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75章 【75】

第75章 【75】



    五分鐘後, 船娘被小黑按在了地上。

    林非鹿︰“你,下河去喂魚。”

    河匪踢到了鐵板,怎麼也沒想到這兩個其貌不揚甚至有點敦厚的護衛身手這麼厲害, 連連求饒︰“貴人饒命!這船不好控制, 若把我扔下河就沒人送你們上岸了。”

    林非鹿想了想也是這個理, 吩咐小黑︰“看好她, 等上岸之後押送官府吧。”

    林廷蹲在一旁捧著那只白鷺,神情有些難過。這船娘還是有點本事的, 白鷺脖頸處扎著的那枚暗器只漏了個尖在外面,其余全部深入白鷺體內, 救是救不活了。

    最後只能嘆著氣把白鷺扔進水中。

    怎麼也沒想到坐個船居然也能遇上劫匪, 也不知是他們運氣太好還是太巧。

    林非鹿唉聲嘆氣︰“我徹底醒悟了,這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武俠世界。”

    唯一相似的地方可能只有“江湖險惡”……

    初入江湖的興奮感已經完全被打擊了,從現在開始,她要摒棄掉以前從小看到大的武俠小說,重新探索這個陌生的副本!

    一個時辰後, 船行至安春渡。

    這個渡口十分熱鬧, 河面船只也多了起來, 岸上用以水陸中轉的城鎮叫做飛鳳城,听說是這里以前出過一任皇後,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一上岸, 小黑和小白就把船娘綁起來了, 想把人送交官府。

    這人打劫業務這麼熟練, 也不知道害過多少條人命, 按照大林律應該直接問斬。但不知為何,越是接近官府,這船娘的表情就越是輕松。

    林非鹿本來打算讓小黑把人送過去就行,他們先去找落腳的客棧。見船娘這副表情,便跟著一起去了。

    行至當地府衙,門口兩個衙役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手按著佩刀一副隨時是要拔刀的樣子︰“來者何人?!”

    林非鹿笑吟吟說︰“兩位大哥,這是我們剛才抓到的河道劫匪,特意送至官府交由你們辦理。”

    兩衙役對視一眼,其中一個說︰“知道了,人帶到這就行,回去吧。”

    林非鹿做出一副好奇的神情︰“府衙大人不升堂審問此人犯過何罪,(殺sha)過幾人,再如何定罪嗎?”

    衙役頓時怒道︰“話多!衙門辦事何時輪得到你來多嘴?還不快滾!”

    林非鹿“嘶”了一聲,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看看旁邊一臉得逞笑意的船娘,笑著問衙役︰“我知道了,你們官匪一家吧?”

    那衙役登時拔出佩刀︰“竟敢在衙門胡言亂語,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刀剛一拔出來,就被旁邊的小黑一腳蹬回去了。衙役被他一腳踹到地,難以置信竟有如此“狂妄”之人,還沒來得及出聲,林非鹿已經走到鳴冤鼓跟前拿起鼓槌大力敲了三下。

    鳴冤鼓一響,府衙必須上堂,兩名衙役忌憚她身後的黑白護衛,一邊往里跑還不忘放狠話︰“你們竟敢藐視府衙大鬧公堂,府衙大人決不輕饒!”

    林廷低聲嘆道︰“沒想到在父皇治理之下,竟還有這種官匪(勾gou)結的事。”

    林非鹿心說你還是太單純,這樣的事我在電視劇里看得多了。

    幾人走到公堂之上,兩旁已經站了一排拿著(殺sha)威棒的衙役,均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看著他們。

    可能是頭一次見到這麼膽大包天的刁民,穿著官服的府衙大人很快過來了,一坐下便猛拍驚堂木,怒道︰“堂下何人,還不速速跪下,報上名來!”

    林非鹿還沒說話,旁邊小白便冷笑道︰“跪你?你也配?”

