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67章 【67】

第67章 【67】



    太子的大婚儀式十分繁瑣, 宮內宮外每一個環節都務必保證不出差錯,搞得這麼嚴陣以待, 林非鹿都有點緊張了。

    這時候當然沒有什麼伴郎伴娘鬧洞房,整個婚禮過程都透著莊嚴肅穆的氣氛, 太子妃八抬大轎入宮後還要跟太子一起拜天祭祖。

    林非鹿遠遠看著, 只覺得新娘的鳳冠霞帔看著都重, 穿著這麼重的衣服還要爬那麼高的階梯, 三跪九拜, 姿態端莊走來走去, 真是太累了。

    一直到中午儀式才算結束, 太子妃被送入東宮,宮中則大宴群臣,宮外設宴六十席,犒勞天下百姓,與君同樂。

    按照大林的習俗, 這婚宴要一直持續到晚上方結束,屆時太子才可入東宮見新娘, 坐帳挑蓋喝合巹酒。

    林非鹿听完只有一個想法︰新娘子這麼累,還要從早上餓到晚上, 也太慘了吧!

    這一日的皇宮比舉辦任何國宴團圓宴的時候都要熱鬧,總是森嚴的宮殿也多了幾分平日難見的喜氣洋洋。無論皇親國戚還是朝中重臣都受邀參加,然後呈上賀喜之禮, 就連全國各地的地方官都早就將禮物運送到京, 恭賀太子大婚之喜。

    林非鹿還在宴席上看見了冉燁, 一對上她的目光,冉燁趕緊小心翼翼地移開了視線,連多看一眼都不敢,看來上次奚行疆留給他的威懾力不小。

    林非鹿吃飽喝足,趁著休息的空檔,跑去奚貴妃身邊問她︰“娘娘,我現在可以去看看太子妃嗎?”

    奚貴妃專心致志剝著手中一顆荔枝,眼皮都沒抬一下︰“想去便去。”

    倒是旁邊的阮貴妃听見這話,端著酒杯涼悠悠道︰“恐怕不合規矩。”

    奚貴妃這才偏頭看了阮貴妃一眼,很淡地笑了下︰“倒是頭一次听說妹妹還知道守規矩。”

    阮貴妃被她噎了一下,當即就想甩臉(色),但這是在太子的大婚之宴上,□□本來就對阮氏一族十分敵視,她若是此刻黑臉,難免留下話柄。

    只能忍了,垂眸冷笑了一聲。

    林非鹿眼觀鼻鼻觀嘴,袖下的手指卻悄悄朝奚貴妃豎大拇指,她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淺淡眉眼間的笑意終于柔和了些,淡聲道︰“去吧,別鬧出大動靜就好。”

    林非鹿應了一聲,就高興地跑走了。

    走到殿外時,奚行疆正跟平日他(關guan)系好的那群公子哥坐在不遠處的池閣里玩投壺。那壺也擺的十分巧,居然在一只烏龜背上。那烏龜浮在水面,慢騰騰地游動,岸上的人便爭先恐後往它背上的木筒里扔箭頭。

    林非鹿看了兩眼,覺得奚家到如今著實是沒落了,這個奚行疆渾身上下,實在是看不出一點屬于少年將軍的英氣和沉著啊!

    跟那些聲(色)犬馬的紈褲子弟有什麼區別!

    她痛心地搖搖頭,無視他們繼續朝前走去。奚行疆有一下沒一下地往壺里扔箭,有些心不在焉,卻箭箭必中,毫不費力投完手中箭,覺得沒意思極了,轉頭隨意一瞟,枯燥的神情頓時就變得鮮活起來。

    林非鹿走了沒幾步就被追上了,奚行疆照常是隨手在她頭頂揉了一把,才笑眯眯問︰“小豆丁,去哪呀?不好好參加你太子哥哥的大婚之宴,居然膽敢偷溜出來。”

    林非鹿氣憤地把被他揉亂的頭發(摸Mo)順,凶他︰“走遠點!別挨老子!”

    奚行疆︰“?”

    他頓時捧腹大笑︰“你剛才說什麼?好哇,小豆丁也學會說髒言了,看我不告訴你太子哥哥。”

    林非鹿說︰“你是小學雞嗎!還告狀?”

    奚行疆疑惑道︰“小學雞是什麼?”

    林非鹿超大聲︰“奚行疆就是小學雞!小學雞就是奚行疆!”

