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59章 【59】

第59章 【59】



    嵐貴人變嵐妃, 完成了質的飛躍。

    曾經門可羅雀的明宮突然就成了後宮熱門之地,除了妃位以上的那三位,其他妃嬪紛紛來打卡。

    嫻妃是看著蕭嵐一步步升上來的,林帝對蕭嵐的恩寵她看在眼中,心中有些酸楚是難免的。

    不過人到她這個年紀,對于帝王之愛已然不再奢求,人各有志, 嫻妃又不是愛搞事的(性xing)子。林景淵在林非鹿的監管下如今越來越奮進,今後封王封地, 富貴一生,嫻妃就很滿足了。

    以前四妃之間惠妃和梅妃自成一派, 如今兩妃已倒, 嫻妃和嵐妃又自成一派,後宮勢力算是來了個重新劃分。

    蕭嵐如今立了起來,心機手段都跟上來了, 起初還有些束手束腳, 後來漸漸也就適應了新身份新地位,加上有嫻妃的指導,很快就穩坐妃位, 將手下治理得井井有條, 無需林非鹿(操cao)心了。

    時間一晃入了冬。

    林非鹿敏銳地發現,林傾對待林廷的態度有些不一樣了。

    以前兄友弟恭的氣氛消失, 兩人之間似乎貌合神離, 偶爾林傾還會針鋒相對。

    林廷依舊是那副溫馴謙和的模樣, 但較之以前沉默了不少,那雙看待萬事萬物都柔軟的眼楮,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亮過了。

    林非鹿知道這種改變來自什麼。

    太子遇虎一事,皇後一族不可能不調查,一旦查出端倪,阮貴妃一派就徹底與他們敵對起來。

    阮氏一族來勢洶洶,林傾忌憚這位兄長,怨恨這位兄長,也是情有可原。

    林廷除了(性xing)子柔軟外,各方面其實並不比太子差。他不過是不想爭,平日從不(露)風頭罷了。可不想爭又如何?除非他徹底(脫tuo)離阮家,不認這個母妃,不認阮氏一族,否則他永遠是他們最重要的那顆棋子。

    阮氏一族發展至今,朝中勢力盤根錯節,太子一旦登基,權勢地位都將傾覆。

    沒有誰願意放棄這一切。

    兩人還都是十幾歲的年紀,卻已經要為皇位離心。林非鹿雖然一開始帶著攻略的目的,但人心都是(肉rou)長的,她早就把這兩人當成了家人,眼見他們要朝著手足相殘的方向發展下去,心中是真的著急。

    但她什麼也做不了,這不是小打小鬧的攻略宮斗,皇儲之爭歷來殘忍,她一旦參與,就會被牽連其中。她身後還有一個母妃和哥哥,她不能拿他們的(性xing)命冒險。

    林非鹿只能一邊(干gan)著急,一邊靜觀其變。

    她平時在眾人面前還是那個天真可愛無憂無慮的五公主,只有每次偷偷去找宋驚瀾玩時才會流(露)一絲真實情緒。

    最近越來越冷,她早早就把銀碳備足了,各種取暖設備跟不要錢似的往翠竹居送。

    這是宋驚瀾過的第二個暖和的冬天,他往(插cha)著白梅的竹筒里倒了半杯清水,回頭就看見小姑娘烤著火出神。

    她細軟的手指被銀碳烤得通紅,護手霜的清香越發濃郁散了出來。她今年做了玫瑰味的護手霜,給他也送了兩盒,天冬雖然吐槽殿xia身上總是像抹了胭脂一樣香香的,一點都不爺們,但宋驚瀾還是會早晚擦一次。

    他覺得香香的也挺好的。

    碳爐里濺出一點火星,她回過神,把滾燙的手指收回來搓了搓,又長長地嘆了兩聲氣。

    宋驚瀾遞給她一只竹筒,翠(色)上繪了幾枝竹葉,很有些雅致,“公主上次說的(奶Nai)茶,我試著做了一些,要不要嘗嘗看?”

