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80章 【80】

第80章 【80】



    困懨懨的林非鹿瞬間清醒了。

    她十四歲的生辰是快到了, 就在下月。

    小漂亮離開已有半年, 這個時代沒有通信, 又隔著國與國之間的嚴防密控,她想打听有關他的情況都打听不到,更別說傳信問好。有時候一個人靜下來,也會擔心他是否安好。

    以往每一年生日, 他都會送她別出心裁的禮物。

    那些禮物或許並不貴重, 但全部符合她的心意,她喜歡什麼, 他一向都是最清楚的。

    本來以為今年生日來自小漂亮的專屬禮物就要落空了,沒想到峰回路轉,他居然給了她這麼大個驚喜。

    試問,哪一個心懷武俠夢的人,不希望得到一本整個江湖競相逐之的絕世劍譜呢!

    哪怕不會練, 搞來收藏也是極好的啊!

    林非鹿看著手中的即墨劍法,頓時心潮澎湃, 這感覺就像岳不群得到了闢邪劍譜, 東方不敗得到了葵花寶典,張無忌得到了乾坤大挪移!

    紀涼看著(床chuang)上兀自激動的少(女nu)默了默, 然後面無表情道︰“東西送到,我走了。”

    林非鹿趕緊喊︰“紀叔等等!”

    紀涼身影已經掠到窗口了, 又堪堪折回來, 透出些許不耐煩︰“還有何事?”

    林非鹿問︰“殿下還好嗎?”

    紀涼惜字如金︰“好。”

    林非鹿手腳並用從(床chuang)上爬起來, 拎起床邊的單衣披上︰“紀叔, 你還會去見他嗎?能不能幫我帶封信給他啊?”

    紀涼︰“…………”

    林非鹿感覺他可能有點想一劍砍死自己。

    她攬著領子往前蹭了兩步,水汪汪的眼楮可憐巴巴地望著紀涼,眼尾在銀月之下泛著一絲紅,聲音也溢出了哽咽︰“分別多月,我一直擔心殿下的安危,紀叔,求求你了qaq”

    紀涼︰“……寫快點。”

    林非鹿麻溜地去拿紙筆。

    滿心的擔憂,在握起筆之後,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了。

    她想了想,覺得自己收到回信的幾率等同于零,問他如今怎麼樣也是得不到回答的,便只將自己的情況說給他听,未免紀涼等得不耐煩,她寫得很快,寥寥幾行,最後在末尾畫了一個可愛的笑臉。

    想了想,又去自己包裹里拿了一只竹編的小蝴蝶出來。

    這是她今天逛街時買的,她每次看到什麼好看有趣的小玩意兒都會買下來。目前手邊也暫時沒什麼珍貴的回禮,送只小蝴蝶意思意思一下吧。

    她用信紙卷著小蝴蝶一起遞給紀涼,還囑咐︰“紀叔,千萬別弄丟了哈。”

    紀涼一言不發,把東西往懷里一塞,面無表情跳窗走了。

    林非鹿跑到窗前,熱絡地沖著空無一人的夜(色)揮了揮手,才戀戀不舍地把窗戶關上,然後飛撲(上shang)床,抱著那本即墨劍法在(床chuang)上翻了好幾個滾。

    小漂亮怎麼能這麼深得她心!

    她激動得一晚上都沒怎麼(睡Shui),翌日出發前往秦山時,就開始在馬車里打瞌(睡Shui)。

    這件事不足為外人道,就算林廷和硯心她也瞞著了,只每晚(睡Shui)覺的時候偷偷在被窩里拿出來翻一翻看一看,雖然看不懂也練不會,但還是興奮得仿佛擁有了全世界。

    秦山山脈延綿千里,千刃派就坐落在秦山某一座山峰之中。

    林非鹿第一次來這種武林門派做客,還以為氣氛會十分嚴謹,說不定上山的路布滿了重重陷阱機關。沒想到一到山腳下,就看見鱗次櫛比的村落和農田。正值春季,正是鋤田栽種的時候,農戶們忙忙碌碌,又十分熱情。

    有個魁梧黧黑的壯漢正站在田里(插cha)秧,遠遠就朝她揮手︰“小師妹回來啦!”

    林非鹿問︰“這也是你千刃派的師兄嗎?”

