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81章 【81】

第81章 【81】



    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里到底(發fa)生了什麼???

    為什麼她的小漂亮變成了大魔王?!這個心狠手辣弒父殘暴的新君真的不是同名同姓嗎?!

    不僅林非鹿目瞪口呆, 林廷受到的震驚也不小。他算是大林皇宮中少有沒有欺辱過宋驚瀾的人, 兩人的交集雖不多, 但每次照面都彬彬有禮,宋驚瀾給他的印象一向是溫文爾雅的。

    竟然是假象嗎?

    這人在大林蟄伏多年,不聲不響,回國不到一年卻能在奪嫡之爭中勝出, 可見不僅有手段更有謀略心機, 曾經在大林平平無奇的表現原來都是藏拙。

    如今他成了宋國的皇帝,剛剛繼位便用鐵血手段整頓超綱, 跟之前那位沉迷美(色)的宋帝全然不同,這式微孱弱的宋國看來是要重新崛起了。

    旁邊的食客見兩人震驚到一時說不出話來,不由有些得意,想當初他剛听聞這個消息的時候,不也是這副表情嗎?

    他用筷子夾了顆花生米放進嘴里, 搖晃頭腦地感嘆︰“放虎歸山咯。”

    林非鹿緩緩從不可置信中回過神來,轉頭看了林廷一眼。

    林廷嘆了聲氣, 低聲說︰“先吃飯吧。”

    林非鹿哪還有胃口。

    只喝了兩口熱茶, 新衣服也不想再買,直接回房休息去了。

    她泡了個澡, 天剛黑就躺(上shang)床去,一閉眼, 腦子里閃過的都是去年暮秋他們分別的那晚。

    那個時候, 她就覺得小漂亮跟平時有些不一樣。

    無論是捏住她後頸的手指, 還是眼底若有似無閃過的幽冷, 都不像她認識的那個溫柔殿下。

    她不是不知道他一直有所謀劃,她只是不想參與到古代權謀紛爭中去,所以不想不問假裝不知道,過自己的小日子就好。

    林傾和林廷的爭斗這些年她都看在眼里,當然知道奪嫡有多難。按照她的認知,小漂亮就算回國,能當一個享盡富貴平安無恙的王爺就不錯了。

    誰知道他一直以來謀劃的居然是皇位?

    一個十多年都待在敵國的質子,是憑著什麼樣的手段和謀略,才能隔著千山萬水布置國內的一切,最後成功上位?

    想想就覺得可怕。

    不僅這一切可怕,這個人也讓她覺得可怕。

    弒父弒兄,斬(殺sha)朝臣,囚禁皇子,就用那雙為她刻過木雕、畫過武功秘籍、擁抱過她的手嗎?

    她心態崩了啊!

    林非鹿用枕頭捂住腦袋哀嚎了兩聲,又爬起來(摸Mo)出懷里的即墨劍法。

    這個不遠千里送到她手里的生日禮物,是他的心意,也是他對她的獨一無二。

    讓她有時候在半夜醒來,也會默默笑起來。

    她喜歡這種被他放在心上珍重對待的感覺。

    今後,是不是都不會有了?

    皇帝啊,九五之尊,萬人之上,他開始擁有了全天下的一切,他一句話就會有無數人前僕後繼。

    他會有後宮,後宮會有三千佳麗。

    林非鹿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自己更害怕他弒父弒兄的所作所為,還是更生氣他就要有數不盡的後宮妃嬪了。

    她盯著那本即墨劍法看了一會兒,像生氣似的,把劍譜砸向了床角。

    獨自生了會兒悶氣,又默默爬過去把劍譜撿起來,拍一拍捋一捋,重新放回懷里。

    這一夜注定是個難眠夜,她翻來覆去輾轉反側,天蒙蒙亮好不容易眯了一會兒,又做了好幾個亂七八糟的怪夢,日出之後,林廷便來敲門︰“小五,起身了嗎?”

    她在(床chuang)上懶洋洋應了一聲。

    林廷道︰“今日天氣降了,有些冷,我們一道去買些秋衣再出發吧。”

    她這才有氣無力地爬起來,梳洗之後出門,林廷看著她有些憔悴的臉(色)擔憂問︰“沒(睡Shui)好嗎?”

