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72章 【72】

第72章 【72】



    一個連小動物都不忍心傷害的人, 看到那麼多人因他而死,該是何其痛苦。他陷在抑郁的情緒里, 負罪感只會越來越深, 直至被黑暗吞沒。

    林非鹿握住他的手, 像想努力給他溫暖和力量似的, 語氣卻放得輕輕的, 問他︰“大皇兄, 你以為沒有你,就不會死那麼多人嗎?”

    林廷還流著淚, 濕著睫毛看著她。

    林非鹿說︰“沒有你, 也會有別人的。總有一個人,會站在你如今的這個位置, 成為這場權勢之爭中最重要的那顆棋子。反而因為如今站在這個位置的人是你, 才讓很多事免于(發fa)生, 很多無辜之人免受牽連。”

    林廷怔怔地望著她。

    林非鹿認真地說︰“換成另外任何一個人,甚至是我, 都做不到像你這樣善良。我不會為了別人傷害自己,為了自保,為了活得更好, 很多我們不願意做的事,到最後都會試著去做。可是你一直沒有,廷哥哥, 你一直到現在, 都守住了自己內心的原則與善良。因為你的存在, 這場奪嫡之爭中,很多人免受其難。”

    沒有人因你而死,反而因為你的存在,救了很多人。

    林非鹿的這一番話,其實有偷換概念的存在,卻也說的是事實。

    換成另外任何一個人,可能早就跟阮家站在統一戰線上,為了儲君之位大打出手了。爭得越厲害,波及越廣,死的人就會更多。

    而這一切因為林廷無聲的反抗和阻止,都控制在最小的範圍內。

    林非鹿伸出手去,輕輕揩了下他眼角的淚。

    她手指還是跟小時候一樣,軟軟的,暖暖的,就像她此刻的聲音︰“你可以為那些死去的人感到難過,但不必因此愧疚。因為愧疚並不能改變什麼,也不能讓一切變得更好。哪怕你想贖罪,也得活著才能贖對不對?”

    林廷看著她漂亮又溫柔的眼楮,好像回到了小時候。

    每次當他被母妃逼得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急得只知道抹眼淚的時候,小鹿總會聰明地幫他找出解決的辦法。

    她從小就這麼無所不能,他不僅寵愛她,更信賴她。

    就像現在她這麼說,他好像就真的沒那麼難受了。好像黑暗里透了一縷光進來,讓他能得以喘息。

    院外傳來一陣匆匆的腳步聲,在里頭時就听見外面火急火燎的聲音︰“我的廷兒可是醒了?廷兒!”

    緊接著房門便被推開,阮貴妃腳步匆匆地走了進來。一進屋看見林廷坐在(床chuang)上,頓時哭著朝他撲過來,將人摟進了懷里。

    林廷也是很久沒有被母親這麼抱過,一時之間都愣住了。

    阮貴妃邊哭邊道︰“廷兒,是母妃對不起你,母妃不該逼你,母妃以後再也不逼你了,你想做什麼母妃都不攔著你了,我的廷兒,我的孩子啊……”

    林廷竟有些手足無措,求助似的看向一旁的林非鹿。

    林非鹿不得不開口︰“娘娘,大皇兄才剛醒,身子還虛著。”

    阮貴妃一听趕緊將他松開,但還是拉著他的手哭泣不止,一直到林帝進屋來,才堪堪收住了。

    林廷見父皇進來,想起身行禮,被林帝止住了。他眸(色)復雜地看著自己這個長子,關心了幾句他的(身shen)體,最後才又嘆又痛道︰“做什麼這樣作踐自己?尋常百姓都知好死不如賴活著,你堂堂大林皇子,有什麼事非要用死來解決?”

    林廷垂下眸去,沒有說話。

    太醫進來回稟了病情,得知林廷無恙,林帝和阮貴妃又交代幾句,才終于回宮了。

    林廷得知自己昏(睡Shui)多久小鹿便在這里守了多久,一時之間又感動又愧疚,對她道︰“你也回宮去吧。”

    林非鹿叉著腰大聲說︰“我不!我就要在這看著你!萬一你又喝那個什麼什麼草怎麼辦,哦對了,那東西你從哪搞來的?我要去把給你藥的人抽筋扒皮亂棍打死!”

    林廷忍不住笑起來。

    他一笑,她也就笑了。

    兩個人對視著笑了一會兒,林非鹿突然問他︰“大皇兄,現在貴妃娘娘不逼你了,你可以過自己的人生了,你有什麼想做的事嗎?”

