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60章 【60】

第60章 【60】



    這是林非鹿第三次出宮, 前兩次被清了場, 宮外比宮內還冷清, 此刻隨著馬車逐漸駛出皇宮範圍, 市井喧囂也順著風聲飄進耳朵。

    馬車先將她們帶到宮外一座小院內, 禁衛首領也換上了淺(色)布衣, 看上去十分不起眼。

    林非鹿還小, 作女童打扮, 林念知一身青裙少(女nu)娉婷, 兩人雖然穿著平凡,但難掩天生的矜貴氣質。出門時禁衛又一左一右跟著, 一眼就知這是哪家非富即貴的小姐出來逛街了。

    古時的鬧街果然跟她想象中一樣, 寬闊的青石板街兩旁都是店鋪攤販, 人群熙熙攘攘, 車馬來往, 叫賣不斷,還有賣藝耍雜技的, 馴獸跳火圈的,一點都不比三里屯差。

    林非鹿看到久違的紅塵熱鬧, 差點感動得熱淚盈眶,完全忘記她們此趟出宮是有目的的。

    林念知還以為小五是因為頭次出宮看到這些才如此激動,想著反正時間還早,也不著急去尚書府蹲人, 帶著她開開心心地逛起來。

    林非鹿出宮前特意留了肚子, 就是為了吃遍古時的大街小巷。她牽著林念知的手, 感覺自己很久沒有這麼快活了。

    雖然吃了一上午,肚子一點都不餓,但到了中午時分,兩人還是去了上京最貴的酒樓用午膳。

    林念知本來要去包間,林非鹿指著靠窗的空曠位置說︰“長姐,我想坐那里。”

    林念知奇怪問︰“窗口風大灰多,人來人往,有什麼好坐的?”

    林非鹿︰“一般有身份的人都會坐在那個位置。”

    比如什麼正道大俠,魔道教主,嗯!

    林念知很是無語的看了她一眼,但還是遷就地坐了過去,招呼小二之後,將店內所有的菜都點了一份。

    兩名禁衛就盡職地守在一旁,凡是看到有路人往這邊打量,都會瞪回去一個凶神惡煞的眼神,搞得大家都不敢往這邊看了。

    林非鹿並不餓,耍耍悠悠地吃著。窗口的位置是有點冷,但視野好啊,樓下街景一覽無余,比如她現在隨便往下看了幾眼,就看到有幾個惡霸模樣的男子在(強qiang)搶民女。

    嗯???(強qiang)搶民女???

    她就知道!坐在這個位置必有這種事情(發fa)生!

    若此時坐的是個正道大俠,就會怒喝一句“住手!光天化日豈有此理!”,然後跳窗飛下去兩三招把惡霸撂倒。

    若此時坐的是個魔教教主,就會冷笑一聲,將手中的筷子當做暗器擲出去,把幾個惡霸全部放倒,然後听著下面驚慌失措的慘叫慢悠悠喝上一口酒。

    但此時坐的是自己。

    林非鹿有點興奮,還有點緊張,林念知此時也發現了下面鬧哄哄的動靜,探身一看,頓時大怒道︰“豈有此理!天子腳下竟有人行事如此霸道,簡直不把父……父親放在眼里!”

    她說完轉頭對禁衛道︰“還愣著做什麼!”

    禁衛正要有動作,林非鹿突然說︰“等一下!”她沉聲道︰“這種時候,一般就會有人出來英雄救美了。”

    林念知︰“?”

    五妹是不是話本看多了?

    這話剛落,下面果然傳來一個清朗的聲音︰“住手!”

    林念知眼珠子都瞪大了,跟林非鹿一起趴在窗口往下看。

    那名被搶的女子已經被惡霸拖出幾米遠,為首的人身著華服,一看就不好惹,圍觀的人自覺後退,他面前便空出來,于是孤零零站在那里的青衣公子就格外顯眼。

    因是背對著,只能看見頎長清瘦的背影。

    為首的惡霸一臉凶相,囂張地警告︰“小子,別多管閑事!現在滾,小爺饒你一命!”

    青衣公子不卑不亢道︰“皇城之外,天子腳下,人人都該奉法,你們行事如此猖狂,與我去見了京兆尹再說理!”

    惡霸一听,頓時大笑起來︰“誰要跟你去見京兆尹?你知道我是誰嗎?就敢管我的事?”

    青衣公子還是那副語氣︰“不管你是誰,都不能當街(強qiang)搶民女,此行違背了《大林律》十二篇七卷十五條,按律當仗八十。”

    惡霸都听懵了,轉頭問身邊的小弟︰“這書呆子說什麼呢?”

    他都听不懂,小弟就更听不懂了,齊刷刷搖頭。那青衣公子趁機上前一步,將掙扎的姑娘拉到了自己身後。

    惡霸頓時大怒︰“你找死!”

    話落,便揮手示意小弟們上去打,青衣公子看上去不像個會武功的,拉著那姑娘便跑,林念知立刻對禁衛道︰“快去幫忙!”

    禁衛得令,從窗口一躍而出,不出片刻,便把這群惡霸全部揍翻在地。

    為首那人尤其慘,鼻血流不止,一邊用手捂一邊胡亂指著大罵道︰“你們……你們死定了!你們知道我表姑是誰?可是當今盛寵的嵐妃娘娘!我表妹乃大林五公主!你們竟敢得罪我,我讓你們全部蹲大牢!”

    正在吃瓜的林非鹿︰“???”

    草!

