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58章 【58】

第58章 【58】



    林帝交代手下著手調查了一番太子遇虎一事, 雖然大部分人都覺得是意外,但當事人畢竟涉及到皇子公主,于情于理都還是要查一查的。

    但查來查去, 也沒查出什麼異常來。

    山中本就有猛虎出沒, 前幾年林帝還獵過一頭,先皇當年夏狩時也遇過兩頭熊, 差點遇難。猛獸襲人實在不算什麼稀罕事, 最後查來查去, 只能歸根于太子和五公主運氣不好。

    除了阮貴妃和相府的親信, 沒人知道這頭猛虎其實是他們飼養的。

    謀害太子是誅九族的大罪, 但自古奪嫡之路就凶險萬分,富貴險中求,若是現在不動手, 等將來太子登基, 如今輝煌的阮氏一族必然會迎來沒落。

    所以這件事必須做,但也要做到萬無一失,半點都讓人看不出來人為的痕跡。

    利用夏狩,引猛虎襲擊,是最像意外的方式了。

    這只猛虎相府已經飼養了三年, 東宮和雲曦宮中其實都各有自己的內線。內線偷偷將太子不要的衣物搜集起來送出宮去,那猛虎在人為□□之下, 日復一日地熟悉著獨屬太子的氣味, 才能在被運送到山林後, 精準地尋出太子所在。

    其實他們的目的不一定非要太子死, 斷他一條胳膊或者瞎他一只眼楮就可以了。

    一旦殘疾,太子就會失去儲君的資格。

    可怎麼也沒想到,這個他們精心布置多年的局,竟然被一個小丫頭毀了!

    阮貴妃本來還坐在宮中喝著茶靜待太子遇虎的消息,沒想到消息等是到了,但還沒來得及高興,就听說太子也平安回來了。

    阮貴妃真是氣到銀牙咬碎,將滾燙的茶盞砸到了門框上︰“這兩人壞本宮好事!”

    說的自然是林非鹿和奚貴妃了。

    阮氏奚檀雖同為貴妃,但多年來相安無事,不交好也未交惡。阮氏知道奚檀無意爭寵,她入宮不過是因為受了傷不能再上戰場,與其嫁人,不如發揮自身最後的價值,為奚家提供最後一道保障。

    畢竟自古將為君所忌,雖然奚家滿門忠心,但架不住皇帝多疑,有奚檀從中周旋,奚家會更安全。

    而且奚檀一直無子,說不好是她不能生,還是她壓根不想生,不管是宮斗還是奪儲,大家都沒把她算在其中。

    沒想到就是這樣一個完全置身事外的人,毀了他們的大計。

    林非鹿騎馬回來求救可惡,奚貴妃前去(殺sha)虎救人更可惡,阮貴妃一時之間想把這兩人生吞活剝的心都有了。但她什麼都不能做,這件事已然被定(性xing)為意外,她若有動作,就是不打自招。

    所以她只能該怎麼樣就怎麼樣,還遣人送了東西給太子以示慰問。

    只是心中到底是有氣,看到什麼不順眼的人或事就比往日更暴躁,隨行來行宮避暑的那位懷胎五月的謝婕妤因為一句無意之言冒犯到阮貴妃,她便叫人在院中站了兩個時辰,以示懲戒。

    結果那位謝婕妤當日回去便見了紅,在太醫的護胎之下,孩子算是保住了,但謝婕妤動了胎氣身子越發虛弱,恐怕到了生產時會面臨很大的風險。

    林帝听聞此事很是惱火,雖然他一向知道阮貴妃是個直來直去的(性xing)子,但事關子嗣,他還是動怒了。

    不過是訓誡,還未給處罰,她倒是先哭上了。

    平日驕縱明(艷yan)的女子哭起來時還挺有風情的,邊哭邊道︰“臣妾當年懷著廷兒時,還與陛下登山作樂,也未見出事。如今只不過叫她站了兩個時辰,哪里知道她身子就虛成這樣?陛下既然覺得臣妾小題大做,那不如撤了臣妾協理六宮的權利,也省的臣妾掛個空名,做什麼都要瞻前顧後。”

    林帝本來是來問責的,到最後自己反倒成了惡人?他不得不安撫一番委屈抽泣的貴妃,加上顧忌阮氏一門,最後只是訓誡了她幾句,又補償似的賞了謝婕妤不少東西,便將此事輕巧揭過了。

    朝中政事繁忙,如今夏狩又停,今年的行宮避暑便比往年的時間都要短。

    不過半月有余,林帝便打道回宮了。

    林非鹿回宮沒兩日,便被皇後叫到了長春宮。

    她跟皇後的接觸不多,皇後潛心禮佛,免了後宮請安一事,平日無事根本見不上她一面。她唯一跟皇後的近距離接觸是上一次的生辰宴,皇後看她的目光十分平和,周身有股超然的大氣,有一種跟太子如出一轍的端莊。

    這一對母子都是那種十分守規矩的人,大家都清楚,只要他們不行錯踏錯,儲君之位就不會有變故。

    但如若有人伸出爪牙,他們也絕不會坐以待斃。

    皇後將林非鹿叫過去,自然是為了太子遇虎時她前去求救一事。太子能平安,林非鹿功不可沒,皇後往日對這些皇子皇女們一視同仁,不苛責也不親近,此時卻真心實意對林非鹿生出幾分青睞。

    此女聰慧機靈,年紀雖小,遇險之時卻能臨危不亂,日後必然不可小覷,再加上這切切實實的救命之恩,皇後便生出了籠絡的心思。

    她倒是沒有像林帝那樣對五公主大賞一番,而是等到跟林帝用膳時,提起了如今後宮四妃空缺的事。

    “到底不好長時間空著,總要先擢一位妃嬪上來,才合祖宗的規制。”

    林帝本來就不是醉心美(色)的那種皇帝,也很少(操cao)心後宮的事,畢竟上一屆先皇的後宮留給他的陰影不可謂不小。此時听皇後說起,便附和道︰“皇後說的在理,既如此,皇後心中可有人選?”