    硯心點頭︰“嗯,師兄們平時練功之余,也會下山來幫農戶(干gan)活。”

    林非鹿這才知道,千刃派上千弟子的吃食都是山下這些農戶提供的,山上山下行程了十分友好的生態圈。

    入山之後,陽光都被參天古木遮住。走了足有一個時辰有余,千刃派的大門才終于在眼前開闊起來。

    為了遷就林廷,她們走得很慢,山下的弟子早就跑上來將硯心回派的事情稟報了。山中管事知道她帶了朋友回山,提前便把住宿安排好,等林非鹿一到,便有人帶著他們去住處。

    硯心一回來就先去拜見掌門,並說明了要使用派中藥泉的事。

    千刃派掌門就是她師父,自將她撿回來,便視作女兒一般教導,對她幾乎是有求必應,自然是同意了。

    派中少有外人做客,如今這一對兄妹風姿綽約,兄長溫潤俊朗,妹妹輕靈秀美,一年四季與刀為伍的魁梧漢子們都覺得稀奇極了,跟他們說話時聲音都不敢過重,怕把小師妹的朋友給嚇到。

    特別是那些(操cao)心小師妹下半生幸福的師兄們,他們以前都覺得小師妹一心練刀(性xing)子無趣肯定找不到良人,沒想到這次居然拐了個這麼溫柔俊朗的公子上山,一定要好吃好喝招待著,千萬不能把人嚇跑了!

    千刃派弟子對于刀法的鑽研跟硯心如出一轍,是以整個門派的派風都十分淳樸,沒那麼多(勾gou)心斗角彎彎繞繞。

    態度熱情友善,環境優美清靜,林非鹿對這個度假地點十分滿意了。

    硯心倒是有點擔心他們在這里住的不習慣,畢竟她是知道這兩人的真實身份的,豈可與皇宮相提並論。

    林非鹿安慰她︰“我就喜歡這種練武的氛圍,至于我哥,他只要有動物陪著就開心。”

    硯心奇道︰“動物?”

    林非鹿點頭︰“對呀,我哥喜歡動物,動物也喜歡他。”

    硯心若有所思。

    翌日練過早課,她便掛著一圈繩子,背著一個大竹簍進山了。

    林非鹿吃過早飯沒找見人,便拿著自己的劍跑到練武場上去,跟千刃派弟子一起練劍。

    雖說刀劍不同,但招式套路卻有異曲同工之妙,她這些天已經在山上混熟了,一口一個大哥哥,一笑兩個小梨渦,把這些魁梧大漢們喊得面紅耳赤,每次她過來練劍,大家都會主動指導她劍法。

    這簡直就是她夢寐以求的武俠生活啊。

    一直接近傍晚,硯心才來到了林廷暫居的院子。

    林廷也很喜歡山中清靜氛圍,每日看看書散散步泡泡藥泉,不僅(身shen)體好了很多,心情也輕緩了許多。

    听見敲門聲,他便放下書本起身去開門。一打開門,便看見硯心渾身沾滿草葉站在外面,連發尾都染著細碎枯葉,像剛從草叢里鑽出來一樣,懷里還抱著一個大竹簍。

    林廷失笑道︰“硯心姑娘這是怎麼了?”

    她抱著竹簍走進院中,打開上面的蓋子,轉頭認真地問︰“這些你喜歡嗎?”

    林廷走過去一看,才發現竹簍里竟然裝滿了小動物。

    有兩只兔子,一只松鼠,一只小狐狸,一只野雞。

    這些動物都被繩子捆住了雙腳,各自用布袋裝著,只(露)出一個腦袋在外面,都快在里面互啄起來了。

    林廷頓時哭笑不得,趕緊將動物們全部放出來。也不知道是不是硯心留給它們的威懾力太大,現在一解(脫tuo),全部都往林廷身後躲,那松鼠更是扒著他的腿一路往上爬,爬到他肩頭坐下後,兩只小爪子緊緊抓住他衣衫。

    硯心覺得神奇極了,這些動物見著人就躲,自己費了好大功夫才抓到,它們怎麼好像一點都不怕林廷呢?

    她往前走了兩步,想(摸Mo)(摸Mo)坐在他肩上的那只松鼠,結果松鼠頓時吱吱亂叫起來。

    硯心有點尷尬地又退回去了。

    林廷笑著搖了下頭,把那只松鼠拿下來抱在手上,(摸Mo)(摸Mo)它腦袋,半責備半安撫似的︰“乖一點,不要亂叫。”又笑著對她說︰“要不要再試試?”

    硯心看了看他,又才伸出手,慢慢在松鼠頭上(摸Mo)了一把。

    這次它果然不動也不叫了,硯心(摸Mo)了兩下,似乎感覺這小松鼠在瑟瑟發抖,又默默把手收回來,然後問他︰“你喜歡嗎?”

