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70章 【70】

第70章 【70】



    林非鹿帶著孟扶疾趕到齊王府時, 夕陽涼薄的余暉正將這座府邸籠罩。

    林非鹿匆匆說了句“你敲門我翻牆”, 就直接從高聳的院牆翻了進去。在來的路上五公主已簡單說了兩句齊王殿下可能有自盡的打算,孟扶疾此時也不耽擱, 立刻沖上前去砸門。

    很快就有小廝來開門, 一臉疑惑地看著門外的年輕男子︰“你是哪位?”

    孟扶疾推開他便往里走︰“我是宮里的太醫,听說齊王殿下出事了, 他在哪里?快帶我過去!”

    小廝都懵了, 一邊跟上來一邊奇怪道︰“殿下出事了?可……可方才殿下從宮中回來還好好的呢,用過飯之後說有些困意便歇下了。”

    話是這麼說, 見孟扶疾背著藥箱火急火燎的樣子, 還是趕緊將他帶往林廷的庭院。

    林非鹿翻牆進來後,已經一路直奔林廷住所而去。林廷借口要歇息, 遣退了所有伺候的下人,此時整座庭院十分安靜,林非鹿沖到門口推門,才發現門從里面鎖死了。

    她一邊試圖破門一邊大喊︰“大皇兄!你在嗎?!大皇兄你別亂來啊, 你開開門!”

    沒人應她。

    林非鹿急得眼淚快出來了,後退到院中, 然後驟然發力,身形又快又狠地往前一撞。骨架仿佛都撞散了, 但好歹門是被她撞開了, 林非鹿顧不上疼, 沖進屋內。

    林廷就躺在(床chuang)上。

    穿著一身藍(色)的衣衫, 和衣而躺, 臉(色)青白,唇角卻還有笑。

    床邊滾落著一個白(色)的瓷瓶。

    林非鹿仿佛被掐住了喉嚨了一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她沖到床邊去握林廷的手,發現還有一點點溫度,還沒有完全冰涼。她又忍著顫抖趴到他(胸xiong)口去听心跳。

    很微弱很微弱,似乎下一刻就要停止了。

    林非鹿崩潰地大哭起來︰“孟扶疾!孟扶疾——”

    孟扶疾此時也終于跑到院外,听到里頭的哭喊,就知不妙,一邊跑一邊吩咐張皇失措的小廝︰“去準備熱水和鹽水來!”

    小廝趕緊去了。

    孟扶疾沖進屋內,就看見林非鹿已經把林廷從(床chuang)上扶住起來,邊哭邊道︰“他服毒了!藥瓶在床邊,你快看看是什麼毒,你快想想辦法,孟扶疾,你快想想辦法……”

    孟扶疾撿起床邊的小瓷瓶一聞,頓時道︰“是風璃草。”

    他又趕緊一探林廷脈象,“還有體溫,服毒不久,公主你扶好他!”

    林非鹿立刻照做,孟扶疾從藥箱里翻出幾個藥瓶出來,用最快的速度調配了一種藥物,然後捏住林廷的下巴,將一整瓶藥物都灌了下去。

    林廷此時已經失去意識,無法正常吞咽,孟扶疾費了好大功夫才讓他喝下去。

    林非鹿邊哭邊問︰“是解藥嗎?”

    孟扶疾搖搖頭︰“只是催吐的藥,讓他先把服下的東西吐出來。”

    說罷,又從藥箱里拿出一排銀針,分別扎在林廷的各個穴位上,一邊滯緩毒(性xing)蔓延,一邊(刺ci)激穴位加重催吐。

    在藥物和針灸(刺ci)激之下,無意識的林廷果然渾身一抽,吐了出來。

    林非鹿就跪坐在他身邊,被吐了一身也不嫌髒,急忙問孟扶疾︰“好了嗎?沒事了嗎?”

    孟扶疾沉著地搖搖頭,繼續以銀針刺他穴位。林非鹿瞪著眼楮看著,大氣都不敢出。小廝很快就端了熱水和鹽水進來,孟扶疾又往水里加了些藥物,再次給林廷灌了下去,又逼使他吐出來。

    林非鹿看了半天,覺得這大概就是古代版的洗胃。

    林廷來來回回吐了足有五次,最後孟扶疾才讓林非鹿扶著他躺下,又解開他衣襟,在他各個穴位上扎滿銀針。

    此時府中下人終于知道(發fa)生了何事,齊王殿下在他們的照看之下居然(發fa)生這樣的事,每個人都嚇得臉(色)慘白。孟扶疾扎完銀針,又走到桌邊寫下一劑藥方,交代他們立刻去熬藥來。

    林非鹿坐在床邊,隔個幾秒就伸出手指去探林廷的鼻息。

    雖然微弱,但好歹還有,她這才感覺自己能正常喘息了。孟扶疾走過來換針,對她道︰“公主,去換身衣衫吧。齊王殿下暫時無礙了。”

    林非鹿滿含期望地問︰“他沒事了吧?會醒過來的吧?”

