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62章 【62】

第62章 【62】



    去年林非鹿在他眼皮子底下翻牆失敗, 曾耍賴要他教自己一些速成的功夫技巧。

    其實那時候只是她一句玩笑話罷了。

    她知道古時候習武都是有門有派有風格的, 比如她在正式跟奚貴妃習武前, 也是遞了三杯敬師茶的。宋驚瀾年紀輕輕功夫便深不可測,自由行走皇宮無人察覺,可見隨習的世叔也不是什麼無名之輩。

    哪能輕輕松松就把獨門技巧傳她這個外人。

    可就是這樣一句玩笑話,他卻一直記在心中, 還手繪了適合她的“武功秘籍”。月光照耀下的書頁,一筆一劃都顯著他的認真和專注。

    是那種被人放在心上的感覺。

    她粗略翻完了書,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只嚴肅地問︰“殿下, 我現在要是親你一下, 你應該沒意見吧?”

    宋驚瀾眉峰微微揚了一下,眼里有無奈又好笑的淺淺笑意, 就像不知道該拿撒賴的小朋友怎麼辦一樣。

    林非鹿噘了下嘴,又美滋滋翻起手上的武功秘籍,“等我學成, 就可以去仗劍江湖了!”

    宋驚瀾輕笑一聲︰“仗劍江湖?”

    林非鹿歡天喜地地點點頭,又熱情地邀請他︰“殿下要不要跟我一起?我們到時候可以取個藝名,就叫黑白雙俠!策馬同游,快意恩仇,大口喝酒大口吃(肉rou), 豈不美滋滋。”

    語氣里都是對那個未知世界的向往。

    宋驚瀾語氣也不自覺輕快起來︰“好啊。”

    林非鹿憧憬完了, 又轉頭笑話他︰“怎麼我說什麼殿下都說好?對我這麼好哦?”

    他看著她, 眉眼籠著春夜的月影花(色)︰“嗯, 因為公主對我也很好。”

    把林非鹿說的怪不好意思的。

    她不由想起以前自己上學時期看過的言情小說,每一個女主角都有一個或溫柔或調皮的竹馬,她那時候獨來獨往,也曾幻想過自己如果有個竹馬就好了。

    那樣的話,她整個童年乃至少(女nu)時期也不至于那麼孤獨。

    是老天爺听到了她的心願,所以補了一個竹馬給她嗎?

    雖然這心願實現得未免有些遲,不過她還是很高興。

    林非鹿開心地伸出手︰“那我們說好啦,give me five!”

    宋驚瀾︰“嗯?”

    林非鹿︰“擊掌!”

    他搖頭笑起來,抬起手掌輕輕跟她踫了一下。林非鹿不滿意,握住他手腕,把自己的小短手重重拍上去。

    啪的一聲清響,她這才高興了︰“擊掌立誓,說好了哦。”

    他收回手,垂眸看著手掌淺淺的紅印,笑了一下。

    回翠竹居的路上,宋驚瀾遇到了巡夜的侍衛。他一身黑衣藏于樹冠之間,連呼吸都輕不可聞。警惕的侍衛們從樹下走過,半點都未察覺頭頂有人。

    待侍衛離開,他卻沒著急走。

    春夜的月(色)給整座皇宮鍍上一層銀輝,既冷清又婉約,放眼望去,飛閣流丹層台累榭,雄偉又華麗。

    曾經的大林被視作未開教化的蠻人,除了打架厲害,什麼都不會。如今一代又一代,卻已經成了天下正統,人人趨之若鶩的王都。

    宋驚瀾看著在夜(色)中寂靜矗立的皇宮,(勾gou)著唇角無聲一笑。

    黑影掠過空中,連鳥雀都未驚動。

    回到翠竹居時,天冬正坐在漆黑的屋子里打盹兒,听見門外有聲音,趕緊起來掌燈,“殿下回來啦?”