    林廷眼楮里都是溫柔笑意︰“喜歡。”

    她也就笑起來,眼楮彎彎的,沒了往日的故作嚴肅,只有屬于少(女nu)的嬌憨。

    門外哼哼響了兩聲,樹葉一陣沙沙,像是有什麼在撞樹。

    林廷好奇看過去︰“還有什麼嗎?”

    硯心默了一下,轉身走出去,然後牽了一頭青面獠牙的野豬過來。

    她試探著問林廷︰“這個……你也喜歡嗎?”

    林廷撲哧一聲笑出來了。

    那野豬還在哼哼,但迫于硯心的威懾不敢亂動,林廷居然在一頭凶猛的野豬臉上看出了一絲委屈。

    林非鹿練完劍回來,遠遠看見門口一只野豬,高興地蹦過來︰“哇野豬!今晚有烤野豬(肉rou)吃了!”

    林廷/硯心︰“…………”

    兩人對視一番,都不約而同笑起來。

    山上的日子就這麼愉快地溜過去了。

    林非鹿幾乎都沒感受到夏日的氣息,夏天就結束了。林廷的(身shen)體經過這幾個月在藥泉的浸泡,果然康復了很多,臉上也漸漸恢復了氣(色),越發顯得唇紅膚白,俊朗非凡。

    最重要是他的精神狀態也好轉了很多,似乎又一點點變回了曾經那個溫柔愛笑的少年。

    也是時候離開這個山中桃源了。

    雖然千刃派的弟子們一直熱情地留他們繼續小住,但林非鹿還記著去五台山看望皇祖母的事,只能遺憾拒絕,並保證今後有時間了一定常來。

    之前是硯心帶他們上山,這次還是她送他們下山。

    她似乎有很多話想說,到最後卻只是抱了下拳,說了四個字︰“各自珍重。”

    林非鹿熱絡地邀請她;“硯心姐姐,有機會來京城找我們玩兒啊!京城也有很多高手,到時候找來陪你切磋刀法呀!”

    硯心看了林廷一眼,點頭說好。

    兩人上了馬車,她還站在原地沒動,山風兀自撩著她的紅裙飛揚。

    車簾突然被掀開,林廷探出頭來,溫聲喊她︰“硯心姑娘。”

    硯心一下抬眸看去。

    他眉眼溫軟地笑著︰“院子里的動物,你先幫我照顧著可好?”

    硯心說︰“好,那你什麼時候再來?”

    林廷目光溫柔地看著她︰“快則兩月,慢則半年,我總會來的。”

    她一直沉靜的臉上,終于緩緩(露)出一抹開心的笑來。

    馬車漸漸駛離秦山,來時還是春天,去時卻已經生出淺淺的秋意了。從秦山到五台山,路途也挺遠的,林非鹿照常是不著急趕路,當做游山玩水慢慢晃悠。

    在山中待了幾個月,倒是挺想念紅塵繁華的。

    林非鹿打算先進城置備一些秋衣,臨近傍晚才終于到達最近的一座城鎮。找了落腳的客棧,一行人先去一樓用飯,一坐下便听四周議論紛紛,言語間好像都提到什麼宋國新君。

    林非鹿跟林廷對視一眼,便湊到一旁問︰“這位大哥,宋國(發fa)生何事了?怎麼我听大家都在討論?”

    那人轉頭看見是個年輕少(女nu),倒是很耐著(性xing)子︰“你竟不知?上個月宋國新君即位了。”

    宋國國君去年病重,宋驚瀾就是因為此事逃離大林,難不成是那國君病逝了?

    听她這麼一說,那人像看傻子似的看她︰“什麼病逝?是被那新君直接給(殺sha)了的!那新君不僅弒父,還(殺sha)了本該繼位的兄長,才坐上了這皇位。听說手段尤其狠毒,登基之後把不服他的朝官全部處死,還把其他皇子全部囚禁起來了。听說自他登基後,宋國刑場地上的血就沒(干gan)過!”

    林非鹿和林廷同時變了臉(色)。

    新君手段如此殘暴,宋林兩國的平和必然會被打破。

    林非鹿更是惶然不安,擔心起宋驚瀾的安危來,又轉而安慰自己,有紀涼在,他怎麼也不可能出事吧?

    林廷開口問道︰“這新君手段如此厲害,不知是宋國哪位皇子?”

    那人嘆道︰“這說來就更稀奇了,竟是當年被送到我們大林當質子的那位七皇子,叫做宋驚瀾的,你說可不可笑?”

    正在瘋狂擔心的林非鹿︰“?”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