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68章 【68】

第68章 【68】



    林非鹿已經忘了自己是怎麼走回明宮的了。

    只是回去的時候,看見林瞻遠蹲在院子里跟長耳和短耳玩, 她也就蹲過去, 吸了一會兒貓貓狗狗。

    林瞻遠已經長成俊俏的少年, 但眼神還是童真又清澈, 似乎察覺妹妹不高興,蹭過來(摸Mo)(摸Mo)她腦袋,哄她︰“妹妹乖嗷。”

    他跟林蔚混了這麼多年, 倒是把林蔚的說話方式學會了。

    林非鹿悵然地嘆了聲氣, 覺得心里空落落的,想到剛才那個擁抱和最後臨別時令她陌生的眼神, 又忍不住顫栗。

    林瞻遠歪著腦袋看了她一會兒,問︰“妹妹為什麼嘆氣?”

    林非鹿說︰“因為妹妹心里有些難過。”

    林瞻遠知道“難過”的意思, 立刻緊張兮兮地湊過來拉住她的手︰“妹妹不要難過,哥哥在!哥哥翻跟頭給妹妹看!”

    說完就往地上一蹲, 身子滾成一個球, 在地上翻了個滾。

    林非鹿差點笑死了。

    看到妹妹笑了, 他也笑起來,(露)出小小的虎牙,又再接再厲地翻了兩個。

    林非鹿越笑越大聲, 最後把眼淚都笑出來了。

    林瞻遠又爬到她身邊,拽著自己的袖子給她擦眼淚, “妹妹開心了嗎?”

    林非鹿吸吸鼻子, 抱住他親了一口︰“開心啦!”

    林瞻遠小臉紅撲撲的, 還知道害羞了, 別過腦袋小聲說︰“那……那今天就給妹妹親一下吧。”

    里頭傳來蕭嵐輕柔的嗓音︰“鹿兒,遠兒,該就寢了。”

    林非鹿應了一聲,拉著哥哥起身往屋內走去。她回頭看了眼翠竹居的方向,正看見明月當頭,滿空清輝。她在心里默默說︰再見啦,小殿下。

    回國之路,道阻且長,他的回去,並不是回家,而是回到龍潭虎穴。

    那里恐怕早已布滿刀槍陷阱。

    希望他一切安好。

    這一夜林非鹿注定要失眠了,天快亮時才終于(睡Shui)著。

    這一覺就(睡Shui)到日上三竿,蕭嵐寵溺她,她平日(睡Shui)懶覺也從不催促。林非鹿一跟頭從(床chuang)上翻坐起來,先喚來松雨問︰“今日宮中可(發fa)生大事了?”

    松雨奇怪道︰“沒有,公主為何這樣問?”

    林非鹿回想昨夜那抹冷鳶花香,搖了搖頭,慢騰騰起床。

    今日是太子妃入宮的第二天,按照規矩,她要去跟皇後和兩位貴妃請安。林非鹿覺得司妙然初入宮,年齡也才十五,還是個小姑娘,人生地不熟恐怕會很拘謹,用過午膳就熟門熟路跑去東宮了。

    林傾不在,司妙然果然一個人坐在寢宮中看書,听說五公主來了,倒是很高興,忙叫她進來。

    自從林念知出嫁後,林非鹿就沒個能聊天的姐妹了。林蔚比男孩子還煩,林琢玉又太木訥,女孩子還是需要一個能聊聊胭脂裙子的朋友的,司妙然倒是跟她很聊得來。

    高門貴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林非鹿跟她聊了會兒天,還下了一盤棋。

    她的棋藝綜合了林帝氣吞山河的霸道和蕭嵐抽刀斷水的柔韌,倒是把從小學棋的司妙然(殺sha)了個片甲不留。

    俗話說,棋品見人品,司妙然輸了棋,輸得還挺慘,眼中卻無惱意,溫溫婉婉又不失大方道︰“五公主棋藝精湛,妙然自愧不如。”

    林非鹿跳下軟塌拉她的手︰“嫂嫂,我帶你出去逛逛,近來菊桂開得可好啦。”

    司妙然自然沒逛過皇宮,很期待地點了點頭。

    林非鹿這些年是把皇宮犄角旮旯都竄遍了的,哪里花開得好,哪里的湖最清,哪顆樹上結的果子最甜,她都如數家珍。

    司相府雖也華麗,但比起皇宮依舊遜(色),司妙然一路行來,默默記下林非鹿給她介紹的宮殿和道路。

    行至一個路口時,她突然聞見一股奇異的花香,不同于她以往聞過的任何香味,便有些好奇地看過去,指著前方問︰“那是何處?”

    林非鹿看了一眼,若無其事說︰“冷宮。”

    司妙然手指顫了一下,趕緊收回來,催促林非鹿︰“快走吧。”

    林非鹿熱情介紹道︰“雖是冷宮,但里頭種了一種花,叫冷鳶花,其他地方都沒有的。嫂嫂聞到香味了嗎?就是這花的味道。”

    司妙然有些好奇,但更忌諱冷宮,林非鹿便自告奮勇︰“我去給嫂嫂摘一枝來!”

