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79章 【79】

第79章 【79】



    翌日一早, 林非鹿精神抖擻前往陸家看熱鬧。

    這陸家也是傳承已久的武學世家,在江湖上屹立多年, 名望很高。否則當年即墨吾也不會把劍譜托付給他們。

    只是當年托付遺言的陸家家主已經過世,人心莫測,一代復一代,懷揣絕世劍法, 生出異心也是人之常情。

    自從消息走漏,陸家便知大事不妙。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江湖各路本就因為即墨劍法一直盯著他們, 只是各方牽制,才沒有出手爭搶。如今(發fa)生這樣的事, 劍譜肯定是留不住了。

    這段時間以來,他們一直在尋找合理解決此事的辦法。

    一大早,陸家門外的練武場上便站滿了人。

    林非鹿來得早, 早就佔好了一個視野開闊的好位置。她掏了把瓜子分給硯心一半, 一邊磕一邊問︰“你說陸家這次要怎麼做才能平息眾怒呀?”

    硯心回道︰“劍譜定然是要交出來了。”

    林非鹿又問︰“那交給誰呢?”

    硯心看了眼四周密密麻麻的人群︰“這就是大家今天來的目的。”

    有多少人是真的因為陸家違背即墨大俠的遺言而憤怒呢?

    不過都是想將那本絕世劍譜佔為己有罷了。

    林非鹿回想昨天硯心三言兩語描繪出的那位俠肝義膽的即墨大俠, 心中不由有些感嘆。嘆完了, 看見硯心還捏著那把瓜子沒磕, 便問︰“硯心姐姐, 你不喜歡吃瓜子兒嗎?”

    硯心說︰“喜歡的, 只是……”

    她也不是不好意思當眾吃東西, 昨晚她當街吃棉花糖就沒什麼心理負擔。只是嗑瓜子那聲兒實在太響了, 在場又都是習武之人, 耳力過人,剛才林非鹿在旁邊磕得  響,都引來好幾道憤怒視線了。

    這麼嚴肅的場合,你還心安理得地嗑瓜子,合適嗎?!

    林非鹿不是江湖中人便也罷了,她作為英雄榜上的人物,還是要收斂一下的。

    林非鹿了然一點頭,理解了她的大俠包袱︰“那我拿著吧,萬一你一會兒要跟人交手,總不能把瓜子當暗器撒出去。”

    硯心被她逗笑了,正要還給她,旁邊林廷伸出手來,溫聲說︰“給我吧。”

    硯心以為是他要磕,也沒多想,便將手中的瓜子全部放進他掌中。

    他手指很長,指根白皙,一看就不是舞刀弄槍的手。但手掌卻比她大,她握滿了手的瓜子放在他手中時,看上去卻只有那麼一小撮。

    林非鹿對這個江湖好奇得很,硯心便將在場她認識的高手一一指給她看。

    過了片刻,硯心的袖口突然被輕輕扯了扯。

    她轉過頭,便看見林廷將剝好的瓜子仁用一方(干gan)淨的藍(色)手絹包著,遞了過來。

    飽滿香脆的玉(色)瓜子仁就躺在他掌中的手絹上,手絹四個角垂下來,隨著風微微飄揚。

    他溫聲說︰“吃吧。”

    春日的陽光才剛剛冒出雲端,他的眼楮里好像有萬里晴空,清澈又溫暖。

    硯心又開始覺得耳根發燙,她默默接過來,看著他手指說︰“多謝。”

    林廷笑著︰“不客氣。”

    太陽逐漸將這片人山人海的練武場籠罩,站得久了,許多人心中都生出煩躁來,四周逐漸開始躁動不安。

    正當林非鹿以為就快打起來的時候,陸家緊閉的大門突然開了。

    一位燕頷虎須的中年人走了出來。

    硯心偏過頭低聲說︰“這就是陸家如今的家主。”

    陸家家主一現身,四周立刻群情激憤,全都在責罵陸家背信棄義卑鄙無恥。

    陸家主也不還嘴,任由他們罵,一雙眼楮沉沉掃過在場之人,等聲音漸漸小下去,才開口道︰“各位,陸某知道你們今日齊聚所謂何事。這件事確實是陸某教子無方,辜負了即墨大俠的信任。陸某深感慚愧,已重罰犬子。不過各位也當知曉,犬子只習得即墨劍法第一式,此生絕不再使此招。今日,陸某便當著大家的面,將即墨劍法,轉交他人。”

    底下頓時一片哄然。

    陸家這麼爽快,大家之前準備的說辭都沒用上。

    但陸家既然說要交出來,那些對即墨劍法勢在必得的人立刻站了出來。

    全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名門正派,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才是重新接手即墨劍法的不二人選。有長篇大論的,也有說要比武論輸贏的,現場一時十分混亂。

    林非鹿看著看著,突然覺得沒什麼意思。

    這跟爭皇位有什麼區別?

