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57章 【57】

第57章 【57】



    朝前看去, 攬星宮的飛檐樓台隱約可見,但身後窮追不舍的猛虎已經將留下來與它纏斗的侍衛全部咬死, 林傾身邊的護衛全然是在用命拖住老虎的行動, 為林傾爭取逃(脫tuo)的時間。

    可奔跑至此, 林中已然只剩林傾一人了。

    他听到身後近在咫尺的虎嘯, 突地停下了奔逃,拔出腰間短刀,猛地轉身朝老虎撲了過去。

    反正也逃不掉,不如跟它拼了!

    林傾此時已經感受不到胃痛和難受了,他沖冠眥裂,想著就是死也要剜下它一塊(肉rou)來。

    就在他轉身的瞬間, 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厲喝︰“太子躲開!”

    林傾此刻神經崩到極致, 反應力也極其迅速, 雖然腦子還沒反應過來, 但(身shen)體已然給出動作,猛地朝旁邊就地一滾, 與此同時, 一把泛著寒光的利刃刺破空氣, 從遠處飛射而來,直直(插cha)進了老虎左眼。

    老虎受傷吃痛, 瘋狂咆哮起來,林傾抬頭一看, 已近身前的奚貴妃從小白馬背上一躍而起, 手持短刀, 從半空中朝老虎俯沖而去。

    一人一虎頓時纏斗起來。

    奚檀雖曾在戰場上傷了筋脈,但功夫底子在,又極擅輕功,身姿十分靈活,忽上忽下忽前忽後,老虎本就瞎了一只眼,此時被她戲耍得團團轉,越來越狂暴。

    奚檀到底是受過傷,手臂一使力便痛,被咆哮著的老虎一爪子揮在肩口,瞬間撕下一塊皮(肉rou)來,重重摔落在地。

    老虎卻沒有趁機咬她,而是再次撲向林傾。

    奚檀喉中涌出一口鮮血,咬牙拍地而起,猛地躍身撲上去,一把拽住了老虎尾巴,朝林傾大喝︰“跑!”

    林傾血紅著一雙眼,知道自己這一走,奚貴妃多半是要沒命了,她前來相救,自己卻棄她不顧,如此無情無義貪生怕死的行徑,理應為天下人所不齒。

    思及此,林傾不僅沒跑,反而撿起自己那把短刀,朝老虎沖了過去。

    奚檀差點被他氣死。

    林傾是一國太子,(關guan)系到大林根本,他若出事,朝中必然會因儲君一事(發fa)生動蕩,歷史上因為奪儲奪位內斗導致國家分崩離析外敵趁虛而入的事還少了嗎?

    她身為將門之後,哪怕是拼上(性xing)命,也絕不會容忍這樣的事(發fa)生。

    她已無法在戰場上守護自己的國家,保護太子不出意外,是她現在唯一能做的事了。

    奚檀雙目一凝,右手拽住虎尾在手掌纏了兩圈,然後猛的往後一扯,老虎吃痛狂躁,回頭想要撕咬,奚檀往後一仰,後背貼在地面,整個身子幾乎對折起來,往老虎身下滑去,手肘上抬握刀往前一劃,利刃開膛破肚,鮮血噴涌而出,盡數澆在她蒼白的臉上。

    老虎震耳欲聾的咆哮低了下去,碩大的身子重重一倒,抽搐了兩下,漸漸沒了生息。

    林中一時寂靜無聲。

    奚檀抬手抹了把臉上的血,緩緩從地上坐起來,皺眉看向林傾︰“太子可有受傷?”

    林傾還呆愣著,死里逃生的驚恐與後怕在老虎倒地的那一刻盡數襲來,連剛才被他短暫忘卻的胃痛好像都比之前更嚴重了。林傾身子一個虛晃,跪坐下去,捂著胃部大口喘氣。

    不遠處傳來急促的馬蹄聲,是從行宮的方向來的。護駕的侍衛匆匆趕到,驚慌失措地朝兩人跑來。

    “屬下護駕來遲!請太子恕罪!”

    林傾已無力說話,抬頭時,看見綴在隊伍最後的林非鹿騎著一匹大馬搖搖晃晃地跑過來了。

    她下馬的時候還踉蹌了一下,手腳並用地撲到他身邊,平時總是軟甜甜的聲音難得嚴肅又擔憂︰“太子哥哥,你沒事吧?沒受傷吧?”

