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82章 【82】

第82章 【82】



    五台山上的日子跟千刃派比起來, 要更清靜悠閑。

    畢竟沒了那群從早到晚喊著號子練刀的魁梧壯漢, 只有每日行走無聲低語念經的僧人。

    林非鹿(睡Shui)了一段時間的懶覺, 就開始跟著太後一起去佛堂上早課,听高僧講經。信不信仰是一回事,但听著他們低緩舒適的經聲,心情確實會平靜很多。

    特別是林廷, 雖然這幾個月江湖散心讓他情緒好了很多, 但對于在那場奪嫡之爭死去的人還是心存愧疚,如今來到五台山,他大多數時間都跪在佛像前祈經。

    高僧說, 常誦往生咒可以超度亡魂, 消除孽障。他心中所有的不安和愧疚,都能在佛像前得到慰藉。

    他跟高僧一走近了, 林非鹿就有點擔心, 生怕高僧來一句“我看殿下很有佛緣不如皈依佛門吧”, 林廷的(性xing)格本來就很佛,林非鹿生怕他看破紅塵剃度出家。

    雖然但是,硯心小姐姐還等著他回去呢!

    不過這自然是她想多了,高僧就是再厲害, 也不敢出言引導皇子出家。

    觀察了一段時間, 林廷好像的確沒有出家的念頭, 林非鹿放下心來, 開始滿山逮猴子。

    這一路玩得太開心, 差點忘了對林瞻遠的承諾。等從五台山離開時, 便要回宮了,提前抓只猴子養著,有林廷在身邊,一定很好□□,到時候帶進宮也不擔心不好養了。

    好在這個時代的野生猴子不是保護動物,林非鹿也不用有心理負擔。本來以為上躥下跳機靈的小猴子會十分難抓,誰知道帶上林廷這個動物磁鐵在山中逛了兩圈,居然就有只小猴子主動從樹上蕩下來,好奇地打量起眼前的兩個人。

    林廷蹲xia身,拿出提前準備好的隻果,那小猴子就直接跳到他手上,抱著隻果啃起來,林廷把它抱在懷里,它也完全不反抗,看表情還有點怡然自得。

    林非鹿看得目瞪口呆,最後不得不朝林廷豎起大拇指︰“不愧是迪士尼公主。”

    林廷還笑著逗小猴子,听聞此言轉頭問︰“什麼公主?”

    林非鹿打了個哈哈,又興奮道︰“大皇兄,我們給它取個名字吧,就叫空空怎麼樣?”

    林廷失笑搖頭︰“你在五台山待了這麼些時日,悟(性xing)倒是提高了很多,釋安大師知道了應當會很高興。”

    林非鹿︰“?”

    什麼悟(性xing)?

    我說的是孫悟空的空。

    有了空空,林非鹿在五台山上的日子多了不少樂趣。不愧是佛山的猴子,十分有靈(性xing),通人(性xing),養起來也很省心。

    山中的氣候比山下變換更快,林非鹿那十套秋裝輪流著還沒穿遍,山上好像突然就入冬了。

    太後一邊陪著她烤火一邊說︰“等真正入冬下了雪,才叫冷呢,不過雪景也甚美,到時候可得好好賞賞這雪景。”

    林非鹿一向是喜歡下雪的,打雪仗堆雪人滑雪已經成了她和林瞻遠每年冬天必不可少的項目。只可惜今年不在宮中陪他,傻哥哥估計又要哭鼻子了。

    她早早就選好了一處滑雪寶地,無論是坡度和位置都極其適合滑雪,還提前準備了滑雪用的工具,萬事俱備,只等下雪了。

    日子總是因為期盼而變得更美好。

    臘月的一個早晨,林非鹿一覺(睡Shui)醒,睜眼就听見窗外飛雪滑落樹枝的聲音。

    她鞋都來不及穿,飛奔過去推開窗。

    入目就是漫山遍野皚皚白雪,本就清靜的五台山因為這場雪越發顯得寂靜無聲。只可惜這種寂靜很快被林非鹿的大呼小叫打破。她裹上自己的斗篷,抱著自己的木盆,一路直奔滑雪場。