    林非鹿“啊?”了一聲,對上他溫柔含笑的眼楮,好幾秒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什麼,抓抓腦袋︰“殿下去內務府領點牛(奶Nai)不容易,還是留著自己喝吧,別浪費在這上面。”

    說完,還是接過竹筒捧著咕咚咕咚喝了兩口。

    宋驚瀾笑著問︰“好喝嗎?”

    她咂吧兩下,“竹子味兒的(奶Nai)茶,還不錯,可惜沒有珍珠。”

    宋驚瀾︰“嗯?”他認真地想了想,“公主說的是哪種珍珠?是要磨成粉末加入其中嗎?”

    林非鹿趕緊擺手,“不了不了,這個就挺好!”

    他微一頷首,火光映著眼眸,呈現出沉靜的暖(色),“公主可有什麼煩心事?”

    林非鹿喝(奶Nai)茶的動作一頓,小嘴巴杵在竹筒邊緣,有些悶悶的樣子。

    宋驚瀾緩聲問︰“是因為太子殿下和大殿下嗎?”

    林非鹿驚訝一抬頭︰“你怎麼知道?”

    宋驚瀾微微挽唇︰“兩位殿下最近在太學殿上氣氛緊張,不難看出。”

    什麼不難看出?我看其他人就沒看出來。比如林景淵,今天上午放學居然還興致勃勃邀請兩個哥哥一起去打馬球,被拒絕之後還一直纏著問為什麼。

    林非鹿忍不住又開始嘆氣。

    小漂亮畢竟是宋國人,雖然她對兩國之間的恩怨沒什麼感覺,她自己的歸屬感也只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

    但皇位這樣敏感的話題,跟敵國的質子討論總覺得怪怪的。

    宋驚瀾倒是一副坦然的神(色),手指輕輕摩擦茶盞的邊緣,淡聲說︰“兩位殿下都如此出(色),這條路避不可免,總要分出個勝負。公主此刻的擔心都是徒勞,不如想想,將來到了那一步,該如何保住輸的一方。”

    他一言就點破了林非鹿心中的糾結之處。

    她不在乎哪個哥哥當皇帝,她只希望每個人都平安無事。

    她以前從沒有在乎過誰。

    父母忽視她,她就忽視他們。狐朋狗友虛情假意,她也就不拿出半分真情。那世界對她冷漠,她也就冷漠相待。

    反而是來到這里,老天爺似乎開始一點一點彌補她缺失的童年和親情。

    卻偏偏是在這樣一個親情淡薄的地方。

    她可以對什麼都不在乎,唯獨不能怠慢真心。

    林非鹿垂著頭,好半天才輕聲問︰“那殿下能告訴我,該怎麼做嗎?”

    宋驚瀾極淺地笑了一下,他輕輕抬手(摸Mo)了(摸Mo)她的頭頂,嗓音低又溫柔︰“公主這樣聰明,我相信公主會知道該怎麼做的。”

    他看向窗外,眼角挑起來︰“下雪了,公主。”

    林非鹿轉頭去看。

    早上還清亮的天空果然落下細細的雪。

    今年的第一場雪。

    宋驚瀾看著她說︰“許願吧,一定會實現的。”

    明知道那只是韓劇里騙人少(女nu)心的橋段,林非鹿還是合上手掌閉上眼,虔誠地許下了自己的願望。

    雪落是冬景,也是春天即將到來的信號。

    新年一過,最令林非鹿震驚的事就是林帝皇後在開始為林念知挑選夫婿了。

    雖然知道古代女子嫁人嫁得早,但看著十三歲的林念知羞羞答答地挑選宮人呈上來的駙馬畫像,林非鹿還是覺得自己有點不能接受。

    她仿佛看到了將來的自己。

    太可怕了啊啊啊!

    林念知見她坐在一邊發呆,怪不開心地扯了她一下︰“小五!你能不能認真一點?”

