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63章 【63】

第63章 【63】



    奪嫡這條路, 注定要用鮮血和人命來鋪就。

    長嫡兩派這一爭, 就是六年。

    六年時間,林非鹿從一個個頭不過腰的萌娃長成了十三歲的娉婷少(女nu),就連當年只會抱著她大腿流口水的小(奶Nai)娃林蔚都成了九歲的小姑娘,懂得愛美之心了。

    以前林廷和林傾之間的暗涌只有她和宋驚瀾察覺到, 到如今這個地步, 遲鈍如林景淵都發現不對勁了。

    雖然兩派從未兵戎相見, 甚至還維持著表面上的平和,但無論前朝還是後宮,暗自彌漫的硝煙都已將身處其中的人全部籠罩。

    林景淵長大之後, (性xing)子絲毫沒變,還是跟以前一樣跳(脫tuo), 他一直在努力挽回大哥和三哥之間的(關guan)系,兩人每次都很給面子的點頭,但之後還是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林景淵憂心忡忡問林非鹿︰“你說以後他們兩個會不會打起來啊?”

    林非鹿覺得按照林廷的(性xing)子, 多半是不可能的。

    但也說不好。

    這麼多年過去, 林廷的溫柔都染上了沉默, 整個人看上去十分沉郁,那雙總是柔軟的眼楮也被一層濃濃的迷霧遮擋, 叫她看不清他心中所想。

    他曾經的確是不想爭, 但這麼多年了, 他會不會, 也改變了想法呢?

    林傾芝蘭玉樹的氣質倒是沒有改變, 只是偶爾視線掠過, 眼中有令人心驚的厲(色)。

    但不管兩人如何變化,對林非鹿還是一如既往地寵愛。

    林廷會將偶爾救下的小動物送到明宮來給她養。曾經只有兩座小木房的花田旁邊已經建起了動物環樓,有時候林廷會過來在其中坐一坐,那些動物就趴在他腳邊,膝上,懷中,還有立在他肩頭。

    只有這個時候,他才會真心實意地笑一笑,像當年模樣。

    林非鹿也常去東宮,拿著自己做的風箏啊彈珠啊小木馬什麼的,纏著端莊的太子哥哥陪她玩,太子拗不過她,每次都會屏退宮人再偷偷陪她玩一玩。

    她做不了太多,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他們在這場奪嫡之爭中能偶爾有一段快樂放松的時光。

    林景淵特別不能理解兩位哥哥︰“皇帝有什麼好當的啊?又累又不自在,懶覺都(睡Shui)不成,白給我我都不要!”

    林非鹿悵然嘆氣︰“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麼想就好了。”

    當然這話林景淵也只敢私下偷偷吐槽一下,有一次被嫻妃听到,暴打了他一頓不說,還關了半月的禁閉,把林景淵氣得不輕。

    去年林廷成年已經封了齊王,在宮外建府,不再常居宮中。林傾今年成年,倒還是住在東宮。兩人無需再上太學,一個住在宮外,一個住在宮內,見面的次數驟然減少。

    齊王府剛建成時,林非鹿就去過。她本來以為按照大皇兄的(性xing)子,應該會搞一個專門喂養動物的院子出來。

    結果齊王府里面一只動物都沒有。

    林非鹿就想著,把他曾經救的那些小動物還給他,反正他現在不用跟阮貴妃住一起了,總可以隨意養動物了吧。

    沒想到林廷拒絕了。

    他說︰“我照顧不好它們,你且養著吧。”

    林非鹿覺得,大皇兄的確是變了。

    這種變化令她心中微微感到不安,可卻毫無辦法。

    她為兩位哥哥的未來擔憂不已,林景淵倒還是吃得好(睡Shui)得好,並且開始看著齊王府期待兩年後自己封王建府的事兒。最近听聞林帝有意向為他擇地了,頓時激動得不行,迫不及待拉著林非鹿出宮考察選址。

    听他話里話外的意思,林非鹿感覺他是想建個游樂園出來。

    這些年她對于出宮已經熟門熟路,自從林念知出嫁之後,她就有理由經常出去瘋玩,把京都的大街小巷都竄了個遍。

    想著也有段時間沒見過林念知了,出宮之後便直奔杜府而去。

    林景淵抱怨︰“長姐嫁人之後脾氣越壞了,有什麼好見的。你自己去吧,我要去選地了!”

    說完就跳車跑了。

    馬車將林非鹿帶到杜府門口,守門的小廝看見五公主從車上下來,趕緊迎上來行禮。林非鹿一邊往里走一邊問︰“皇長姐在做什麼?”