    林非鹿︰“……”

    短短幾天相處,小白已經被她影響如斯了嗎?

    府衙大怒,重重一拍驚堂木,吩咐兩旁衙役︰“刁民膽大妄為,先給本官打上二十大板!”

    說罷,兩旁衙役便要來拿人,林廷被衙門這幅辦事態度氣得不輕︰“如今衙門便是這樣審案的嗎?不審犯人反審報官之人?誰給你們這樣大的官威?!”

    府衙大人可能是有點近視,站起身往前探了探,眯著眼看了林廷半天。

    他也不是蠢人,看出堂下一男一女滿身貴氣,恐怕來歷不凡,倒也不敢亂來,便揮手止住衙役,試探著問︰“那你倒是說說,你是何人,為何報案?”

    林廷便將方才船上的事說了一遍,衙役听完,裝模作樣問跪著的船娘︰“本官問你,這位公子所言可有假?”

    結果船娘說︰“大人,民婦冤枉,民婦不過跟幾位貴人開了句玩笑,他們便二話不說將民婦毆打一頓,押送至此,求大人為民婦做主啊!”

    林非鹿/林廷︰“…………”

    林非鹿拉了下還想辯解爭論的林廷,“別跟他們廢話。”她把自己的公主印佩交給小白,略抬下巴︰“拿上去給那老東西看看。”

    小白腳尖一點便飛身上去,在府衙驚恐大叫之中將印佩伸到了他眼前。

    然後府衙就叫不出來了,_地一下跪下了。

    他不僅跪下,還動作十分麻溜地跪著從上面挪到下面,跪挪到林非鹿面前連連磕頭︰“下官……下官有眼不識泰山,沖撞了五公主殿下,請五公主恕罪!”

    那船娘終于笑不出來了。

    府衙拿出這輩子最快的速度判了船娘死罪,那船娘被拖下去時還在掙扎大喊︰“大人!大人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平時可沒少孝敬你啊大人!”

    府衙嚇得臉(色)慘白,哆哆嗦嗦跟林非鹿說︰“五公主,這這這……這賊人胡言亂語,污蔑朝官!公主千萬不要听信她一面之詞!”

    林非鹿很和藹地笑了下︰“好的。”

    府衙冷汗涔涔掉,繼續哆哆嗦嗦說︰“公主駕臨鄙縣,下官不勝惶恐,下官這就為公主安排下榻之處,公主需要什麼盡管跟下官說!”

    他小心翼翼看了眼旁邊的林廷,“這……這位公子……”

    林非鹿很貼心地給他介紹︰“這是齊王殿下。”

    衙役雙眼一翻,差點暈過去了。

    最後林非鹿沒讓府衙給他們安排住處,處理完船娘的事便自行離開了。府衙還沒緩過來,暗中保護的侍衛便來了一人,拿著禁衛軍的令牌,將府衙耳提面命警告了一番。

    林非鹿知道暗衛會幫她善後,也不擔心,在街上買了個可以隨身攜帶的小本子,找到客棧之後,便將衙役的名字記在了本本上。

    林廷笑問︰“這是做什麼?”

    林非鹿像個反派一樣︰“這就是以後令人聞風喪膽的**,誰得罪了我,我就把他的名字寫上去,回京之後交給父皇!”

    林廷被她的神情逗得笑個不停。

    自從離京之後,他笑得次數越來越多了。

    林非鹿心里好開心,拉著林廷的袖口說︰“哥,我們就這麼一路走,一路懲惡揚善替天行道好不好!”

    林廷眉眼溫和地點頭︰“好。”

    她眼楮笑得彎彎的︰“那我們下去用飯吧,在這休息一晚,明日繼續出發!”

