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76章 【76】

第76章 【76】



    官星然已經完全被這位可愛漂亮不做作的蓉兒姑娘迷住了。

    他昨日本就是見(色)起意, 一走進酒樓便見少(女nu)飄然而下,回眸一笑仿若人間仙子,才會要求與她拼桌以此套近乎。以他玉劍山莊少莊主的身份, 風流倜儻的樣貌以及不凡的身手, 這江湖上少有女子不動心。

    此時听她這麼說, 當即心神激蕩道︰“蓉兒姑娘如此可愛, 怎會有人不喜歡?除非對方眼盲心也盲!”

    在一旁被氣成河豚的雀音︰我看你心就挺盲的!

    林非鹿靦腆一笑,偏頭看見身邊的林廷正眼神復雜又好笑地看著她, 偷偷朝他擠了下眼。

    林廷眼中笑意越發明顯,暗自搖了下頭,隨她玩兒去了。

    對付雀音這種人, 林非鹿都不用怎麼發力, 隨口兩句話就能婊到她心疾復發。這一路逗著她, 給平淡的旅途增添了不少樂趣, 還怪好玩的。

    中午在林間歇腳休息的時候,林廷低聲說︰“你不喜歡他們,我們不跟他們一路就是了,你還故意去氣那姑娘做什麼。”

    林非鹿吃著風(干gan)的牛(肉rou)氣鼓鼓說︰“她昨天罵我不知廉恥。”

    林廷一向溫和的神情頓時有些氣憤, 他皮膚本就白,一生氣脖頸染上的紅就格外明顯, 低怒道︰“真是豈有此理, 分明是那官星然不守禮數。我還未同他們計較, 她倒敢反咬一口!”

    林非鹿見他真生氣了, 趕緊順毛︰“哎呀沒事, 我逗她好開心的,你不覺得她生氣的樣子很像一只炸毛的鸚鵡嗎?”

    林廷被她這個比喻逗笑了,搖了搖頭,(摸Mo)(摸Mo)她腦袋︰“玩夠了便罷,那官星然不懷好意,不必與他多做糾纏。”

    林非鹿笑眯眯點頭︰“好噠。”

    行至傍晚,一行人便到了距離金陵城只有半日距離的銀州城。金陵和銀州一衣帶水,中間隔著一條金銀河。因靠近金陵,此地也不甚繁華,江湖氣息十分濃厚,一路過來時策馬佩劍的江湖人士明顯多了起來。

    林非鹿從官星然口中套了一下午的話,對這個世界的武俠江湖終于有了一個大概的印象。

    金庸老爺子寫的那些東西自然是沒有的,但也分黑白兩道,三教九流,江湖上屹立著幾大家族幾大門派幾大山莊,以武為尊。他們還有一個江湖英雄榜,每年都會更新,上榜的都是江湖上武功造詣最高的大佬。

    官星然說了一串名字,林非鹿一個都沒听過,但她敏銳地捕捉了到了一個姓︰紀。

    官星然說︰“好幾年前,霸佔英雄榜第一的一直是劍客紀涼,紀大俠被稱作天下第一劍客,一手劍法使得出神入化,每年前去討教的人全都折服在他劍意之下。只可惜近幾年來紀大俠銷聲匿跡,他曾經常居的蒼松山也人去山空。有傳言說他比武時重傷身亡,也有傳言說他徹底隱居不問紅塵,英雄榜上他的名字便也漸漸沒落了。哎,不知官某此生還有沒有機會領教紀大俠的劍意。”

    林非鹿心道,不會吧?自己隨隨便便一踫,就踫到了天下第一劍客?

    那小漂亮也未免太厲害了!

    那自己也算是領教過第一劍客劍意的幸運鵝了?

    林非鹿覺得下次再見小漂亮,一定要仔細問一問!順便看能不能偷學點紀大俠的劍法,那可就賺到了。

    她不過是在套話,但在雀音眼中,這就是小婊砸和未婚夫眉來眼去相談甚歡,完全沒將她放在眼里。她生了一下午的悶氣,馬車一進城找到落腳的客棧,雀音便徑直下車,不理官星然的招呼,頭也不回地走了。

    官星然嘆道︰“又鬧小脾氣。”

    林非鹿一臉自責︰“官公子對不起,都是因為蓉兒雀音姐姐才生氣的。蓉兒不是有意的,你們不要因為我吵架好嗎?”