    都是利欲燻心,為了爭搶那個唯一的東西大打出手。

    她轉頭去看林廷,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陽光照射的原因,他臉(色)顯得有些白,濃密的眼睫搭下來,垂眸不知道在看著哪里。

    硯心站在他們之間,發現林非鹿擔憂的目光,便也轉頭去看林廷。

    他像是在走神,總是溫和的眉眼微不可察地輕皺著,沒了往日的笑意。

    硯心突然很想伸手幫他拂開眉頭。

    她捏了下手指,湊過去關切問︰“你(身shen)體不舒服嗎?”

    林廷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她在跟自己說話,彎唇笑了下︰“無礙,只是覺得有些吵。”

    他臉(色)和唇(色)都泛白,看上去確實不太妙。

    硯心眉眼一橫。

    她轉過身,右手往後一撈,拔出自己背在身後的那把寬刀,面無表情往前一擲。

    隔著這麼遠的距離,那把寬刀破風而行,猶如利箭,蹭地一聲(插cha)進了陸家主身後的房門上。

    現場頓時安靜下來,正在打嘴炮爭論的兩名高手也驚訝地看過來。

    無人不識千刃寬刀,無人不知武痴硯心。

    全場視線聚焦,嗑瓜子的林非鹿默默放下了自己的手。

    女俠你做什麼?!你要搶劍譜也不用這麼明目張膽吧!

    有人沉不住氣問道︰“硯心姑娘,這是何意?”

    硯心說︰“你們太吵了。”

    她看向陸家主,還帶著少(女nu)音(色)的嗓音十分沉著︰“陸家主既然已有決定,何必看著各位前輩爭來爭去,不如直接說出你打算交付的人選吧。”

    听她這麼說,現場的目光又齊刷刷移到陸家主身上。

    剛才他們一听說即墨劍法要易主,便迫不及待爭搶起來,倒是一時之間沒能察覺陸家家主的言外之意。此時被硯心點醒,都不安地看著陸家家主。

    卻見陸家主笑了一下,遠遠朝硯心抱了下拳。

    然後才朗聲道︰“陸家身負即墨大俠遺志多年,有負所托,今日,便在整個江湖的見證之下,將即墨劍譜,轉交給紀涼大俠,從今以後,陸家與即墨劍譜再無瓜葛。”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紀涼?!

    他沒死?也沒隱居?

    林非鹿被這個轉折驚得瓜子都掉了。

    只見陸家主身後那扇門緩緩打開,一抹高瘦冷清的人影走了出來。

    走到門口時,毫不費力將(插cha)在門上的那把寬刀拔了下來,然後又隨手一擲。

    寬刀便再次回到了硯心手上。

    硯心朝他抱拳行禮,“多謝紀前輩。”

    紀涼一現身,剛才還在爭搶劍譜歸宿的幾大家族和幾大門派都萎了。

    天下第一劍客可不是虛名,敗在蒼松山上的人不計其數,紀涼這個天下第一的名頭,不是江湖給的,是他一劍一劍比出來的。

    當著眾人的面,陸家主從懷里掏出了一本劍譜,恭恭敬敬遞到了紀涼眼前。

    紀涼隨手接過,塞進了懷里。

    沒人敢從紀涼手上搶東西,但這劍法(誘you)惑太大,素來一派的幾大家族互相使了個眼(色),便有人站出來道︰“我輩素來敬佩紀大俠風采,但這劍譜乃是即墨大俠臨終所托,哪怕是陸家也無權隨意轉讓。就這麼交由紀大俠,恐怕不妥吧?”

    周圍頓時一片附和。

    不過一些真正討要說法關心大俠遺志的人倒是很贊同︰“紀前輩劍法出神入化,自成一派,如今武功已臻化境,是這世上最不可能練習即墨劍法的人,交由他保管,的確不失為一條良策。”

    兩派各執己見,都有話說,現場頓時又爭論起來。

    直到紀涼隨手一招,將幾張染血的令牌扔了出來。

    眾人定楮一看,竟是赤霄十三寨幾大寨主的令牌。

    陸家主這才興奮開口︰“即墨大俠遺言,誰若滅赤霄十三寨劍譜便歸誰。前些時日,紀大俠憑一己之力取五寨首領(性xing)命,算是滅其一半!如今劍譜必須易主,除了紀大俠,還有誰比他更有資格嗎!”