    林非鹿︰“我在看我在看!長姐,這個是誰啊?眼角還有顆痣,看上去怪風流的。”

    林念知看了看︰“這個是禮部尚書的嫡子杜景若,如今任國子監主薄。你這麼一說,是有點風流……”她自小長在宮中,對這些外男也不了解,遲疑道︰“我听說他文采斐然,年紀輕輕就入了國子監,想來也是有那麼幾分真才實學的。”

    這些畫像都是林帝皇後篩選過之後,再送到她手里的。

    經了帝後的首肯,自然都不是什麼凡俗之子。

    林念知一張一張看下來,最後問她︰“你覺得如何?”

    林非鹿︰“……都,都挺好的。”

    林念知︰“我也覺得都不錯。”她嘟囔著︰“為什麼不能像父皇那樣把這些全都收了呢。”

    林非鹿︰“???”

    等等!皇長姐!你這個思想很危險啊!

    林念知看到她瞪大的眼楮,撲哧一聲笑了,胡亂掐她軟乎乎的臉,“我就隨口說說啦。”

    事關終身大事,林非鹿還是認真地提建議︰“皇長姐你的理想型是什麼樣的呢?”

    林念知問︰“什麼叫理想型?”

    林非鹿解釋道︰“就是你心中最想嫁的夫婿,大概是什麼樣的一個人?(性xing)格,樣貌,家世,觀念,你更看重哪一面?”

    林念知立刻說︰“最重要的當然是要長得好看!”

    林非鹿︰懂,你們林家都是顏狗。

    林念知思考了半天,語氣漸漸羞澀起來︰“我希望我的夫婿是一個謙謙君子,儒雅溫和,能愛我護我,視我為唯一,將我捧在掌心當做掌上明珠一般寵愛。”

    林非鹿了然,把那疊畫像攤開︰“那我們先把奚行疆這種類型的剔除,他們不配。”

    林念知贊同地重重一點頭。

    最後根據林念知的要求挑來挑去,最符合她理想型的,居然就是那個眼角有一顆痣的禮部尚書之子杜景若。

    林念知把杜景若的畫像翻來覆去看了很多遍,最後拍板道︰“就他吧!”

    說罷,就要喚宮人進來把畫像遞呈給林帝。

    林非鹿突然一把抓住她手腕︰“等等!”

    林念知好奇地看著她。

    林非鹿雖然知道自己說的都是廢話,但還是忍不住︰“長姐,你都沒見過他,只憑一張畫像便定下終身大事,若到時候發現他與你想象中的不一樣,怎麼辦?”

    現代自由戀愛觀深入人心,她實在做不到無動于衷。

    林念知愣了愣,轉而又若無其事笑了下︰“自古以來便是如此,我們身為公主,還有選擇的權利。民間那些女子,可連選都沒得選。”

    總是鑽牛角尖的長公主,在這方面看得倒是很開。

    似乎是惠妃出事之後,她一夜之間就成長了很多。

    她看林非鹿還是小臉皺成一團的樣子,笑著(摸Mo)(摸Mo)她的揪揪︰“放心吧,好歹是禮部尚書的嫡子,不會差的。”她頓了頓,不知道想到什麼,眼楮突然亮起來︰“如果你實在不放心,不如我們親自去看一看?”

    林非鹿問︰“還能親自去看一看嗎?”

    林念知︰“光明正大當然不行,我們可以偷偷去呀!”

    來到這里這麼久,林非鹿從未出過宮,听林念知這麼一說,頓時心動了。

    大林的民風相對而言還是比較開放的,對女子的約束也不像某些時代那麼嚴苛,從奚貴妃曾經能上陣(殺sha)敵就能看出來。

    公主出宮並不是什麼罪不可赦的大事,只是需要林帝同意。

    這事兒好辦,林非鹿撒個嬌,說自己長這麼大還沒出過宮,沒看過父皇統治之下繁華的民間景象,林帝立刻就喜滋滋地點頭了。

    當然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兩人自然不會大張旗鼓,林帝讓兩位禁軍首領陪同,又暗中安排了侍衛保護。

    林非鹿換上了尋常不起眼的衣裙,就跟著林念知坐在馬車內搖搖晃晃地出宮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