    皇後沉思一番︰“宮中如今育有皇子皇女的最低都是嬪位,卻只有嵐昭儀要差一階。五公主聰慧,六皇子純真,又深得母後喜愛,陛下孝順,也該知道母後晚年修行清苦,如今有六皇子相伴,也算了卻心中遺憾。嵐昭儀為陛下養育了這樣優秀的兩個孩子,于情于理,也該給她晉位。”

    林帝如今雖然偏愛蕭嵐,也願意給她晉位份,但听皇後這麼說,還是有點驚訝︰“之前朕將她從貴人擢為昭儀,已經不合規矩,若是如今再將她直接擢為妃位,恐怕會引來非議。”

    皇後笑著給他夾了一塊水晶餃,溫聲道︰“規矩都是人定的,這是陛下的後宮,自然該是陛下說了算,旁人又有何資格非議呢?陛下便是天,天子所言便是真理,不過是晉升位份而已,這天下都是陛下說了算,又遑論區區後宮。後宮平穩,陛下才能安心前朝,嵐昭儀(性xing)格溫婉良善,待人親和,若能穩坐妃位,不僅當為眾妃嬪表率,也算為陛下分憂了。”

    前面有說到,林帝是一個剛愎自用的皇帝,極其高傲又自負,覺得自己是天底下第一牛掰。

    皇後自他還是太子時便相伴左右,對他的脾(性xing)那是(摸Mo)得一清二楚,自然知道這種時候該說什麼話。

    林帝一听,頓時覺得皇後不愧是皇後,說話果然字字在理!!!

    而且他自己心中也清楚,這次若是沒有小五,太子必然命喪虎口。太子事關大林朝的根基穩定,就像奚貴妃說的,太子無恙,便是大林無恙。他賞的那些金銀寶石都是身外之物,要落到實處的獎賞才是真的獎勵。

    于是入秋之時,趁著拜祖大典,林帝便頒發了晉升的旨意。

    擢升嵐昭儀為嵐妃,賜明宮為四妃之一的主宮之位,宮中一應用度全部按照妃位重新劃分。

    旨意一出,整個後宮都震驚了。

    之前蕭嵐一躍四個位份已經很令人震驚了,但畢竟當時位份低,晉升空間大,加上多年補償,大家驚完也就接受了。

    沒想到這才晉升到昭儀不到半年,又一下躍了兩個位份,直接成為了四妃之一!這也太他媽讓人羨慕嫉妒恨了。

    多少人終其一生,也只能在淑女貴人上待一輩子啊。

    蕭嵐這是五年熬盡一生苦,苦盡甘來,直接麻雀變鳳凰啊!

    宮中一時議論紛紛,也有消息傳出,說蕭嵐之所以擢升為妃,是皇後親自跟陛下提的。

    皇後為什麼送這麼一個大禮給她?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就是因為夏狩之時五公主的救命之恩嗎?

    哎,這種事,真的羨慕不來,誰叫蕭嵐生了這麼個好女兒啊。生個兒子讓她失寵,生個女兒又讓她復寵,還真是崎嶇又奇幻的人生經歷啊。

    外人議論紛紛,接到旨意的蕭嵐也是懵的。這一年來(發fa)生的一切,都讓她感覺像在做夢一樣。

    林非鹿之前還想著幫她爭妃位呢,沒想到啥都還沒開始搞,這妃位就自動送上門了。

    突然覺得這個副本的難度越來越低。

    自己真的不要搞個女皇來當當嗎?

    哎算了,她還想(睡Shui)懶覺呢,當皇帝起得比雞早(睡Shui)得比狗晚,稍微縱情享樂一下就會被朝臣追著寫折子勸誡批評,稍不注意還要被史官記一筆“驕奢淫逸”,簡直活的比社畜還不如,算了算了。

    林非鹿知道這是皇後遞來的橄欖枝,她也不介意接住。

    不出意外,林傾今後是會登基稱帝的,她自己的人生暫且不必考慮,有林傾在,至少可以保證蕭嵐和林瞻遠平安無事。到時候她朝林傾討一方封地,不必太大太富澤,只需安身立命就行。

    到時候讓蕭嵐帶著林瞻遠去封地生活,終老一生,也算了了她在這里唯一的牽掛。

    至于自己?

    林非鹿覺得她現在要好好跟奚貴妃學武,將來若是有機會出宮,便可一人一劍走天涯。

    前半生拿宮斗劇本,後半生拿武俠劇本,簡直兩全其美,也不枉她來這個時空走一遭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