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64章 【64】

第64章 【64】



    回宮沒幾日, 林傾和司妙然賜婚的聖旨果然就下了。

    司妙然年方十五, 無論家世還是教養相貌都當得起太子妃這個位置。欽天監的人算了吉日,成親的日子定在暮秋,還有不到半年的時間,宮內宮外都立刻忙了起來。

    林非鹿找了個機會, 偷偷出宮去看了看準太子妃, 是個標志的美人兒, 笑不(露)齒的那種。

    其實按照她的想法,林傾這樣端莊沉穩的(性xing)子,應當配個外向爛漫的姑娘。司妙然是標準的大家閨秀, 知書達理,難免跟林傾有些像, 過于守規矩了。

    但皇家婚姻,何時輪得到自己做主呢。

    林非鹿看完準嫂嫂,一回宮就立刻跑去了東宮。

    去的時候林傾正在練字, 老遠就听見她的聲音, 等人一進來便訓誡道︰“你也是個大姑娘了, 怎麼還這麼沒有規矩,大喊大叫的成何體統。”

    林非鹿說︰“哦, 看來太子哥哥很喜歡嫂嫂那樣文靜賢淑的女子了?”

    林傾筆一頓, 看了她一眼, 無奈搖了下頭, “又出宮去了?”

    林非鹿坐在榻上, 青(色)長裙如流甦墜下, 卻擋不住她不安分晃動的雙腳︰“對啊,我去看嫂嫂了!幫太子哥哥把把關。 ”

    林傾失笑,坐過來給她倒了杯酥茶︰“我的婚事,何時輪得到你把關了?你這關若是沒過,難不成這門親事就不成了?”

    雖是玩笑的語氣,卻也道出了無可奈何的辛酸。

    林非鹿噘了下嘴,接過他遞來的酥茶了兩口才道︰“嫂嫂長得很好看,(性xing)格也跟傳言無二,應該會是一個好妻子的。太子哥哥以後也要對嫂嫂真心相待哦!”

    林傾用扇柄敲了下她不安分的膝蓋,“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前些時日父皇跟我提起你的婚事,你可有心儀的男子?”

    林非鹿一口酥茶噴了出來。

    還好林傾身形靈活,一下躲開了,不過還是濺到了他衣袖上,旁邊的宮人趕忙來收拾。林傾從袖口掏出帕子遞給她擦嘴,真是無語︰“你看你像什麼樣子,小時候明明那麼乖巧,現在越發隨(性xing)而為。”

    林非鹿擦(干gan)淨嘴,有點崩潰︰“父皇真說要給我定親啊?”

    林傾道︰“豈能有假?你若是有心儀的人便告訴我,我容不得選擇便罷了,你得選一個喜歡的,別委屈自己。”

    林非鹿再一次瘋狂搖頭︰“沒有沒有,我還不想嫁人!”

    林傾說︰“沒有讓你現在嫁,只是先定下來,萬一被別人搶了先怎麼辦?”

    林非鹿︰“能搶走說明本就不屬于我。”她往前蹭蹭,去扯林傾的袖口,可憐兮兮的︰“太子哥哥,我還不想這麼早說親,你幫我跟父皇說說情吧。”

    林傾不爭氣地看著她︰“你就是跟老四混久了,才染上幾分他的放浪形骸!”

    林非鹿︰“你凶我qaq”

    林傾︰“……”

    他拿這個從小寵到大的妹妹沒辦法,在她可憐兮兮的眼神下只能點頭︰“罷了,你還未及笄,婚事往後推推也無妨。”

    林非鹿美滋滋地從袖口掏出一個圓溜溜的東西︰“太子哥哥對我最好啦,這個送你!”

    林傾已經習慣她總是拿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接過來研究了半天︰“這是何物?”

    林非鹿熱情地解釋︰“這個叫溜溜球,是這樣玩的,我示範給你看!”

    于是兩人在東宮玩了一下午的溜溜球。

    有了林傾的說情,加上林非鹿去林帝面前撒了幾回嬌,說自己舍不得離開父皇,又落了幾滴淚,總算讓林帝打消了給她定親的念頭。

    雖然林非鹿自己也清楚,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兩年之後等她及笄,恐怕就沒那麼容易糊弄過去了。

    不過能逍遙一分鐘是一分鐘,以後的事以後再說,等到了那一天再想辦法吧。

    她回到明宮的時候,林蔚正在陪著林瞻遠喂兔子。

    林廷那只兔子前幾年就壽終正寢了,現在宮內的兔子都是新養的。林蔚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哭著鬧著要(摸Mo)兔兔(摸Mo)狗狗的小(奶Nai)娃了,她變成了一個活潑爛漫的小姑娘,卻依舊對林瞻遠親昵有加。

    這麼多年過去,她當然發現了林瞻遠異于常人的地方,可她一點也沒有嫌棄這個傻子哥哥。

    林瞻遠是她整個童年唯一的玩伴,當她長大,她依舊願意當他的玩伴。

    林非鹿回來的路上去內務府的冰庫取了冰棍,回來之後給他們一人分了一根,然後就提著冰盒往外走。

    林蔚歪歪扭扭坐在藤椅上,一邊舔冰棍一邊呲溜著問︰“五姐,你又要去翠竹居啊?”

    林非鹿隨口應了一聲。

    林蔚悠悠說︰“我听說父皇打算給你說親,五姐心儀的人難道是那位質子嗎?這可有點難辦啊,我估(摸Mo)父皇是不會同意的。”

    林非鹿扭頭就把她從藤椅上拎下來,然後把她拎上了院牆。

    林蔚嚇得哇哇大哭,一動不敢動︰“五姐我錯了!快放我下來!你怎麼每次都這樣啊!”