    林念知一言難盡地看了身邊的小五一眼。

    那青衣公子先朝出手相助的禁衛作揖一拜,才又擲地有聲道︰“身為皇親國戚,更該奉法守禮,你們如此行事,就算是皇後娘娘也保不住。”

    惡霸快被他氣死了︰“你閉嘴!你這個書呆子懂什麼?這娘們的爹輸了我銀子還不上,用了她來抵賬!父債子還天經地義,我這是正當行為!”

    那姑娘也才十二三歲的樣子,嚇得直哭。

    青衣公子還是一副諄諄教導的語氣︰“就算如此,人豈可與錢財相提並論?他欠了你的錢,這姑娘賺錢還你便是,沒有用自己抵賬的道理。”

    林念知忍不住在上面鼓掌︰“說得好!”

    圍觀的人群也紛紛附和︰“說得好!說得對!”

    惡霸捂住鼻子氣得發抖,但看著躺了一地慘叫的小弟,又不敢做什麼,只能放狠話︰“你們給我等著……”

    林非鹿筷子一放,從窗口飛了下去。她現在輕功已經精進不少,平平穩穩落在那惡霸眼前,狀似天真地問︰“等什麼?等我嗎?”

    惡霸崩潰了︰“你又是誰?!”

    林非鹿︰“你不是說我是你表妹嗎?怎麼連表妹都不認識,就敢借著表妹的名聲為非作歹?”

    惡霸︰“???!!!”

    蕭嵐到現在都沒跟蕭家和解,蕭母幾次入宮都被擋了回去,沒想到蕭家這些玩意兒居然敢在外面拿自己當護身符,敗壞自己的名聲。

    林非鹿真是氣死了,抬腳就朝他襠下踢去,惡霸正被她的話震驚著,也沒來得及反應躲開,被踢中一腳,頓時哀嚎著捂著襠跪了下去。

    林非鹿決定趁此機會給自己正正名,她雖然人小,但長相乖巧又漂亮,往那一站,身姿端正,讓人一看便心生好感,因此從她嘴里說出來的話就格外具有信服力。

    只听她擲地有聲道︰“我與母妃常居宮中,甚少與蕭氏一族來往,卻不知何時借了你們在外橫行霸道的權利?你蕭家當年說要與我母妃斷絕(關guan)系不再往來的書信現在還留著,怎得都忘了嗎?失寵便是陌生人,得寵便是你表姑,這世上竟還有這樣的好事?”

    蕭嵐失寵又復寵的事在民間也有流傳,如今听五公主本人說起,圍觀群眾耳朵都豎直了。

    听她一番不卑不亢的斥責,再聯想蕭家人的行事,頓覺他們簡直卑鄙無恥。

    明明連五公主都不認識,還敢仗著她耀武揚威,我呸!

    傳聞五公主冰雪聰明,伶俐可愛,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身份亮了出來,周圍百姓都紛紛行禮,蕭家惡霸此時已經面如土(色),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林非鹿罵完人,吩咐禁衛︰“把這些人全部送到京兆尹府,按律處理。”

    禁衛一點頭,哨子一吹,便有暗中相隨的侍衛過來,將瑟瑟發抖的幾個人都押走了。

    林非鹿處理完蕭家惡霸,轉身就看見那青衣公子正從荷包里掏出幾塊碎銀子遞給那名少(女nu),叫她離開。那少(女nu)接了銀子卻不走,朝他跪下來哭泣道︰“公子今日相救,妾感激不盡,但父親已將妾賣給蕭家,妾無處可去,求公子收下妾吧,妾願為奴為婢侍奉公子。”

    英雄救美之後,就是以身相許了。

    電視劇誠不欺我。

    誰料那青衣公子卻正(色)道︰“我府中並不缺奴婢,待蕭家交出你的(賣mai)身契,你便是自由身,萬不可再輕易賤賣自己。”

    古代買賣奴隸太常見了,階級尊卑分明,連生命也分了貴賤。眼前這個年紀輕輕的男子卻如此敬重生命,林非鹿頓時對他肅然起敬。

    她不由得往前走了兩步,恰好看到他左眼角下一顆淚痣。

    等等???

    林非鹿定楮一看,整個人都驚呆了。

    驚完之後頓時轉身興奮地朝還在窗口探身張望的林念知瘋狂揮手。

    林念知︰“?”

    五妹怎麼了?怎麼突然抽搐了?

    待那姑娘拜謝離去,青衣公子才轉過身來,朝林非鹿行了一禮,溫聲道︰“見過五公主殿下,多謝五公主殿下出手相救。”

    林非鹿︰“不謝不謝!應該的!你……我和我姐姐在在旁邊的酒樓上吃飯,你要不要一起啊?”

    他恭聲道︰“杜某不敢叨擾公主,就此拜別。”

    說罷,又行了一禮便轉身離開。

    林非鹿激動地從下面飛了上來。

    林念知捂心口︰“會飛了不起啊,能不能走樓梯?!”

    林非鹿一把握住他的手︰“長姐!是他啊!是姐夫啊!!!”

    林念知︰“?”

    啥玩意兒?

    怎麼就叫上姐夫了???

    林念知後知後覺反應過來她在說什麼,猛地捂住嘴︰“是……他就是杜景若?!”

    林非鹿興奮地像是自己的對象一樣,“他超棒的長姐!你選對了!”

    林念知甩開她的手,別扭道︰“哪有……就是個書呆子,還背律法,笑死人了……”

    話是這麼說,耳朵卻漸漸紅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