    山中的宮人知道公主期待著滑雪,昨晚雪積下來後就紛紛把其他地方的積雪運到這里來鋪層開,是以這道陡坡的積雪要厚很多,林非鹿一滑到底,歡笑聲順著飛雪飄出去好遠好遠。

    一直玩到中午,她才興致不減地回去,剛一進屋,就看見太後跟林廷坐在一起低聲說著什麼,林廷手上還拿著一封信,兩人的神情都有些沉重。

    林非鹿臉上的笑漸漸退去,不安地問︰“皇祖母,大皇兄,(發fa)生什麼事了?”

    太後抬頭看來,和藹一笑︰“小五回來了?好玩嗎?柳枝,看看公主衣裙濕了沒。”

    林非鹿緊張得不行︰“到底(發fa)生了什麼啊?你們別瞞著我。”

    林廷笑著搖了下頭︰“不是什麼大事,何必瞞著你,你自己看吧。”

    她趕緊跑過去接過信。

    這一看,才知道(發fa)生了何事。

    林帝最終還是對宋國用兵了。

    就像林廷之前分析的那樣,與其看著宋國逐漸坐大,不如趁其不備,主動出擊。

    不過這個用兵,並不是全面的出兵打仗,只是林帝先行小規模的試探。

    兩國的邊界一直有一片“自由區”,這部分領土不屬于宋林兩國任何一方,但又因為互通兩國貿易的商販,形成了一座不亞于府州規模的商貿城。雖然危險,但又十分繁華。

    商業如此發達,稅銀自然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但又因為不屬于各方,所以不需要交稅,如此良(性xing)循環,導致這里的商區越來越繁榮。

    林帝這次用兵,便是想將這片“自由區”納入大林版圖,今後便可對其實行稅收,充盈國庫。

    按照之前那位宋帝的作風,這塊本就不屬于宋國的領土他可能直接就讓出來了,根本不會跟大林爭。

    但宋驚瀾不是他父皇。

    大林剛有動作,宋國邊境的軍隊便直接整隊壓至自由城邊緣,擺明了是要跟大林爭這一塊地方的所有權。

    信是半月前發出的,按照時間來算,兩軍現今應該有過交鋒了,就是不知道結果怎麼樣。

    不過這一次試探也算讓林帝了解到了這位宋國新帝的態度。

    林非鹿看完信,一時之間心情十分復雜。打仗對于她而言實在是太遙遠了,不管是以前在種花家,還是這些年的古代生涯,她從沒想過有一天戰爭會(發fa)生在自己身邊。

    不過好在這次只是小規模的試探交鋒,遠遠不到兩國對戰生靈涂炭的地步。

    就像林廷說的,其實不是什麼大事。

    她有些悵然在火爐跟前坐下來,“也不知道誰贏了。”

    林廷安撫道︰“等消息便是了。”

