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71章 【71】

第71章 【71】



    也該放手了。

    這些年, 林廷無數次對她說︰“母妃, 放手吧。”

    每當他說出這句話,都會受到自己的斥責與教訓。每訓斥一次, 他眼中的光亮就會暗上一分, 至如今,全然晦暗。

    他不再讓她放手了, 而是選擇用了結自己的方式, 了結一切。

    她親手逼死了自己的孩子。

    阮貴妃已不記得今日哭過幾回,只有這一回, 哭聲里才全是悔恨意味。她一邊哭一邊握著林廷冰涼無力的手︰“可是已然來不及了……”

    林非鹿冷笑一聲, “娘娘可知今夜為何會挨父皇那一巴掌?”

    阮貴妃一愣,淚流滿臉地看著她。

    林非鹿不無譏諷︰“娘娘當真以為, 這些年來阮家的所作所為父皇都一無所知嗎?”她不等她回答,冷聲道︰“歷來君王最忌外戚專權,阮家這些年把持朝政,在權力巔峰呆久了, 就算知道父皇忌憚,也不願意下來吧?”

    阮貴妃臉(色)一白, 匆匆反駁︰“不……”

    林非鹿無情打斷他︰“娘娘不如好好想想,這些年長嫡兩派的交鋒中, 父皇的態度是什麼?他不阻止, 難道就是默許你阮氏一族爭儲嗎?當真如此的話, 為何阮氏這些年越爭越式微?”

    阮貴妃的臉(色)越來越白。

    在這場長達六年的奪嫡之爭中, 林帝從不是全無所聞。

    他只不過是冷眼旁觀, 想借由太子一派打壓阮氏罷了。

    阮氏當年扶持林帝登基,得林帝重用,的確為朝廷做出過大貢獻。阮家子弟乃至阮相門生遍布朝中各處,成為就連林帝也很難瓦解的一股力量。

    林帝不可能給未來的繼承人留下這樣一個外戚隱患。

    這天下姓林,不姓阮。

    林廷從一開始就注定了不可能是儲君,林帝培養他,看重他,只不過是給了阮家一個痴心妄想的假象罷了。

    當阮氏一族開始踏上奪嫡之路,就落入了林帝早已布下的圈套。他根本不用親自動手解決阮氏勢力,他只需默許兩派相斗,縱容太子.黨對阮氏的撕咬,就可將阮氏羽翼一一摘除。

    就像這一次的宗祠倒塌事件。

    哪怕他知道這其中可能有蹊蹺,也生氣太子一派竟敢在宗祠上動手腳,但在處理起工部尚書以及阮相派的那群官員時,卻絲毫沒有手軟。

    林非鹿看著(床chuang)上仍無意識的林廷,頭一次覺得,皇家是真的無情。

    林帝難道不知道自己這個兒子這些年來的無助和無奈嗎?他定然是知道的,不然不會打阮貴妃那一巴掌,說出那樣的話。可他什麼也沒(干gan)涉,他冷眼旁觀兩派的斗爭,也冷眼旁觀了林廷日趨一日的絕望。

    親情,有時候真的比不過權勢**。

    林非鹿覺得可笑,連語氣都帶上了譏諷︰“娘娘覺得,是太子想對你們阮家趕盡(殺sha)絕嗎?如今的大林,難道是太子說了算嗎?如果沒有父皇的縱容和默許,單憑太子一派,如何撼動你阮氏這顆扎根多年的大樹?”

    這些道理,阮貴妃豈能不知。

    否則,她怎會情願答應武安侯那樣無理的要求,也要將他拉攏過來。

    只是從來沒有一個人,這樣當面直白的點出來罷了。

    這一次的宗祠事件,阮相一派遭受重創,朝中好幾處要職官員都因此事牽連下獄,太子.黨趁機在這些職位上安(插cha)了自己的人手,任職書呈到林帝面前時,當天就批了應允,完全沒給阮相反應的時間。

    武安侯也因為這件事拒絕了和阮家聯姻的提議,雪詩宴還未開始,已經連夜將女兒韋洛春送出京去,送回了元洲老家,擺明了是擔心阮家動手腳(強qiang)行讓韋洛春與林廷結合。

    不是她該放手了,是她不得不放手了。

    阮貴妃呆坐在床邊,不知過去多久,突然一膝蓋朝林非鹿跪下來。

    林非鹿躲了一下,她卻撲上來抓她裙角,痛哭道︰“小五!小五我知道你跟廷兒(關guan)系好,你救救他,你救救我的廷兒……”

    眼前的女子再也沒了往日的高傲矜貴,多年來的奪嫡之爭對她又何嘗不是一種折磨,而如今,林廷的自(殺sha)終于成為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就算我現在放手了,阮家放手了,太子也不會放過他的。阮家能退,阮相能告老歸鄉,可廷兒退不了,他是齊王,他是大林的皇長子,有他在一日,太子就不會安心,一旦太子登基,他不會留他……”

    兩派相爭,結下的豈止是生死之仇。

    林廷都知道他的死是唯一阻止這場奪嫡之爭的辦法,太子又豈能不知。

    有他在一日,皇長子一派就永遠不會死心。

    林非鹿不知道在如今的林傾心中,是否還有一絲對于這位長兄的情誼。

    但……

    她將自己的裙擺從阮貴妃手中拽回來,看向(床chuang)上的林廷,像是說給她听,也像在給自己保證︰“有我在一日,絕不會讓大皇兄出事。”