    官星然︰“跟你沒(關guan)系,蓉兒姑娘千萬不必自責!”

    林非鹿甜甜一笑,然後毫無心理負擔地轉身走了。

    趕了幾天路她也挺累的,用過晚飯便直接回房(睡Shui)覺了。外頭(發fa)生了什麼一概不知,一覺(睡Shui)到天亮,林非鹿一邊梳洗一邊盤算今天怎麼毫無痕跡地甩開官星然。

    等她梳洗完畢下樓吃早飯的時候,才發現好像根本不用甩?

    官星然壓根沒出現。

    林非鹿怡然自得坐在窗邊喝粥,吩咐小白去準備馬車。

    吃到一半,官星然身邊那個護衛倒是回來了一次,只是行(色)匆匆,很快又出去了。

    林非鹿問守在一旁的小黑︰“他們怎麼了?”

    小黑為了保證主子安全,隨時都注意著周遭(發fa)生的一切,自然知道(發fa)生何事,回稟道︰“與他們同行的雀音姑娘不見了,昨晚出門之後便沒回來,官公子正在尋找。”

    林非鹿差點被噎住︰“昨晚就不見了?怎麼回事?是不是走了啊?”

    小黑回道︰“官公子打听過了,雀音姑娘並未出城,就是在這城中消失的。”

    林非鹿看著面前的白粥,開始沒胃口,結結巴巴問林廷︰“哥,我是不是逗得太過了啊?”

    林廷想了想,吩咐小黑︰“幫著去找一找吧。”

    等小白準備完馬車回來,小黑便出門去尋人了。

    林非鹿雖然婊人家,可也沒想過婊出人命來。

    這江湖兒女,怎麼這麼不禁婊啊……

    出了這種事,她自然不可能一走了之,一直跟林廷在客棧等消息。快到中午,便看見官星然神(色)匆匆回來了,一看見她,臉上才涌上一抹喜(色),走過來道︰“黃姑娘,我還以為你走了,你是在專程等我嗎?”

    林非鹿︰“……雀音姑娘找到了嗎?”

    官星然臉上浮現一抹古怪的神(色),支吾了一下才道︰“她……她出城離開了。”說完又殷切地看著她︰“黃姑娘,我們也啟程出發吧。”

    林非鹿信他才有鬼。

    好在小黑也緊跟著進來,過來耳語了幾句,林非鹿臉(色)變了變,再看向官星然就有些真實的氣憤了︰“你說雀音姑娘出城了?我怎麼听說她現在還被人扣在城中呢?”

    官星然臉(色)變了又變,一會紅一會兒白的,好半天才支吾說︰“黃姑娘,你初入江湖,不懂不與朝廷為敵的規矩。扣住雀音的是平豫王,官某實在無能為力。”

    林非鹿罵他︰“那不是你未婚妻嗎?對方是王爺你就不救啦?你還是個男人嗎?”

    官星然被她罵得無地自容,還(強qiang)撐著說︰“平豫王是當今陛下的皇兄,銀州城是他的封地,得罪他十分不明智,又何必挑起江湖與朝廷之間的紛爭。”

    何況玉劍山莊在銀州城還有生意,若是開罪了平豫王,這生意就別想做了,斷了山莊的經濟來源,他爹不扒他一層皮。

    林非鹿冷笑了聲︰“說得那麼冠冕堂皇,不就是膽小怕事。”她站起身,招呼小黑︰“走,看看去。”

    官星然急急道︰“黃姑娘,那平豫王平生最好美(色),凡是他看上的女子全部擄在府中,你這不是自投羅網嗎?!”

    林非鹿沒理他。

    跟林廷一起出門後,才小聲問︰“平豫王誰啊?”