    燈一亮,才發現屋內早已站著一個人。

    天冬差點嚇暈過去,失聲道︰“紀先生,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紀涼抱著劍站在那里,像夜里一抹幽魂,面無表情道︰“你說第三句夢話的時候。”

    天冬捂住嘴︰“我(睡Shui)覺從來不說夢話的!”

    宋驚瀾推門進來,看見紀涼笑起來︰“紀叔回來了。”

    紀涼從懷中掏出一封信遞給他,一句話都沒說,就一點聲響也沒有地從窗口飛出去了。

    天冬拍著心口道︰“紀先生的功夫越發深不可測了,飛起來都沒聲音的!”他又湊過去,看著宋驚瀾手上那封信壓低聲音道︰“容少爺回信啦?”

    宋驚瀾拿信在他頭上拍了一下,天冬就噘著嘴出去燒洗漱的熱水了。

    屋內靜下來,宋驚瀾走到案幾邊坐下,緩緩拆開信封。

    熟悉的字跡,輕佻的語句,開頭照常是問他安。

    看了一會兒,神出鬼沒的紀涼又從窗外飛進來,站在他身後淡聲道︰“容衍說你想拉攏的那個人有點難度,他會想辦法讓人下獄再救出來,不知此計能不能行,如果失敗就只能除掉,讓你提前另擇人選以作備用。”

    宋驚瀾點點頭,又溫聲說︰“辛苦紀叔這一年來兩頭跑了。”

    紀涼︰“不辛苦,輕功又精進了許多。”

    說完,又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天冬端著熱水進來的時候,宋驚瀾已經將那封信擱在燭台上點燃,轉瞬燒成了灰燼。

    殿下近來跟容少爺通信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了,堂堂天下第一劍客竟然成了跑腿信使,天冬覺得紀先生真是太難了。

    他一邊服侍宋驚瀾洗漱一邊問︰“殿下,我們是不是很快就可以回國了?”

    他語氣里有些興奮,宋驚瀾看了他一眼︰“你很想回去?”

    天冬道︰“那當然了!那才是殿下的國家,回去了就不用受在這里的這些苦了。”

    宋驚瀾用毛巾擦過眼角,笑了一下︰“那可不一定。”

    天冬悵然地嘆了聲氣,又說︰“其實我在哪里都一樣,畢竟我只是殿下在來這里的途中撿的孤兒,殿下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只是若是回國了,就見不到五公主了。”

    宋驚瀾瞟了他一眼。

    天冬還猶自憂傷著,宋驚瀾把冒著熱氣的帕子扔他頭上︰“五年之內是回不去的,且待著吧。”

    天冬听他這樣說,有點開心,又有點失落。

    天氣漸漸熱了起來。

    宋驚瀾又過上了每日午後跟林非鹿一起坐在廊檐下嘬冰棍的日子。她小腦袋里總是裝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會鼓搗出很多他听都沒听過的稀奇食物來。

    他也不怕有毒,不論她搞出什麼來,都會很給面子的全吃了。

    搞得好幾次半夜胃疼,硬是用內力壓下去了。

    他們這頭過得愜意,後宮和前朝可不安穩。

    起因是刑部侍郎的小兒子文向明當街(殺sha)了人。

    按照《大林律》,(殺sha)人當斬,但律法一向只適用于平民百姓,而這位刑部侍郎的小兒子,則是阮貴妃姑姑的兒子。

    阮氏姑姑當年嫁給了那一屆的探花,那位探花郎在阮相的扶持下一路仕途順利,輕輕松松就坐上了刑部侍郎的位置,本來按照今年的計劃,是要晉升刑部尚書的。

    結果就在升遷之前,小兒子犯了(殺sha)人罪。

    原因說來可笑,竟是為了一只蟋蟀。

    阮氏一族家大勢大,已然是大林如今風頭最盛的外戚。阮家子弟一向過著不輸皇子的生活,之前的蕭家惡霸跟他們平日作風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文向明是出了名的紈褲子弟,游手好閑好逸惡勞,時常出沒青樓賭坊,雖一事無成,蟋蟀倒是斗得很好。