    司妙然忙道︰“不必!那地方……”

    話沒說完,就看見林非鹿縱步一躍,凌空而起,飛上了樹梢。

    松雨在旁邊挽尊︰“太子妃見諒,我們公主沒別的什麼愛好,就是喜歡飛……”

    司妙然噗的一聲被逗笑了。

    便站在原地等著。

    只見林非鹿兩三下躍上冷宮牆頭,飛了進去。

    冷宮不算大,但四處都透著陰冷。宮內一個伺候的下人都沒有,每日只有宮人固定送飯來,也不進去,就放在門口的那個台子上,被打入冷宮的妃子便在這里自生自滅。

    如今冷宮唯一住著的便是梅嬪。

    林非鹿跳下牆時,便看見那石台子上已經放著兩個食盒了,是今日的早膳和午膳。

    她朝後看了一眼,住人的房間房門緊閉,一點動靜都沒有。

    冷宮的妃嬪非瘋即傻,一般不會有人進來查探情況。

    冷鳶花的味道漂浮在鼻尖,林非鹿又想起昨晚那個擁抱。她拔出腰間的匕首握在手中,一步一步朝房間走去。

    輕輕一推,吱呀一聲,門就開了。

    入目就是一雙吊在半空的腳。

    那一瞬間,林非鹿仿佛心髒都停止了。

    她幾乎是奪門而出,跑到院中時,猛地吸了兩口氣,又回頭看了一眼。

    是梅嬪。

    懸梁自縊了。

    不,不是……

    是被人勒死,做成了自縊的假象。

    那個人是誰,不言而喻。

    林非鹿忍住渾身戰栗,摘了兩株冷鳶花,匆匆跳出冷宮。

    司妙然正在同松雨說什麼,見她回來,看著她手中紫(色)的花笑道︰“這花倒是好看,卻種在那種地方,實在可惜了。”

    林非鹿把自己奧斯卡影後的演技發揮到了極致才沒(露)出端倪︰“嫂嫂,我再帶你去看看其他花。”

    兩人逛了半個時辰,林非鹿便借口要去太後宮里請安離開了。

    一路匆匆回到明宮,回到房間往(床chuang)上一倒,她才有力氣思考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自梅惠兩人互咬之後,梅嬪被打入冷宮,惠嬪搬至悔省堂,兩人中間也搞出過一些小動靜,但都被林非鹿全盤化解了。後來林念知定親出嫁,出宮之前與惠嬪徹夜長談了一次,那之後,惠嬪就安分很多了。

    這些年一直安安穩穩的,恐怕也是沒了再爭什麼的心思。

    梅嬪那邊就更是安靜如雞,似乎只要活著就可以。

    而宋驚瀾走之前,卻專程去(殺sha)了梅嬪。

    可見她並不是真的安靜,她一定是暗地里在謀劃什麼,可惜被在宮中各處裝了竊听器的宋驚瀾知道了。

    所以他出手徹底幫自己解決了這個後患。

    昨夜是他剛(殺sha)完人回來,就用那雙擁抱她的手,無聲勒死了一個人。

    可他身上半點異常都看不出來,還是那樣自在從容。

    林非鹿突然發現,她這些年對小漂亮的認知可能有些誤差。

    他走之前為她做的最後一件事竟然是幫她(殺sha)人……

    林非鹿有點崩潰。

    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因為好奇心去冷宮一探究竟,現在好了,被他送給自己的禮物嚇到了……

    林非鹿跑去把蕭嵐的佛珠拿過來放在懷里,又在菩薩像前念了半個小時的經,才稍微驅趕了一下心中的害怕。直至傍晚時分,梅氏自縊的消息才傳遍宮中。

    沒有一個人懷疑是他(殺sha),她在冷宮呆了這麼多年,估計早就瘋了,自縊也不意外。

    用過晚膳,東宮那邊來了人,給林非鹿送了一疊手抄的佛經。

    是司妙然听聞此事後,想起她今天下午去過那地方,趕緊抄下來送于她安心的。

    林非鹿確實有點害怕,晚上都不敢一個人(睡Shui),跑去要跟蕭嵐(睡Shui)。

    結果林帝翻了蕭嵐的牌子。

    林非鹿︰“…………”

    就很氣!!!

    最後還是松雨和青煙一左一右陪著,林非鹿才堪堪入(睡Shui)。(睡Shui)覺前,松雨听到自家公主在小聲嘟囔著什麼,她湊過去一听,發現每個字她都听過,但連在一起她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林非鹿背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睡Shui)著了。

    大概是真的有效,她完全沒夢見死人,而是夢見自己又穿了回去,穿到了高中的考試場上,正在進行政治考試。

    這麼多年,她早就把背過的內容忘完了,卷子上的題她一道都寫不出來,急得她快哭了。

    翌日醒來的林非鹿捶床︰這簡直比噩夢還恐怖好嗎!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