    孟扶疾卻搖了搖頭︰“說不好,風璃草毒(性xing)太重,我們若遲來片刻,齊王殿下可能就沒救了。我現在也只能保住他的脈象,毒(性xing)已侵入體內,能不能醒來微臣也不知道。”

    林非鹿看著(床chuang)上面(色)慘白的少年,想到剛才沖進來時他嘴邊那抹解(脫tuo)的笑,心里跟針扎似的難受。

    難受之後,就是憤怒。

    她起身走出門去,院外下人跪了一地,林非鹿面無表情對管家道︰“派人進宮將此事告訴父皇和阮貴妃娘娘。”

    管家趕緊應了。

    她跟著一個丫鬟去換了身衣裳,又回到床邊守著。

    半個時辰後,院外就傳來了喧鬧的人聲。是林帝帶著阮貴妃以及一眾太醫趕來了。

    一進屋,看見(床chuang)上的林廷,阮貴妃就大呼一聲撲了過來,握住他的手泣不成聲。

    林帝臉(色)也十分難看,進宮的下人已經整件事如實稟告,他自然知道(發fa)生了什麼,走過去看了看昏迷的林廷便轉身問孟扶疾︰“齊王的毒可解了?”

    孟扶疾還是跟林非鹿那番話。

    跟來的太醫听說是風璃草,也都議論紛紛,看過孟扶疾開過的藥方後,又加了幾味藥進去,湊在一堆研究如何解毒。

    林帝喟嘆地拍了拍林非鹿的手,“今日,多虧了小五。”

    她沉默地搖搖頭。

    旁邊阮貴妃還在大哭不止,林帝手背青筋暴起,突然轉身,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她臉上,怒道︰“現如今知道哭了?!你之前是怎麼當母親的?”

    阮貴妃都被這一巴掌打懵了,連哭都忘了,怔怔地看著他。

    林非鹿突然開口,幽幽問一旁的孟扶疾︰“孟太醫,何為郁疾?”

    孟扶疾回道︰“醫書有記載,病在體,用藥可治,病在心,藥石無醫。郁疾由心而起,多思多憂,人體便如油盡燈枯,摧殘致死。”

    林帝皺眉道︰“什麼意思?小五你是說齊王患有郁疾?”

    林非鹿嗓音有點啞︰“是啊。如果沒有郁疾,為何會服毒自盡?”

    她早知林廷的狀態不對。

    太像她曾經在現代看過的有關抑郁癥的跡象。

    她早該想到的,這樣溫柔善良的一個人,在面對的母族逼迫而自身又無法反抗的情況下,很容易出現心理疾病。越是善良的人,越容易受傷。

    阮貴妃怔怔的,好半天才喃喃道︰“怎……怎會……”

    林非鹿冷冷看向他︰“大皇兄為何會得郁疾,貴妃娘娘難道不知道嗎?”

    阮貴妃渾身一顫,竟是一時說不出話來。

    之前去買藥的小廝此時終于回來,匆匆將熬好的藥端了進來。孟扶疾和幾位太醫便一道給林廷喂藥,他因昏迷著,藥喝了一半,另一半全灑在衣領上,流了滿臉滿頸都是。

    阮貴妃看著這幅景象,又哭了起來。但這次不敢大哭了,只用手帕捂著臉小聲抽泣。

    幾位太醫研究出新的解毒藥方,回稟之後就立刻去配藥了。林帝一直在這里待到深夜才回宮,林非鹿要在這守著,阮貴妃也不願意走,孟扶疾自然也留了下來,以便徹夜觀察情況。

    整個齊王府都染上了一層濃濃的陰郁。

    林帝一走,阮貴妃就又拉著林廷的手哭了會兒,最後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問守在一旁的孟扶疾︰“本宮的廷兒會醒來的吧?”

    這個時候,她才終于像個母親了。

    孟扶疾正(色)道︰“微臣會盡力解毒,但心病難醫,齊王殿下尋死之意堅決,能否醒來,還要看他自己的意願。微臣說句不當說的話,就算這一次醒來,也難保殿下今後不再尋死。”

    阮貴妃臉(色)慘白慘白的,看著(床chuang)上躺著的少年,腦子里回閃過他小時候的模樣。

    那麼小那麼乖的一個孩子,撿到什麼小動物時都會抱回來給她看,軟軟地喊她“娘親”。

    那時候,他是笑得那麼開心。

    阮貴妃恍然想起,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林廷的笑了。

    越長大,越沉默。

    她坐在床邊,握住林廷沒有溫度的手,怔了好久好久。

    林非鹿朝孟扶疾使了個眼(色),孟扶疾便退下了。房中只剩下她們兩人,林非鹿走到阮貴妃身邊,低聲喊了句︰“貴妃娘娘。”

    阮貴妃受驚一般,一下回過頭來。

    她定定看著身邊的少(女nu)。

    她一直以來都厭惡的人,甚至想下(殺sha)手的人,卻是如今救了自己的兒子,乃至救了整個阮家的人。

    阮貴妃一時之間不知該用什麼態度面對她。

    她也知道林非鹿不喜歡自己,她以為她此時會出聲譏諷。她想,任由她罵,她也受了。

    孰料林非鹿只是看著她,一字一句問︰“娘娘愛過自己這個孩子嗎?”

    阮貴妃動了動唇,想說自然,哪有當娘的不愛自己的孩子,可話到嘴邊,想起這些年她和阮家的所作所為,想到林廷眼中漸漸失去的光亮,她就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林非鹿的聲音很淺,不帶什麼情緒,卻字字如刀,扎進她心里,“這個孩子,他在你腹中孕育,由你的血(肉rou)而成,是你(身shen)體的一部分。娘娘懷胎十月,受盡痛苦,冒著風險將他生出來,就只是將他當做權勢的棋子嗎?”

    阮貴妃渾身一顫。

    林非鹿看著她的眼楮,語氣輕得像嘆息︰“但凡娘娘對皇長兄還有一絲屬于母親的愛,這個時候,也該放手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