    ……

    林廷服毒自(殺sha)的事沒有傳出去,對外只說是他病重,阮相一派本就萎靡不振,听聞這個消息,更如雪上加霜,有些人甚至私底下偷偷投向太子派。

    林非鹿沒回宮,直接在齊王府住了下來。

    最先來探望的是林念知,她就住在宮外,翌日一早就來了,剛好跟阮貴妃打了個照面。看著妝發凌亂憔悴不堪的阮貴妃,第一時間竟沒認出來。

    下午時分林景淵和林濟文也來了,兩人看太醫面(色)凝重的樣子,也就沒去跟前打擾,只在門外遠遠看了一眼,之後就一直在院外沉默坐著。

    林景淵悶悶道︰“前日我才來齊王府找過大哥呢,那時候他都好好的,怎麼說病就病了。”

    林濟文抓抓腦袋︰“大哥自出宮後(身shen)體好像就不如以前好了,是不是在宮外吃的沒宮內好啊?”

    林景淵︰“…………”

    各宮听聞齊王病重,都派了人來探望。東宮也派人送了兩根百年血參過來,但林傾一直沒來過。

    有各位太醫每天會診,林廷體內的風璃草毒總算一點一點排(干gan)淨了,但他還是昏迷著,每日就靠些水和流食進補,本就消瘦的身子越來越虛弱。

    林非鹿急得不行,可又叫不醒他,後來想了想,打算試試現代“話療”的辦法。

    她每天什麼都不做,就坐在床邊給林廷講故事。

    一開始講一千零一夜,後來講童話故事,最後又講起自己看過的武俠劇。

    這一日,正講到郭靖的七位師父不允許他跟黃蓉在一起,非要把他跟穆念慈湊成一對。

    林非鹿盤腿坐在腳蹬上,手里還拿了把說書用的醒木,說到精彩處便在(床chuang)上拍一下︰“那郭靖當然不(干gan)啦,他只喜歡他的蓉妹妹。他的七位師父就說,混賬!東邪黃藥師是個(殺sha)人不眨眼的狂魔,從今以後,我不允許你再見這個小妖女!郭靖就急了,說蓉兒不是小妖女,蓉兒是很好很好的姑娘!”

    她嘆了聲氣,不禁撐著腦袋開始幻想,如果自己一開始穿的是武俠副本,說不定現在也擁有自己靖哥哥了吧?

    (床chuang)上突然傳出一道虛弱的聲音︰“那最後郭靖和他的蓉妹妹在一起了嗎?”

    林非鹿有一瞬間沒反應過來。

    意識到是誰在說話後,猛地從腳蹬上蹦了起來。

    林廷睜開了眼,正含笑看著她。

    林非鹿轉頭就往外跑︰“孟扶疾!孟扶疾!大皇兄醒了!”

    候在齊王府的太醫全部跑了進來,又是一番望聞問切,終于肯定林廷確實是沒事了。他體內余毒已清,今後只要注意調養(身shen)體,就不會再出問題。

    太醫又開了新的藥方,等他喝完藥,廚房也端來了清淡的白粥。

    林非鹿看著他漸漸恢復的臉(色),有點想哭,又有點想笑,等房間內的人都離開,林廷半躺在(床chuang)上,伸手(摸Mo)了(摸Mo)她的腦袋︰“對不起,讓小鹿擔心了。”

    她搖搖頭,想說點什麼,卻發現自己什麼都說不出來。

    林廷似乎意有所感,虛弱笑道︰“那之後呢?郭靖是怎麼說服他的七位師父跟黃蓉在一起的?”

    林非鹿吸吸鼻子,忍住眼中酸意,又將剩下的劇情粗略講了一遍︰“後來他們生了兩個女兒,一個叫郭襄,一個叫郭芙,這就又是另外兩個故事了。以後再講給大皇兄听!”

    他眼楮彎彎的︰“好啊。”

    林非鹿看了他一會兒,慢慢伸出自己的手指去(勾gou)住他的小指頭,聲音甕甕地說︰“大皇兄,我們約好了,以後不要再傷害自己了的好不好?”

    林廷臉上的笑意漸漸淡下去。

    他垂了下眸,長長的睫毛就搭在眼瞼,投下一片濃郁的陰影。

    過了好一會兒,林非鹿才听到他沙啞的聲音,他說︰“小鹿,死了太多人了。”

    夕陽的余暉透過半開的窗戶透進來,恰好將他籠罩。可那樣溫暖的光芒,卻再也照不亮他的眼楮。

    林非鹿不是第一次看到林廷哭。

    他們第一次遇見的時候,他就抱著兔子躲在草叢里哭。

    他其實一直都愛哭,他心腸是那樣柔軟,總容易為了這個世界落淚。

    可此刻眼淚從他眼里流出來,一點聲響都沒有,滑過他蒼白的臉頰,一滴一滴落在他布滿細弱青筋的手背上。

    他輕聲說︰“那麼多人因我而死,何其無辜。我早該結束這一切的,哪怕是死了,也要在地獄背負這罪孽。”

    林非鹿眼眶紅了,緊緊抓著他顫抖的手指︰“不是你的錯,跟你沒(關guan)系。”

    他抬頭看過來,很絕望地笑了下︰“那麼多條人命,我永遠無法原諒自己。”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