    因為這件事,林非鹿期待已久的滑雪都提不起什麼興致,每天都抱著空空坐在上山的那條必經之路上翹首以盼,等人送信上來。

    一月之後,新年的前兩天,最新的戰報信件終于送到。

    宋林兩國為爭奪自由城的所屬權,數次交鋒,最後打成平手,誰也沒能得逞,各自退守領土,自由城保住了它的自由。

    這在林非鹿看來是最好的結果,對宋國而言,可能也算不錯的結果。

    但對大林來說,就真的是噩耗了。

    平手對大林而言就等同于輸。

    因為他們沒能碾壓曾經被他們輕視的孱弱之國。

    那個听聞林帝震怒就戰戰兢兢送來一個質子的宋國,那個兵微將寡荏弱難持的宋國,那個大林根本就沒放在眼里視其為囊中之物的宋國。

    抵抗住了大林的用兵,顯示出了他們不同以往的(強qiang)悍。

    林非鹿突然就想起很多年前,奚貴妃教訓她的那番話。

    她說,宋國孱弱是當今皇帝荒淫政事所致,他們曾經稱霸中原,大林高祖與宋軍交戰也曾敗于淮野,雍國妄圖侵佔淮岸卻被宋軍斬三萬精兵。

    當過狼的人,不會真的變成狗。

    一旦這個曾經的中原霸主坐上一位善謀心狠的君王,它就會重新甦醒狼的靈魂。

    真不可思議,那個人竟然會是在夏日跟她一起吃冰棍,冬日一起烤紅薯的小漂亮。

    林非鹿抱著空空一路小跑回去,把信交給了林廷。

    他看過之後也是嘆息︰“今後這幾年,恐怕不會太平了。”

    這一年的新年就在這樣的憂思中到來了。

    太後這些年上了歲數,也懶得再來回折騰,有好幾年沒回宮過年了,這幾年都是在五台山上過的。一個孤寡老人,再有宮人陪著,也覺得淒清。

    這一次終于有兩個孫孫相伴,太後高興極了,早早就吩咐宮人下山置辦年貨,務必要讓兩個乖孫孫感受到熱鬧的氣氛,過個好年。

    林非鹿也是第一次在宮外過年,還帶著太後一起剪窗花貼對聯。佛門清淨之地,煙花炮竹是放不了了,宮人倒是買了很多祁天燈回來,大年夜吃過團圓飯,林非鹿和林廷便攙著太後一起去山門前放祁天燈。

    林非鹿本來還有點擔心在山中放祁天燈會引起山火,不過這一夜下了很大的雪,宮人們提前試了一盞,祁天燈飛在半空被大雪澆滅了,倒是解了她的擔憂。

    太後也說︰“意思一下就行,不用飛太高,只要心誠,上天會听到的。”

    三人各自拿了一盞祁天燈,在紙上寫上心願,然後在風雪中放飛天空。

    在雪中忽明忽暗飄搖的祁天燈顯得朦朧又美,林非鹿不由想起七夕那一夜,她和宋驚瀾在樓塔頂上看祁天燈的畫面。

    那一天她離星星很近,離他也很近。

    飛雪兜頭澆下來,山風呼嘯,祁天燈被吹得左右搖晃,沒飛出多高,火光就漸漸暗下來,快要熄滅。

    林非鹿趁著它完全熄滅前,趕緊雙手合拳閉上眼楮,虔誠許願。

    雖然這個願望听上去很矯情,甚至在曾經她生活的地方只是隨口一句玩笑一個梗。

    但此時此刻,她還是虔誠地一字一句許下願望︰希望世間和平。

    哪怕是為了自己今後的生活更好呢,拜托不要打仗吧,拜托讓這樣的和平一直維系下去吧。

    身旁林廷拉著太後的手,柔聲說︰“皇祖母,要一直(身shen)體安康。”

    太後笑呵呵的,眼里卻有淚光︰“當然,哀家還要看著你成婚生子呢。”

    林非鹿睜開眼,看到幾盞祁天燈最終熄滅,被風吹著飄向了山谷。

    過完年,林非鹿又在五台山上待了幾個月,畢竟大雪封山,進出都不方便。一直等到開春雪化,山中的樹木都抽出新芽,兩人才同太後道別,啟程回宮。

    算算時間,他們出宮游玩也快一年了,林非鹿還是挺想蕭嵐和林瞻遠的。

    她有點擔心林廷的狀態,回京一路都小心翼翼觀察著,發現他好像並沒有對回京的抵觸情緒。其實如果可以的話,她是希望他不回去的。

    但林廷身為齊王,就算不參與奪嫡,也有屬于他的職責。

    馬車一路搖搖晃晃,回到京都那一日,城門口的迎春花開得正好。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