    奚行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我感覺你在罵我。”

    林非鹿加快腳步︰“你明白就好!走開,別跟著我啦!”

    可不管她走多快,最後甚至都用上輕功了,奚行疆還是閑庭信步地跟在她身邊,甚至夸她︰“輕功進步很大嘛。”

    林非鹿沒脾氣了,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奚行疆,你知道你這個樣子,以後是娶不到媳婦兒的嗎?”

    奚行疆抄著手斜眼看她︰“胡說。”

    林非鹿語重心長︰“你看看同你玩得好的那群公子哥們,哪個還沒娶妻?就是沒娶正妻,妾侍也收了好幾房了。太子哥哥還比你小一歲,如今也娶妻了。你再看看你自己,不覺得丟人嗎?”

    奚行疆耳後頓時紅了一大片,氣急敗壞道︰“我哪里丟人了?!我還不是為了等……”

    卻沒把話說完,一下抿住唇,惡狠狠地看著她。

    林非鹿等了半天沒下文,轉頭淡聲問︰“等什麼?等我?”

    他脖頸更紅,好像牙根都咬緊了,在她神定氣閑的打量中憋出三個字︰“不行嗎?”

    林非鹿說︰“別等我,沒結果。”

    奚行疆︰“?”

    他似乎抓狂了,英氣的五官都被氣得有些扭曲,梗著脖子道︰“那你把我玉佩還給我!現在!”

    林非鹿說︰“現在不行,不在我……”

    奚行疆咬牙切齒打斷她︰“必須現在還!過了這個時候,你就再也不準還了!”

    林非鹿神情淡淡的︰“玉佩在奚貴妃娘娘那里,你現在可以去找她要。”

    奚行疆漲紅的臉一下就白了。

    屬于少年的胡攪蠻纏迅速褪去,只留下有些無措的蒼白。

    林非鹿看了他一會兒,心中還是有些微微不忍的。這簡直就像撩了個高中生又對他始亂終棄,良心這一關實在是過不去啊。

    她嘆了聲氣,放輕聲音︰“就這樣吧,以後別鬧了啊。”

    奚行疆抿著唇,定定地看著她。

    林非鹿都打算走了,才听到他低聲問︰“小鹿,你心里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林非鹿腦子里瞬間閃過一抹身影,又被自己飛快否決。

    都是高中生,你在想屁吃!

    她說︰“沒有。”

    奚行疆受傷地問︰“那為何拒絕我?”

    林非鹿看著他,心中微微一嘆,不得不拿出綠茶終極武器。

    她眨眨眼,無辜地說︰“一直以來,我都只把你當哥哥呀。”

    奚行疆︰“?”

    林非鹿補上一刀︰“世子哥哥跟太子哥哥,景淵哥哥,林廷哥哥一樣,都是我的哥哥呀。”

    奚行疆︰“…………”

    你到底有幾個好哥哥???

    兩人對視幾秒,在林非鹿無辜又無害的眼神中,奚行疆神魂落魄地離開了。

    他一直想听她喊一句世子哥哥,現在這一聲世子哥哥,恐怕要成為他終生的噩夢了。

    林非鹿確定他不會再跟上來,才松了口氣,繼續朝東宮走去。

    此時的東宮里外也都守著人,她現在跑來看新娘子確實有些不合規矩,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林非鹿從後牆飛了進去。

    候在太子妃門外的都是些老嬤嬤和丫鬟,她輕而易舉就避開她們,又往殿門的位置扔了兩塊石頭,趁著她們走過去查看時,飛快跳下來推門鑽進屋。

    太子妃的寢殿又大又華麗,房間里一應擺設全是大紅,看上去十分喜慶。只是屋內靜悄悄的,桌上搬著兩根很長的喜燭靜靜燃燒。珠簾之後,鳳冠霞帔的太子妃蓋著鴛鴦戲水的紅蓋頭端端正正坐在床邊,一動不動。

    听見聲響,她還以為是進屋來照看喜燭的嬤嬤。這喜燭要從現在燃到明早,寓意著白頭偕老。

    林非鹿輕手輕腳走過去,走到床邊時,側著彎腰往上看了看,只看見新娘子(露)在外面一截雪白的脖頸。

    她小聲喊︰“嫂嫂。”

    司妙然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想去掀蓋頭,手伸到一半又放了下來,有些拘謹地放在身前,遲疑道︰“五公主?”