    小廝神情有些尷尬,進了庭中才支支吾吾道︰“回五公主的話,長公主不在府中。”

    林非鹿瞟了他一眼︰“去哪了?”

    正說著話,杜景若從堂中走出來。

    當年的青衣少年如今已成翩翩公子,正如林念知當年期待的夫君模樣。

    林非鹿喊他︰“姐夫。”

    杜景若略一行禮,才溫聲道︰“五公主是來找念知的?她前些時日搬回了長公主府,如今不在這里。”

    林非鹿一听就明白了︰“你們又吵架啦?”

    杜景若臉上(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

    林非鹿問︰“這次又是因為什麼啊?”

    杜景若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只是道︰“五公主要去找念知的話,便幫我帶句話吧。母親的意思並不是我心中所想,她不必介意。”

    林非鹿沖他一點頭,又轉道去長公主府。

    長公主府是林念知及笄那年建的,這是大林皇室的規矩,皇子公主成年後都要在宮外建府。不過林念知及笄之後就嫁了人,一直跟杜景若住在杜府,長公主府便只有幾個看管的下人,大多時候都空著。

    不過很顯然林念知將這里當做了她娘家,每次跟杜景若吵架都會收拾行李搬回來。

    林非鹿進府之後,跟著婢女走到院中門口,婢女才通報了一聲,房內便傳來林念知氣憤的聲音︰“不見不見不見!把杜家的人全部拿掃帚掃出去!本公主一個都不見!”

    林非鹿笑問︰“我也不見啊?”

    里面頓時沒聲兒了,半晌才傳出林念知不開心的聲音︰“不進來還在外面做什麼!”

    林非鹿讓婢女退下,推門走進去,進屋就看見林念知半躺在軟榻上吃著水果解九連環。听到動靜眼皮也沒抬一下,只悶悶說︰“你怎麼又出宮了?”

    林非鹿一(屁pi)股在她對面坐下,看她手上那個極其復雜的九連環,“陪景淵哥哥出來的。”

    林念知眼中頓時冒出凶光︰“他人呢!是不是一起來了?叫他過來,我剛好打他一頓降降火!”

    林非鹿︰“…………”

    她伸出手指擋了一下林念知的動作,換了九連環其中一扣的走向, 噠一聲頓時解開了一環。

    林念知煩躁地把九連環往旁邊一扔︰“不玩了不玩了!我解了一天沒解開,你一來就解開了!”

    林非鹿笑嘻嘻的︰“你心思都不在這上面,怎麼解得開?不過,姐夫又怎麼惹著你啦?”

    林念知一听姐夫兩個字就發飆了︰“你不準再叫他姐夫!我宣布從現在開始他不是你姐夫了!我要跟他和離!”

    林非鹿︰“這話你每年都要說一次。”

    林念知︰“……這次是真的!”她氣得咬牙切齒,憤怒道︰“你知道他母親說什麼嗎?說我生不出來孩子,說要給他納妾!還讓我要大度一點,自己生不出來,就不要攔著別人生!”

    林非鹿同仇敵愾︰“太過分了!怎麼能這樣呢!”

    林念知連連點頭︰“對啊!我那是生不出來嗎?我明明是不想生!我要想生,分分鐘生一個馬球隊出來!”

    林非鹿︰“…………倒也不必如此。”

    她算是明白了,長姐這是遇到自古以來女生難逃的催生難題了。

    她安慰了半天,又問︰“那姐夫也是這個意思?”

    林念知一頓,別扭地說︰“那倒沒有,他說隨我開心就好,也不會為了子嗣納妾。”

    林非鹿︰“那你為啥要生他的氣?”

    林念知瞪他︰“不是因為嫁給他,我能受這些氣?!他就是罪魁禍首!”

    林非鹿︰“……好吧,邏輯滿分。”

    林念知吐槽了半個時辰,心里總算舒坦了一點,沒之前那麼暴躁了。看著撿起九連環玩的小五,突然問︰“你今年也十三了,按規矩,父皇也該為你挑選夫婿了。”

    林非鹿嚇得差點把九連環掰碎了。

    林念知全然忘記她剛才還在吐槽嫁人這件事,十分興奮地問她︰“你可有心儀之人?”

    林非鹿瘋狂搖頭︰“沒有沒有沒有!”

    林念知撐著頭打量她,像個浪蕩公子哥似的伸出一根手指(勾gou)住她下巴︰“我們小五啊,現如今是越長越漂亮了,長姐看著都心動,也不知道將來會便宜誰。”

    林非鹿︰“……”

    她突然又想起什麼︰“奚行疆去邊疆也有三年了吧?”

