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74章 【74】

第74章 【74】



    林非鹿提前幾天就找欽天監的人卜了吉凶, 查了黃歷,今日宜出門, 宜遠行!

    她許久沒有起這麼大早了,幾乎興奮地整晚沒(睡Shui),天蒙蒙亮時好不容易(睡Shui)了一會兒,還做了一個非常復雜的夢。夢見自己跟周芷若和趙敏搶張無忌, 最後沒搶到,拿劍怒砍張無忌一只手臂……

    就很迷。

    這次出行,除了隨身保護他們的無常兄弟, 是不帶下人隨侍的。松雨哭了一宿,給她梳洗時眼楮都腫得睜不開,林非鹿好說歹說, 才沒讓她哭著鼻子送她出宮。

    林非鹿背著包袱,拿著古仔, 覺得自己真是渾身上下連頭發絲兒都透著俠女的氣質。

    走到宮門處時,無常兄弟已經駕著馬車等在那了。

    兩人體格看上去並不屬于那種五大三粗的壯漢,中等身材不胖不瘦,笑起來還有點敦厚。兩個人長得幾乎一模一樣,林非鹿愣是分不清誰是誰,最後建議道︰“一會兒你們各去買幾件衣服,小白以後只穿白衣, 小黑以後只穿黑衣, 怎麼樣?”

    兩人同時回道︰“但憑公主吩咐。”

    連聲音都一樣, 林非鹿服氣了。

    馬車一路行到齊王府, 林非鹿人還沒進去,聲音已經到了,跟春季回歸的鳥雀似的充滿歡快︰“大皇兄,我們準備出發啦!”

    林廷從里頭走出來,穿了一身藍(色)長衣,越發顯得人如白玉。只不過這一次服毒到底是傷了身子,面(色)難掩孱弱病氣。他也已收拾好了包袱,沒什麼好帶的,不過幾件換洗的衣裳。

    小廝一路將他送到府門口,抹著眼淚交代他千萬要照顧好自己。

    林非鹿跟著他蹦到門外,無常兄弟站在馬車旁朝他行李︰“拜見齊王殿下。”

    林廷笑道︰“出門在外,今後不必再多禮。”

    兩人又同時道︰“是。”

    林廷朝林非鹿投來一個迷茫的眼神,林非鹿秒懂他的感覺,趕緊掏出一錠銀子遞給他們︰“事不宜遲,快去買衣服!”

    兩人領命而去,很快就回來了,這下黑白分明,總算是一目了然。

    馬車終于搖搖晃晃朝城外駛去。

    林非鹿和林廷坐在馬車內,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都不約而同笑出來。

    她做了個伸展的姿勢,語氣里都是愜意︰“好開心呀。”

    林廷點點頭︰“我也很開心。”他頓了頓,又輕聲說︰“很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林非鹿從包袱里(摸Mo)出兩塊點心,遞給他一塊,邊吃邊問︰“大皇兄,我們現在就要開始闖蕩江湖了,避免身份暴(露),還是給自己取個藝名吧?”

    林廷︰“不是奧特曼和小怪獸嗎?”他認真詢問︰“我叫小怪獸?”

    林非鹿笑到方圓百里公雞打鳴。

    邊笑邊說︰“你才不是小怪獸呢!你是小仙男!”

    林廷意識到什麼,神情有些無奈,等她笑完了才道︰“林是國姓,自然不能再用。不如用你母族的姓,如何?”

    林非鹿頓時反駁︰“不行!他們不配!”她想了想,美滋滋說︰“我要叫黃蓉。”

    林廷倒還記得她給他講過的那個故事,撲哧笑出來︰“那我呢?”

    林非鹿說︰“黃蓉的大師兄叫曲靈風,那你就叫黃靈風吧!”

    林廷念了一遍,笑道︰“倒是個風雅的名字。”

    馬甲一換,林非鹿頓覺自己渾身上下都透出了丐幫幫主的氣質,兩三下把點心塞嘴里,蹭過來道︰“哥,我們先去打听打听最近江湖上有沒有什麼熱鬧盛事吧?什麼武林大會之類的。”

    林廷自然什麼都依她︰“好,不過該去哪里打听?”

    林非鹿興奮道︰“當然是去找丐幫啊!丐幫弟子遍布江湖,沒有他們不知道的事!”

    林廷︰“……那丐幫弟子,該去何處尋找呢?”

    林非鹿沖他擠了下眼,半跪著掀開馬車車簾。此時馬車已經駛出京城,行走在官道上。路兩旁偶爾有行人經過,多是些住在城郊的山戶。

    走了一段路,便看見路邊有一衣衫襤褸的乞丐在乞討,林非鹿頓時大喊︰“停車!”

    駕車的是小黑,穩穩當當將馬車停下,恭敬詢問︰“小姐,(發fa)生何事?”

    林非鹿拽著林廷下車,直奔那小乞丐而去。

    小乞丐突見有兩位衣著華麗的貴人過來,頓時捧著自己缺口的碗迎上來,討好道︰“貴人打賞點吧。”

    林非鹿扔了塊碎銀子給他,在他千恩萬謝中笑眯眯問︰“我問你,你可是丐幫弟子?”

    那小乞丐正拿起那塊碎銀子放在嘴里用牙咬,想也不想便點頭︰“是的是的,小的確為丐幫弟子。”

    林廷一臉愕然。

    林非鹿激動極了︰“那我問你,最近江湖上可有什麼大事(發fa)生?”