    刑部侍郎為了鍛煉他,將他扔進了金吾衛鍛煉,文向明倒是在里面學了些三腳貓功夫,平日越發的耀武揚威。他養了一只蟋蟀,稱作百勝大王,卻在前不久跟人斗蟋時被對方給踩死了。

    文向明氣到發瘋,竟將對方活活打死,說要給蟋蟀賠命。

    他打死了人倒是知道怕,一溜煙跑回家躲著不出來。他知道京兆府是什麼德行,壓根就不敢管阮家的事。

    被他打死的人只是一個小文官的兒子,對方報了官,京兆府雖然受理了案子,也裝模作樣上門要拿凶手,最後不僅凶手沒拿下,這件事還一拖再拖,拖到死者的尸身都腐爛發臭,不得不安葬。

    這一安葬,文向明就改口了,說人不是他打死的,他只是隨便打了兩拳,根本就不足以致死,對方是因為患有惡疾,當時惡疾發作導致(死si)亡的。

    當時圍觀的人哪敢跟阮家作對,也只能附和了。

    事情到這一步,本來也就結束了。沒想到那小文官不知在哪里尋到了門路,竟然一紙狀告到了林帝面前,那狀紙由鮮血寫就,字字泣血,言明就算是把下葬的尸體重新挖出來,也要給兒子討一個公道。

    狀紙遞上來的時候,太子恰好在旁請安。

    林帝看到那血書,當場就發飆了,抬頭卻見林傾神(色)悲戚,不由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林傾哽咽道︰“兒臣看到此血書,心中為那位父親感到敬重又難過。父母與子女血脈相連,若兒臣出了什麼事,父皇應該也會不顧一切為兒臣討公道吧。”

    林帝罵道︰“你這是在胡說些什麼不吉利的話!”

    雖是罵語,心中卻大為觸動。再一看那血書,全然是一位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父親悲痛又無助的訴求。

    阮氏一族平時怎麼橫行霸道他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如今鬧出人命,還敢這般藐視律法,林帝怒不可止,當即先停了刑部侍郎的職,然後讓刑部調派專人調查這件當街(殺sha)人案。

    聖旨一下,阮家就坐不住了,知道這件事恐怕善了不了,立刻求到阮貴妃面前來。

    阮貴妃對她那位不學無術的堂弟的生死倒是不在意,反倒是這件事之間的異常讓她覺得奇怪。比如,那位小文官是怎麼把狀紙遞到林帝面前的?遞上來的時候,太子為什麼就剛好在旁邊呢?

    還有文向明平日雖然為非作歹,倒也不至于為了一只蟋蟀(殺sha)人。阮家這邊也沒閑著,開始著手派人調查。

    查來查去,發現文向明沖動當日(殺sha)人,竟是有人在旁邊挑撥教唆,煽風點火。小文官能將狀紙遞上來,也是通過一位朝臣之手。而這兩人,都是皇後一族的勢力。

    這一年來,兩派勢力摩擦不斷,但都未傷及彼此根本,如今皇後竟從折斷阮氏羽翼開始,是想將朝中阮氏的勢力一一排除了。

    兩派已然是走上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林傾和林廷的(關guan)系也降到了冰點。

    他們之前在太學上課時都坐在第一排,一直都是同桌。不知從何時開始,林廷便將自己的位置搬到了最後一排。

    他跟後排這些差生不一樣,不(睡Shui)覺不逃課不吃零食,他還是端端正正坐著,看著前方太傅的方向,可眼神卻沒聚焦,像一座沒有生氣的木雕。

    林非鹿在宣紙上用簡筆畫畫了一個笑話,講的是小白兔和大灰狼的故事。

    她悄悄遞給林廷看,想逗他笑。

    他只看了一眼,卻還是轉頭朝她笑了笑。

    他笑了,林非鹿心里卻更難受了。

    下午嘬著冰棍跟宋驚瀾說起這件事時,他只是看著天際重疊的白雲淡聲說︰“這還只是開始。”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