    林非鹿想了想,問︰“哥,我們跟宋國會打起來嗎?”

    林廷一愣,無奈笑道︰“你就是因為這個沒(睡Shui)好?這些用不著你來(操cao)心。”頓了頓又道︰“以我對父皇的了解,只要宋國不主動出兵,父皇是不會開戰的。”

    以前宋君是個昏庸軟弱之輩,林帝都瞻前顧後,更別說如今換了手段(強qiang)硬的新君。一旦開戰,三國鼎立的和平局面就會被打破,何況如果林宋兩國交戰,雍國必然不會作壁上觀,這也是個不安分的好戰族群,到時候還不知道會攪出多少事來。

    林廷說完,想到什麼,又遲疑道︰“不過……宋國新君來勢洶洶,宋國今後只會越來越(強qiang)大,想要拿下他們,其實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趁他病要他命,新君即位,還搞出這麼多事,宋國正直內亂,此時開戰,說不定有出其不意之喜。

    就看林帝怎麼權衡了。

    林廷給一臉悵然地妹妹夾了個水晶餃︰“別多想,吃飯吧。”

    林非鹿點點頭,听話的吃起飯,但還是覺得食之無味。吃完飯,一行人便出門去置辦秋衫。

    一開始買衣服,林非鹿才終于恢復了興致。老板一見她就知道是大顧主,十分熱情地給她推薦店內新款,不停地叫店內伺候的丫鬟幫小姐試衣服。

    林非鹿一口氣選了十套,挨套挨套試,幫她試衣的丫鬟模樣生得清秀,嘴跟抹了蜜似的,把她從頭夸到腳,就差沒夸出花兒來。

    林非鹿說︰“好了,這位金牌銷售,都包起來吧。”

    丫鬟笑眯眯的,低頭幫她系好腰帶,突然將什麼東西塞到了她懷里。

    林非鹿好歹是習武的,反應也是極快,一掌將丫鬟推開幾步,“你做什麼?!”

    丫鬟還是那副笑著的樣子︰“小姐身邊護衛嚴密,恕奴婢只能用這種方式將陛下的回信送到。”

    林非鹿已經在(摸Mo)自己防身的刀了,听她這麼說,手指突地頓住。

    她直愣愣看了丫鬟一會兒,問︰“什麼回信?”

    丫鬟朝她行了行禮,笑著說︰“自然是陛下的回信。之前小姐一直呆在秦山之上,奴婢實在進不去千刃派,只能在山下等候。昨日小姐終于下山,但護衛森嚴,奴婢難以接近小姐,听到小姐要置辦秋衫,特意在此等候。今後小姐若是要給陛下回信,只需認準金衣紡的招牌,將信交至此處,自有人接信。”

    林非鹿心髒砰砰跳了兩下,終于反應過來。

    是宋驚瀾給她回信了。

    她心情一時十分復雜,看了周圍一眼,“這……這是你們宋國的暗哨?”

    丫鬟笑道︰“我們是正經的生意人,金衣紡在各地都有分鋪,新衣款式暢銷各國,引領京都貴女時尚,小姐盡管放心。”

    林非鹿︰“………………”

    我信了你的邪。

    她抬手(摸Mo)(摸Mo)懷里的信,又往里塞了塞,莫名有些(刺ci)激的興奮,換好衣服出去後跟丫鬟說︰“這些都包起來吧,多少錢?”

    丫鬟笑著說︰“陛下說,這些衣服是蝴蝶的回禮。”

    林非鹿︰“……”她默了一下,深沉問︰“如果這店里所有的衣裙我都要了呢?”

    丫鬟︰“小姐請便。”

    林非鹿說不上來是高興還是意外,只覺得,自己在小漂亮那里,好像還是沒有變。

    林廷已經逛了一圈回來了,又買了不少她愛吃的東西,站在門口問她︰“小五,選好了嗎?”