    小乞丐看了她兩眼,將碎銀子揣進髒兮兮的懷里才說︰“小的一向只在這條道上要飯,不是很清楚啊。”

    林非鹿倒是不氣餒︰“那你上級在哪?什麼香主舵主九袋長老之類的。”

    小乞丐抓了抓腦袋,顯然完全听不懂她在說什麼。但又怕自己回答不出來,碎銀子會被拿回去,只好道︰“您往前再走二十里,那里有一個城隍廟,里面乞丐多,輩分也高,您去那里問!”

    林非鹿鄭重一點頭,坐回馬車上便吩咐小黑前往城隍廟。

    在車上的時候,她簡單把丐幫的英雄事跡給林廷講了一遍,重點講述了喬峰以及洪七公兩代幫主的傳奇人生。

    听得林廷一愣一愣的,最後不無向往道︰“沒想到丐幫竟是如此俠義之幫,若能見到此代幫主,定要與他把酒言歡。”

    林非鹿得意洋洋︰“黃蓉就是洪七公的弟子,後來也當過一段時間的幫主哦。”

    林廷忍俊不禁,朝她作揖︰“嗯,見過黃幫主。”

    林非鹿的武俠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開心得小腳腳都開始亂蹬。

    馬車很快行至城隍廟,如小乞丐說的一樣,這里的確乞丐多,廟宇早已破敗,顯然成了乞丐們遮風擋雨的聚集地。

    林非鹿方一過去,周圍的乞丐立刻圍了上來,有的遞碗有的伸手,都是髒兮兮黑漆漆的,散發著難聞的味道。

    小白和小黑往她身前一擋,一副看上去不好惹的樣子,乞丐們才畏懼地往後退了退,林非鹿便出聲問︰“你們這里誰是老大?”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一個五大三粗皮膚黝黑的乞丐往前走了走。他長得壯,力氣也大,平日這塊兒都是他說了算。只見他弓腰笑道︰“正是小的,貴人找我有何吩咐?”

    林非鹿問︰“你在丐幫中是什麼身份?”

    壯乞丐“嘶”了一聲,說︰“怎麼著也該是個幫主吧?”

    林非鹿︰“???”

    就你?!

    也配?!

    小白見公主有些生氣,頓時用佩刀指著那壯乞丐冷聲道︰“不準嬉皮笑臉,給我好生回答!”

    壯乞丐連連求饒︰“大俠饒命大俠饒命,小的只是為了混口飯吃,要……要不,這位小姐中意的話,小的把幫主之位讓給她也是可以的,只要你們每日賞兩個饅頭,不不不,一個就夠了!”

    林非鹿︰“…………”

    她轉頭一看,林廷笑到全身發抖,站都快站不直了。

    見她看過來,笑著喊︰“黃幫主?”

    林非鹿︰“…………”

    要氣哭了。

    回到馬車上之後,林非鹿就不說話了,揣著手埋著頭在那生悶氣。

    林廷戳戳她發髻,忍著笑意安慰︰“小五乖,這些人定不是真的丐幫弟子,我們才剛出京城,再走一段時間,說不定就能遇到了。”

    林非鹿用手捂著臉嚶嚶道︰“不必安慰,我已經明白電視劇都是騙人的了。”

    馬車一直行至傍晚,才來到一處可供歇腳的小鎮。此時已經遠離上京繁華,四周透著一股販夫走卒的氣息。林非鹿本來已經不對自己的武俠副本抱期待了,誰料吃飯的時候卻听鄰桌兩個走貨商說起近來金陵城的大事。

    ——“金陵現在人多,我們去那里擺攤,準能賺大錢!”

    ——“雖然人多,但也危險,听說黑白兩道的人都去了不少,太混亂了。”

    ——“富貴險中求嘛!何況他們都是沖著陸家那本劍譜去的,跟我們有什麼(關guan)系,我們只管賣我們的貨!”

    林非鹿黯然一整天的神情頓時恢復了光彩。

    林廷一見便知她的意思︰“想去嗎?”

    她瘋狂點頭。

    林廷笑道︰“那明日便出發吧。”

    翌日一早,四人便出發前往金陵。林非鹿和林廷久居皇宮,對江湖上的事了解甚少,並不知道金陵其實就是江湖人士最常聚集的都城之一。

    那里的繁華程度並不比京城低,而且因為山高皇帝遠,江湖氣息十分濃厚,比京城還要開放自在得多。

    馬車行了兩天,到第三天時,便要走水路了。

    無常兄弟去把馬車換成了銀子,然後四人去棧邊坐船。

    過去的時候,棧邊恰好停著一艘船,撐船的是名婦女,戴著斗笠披著簑衣,招呼他們︰“過河嗎?”

    林非鹿說︰“我們要去下游,安春渡那里。”

    船娘說︰“可以,一兩銀子,上船吧。”

    林非鹿美滋滋跟林廷說︰“還挺便宜。”

    這船不大不小,坐他們四個人剛好合適,林非鹿趴在船邊欣賞了一會兒河心景(色),轉頭就看見一只羽翼縴長的白鳥停在了船頂上。她還沒來得及細看呢,只見那船娘伸手一招,不知道甩了什麼東西出去,那白鳥就吧唧一下摔下來了。

    水是順流,船娘收了長篙,走過來把那白鳥撿起來,自語道︰“今晚吃烤白鷺。”

    林非鹿騰地一下站來,幾步蹭到了船娘身邊,激動道︰“大俠好身手!敢問大俠是隱姓埋名的江湖人士嗎?!師出何處?可有門派?”

    船娘手上提著鳥,轉過頭看著她,陰沉沉說︰“把隨身財物都交出來,不然就扔你們下江中喂魚!”

    林非鹿︰“?”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