    之前她進宮來請安,只有五公主會喊她“嫂嫂”。

    林非鹿笑道︰“是我。”

    司妙然跟她接觸了兩次,覺得這位五公主(性xing)格十分討人喜歡,對自己很是親昵喜歡的樣子,對她印象也很好。听見是她,拘束的坐姿才終于放松了一些,但還是坐得端正,輕聲細語問︰“五公主怎麼過來了?”

    林非鹿從懷里掏出用帕子包好的點心︰“我擔心嫂嫂餓,給你拿吃的過來。”

    司妙然連連說︰“多謝公主掛念,但妙然不能進食,這不合規矩。”

    林非鹿在床邊的腳蹬上坐下來,“是太子哥哥讓我給嫂嫂送來的。”

    司妙然驚訝道︰“太……太子殿下?”

    林非鹿說︰“對呀,太子哥哥擔心嫂嫂餓著了,特意交代我送來的!”

    司妙然有一會兒沒說話,林非鹿估計她是害羞了。

    她拉過她的手,把包著點心的帕子放在她掌心,笑眯眯道︰“嫂嫂快吃吧,不揭開蓋頭就好啦!還想吃什麼,我再去給你拿來,肘子要不要?”

    司妙然被她逗笑了,柔聲說︰“不用,點心就夠了。”

    說罷,拿著點心伸進蓋頭里,小口吃起來。

    林非鹿又去給她倒了杯茶水過來。

    司妙然細嚼慢咽地把三塊點心全部吃完了,可見的確餓得不輕。喝完水,又接過林非鹿遞來的手帕擦擦嘴,十分不好意思道︰“辛苦五公主跑這一趟,妙然不勝感激。”

    林非鹿說︰“嫂嫂今日與太子哥哥成婚,今後就是小五的家人,家人之間不必言謝!”

    司妙然沒說話,只輕輕地點了下頭,喜帕也在燭光下輕輕搖晃,如她此時的心情一樣。

    她自被選做太子妃,一邊期待著,一邊惶然著。都說皇家無情,一入深宮深似海,她已做好不得帝王愛,守心過一生的準備。

    可沒想太子卻會在大婚這日關心她餓肚子,雖還未見過太子,也曾听聞他少年老成,此刻心里卻已經對這位夫君生出幾分情意來。

    皇家似乎並不如她想象中那麼嚴肅冷漠,五公主就很可愛。

    司妙然這些時日以來的惶惶然終于消減了不少。

    林非鹿又陪她說了會兒話,告訴了她很多林傾的喜好厭惡,趕在嬤嬤進來之前溜走了。

    傍晚時分,婚宴終于接近尾聲,天黑之時,林傾也在宮人的陪伴下回到了東宮。

    他今日喝了些酒,雖不至醉,但還是有些暈。進入寢宮之後,一眼就看見端坐在床邊的太子妃。老嬤嬤候在一旁,引導著兩人完成最後的儀式。林傾實在有些疲憊,見那老嬤嬤還有話說,忍不住動怒︰“出去,剩下的本宮自己來。”

    屋內的人同時一抖,老嬤嬤趕緊告退,房中便只剩下林傾和司妙然兩人。

    林傾看了看自己的太子妃,直接把喜帕掀開了。

    (露)出一張溫婉動人的臉來。

    他早見過司妙然,此刻也就很淡然,端了酒杯來與她喝完合巹酒,看她一直垂眸安靜的模樣,想了想問道︰“餓嗎?”

    司妙然這才抬眸看了他一眼,眸(色)里盡是嬌羞與溫柔,輕聲回答︰“下午吃過殿下讓五公主送來的點心,不餓。”

    林傾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後,倒是沒解釋什麼,只是笑了笑︰“那便好。”

    他一笑,本就俊朗的五官便顯出幾分溫柔來,沒有之前看上去那麼刻板嚴肅了。司妙然第一次見到太子,才知自己的夫君是這樣一個容貌出(色)的人。

    她抿唇垂下眸去,轉而又鼓起勇氣看過來,臉頰緋紅道︰“夜深了,臣妾服侍殿下寬衣吧。”

    喜燭在屋中搖晃,映進彼此眼中,暈染出一抹暖(色)。

    ……

    小媒人林非鹿已經一蹦一跳地回了明宮。

    今日婚宴上的點心十分豐盛,除去給司妙然帶去幾個,她還揣了幾個回來,等夜(色)降下來後,便拿著點心往翠竹居跑去。

    照例躍上牆垣,院中又是漆黑一片。

    林非鹿還記著上次被高手劍意束縛的事,這下不敢魯莽了,蹲在牆頭用小氣音喊︰“殿下,殿下——”

    等了一會兒,沒人應答。

    她又小聲說︰“紀……紀叔,紀大俠,我可進來啦?”