    她不知道也正常,林廷解釋道︰“平豫王是先皇的第九子,雖是九子,但因是先皇醉酒後臨幸一名宮女所出,所以一直未得封號。後來父皇登基,大赦天下,才封了他郡王,又將他封至銀州。”

    皇子分封,都是封一片州府。這平豫王只封了銀州城,可見林帝只是隨便打發了他。

    沒想到倒是在這里當起了土皇帝。

    小黑早已探了路,將兩人帶到了平豫王府。這府門修得十分低調樸實,院牆卻高,林非鹿擔心叫門會打草驚蛇,便打算帶著小黑先溜進去探探情況。

    林廷有些不放心︰“若是暴(露),平豫王為了掩飾罪行對你動了(殺sha)心怎麼辦?”

    林非鹿說︰“暗衛不是跟著嗎,一炷香我若是沒出來,你就帶人……”,她頓了頓,側著耳說︰“哥,你听里面是不是有聲音啊?”

    緊閉的府門內似乎隱隱有打斗聲傳出來。

    林非鹿小跑兩步走上台階,把耳朵貼在門縫上,聲音便清晰了不少。

    確實是在打斗,動靜還不小。

    她轉頭道︰“里面打起來了!我們趁機進去看看!”

    林廷不會飛,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和小黑從院牆翻了進去。

    光天化日翻牆是很顯眼,但整個平豫王府的人馬似乎都聚集到了一處,林非鹿帶著小黑輕輕松松就(摸Mo)了進去,順著打斗聲一路尋過去,卻見是一座極盡奢華的庭院。里頭酒池(肉rou)林,奢靡華侈,更有無數衣不蔽體的女子,簡直是一副活生生的春.宮圖。

    因為打斗,這些女子都瑟瑟發抖縮在邊上,院中酒宴樂器掀了一地,侍衛正在圍攻一名紅衣女子。

    她一人對上幾十名護衛卻絲毫不懼,一把寬刀舞得虎虎生風,直逼躲在簾帳後被護衛圍著的平豫王而去,口中喝道︰“淫賊!今日必取你狗命!”

    平豫王驚恐尖叫︰“來人!來人!把她給本王亂箭射死!”

    身旁一人道︰“王爺,若是放箭,這些美人可都沒命了。”

    平豫王大怒︰“本王的命都快沒了管她們做什麼!全部射死!”

    紅衣女子听聞此言,刀法越發凌厲。但架不住人海戰術,一直突圍不出去,侍衛很快拿著弓箭圍過來,林非鹿趕緊領著小黑跳進去,大聲道︰“住手!”

    平豫王眼見又跳進來兩個人,頓時崩潰道︰“今日刺客扎堆來的嗎?”

    林非鹿大喊道︰“九王叔,別來無恙啊。”

    平豫王愣了愣,透過人群往外看︰“誰?是誰?誰喊我王叔?”

    林非鹿仍是大聲道︰“我與太子哥哥途徑銀州,本想來拜訪九王叔,卻沒想王叔這里如此熱鬧。”

    平豫王驚呆了︰“什麼?什麼?太子殿下來了?”

    他趕緊撥開人群往前看了看。

    他當年是在生辰宴上見過林非鹿的,雖然她如今長大了,但五官還是能尋到當年模樣。

    平豫王失聲道︰“五公主?!”他趕緊對周圍侍衛道︰“都放下!把弓放下!不可誤傷五公主!”

    那紅衣女子還在奮力廝打,林非鹿帶著小黑徑直走過去。平豫王一身肥(肉rou),一笑起來兩個眼楮都看不見了,連連道︰“五公主,實在是失禮了。今日府中來了刺客,待我把這刺客拿下,再好生招待你和太子殿下!”

    林非鹿已經穿過重重護衛走到他跟前,朝小黑使了個眼(色)。

    小黑瞬間領會,佩刀一拔,架在平豫王肩上將他給挾持了。

    平豫王被這個反轉搞蒙了,哆哆嗦嗦問︰“公主,這是做什麼啊?”

    林非鹿也不跟他笑了,淡聲說︰“叫你的人住手。”

    刀鋒挨著脖頸,都能感受到一絲冰涼的痛感,平豫王立刻大叫︰“住手!都住手!”

    院子的打斗終于停下來。

    紅衣女子將一人踢到池中,回頭看向林非鹿,臉上閃過一抹疑惑。

    林非鹿笑眯眯朝她招手︰“女俠,過來說話呀。”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