    林非鹿回頭應了一聲,又跟丫鬟說︰“就我選的這些,包起來吧,謝謝。”

    逛完街,小黑小白提著大包小包回到客棧,開始準備馬車。林非鹿則回到房間,上鎖之後偷偷(摸Mo)(摸Mo)拿出了懷中的信。

    比起她上次潦草匆忙的問候,宋驚瀾的這封回信明顯從容很多。

    是她熟悉字跡,篇幅並不長,就像她告訴他自己(發fa)生了些什麼好玩的事一樣,他也在信中寫到他回國之後的生活。全然沒提奪嫡凶險,三言兩語,說的都是他從容清閑的日常,好像他只是換了個地方,過的還是跟在翠竹居中一樣的日子。

    林非鹿一邊看一邊在心里罵︰騙子!以為我不知道你當皇帝了嗎!

    信的最後一句,是他問︰吾甚思公主,公主思吾否?

    透過這句話,好像看見他提筆坐于窗前,嘴角噙笑的模樣。

    林非鹿(摸Mo)了下發燙的耳朵,若無其事把信折起來,夾進了即墨劍譜里。

    小白準備好了馬車,一行人便出城繼續前往五台山。林非鹿穿著新衣服吃著零嘴,隨著馬車搖搖晃晃,腦子里回響的都是他那句“公主思吾否?”。

    我很想你,你想我嗎?

    林非鹿把脆花生咬得  作響,心說,是江湖不精彩嗎?我為什麼要想你?我才不想你!你也別想我,去想你那後宮三千佳麗吧大豬蹄子!

    林廷在旁邊翻一本淘來的古書,見狀不禁笑問︰“怎麼了?不好吃嗎?”

    林非鹿說︰“好吃!”

    林廷笑著(摸Mo)(摸Mo)她腦袋︰“你又在這里自己跟自己生什麼氣?誰惹著我們小五了?”

    林非鹿看了他一會兒,泄氣似的聳耷下頭,悵然道︰“算了。”

    他是納三千佳麗還是八千佳麗,跟她又有什麼(關guan)系,她又不嫁給他。

    她調整好心態,又重振精神,看著林廷手邊另一包零食問︰“哥,你怎麼買了兩份?”

    林廷翻著書,若無其事笑了笑︰“習慣了。”

    林非鹿︰“哦——買給硯心姐姐的吧。”

    林廷笑著拿書作勢要打她,林非鹿哈哈躲過去了。

    就這麼一路笑笑鬧鬧,半月之後,一行人終于抵達五台山。

    早有暗衛上山通知了太後,一到山下,林非鹿便看見太後身邊的柳枝嬤嬤帶著幾名侍衛等在那里,當即跳下馬車笑著跑過去︰“嬤嬤,你怎麼親自下來啦?”

    柳枝是看著她長大的,對這位五公主也喜愛得緊,行了禮笑眯眯道︰“公主可算來了,太後念叨了好久呢。”

    又朝走過來的林廷行禮︰“齊王殿下,身子可好些了?太後一直惦記著你呢,五台山清靜,來了可要好好養身子。”

    林廷笑著應是。

    一行人便朝山上行去。

    五台山作為佛山,又是太後晚年修佛之地,一應設施自然十分完善,一路行來山壁兩側都雕著無數的佛像和佛窟,山中大佛石像更是宏偉高大,雕刻精湛。

    山中空氣清新,還充斥著淡淡的檀香味,自然風光也極為秀美,清靜中透著令人心情舒緩的禪意,跟秦山又是不同的風格。

    一上到佛寺前的平台上,便看見太後被人攙扶著等在那里。

    這麼多年過去,太後老了很多,以往總是挺直的背脊也不由得彎曲下來,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了。

    林非鹿遠遠喊了聲“皇祖母”,朝她飛奔過去,跑至身前,太後笑著張開手,一把摟住了自己的親親孫孫,“可算來了。”

    又將走過來的林廷拉到眼前來細細打量,最後嘆了句︰“瘦了。”

    林非鹿說︰“大皇兄這幾個月還胖了些呢,之前更瘦!”

    祖孫三人說笑著,不遠處掠過一群大雁,攪動了山澗繚繞白霧。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