    林廷愣了愣,好像認真地想了想,最後只是搖頭︰“我也不知道,好像沒有什麼想做的。”

    哪怕因為林非鹿偷換概念的開解,他不如之前有那麼重的負罪感了,但抑郁的情緒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化解的。

    這麼多年的逼迫和折磨,那些黑暗早已如蛛絲一般纏住他的心髒,讓他無時無刻不感到壓抑和厭倦。除非徹底將那些蛛絲連根拔淨,否則他永遠變不回曾經那個林廷。

    林非鹿有過身患抑郁癥的朋友。

    前一天晚上她們還在酒吧一起快樂蹦迪,那個女生笑得比誰都大聲,跳得比誰都歡,第二天早上,林非鹿就收到了她跳樓自(殺sha)的消息。

    那些情緒無孔不入,哪怕前一刻笑著,下一刻也能讓你哭出來。

    然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要你的命。

    林非鹿袖下的手指捏成了拳頭,指腹貼在掌心時,能感覺到自己的脈跳。

    她抿了下唇,眼楮彎起來︰“大皇兄,你今天听我講了郭靖和黃蓉的故事,覺得好不好听?”

    林廷點點頭︰“好听。”

    林非鹿問︰“那你想不想去體驗一下刀光劍影快意恩仇的江湖生活?”

    林廷愣了愣︰“嗯?”

    林非鹿眯了眯眼,做出一副遙想的表情,語氣突然變得深沉起來︰“哎,你不知道,其實我最大的夢想就是當一個行俠仗義的俠女,我從小跟著奚貴妃娘娘習武,打雷下雨都不放棄練功,不就是為了有一天仗劍天涯嗎!”

    林廷順著她的話問下去︰“所以?”

    林非鹿非常開心地拉住他的手︰“所以大皇兄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行走江湖啊?”

    林廷半天沒說話。

    林非鹿已經開始美滋滋的暢想了︰“我們可以取一個藝名叫沒頭腦和不高興!路見不平便拔刀相助,劫富濟貧,懲惡揚善!從京都走到江南,再從江南游至塞北,看遍大好河山,踏遍黃沙綠水。渴了喝酒餓了吃(肉rou),困了便以地為席以天為被!紅塵相伴,瀟瀟灑灑,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

    不妙,差點唱出來。

    林非鹿及時閉嘴。

    但眼楮卻還是閃閃發光,比天上的星星還亮,充滿期待和熱情地看著林廷,等待他的答復。

    過了好半天,林廷終于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邊笑邊說︰“其他我都同意,但沒頭腦和不高興是什麼?”

    林非鹿︰“害,你要是不喜歡,我還有別的。”她眨巴眨巴眼楮,特別認真地問︰“奧特曼和小怪獸怎麼樣?”

    她總是愛說一些別人听不懂卻又十分有趣的話。

    他的五妹,是這個世界上最漂亮最善良最有趣的女孩子。

    林非鹿也笑起來,然後伸出自己的小手指晃了晃︰“那我們說好啦?拉鉤!”

    林廷垂了下眸,半晌,慢慢將自己的手指伸出來,認真地同她(勾gou)住,輕聲說︰“嗯,說好了。”

    ……

    事不宜遲,林廷醒來後,林非鹿又在齊王府呆了兩天,看著他好好吃藥好好吃飯,氣(色)一點點好轉過來,才終于放心回宮。回宮之後,就直奔養心殿而去。

    林帝剛(睡Shui)完午覺起來,懶洋洋坐在軟塌上看奏折,看到她跑進來,便笑吟吟坐直身子,拍了拍身邊的位置︰“到這里坐。”

    又吩咐彭滿去拿她愛吃的點心和愛喝的酥茶。

    總說小五是皇宮的小福星,這話真的沒錯,以前救了太子,現在又救了齊王,林帝真是越看越喜歡,對她道︰“等開春之後,朕打算賜你一個封號。”

    按照大林的規矩,得有大功的公主才能賜封號,否則就是以排行來論,比如長公主,三公主,五公主。

    林非鹿這一輩,甚至往上一輩,都沒有哪位公主被賜過封號,這可是莫大的殊榮。林非鹿雖未做出過什麼功績,但就憑她于生死之際救了兩位皇子的(性xing)命來說,也該論大功的,不算違背祖制。

    但是林非鹿對這個不是很了解,還以為賜封號是一件很尋常的事,便點了點頭︰“好呀,父皇要賜什麼封號給我?”

    林帝沉吟道︰“你素來愛花,朕見你這兩年來尤愛種茶花,你那花田之中綠(色)山茶長得最好,便賜你封號“綠茶”如何?”

    林非鹿︰“??????”

    林帝獨自沉吟︰“綠茶公主,此名也甚是莞爾動听,似有茶香。”

    林非鹿︰“………………”

    我懷疑你在內涵我。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