    飛鳳城作為水陸中轉地,相當于現代的交通樞紐,地段還是很熱鬧的。他們住的這家客棧是城中最好的酒樓,一樓用飯二樓住宿,走到樓梯口一看,底下已經座無虛席,只剩一個空桌了。

    林非鹿眼見門口有人走進來,直接飛身從二樓跳下去,先把位置給佔了,然後眉飛(色)舞地朝樓上的林廷揮手。

    她不過是佔了個位置,但在別人眼中,卻只看見輕靈秀美的少(女nu)縱身一躍,青衣飛舞,身姿綽約靈巧,又見她回頭一笑,眉眼恍如三月桃花,明(艷yan)得晃眼。

    林廷走下樓梯坐過去,林非鹿正招呼小二點菜,方才剛進門的一行人便朝她走來。

    她心道,不是吧,搶不到位置就來找她麻煩?

    無常兄弟對視一眼,往前走了兩步,作勢要攔,走到跟前的那名男子卻只是笑著朝她作了一揖︰“姑娘,公子,你們只有兩人,可否讓在下拼桌?”

    男子長相俊朗,手持佩劍,舉手投足不失風度,應該也是富貴出身。

    林非鹿問林廷︰“哥,可以嗎?”

    她是無所謂了。

    林廷一向與人為善,自然不會拒絕︰“請便。”

    那男子笑容越深︰“這位原是兄長,失禮了。在下官星然,不知兩位名諱?”

    林非鹿自然是報上了自己的藝名。

    本以為自己說出名字對方會有所反應,沒想到這位黃姑娘還在專心致志地點菜,官星然不由有些失望。

    他身後跟著的那名護衛見他坐下,便出門去了。沒多會兒,門外便又進來一行人,是一名衣著華麗的女子帶著兩名丫鬟,被護衛引過來時,臉上本來笑盈盈的,看到旁邊的林非鹿時,笑意頓時就淡了。

    施施然走到官星然身邊坐下時,半是撒嬌半是不滿問︰“官公子,我們為何要和陌生人同桌?”

    官星然道︰“只剩這一張空桌了,多虧了黃姑娘和黃公子同意拼桌。二位,這是雀音姑娘。”

    四人互相打了招呼,就算是認識了。林非鹿這趟帶林廷出來,本就希望他能多認識一些人,多結交一些朋友,也就不排斥官星然的熱情。

    邊吃邊聊了會兒天,得知他們也要前往金陵,官星然便相邀︰“不如同行,也有個照應。”

    林非鹿看向林廷,詢問他的意見,見他沒說話,便婉拒︰“我們還要在此逗留一段時間,就不拖延二位了。”

    沒想到官星然很熱情地說︰“沒(關guan)系,我們也不著急趕路,黃姑娘若是有些什麼需要官某幫忙的,盡管開口。”

    林非鹿︰這個人不會是看上我了吧?

    旁邊的雀音臉(色)已經很難看了,對林非鹿的惡意只差沒寫在臉上。

    她素來知道官星然風流,這一路都看得緊,沒想到就是在馬車上等他找個酒樓的功夫,就不知道從哪冒出來這麼個(勾gou)引人的小狐媚子,把他的眼神全都(勾gou)過去了!

    接收到雀音厭恨的目光,林非鹿回了她一個非常無辜的眼神︰你瞪我(干gan)什麼?你瞪他啊!我(干gan)啥了嗎?

    本來以為是個正人君子,沒想到是個風流成(性xing)的渣男,林非鹿沒了跟他結交的心思,吃完飯就上樓去了。傍晚正打算上街溜達溜達,一出門就遇到了雀音。

    她喊了兩聲“黃姑娘”,林非鹿才反應過來她是在喊自己,笑著問︰“雀音姑娘,有事嗎?”

    雀音走過來,眯眼將她上下打量一番,一副陰陽怪氣的語氣︰“黃姑娘,我見你氣質不凡,想來也是富貴人家出身,飽讀詩書,應該不會不知道(勾gou)引有妻之夫是十分無恥的行為吧?”