    還是沒人理她。

    林非鹿跳下牆,警惕著朝房中走去。

    這次果然沒有逼死人的劍意,她輕松走到門口,輕輕一推,門就開了。

    房間內空無一人,連天冬都不見蹤影。

    林非鹿心中突然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

    她心髒重重跳了兩下,借著月光沖進屋去。屋內擺設沒動過,但細看,又有一些東西不見了。比如,她送給宋驚瀾的那只手爐。他不用的時候,總是放在案幾上,和硯台擺在一起。

    此刻那里空空的,硯台里的墨(干gan)了,只有幾張白紙被夜風吹得飛開。

    他走了。

    林非鹿意識到這件事,手腳突然有些發涼。

    她早知他會走,可當這件事突然(發fa)生時,她才開始後知後覺地感到難過。

    陪伴她長大的那個溫柔少年,就這麼悄無聲息地離開了,甚至沒有給她留下只言片語。

    林非鹿在屋中呆立了一會兒,覺得眼楮有些酸,又覺得自己公主當久了,還當出了幾分矯情來。

    他是該走的。

    宋國不見使者來,林帝也沒有放他離開的意思,宋國國君一旦過世,朝代更迭,跟大林之前維持的表面上的和穩必然被打破。屆時宋驚瀾不管是成為棄子還是人質,他的下場都不會好。

    今日是太子大婚,宮內宮外的注意力都在這上面,這是他離開的最好時機。

    林非鹿說服了自己。

    她悵然地嘆了聲氣,收起那些七零八落的情緒,最後環視一圈這間屋子,轉身走了出去。

    剛踏出門,夜里突然傳來一陣破風聲。

    一道黑影躍過牆頭,輕飄飄落了下來。

    林非鹿瞪大眼楮看著院中一身黑衣的少年,以為自己看錯了。

    直到他扯下面罩朝她走來,林非鹿才倒吸一口氣,失聲道︰“殿下?你沒走?!”

    宋驚瀾已經走到她跟前,沒說話,而是牽起她的手,將她拉到了屋內。

    身後的房門無聲關上,屋內漆黑一片,只有半縷清幽月光。

    宋驚瀾就在這一縷月光之下抱住了她。

    是很溫柔卻又佔有欲很(強qiang)的一個姿勢,林非鹿被他按在懷里,感覺自己有點踹不上氣。

    她趴在他(胸xiong)口,聞到他身上一股奇異的香味。

    這香味有些熟悉,林非鹿聞了兩下,一開始沒想起來是什麼,直到他松開她,她才猛然反應過來,“冷鸞花香?殿下,你身上為何會有冷鸞花香的味道?這花不是只有冷宮才有嗎?”

    宋驚瀾雖松開她,手卻還放在她後頸的位置,指腹捏住她後頸輕輕摩擦著,鼻尖“嗯”了一聲。

    林非鹿莫名其妙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你……你去冷宮做什麼?”

    月光下,宋驚瀾(勾gou)唇笑了下。

    那笑還是如往常一樣,帶著溫柔的弧度,卻又透著令她陌生且心悸的幽冷。

    他湊近一些,低聲說︰“公主,這是我走之前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那氣息就噴在她耳邊,林非鹿結結巴巴問︰“什……什麼事?”

    他卻沒說什麼,捏著她後頸的手掌一點點往上,撫住她後腦,將她往前帶了帶。

    林非鹿下意識扯住他衣角,感覺有點腿軟。

    他卻笑起來,溫聲細語的︰“我走之後,公主要保重自己。”

    林非鹿仰著頭看他。

    那雙總是含笑的眸子,盡是她不曾見過的幽深之意。

    此時的宋驚瀾,是她從未見過的樣子。

    林非鹿一時說不出話來。也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表情。

    一邊難過他是真的要走了。

    一邊開心原來他並沒有悄無聲息地離開。

    好半天,宋驚瀾抬眸看了眼窗外天(色),將面前的小姑娘帶到了懷里。

    他彎下腰,伏在她耳邊,輕笑著說︰“公主,我們還會再見的。”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