    奚家歷代駐守邊疆,奚行疆三年前便去了邊疆軍中歷練。他將來是要接奚大將軍帥印的,無論是奚家還是朝廷對他的培養都十分看重。

    林非鹿不知她為何突然說起這個,點了下頭。

    便听林念知笑吟吟道︰“他走之前不是送了你一枚玉佩?你可知男子贈玉是什麼意思?前些時日我听景若說,奚行疆今年可能會回京一趟,難不成是為你回來的?”

    林非鹿︰“?”

    她都不想震驚了,只幽幽地說︰“長姐當年都看不上的人,覺得我看得上嗎?”

    林念知︰“……對哦。那算了,他配不上我們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小五。”

    林非鹿趕緊揭過這個話題︰“听說皇後娘娘在為太子哥哥選太子妃了呢。”

    林念知這幾年常居宮外,重心都圍著自己的婚姻,對奪嫡之爭倒是感觸很小,听聞此言點點頭,“我也听說了,說是選中了右丞相的嫡孫女,估計賜婚的聖旨很快就會下了。”

    大林一直設有左右丞相,左丞相便是阮貴妃的父親。那些年因為阮氏獨大,右丞相司相一派被打壓得很厲害,在朝中說不上什麼話。這兩年因為長嫡兩派相爭,右丞相一派倒是趁機起來了,逐漸跟阮相有分庭抗爭的趨勢。

    司相的嫡孫女叫做司妙然,也是京中名女,林非鹿雖然沒見過,倒是听說過此女溫雅知禮,德才兼備。

    林念知聊了幾句听來的有關司妙然的傳言,轉頭又道︰“眼見著太子都要娶妻了,齊王卻還沒動靜,阮家也真坐得住。也不知道要挑個什麼樣的天仙,挑了這麼長時間。”

    到這一步,娶親已經跟個人幸福無關了,只是家族用來鞏固勢力的工具罷了。

    阮家從權勢出發,自然不能輕易讓林廷娶親,不過估計也就是這一兩年的事了。

    林非鹿不想都出了宮還為這兩位哥哥的事煩惱,很快把話題又轉回了林念知身上。

    林念知果然又開始大罵杜景若……

    林非鹿听著,倒覺得皇長姐嫁人之後脾氣越來越大,完全是杜景若慣出來的。

    自己莫名其妙就吃了一口狗糧。

    她一直待到傍晚才離開,林景淵坐在府外的馬車上,正美滋滋看著自己今天搜集到的地圖,已經開始暢想府邸要怎麼劃分區域了。

    林非鹿剛出府門,就看見余暉下杜景若踱步走來。

    林念知本來還拉著她的手依依不舍說著道別的話,看到杜景若,頓時拉下臉來,把手一甩,轉身進府了。

    林非鹿偷偷朝杜景若比了個打氣的手勢,他頷首一笑,看向半掩的府門,眼中笑意無奈又寵溺。

    林念知雖然看上去一副生氣的樣子,但明顯給他留了門。

    杜景若一路走到庭中,林念知的房門也是半掩的狀態。他走到門口,卻沒推門進去,只輕叩了兩下房門。

    里面傳來林念知沒好氣的聲音︰“(干gan)嘛!”

    他微微嘆氣,輕聲說︰“念念,跟我回家吧。”

    里頭頓了一會兒,才有傳出悶悶的聲音︰“回去(干gan)嘛,看著你納妾嗎?”

    他還是輕聲細語的︰“不納妾,有念念就夠了。”

    過了一會兒,房門一下被拉開,林念知站在里面,眼眶紅紅的,吸著鼻子吼他︰“杜景若你給我听好了!你再讓我生氣,我就要跑走了!知道嗎!跑走了,讓你再也找不到我!”

    他點頭︰“我記住了。”

    林念知︰“哼!”

    他笑著來拉她的手,“回家吧。”

    林念知別過頭,明顯還不解氣︰“腳腳痛!走不動!過幾天再回去!”

    杜景若便低頭打量她穿著白絲繡鞋的腳,溫聲說︰“我背你回去。”

    哪怕成親這麼多年,當了這麼多年夫妻,熟悉了彼此身上每一個位置,林念知發現自己還是會因他這樣溫柔的語氣而心動。

    她臉頰飛上緋紅,別別扭扭道︰“誰……誰要你背!”

    杜景若笑了笑,突然俯身把她打橫抱了起來。

    林念知嚇得一下摟住他脖子,呆呆看著他眼角那顆風流的淚痣。

    听到他柔聲說︰“那抱吧。我抱念念回家。”




同類推薦︰ 菩珠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