    林非鹿︰“我?(勾gou)引誰?”

    雀音︰“你今日與官公子相談甚歡,眉來眼去,難道不知我與他指腹為婚,早已定下婚事嗎?你就算能嫁入玉劍山莊,也不過是妾,想來以黃姑娘的出身,也不會甘心為妾吧?”

    林非鹿︰“…………”

    啊?

    雀音生氣極了︰“你不必再裝傻,你這樣的女子我見得多了,就算現在得官公子青睞,也不過以(色)侍人,遲早被他厭惡,下場淒慘。我可是好心警告你,若是識相,趁早從他身邊消失!”

    林非鹿一言難盡︰“你哪只眼楮看到我(勾gou)引他了?”

    雀音怒道︰“他眼珠子都快落在你身上了,你還說沒(勾gou)引他?”

    林非鹿︰“他眼珠子落在我身上,那你收拾他去啊,你找我(干gan)嘛?長得美是我的錯?”

    雀音︰“你還敢狡辯!真是不知廉恥!”

    莫名其妙被罵成狐狸精的林非鹿︰好的,我要讓你看看什麼叫真正的不知廉恥。

    于是翌日早上,林非鹿按照之前的計劃,繼續前往金陵。官星然本來還打算拖延幾天等她一起,見她不再逗留,自然是高高興興一路同行。

    林廷皺了下眉,但看林非鹿沒反對的樣子,也就隨她去了。

    之前他們的馬車賣了還沒買,官星然便邀請她跟自己同坐。這馬車寬闊又舒適,雀音也坐在里面,一見林非鹿彎腰進來,鼻子差點氣歪了。

    林非鹿朝她(露)出一個非常友好的笑。

    馬車緩緩行駛,林非鹿朝對面一直看著她的官星然一笑,軟聲問︰“官公子,听雀音姐姐說,你是玉劍山莊的少莊主?”

    官星然笑容自得,“是,黃姑娘若是得空,可以前去做客。”

    林非鹿甜甜一笑︰“好呀,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出遠門,好多地方都沒去過呢。”她十分悵然地看向雀音,“真是羨慕雀音姐姐,已經見過這世上許多風景了。”

    雀音覺得自己的笑有點繃不住︰“黃姑娘,你叫我姐姐不太合適吧?”

    林非鹿眨眨眼︰“我年方十三,雀音姐姐難道不比我大嗎?”

    雀音︰“…………”

    賤人!!!你罵我老!!!

    雀音感覺自己被氣得心髒疼,不由得垂眸捂住了心口。

    官星然不愧是風流老手,見狀立刻關切問︰“雀音姑娘,你哪里不舒服?”

    雀音淚眼漣漣地偏頭看了他一眼,努力擠出一個堅(強qiang)的笑,我見猶憐道︰“可能是心疾犯了,不礙事。”

    官星然便從懷中一個白瓷瓶,倒出一顆藥喂給她︰“快服一顆蓮心丹吧。”

    雀音感動道︰“如此珍貴的丹藥,官公子不要再浪費在我身上了。”

    官星然說︰“給你吃怎麼叫浪費呢?”

    林非鹿︰“…………”

    演戲呢你們?

    雀音話是這麼說,還是把藥吃了,她趁官星然不注意,轉頭看了林非鹿一眼,眼中盡是得意與挑釁。

    林非鹿臉上(露)出一抹失落的悵然。

    雀音心中更高興了。

    官星然收好藥瓶,轉頭看見對面少(女nu)的神情,不由得柔聲問︰“黃姑娘,你怎麼了?”

    林非鹿抿唇搖了搖頭,抬眸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雀音,小聲說︰“官公子,你對雀音姐姐好好哦……蓉兒也想遇到像你這樣的男子。”她委屈巴巴地皺了下鼻頭,“可惜都沒人喜歡蓉兒。”

    雀音︰“!!!”

    啊啊啊賤人!!!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