    哎,畢竟師從奚貴妃,她的拿手絕活自然要掌握。

    林非鹿環(胸xiong)抱臂站在牆下,懶洋洋打量站在牆垣瑟瑟發抖的小丫頭︰“下次還胡說嗎?”

    林蔚有點軸,頓時不(干gan)了︰“我哪里胡說啦?你難道不喜歡那位質子嗎?你去翠竹居的次數比來找我的次數都多!”

    林非鹿指指她︰“你就在這里給我站著。”

    說完,抱著冰盒就走了。

    走出去沒多遠,就听見林蔚大呼小叫地指揮林瞻遠搬梯子過來。

    翠竹林的竹子這些年長得越發挺拔,根根參天,將底下的竹園全然掩蓋。林非鹿走到院外,看了眼曾經攔住自己的院牆,腳尖一點,就輕輕松松飛了上去。

    她一提裙擺,(干gan)脆地在牆垣坐下來,垂在半空的腿微微交叉,(露)出輕紗裙擺下一雙白(色)繡鞋。

    院中天冬還在專心致志地劈柴,壓根沒發現牆上坐了個人。

    宋驚瀾翻了兩頁書,也沒等到人進來,只好走出門去。

    少(女nu)一身青衣坐在牆上,被耀眼的陽光籠罩,好像也變得耀眼起來。

    她看見他出來,也不說話,只笑著搖了搖手中的冰棍。

    宋驚瀾失笑搖頭,輕飄飄飛落在她身邊坐下。

    林非鹿熱情地遞上自己的新作品︰“蘆薈味的!嘗嘗看。”

    哪怕她如今已經長高了很多,可坐在她旁邊的宋驚瀾還是比她高很多。

    六年時間,小漂亮長成了大漂亮,好看的五官已經完全褪去了稚(色),少年的英氣和溫柔的俊美在他身上完美融合,舉手投足都帶著賞心悅目的清貴,就像曾經大學校園里令無數女生暗戀仰慕的溫柔學長,簡直是人間絕(色)。

    看帥哥可以延年益壽,看極品帥哥可以長生不老,林非鹿覺得自己多看他一眼,就能多活十年。

    嗯!這就是為什麼她喜歡往翠竹居跑的原因!

    連咬冰棍的動作都那麼優雅好看,林非鹿滿足地欣賞了一會兒才問︰“好吃嗎?”

    宋驚瀾點頭︰“好吃。”

    她就笑起來︰“不管我送什麼過來,殿下從未說過不好吃。”

    他偏過頭,微微笑著︰“公主不管做什麼都很好吃。”

    被那雙清柔的眼楮認真地看著,林非鹿心跳突然加快,她一下扭過頭咬了一口冰棍,冰渣碎在口中,嗓音也有些含糊不清︰“殿下這麼會哄女孩子,今後也不知道會便宜了誰。”

    說完之後,又覺得自己這句話怪怪,听著怎麼一股酸酸的語氣?

    林非鹿立刻用開玩笑的語氣接話道︰“殿下何時回國?若是一直待在這里,恐怕連妻子都娶不上啦。”

    風拂起他白(色)的衣擺,宋驚瀾微微垂了垂眼睫︰“我若回國,公主會忘記我嗎?”

    林非鹿驚訝地看了他一眼︰“怎麼會?對自己的長相自信點!我才不會忘記這麼好看的殿下!”

    宋驚瀾垂眸笑了下。

    他說︰“那就好。”

    他又抬眸看過來,若無其事問︰“听聞陛下在為公主擇婿?”

    林非鹿都無語了︰“怎麼連你都知道了?”她頓了頓又說,“不過,你不知道才奇怪呢。”

    有時候她都懷疑這個人是不是在宮里各處裝了竊听器。

    宋驚瀾還是微笑著︰“那公主可有心儀之人?”

    林非鹿不是第一次被問到這個問題,可當這句話是從他口中問出來時,她莫名其妙有些心慌,趕緊咬了一口冰棍冷靜冷靜,然後才小聲說︰“才沒有呢。”

    不對啊!雖然如今小漂亮長成了大漂亮,她的心理年齡還是比他大啊!

    怎麼能在他面前害羞呢!在這具(身shen)體里住得太久入戲太深了吧你!

    想到這里,她就轉頭看向他,叉著腰超大聲說︰“沒有!”

    宋驚瀾被她理直氣壯的樣子逗笑了,伸出手掌輕輕在她頭頂(摸Mo)了(摸Mo)︰“好,我知道了。”

    天冬听到動靜轉過身來,這才看見牆上坐了兩個人。

    他把劈好的柴抱起來往旁邊走去,邊走邊嘟囔︰“吃個冰棍還換那麼多地方,這院子都不夠你們換的。”

    林非鹿把吃完的冰棍木簽當做飛鏢扔過去,“我听到了!”

    天冬一溜煙跑遠了。

    她哼了一聲,拽起宋驚瀾的衣角擦手,擦完還是覺得黏黏的。看她小臉皺成一團的樣子,宋驚瀾便躍下牆去,用水打濕了帕子,拿過來給她擦手。

    林非鹿這才滿意了。

    她問他︰“不過殿下,你到底什麼時候回國啊?”

    總不能在這里呆一輩子吧。

    宋驚瀾眯眼看著浮動的竹林,語氣里有股莫名的笑意︰“快了。”

    林非鹿點點頭。

    也不知道交還質子需要些什麼手續,到時候若是林帝不放人,她還得想辦法幫幫他。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