    你名門正派這些年數次圍剿十三寨,(殺sha)的都是些小貓小狗,連寨主一根毛都沒傷到。

    如今紀涼僅憑一人便(殺sha)五大寨主,你們有什麼資格跟人家爭?!

    為劍譜而來的那些人看著這幾張令牌,再看看紀涼冷若冰霜的臉,都知道此事無望了。

    而那些打著歪門邪道主意的人,也沒勇氣從紀涼那搶東西,紛紛歇了這心思。

    本來以為要大戰幾天幾夜才能解決的事情,居然不到一上午就完美解決了,在場好多人都感覺自己雲里霧里的。

    不過紀涼現身,算是破了之前的傳言。

    他不僅好好活著,而且武功修為大有精進,能單槍匹馬取五大寨主(性xing)命,這江湖上又有幾人能做到。就算有這能力,也不敢輕易與十三寨為敵,看看當年即墨吾的下場不就知道。

    不過紀涼無妻無兒,孤家寡人,就算跟十三寨結下仇怨,好像也沒什麼可怕的。

    江湖上一時議論紛紛。

    林非鹿自從紀涼出場整個人就已經驚呆了。

    紀涼真的是小漂亮的紀叔!

    她有點激動,又有些說不明道不清的情緒。想打招呼吧,又覺得紀大俠大概是不會理她的。

    事情一解決紀涼就消失了,林非鹿就是想找他也不知道該去哪找,而且她也沒辦法跟林廷解釋自己怎麼會認識天下第一劍客,只能忍住心中翻涌的情緒,先回府衙了。

    林廷一回來便回房去休息了,他身子還是太虛,風璃草的毒雖然都排(干gan)淨了,但毒(性xing)給他(身shen)體造成的傷害還未痊愈。

    硯心等他離開後才問林非鹿︰“齊王殿下受過傷嗎?”

    林非鹿搖搖頭,想了想還是告訴她︰“他中過毒,身子不太好。”

    硯心眉頭鎖起來︰“什麼毒?何人所下?”

    林非鹿說︰“是風璃草……”

    她話沒說完,只抱歉地笑了笑。

    硯心以為此事涉及皇家秘聞,便也沒多問,只是認真道︰“秦山之上有一天然藥泉,對于療傷排毒十分有效,你們接下來若無別的事,可隨我一起回山。”

    林非鹿一下高興起來︰“好呀!早听聞秦山風景秀美,正好去見識見識!”

    硯心此番下山就是為了找人切磋,精煉刀法。但事有輕重緩急,林廷既然身子不好,當務之急還是為他治病要緊。

    幾人一合計,便決定明日啟程,前往秦山。

    林非鹿沒想到這次游歷江湖還能遇上這樣的機遇,那藥泉在千刃派門派之內,外人入派都難,更別說使用里面的藥泉。若不是遇到硯心,林廷的病恐怕還要拖下去。

    善良的人果然是有好報的!

    因著明日就要趕路,林非鹿收拾好行李早早就(睡Shui)了。

    金陵城的熱鬧一直持續到很晚才漸漸安靜。她在(睡Shui)夢中翻了個身,突然感到一陣冷意。

    不,不是冷意,是令人戰栗的劍意。

    林非鹿一下清醒了,睜眼時,猛地喘出一口氣。

    就在她喘氣的同時,那股包裹她的劍意也頓時消失。

    借著窗外朦朧月光,林非鹿看到屋內坐著一人。要不是這劍意無比熟悉,她就要尖叫了。

    雖然但是,紀大俠你叫醒人的方式也太另類了吧!

    林非鹿哆哆嗦嗦從(床chuang)上爬起來,擠出一個笑︰“紀……紀叔……”

    紀涼在黑暗中站起身,他站在原地,從懷中(摸Mo)出什麼東西,一言不發地朝(床chuang)上扔來。

    林非鹿手腳並用去接。

    待看清他扔來的是什麼之後,整個人都戰栗了。

    林非鹿欲哭無淚︰“紀叔,你給我這個(干gan)什麼啊?想讓我被全江湖追(殺sha)嗎?”

    紀涼冷冰冰說︰“沒人知道在你這。”

    林非鹿試探著問︰“是讓我幫你保管嗎?”

    紀涼︰“不是,給你的。”

    林非鹿︰“…………”

    她看著書上‘即墨劍法’四個字倒吸了一口涼氣。

    全江湖爭搶的絕世劍法,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落在自己手上了???

    林非鹿抓抓腦袋,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給我啊?”

    難道紀大俠看出自己骨骼清奇乃是百年難遇的練武奇才?

    紀涼看了她好一會兒沒說話,仿佛心情十分復雜。林非鹿等得都快又(睡Shui)著了,才听到他十分冷漠的聲音。

    他說︰“那小子送你的生辰禮物。”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