不多時有朝臣覲見,林非鹿和林廷便告退離開。

    走出養心殿,林非鹿才感覺透了口氣︰“熱死我了。”

    林廷拎著袖子替她扇扇風,語氣有些擔憂︰“父皇的(身shen)體好像不如以前了。”

    林非鹿說︰“怎麼我們就走了一年,父皇就開始吃丹藥了?那能是什麼好東西,太醫也不勸勸。”

    林廷道︰“既然父皇在服用,大概確有效用,你也不必過于擔憂。何況父皇的(性xing)子你該知道,今後還是不要再提此事,以免他對你不喜。”

    林非鹿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丹藥等同于□□,畢竟她對這個也沒研究,又不能拿歷史上死于丹藥的那幾任皇帝來舉例,只能悵然地嘆了聲氣。

    林廷和她一同朝外走去,行至路口,便見對面走來一人。

    林非鹿抬眼一看,立刻興奮地跑過去︰“太子哥哥!”

    林傾方才也在想事,听到聲音抬頭一看,沉肅的臉上頓時展開一抹笑︰“小五回來了。”

    他視線一轉,看到對面的林廷,笑意淡了一點,卻還是溫聲招呼︰“大哥,(身shen)體可好些了?”

    林廷頷首一笑︰“好轉許多,多謝三弟關心。”

    兩人客客氣氣的,沒有之前的爭鋒相對,卻也沒了少時的溫情。

    林非鹿說︰“太子哥哥,我晚點再去東宮看你和嫂嫂,我給你們帶了禮物!”

    林傾收回視線,看她時眸(色)柔和很多︰“好,我先去拜見父皇。”

    三人告別,直到林傾走遠,林非鹿才有些擔憂地看了林廷一眼,見他眉眼低垂溫溫和和的樣子,心底有些不是滋味,低聲道︰“大皇兄,太子哥哥還是很敬重你的。”

    林廷沒回答,卻轉而說起另一個話題︰“方才在殿中,我詢問父皇大林與宋國的情況,他道兩國各有倚仗,大林需練兵,宋國需(強qiang)國,三國鼎立的局面暫時不會打破,也不會有戰事(發fa)生。”

    他看著不遠處紅牆之上搖曳的花盞,笑了下︰“三弟沉穩,二弟穩扎軍中,四弟也開始學著議政,這朝中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我可以安心離開了。”

    林非鹿一驚︰“離開?你要去哪?”

    林廷笑起來︰“有人還在等著我。”

    林非鹿知道他說的是誰,遲疑問︰“那貴妃娘娘那邊……”

    林廷溫聲道︰“我自會同他們一一道別,再向父皇請辭。若和平被打破,朝中需要我時,我會再回來。”

    林非鹿想,這對于他而言,或許是最好的歸宿了。

    哪怕如今阮氏已倒,但他在朝中一日,太子一派仍會視他為眼中釘。不如閑雲野鶴,自在逍遙。

    林非鹿鄭重其事地拍拍他的肩,堅定道︰“不管大皇兄做什麼,我都會永遠支持你的!”

    林廷笑著搖頭︰“這話可不能亂說。行了,你去找四弟吧,我也該去拜見母妃了。”

    林非鹿乖巧點頭,跟他分別後下意識還想往嫻妃的長明殿去,走到半路才反應過來,林景淵現在已經出宮封府了,又改道出宮。

    林景淵的景王府是他自己經過層層考察篩選出來的,不僅地理位置很好,府中的一應修建都是按照他的喜好來修。林非鹿來到府門前,一眼就看見立在門口的兩座威武雄壯的石……

    石書???

    林景淵你是不是有病?

    人家門口都是石獅子你門口為什麼立著兩本書啊?!

    你什麼時候這麼愛學習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