    林傾心中一酸,緩緩看向來路。

    那一路都是侍衛的尸體。

    林非鹿循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看到滿地的殘肢碎尸,又聞到被風帶來的濃郁的血腥味,臉(色)一變,當場嘔吐起來。

    林傾顧不上自己難受,趕緊去撫她後背,吩咐旁邊的侍衛︰“快帶五公主離開此處!”

    林非鹿頭一次看到如此血腥的場面,實在是太具沖擊力了,吐了個昏天黑地,被侍衛抱上馬時還記得轉頭喊奚檀︰“娘娘,你還好嗎?”

    奚檀被侍衛攙扶著上馬,神情還是一如既往的淡漠,“無礙,回宮再說。”

    侍衛一部分護送他們回行宮,另一部分則留下來清理現場。

    林帝得到消息趕回來時,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後了。

    要不是他知道無人敢欺君,恐怕都要以為這是一個惡劣的玩笑了。

    太子和小五離開的時候,大部隊都還未深入山林腹地,猛獸一向只在山林深處出沒,他們想獵虎都遇不上,怎麼可能被兩個人在山林邊緣遇見?!

    但走到他們遇虎的位置時,所有人都聞到了空氣中還未散完的血腥味。

    侍衛雖然清理了斷臂殘肢,但看著四處飛濺的鮮血仍可想象出當時的慘況。

    之前護送太子的小部隊全部命喪虎口,來回稟的侍衛是駐守行宮的。

    只知道五公主一路騎著馬飛奔回來說太子遇虎,恰好奚貴妃就在旁邊散步,奪了白馬率先趕去,等他們趕到時,奚貴妃已經將猛虎斬(殺sha)了。

    林帝臉(色)沉得可怕,回到行宮後直奔太子去處。

    林傾雖未受傷,但胃痛難當,又受了極大的驚嚇,情況也不算好,隨行的太醫已經開了藥讓他吃了,因藥里有安眠成分,林傾此時已經昏(睡Shui)過去。

    林帝沒有叫醒他,听說小五在奚貴妃宮中,便又直奔奚貴妃那里。

    比起林傾,奚貴妃的傷反而要嚴重一些。

    她被老虎拍了那一爪,皮(肉rou)都被撕下來了,肩口血(肉rou)模糊,又因動了內力,導致氣血倒逆,受傷的筋脈受到沖擊,有如斷筋裂骨之痛。

    但偏偏一聲不吭的,除了臉(色)慘白外,幾乎看不出她在忍受常人難忍的痛苦。

    林帝過來的時候,林非鹿正坐在奚貴妃床邊喝藥,她回來的路上差點把膽汁吐出來,而且受驚也不小,太醫也給她開了藥。她一喝完,旁邊的侍女立刻遞上蜜餞,林非鹿塞到嘴里,一邊嚼一邊朝半躺在(床chuang)上的奚檀爬過去。

    小臉皺成一團地問︰“娘娘,你還疼嗎?”

    奚貴妃斜了她一眼︰“不疼,你還不回去?賴在我這做什麼?”

    林非鹿說︰“我擔心娘娘。”

    奚貴妃︰“你擔心我就不疼了?”

    林非鹿︰“娘娘不是說不疼嗎?”

    奚貴妃︰“……”

    小豆丁看上去眼淚汪汪的,語氣卻很真切︰“疼的話就說出來,沒人會嘲笑娘娘的,女孩子不用這麼堅(強qiang)。”她說著,湊到她肩口的位置,輕輕呼了兩下。

    奚貴妃眼神有些怔。

    以前從來沒有人跟她說過,女孩子可以不用這麼堅(強qiang)。

    疼也可以說出來。

    父母只是告訴她,奚家兒女,流血不流淚。守護黎明蒼生的人,不可以喊累喊疼。

    第一次听見這樣的話,居然是從一個小孩子口中。

    奚檀有些好笑,也有些感動,還沒說話,門口就傳來林帝急躁躁的聲音︰“檀兒!朕來遲了!”

    奚檀︰“……”她抬眸看去,又恢復那副淡淡的表情,“陛下來得不遲,不早也不晚。”

    林帝快步走過來,把趴在床邊的林非鹿一把撈起來抱在懷里,他一手抱著女兒,一手握著奚檀的手,心中感慨萬千︰“今日多虧了朕的小五和愛妃,不然……哎!”

    說完,又十分佩服地看著奚貴妃︰“沒想到愛妃身手不減當年,竟能以一己之力斬(殺sha)猛虎!”

    奚檀被他眼神驚起一身雞皮疙瘩,立刻毫不客氣地趕人︰“臣妾無事,只是有些累了,陛下還是先去看看侍衛帶回來的老虎尸體吧。”

    林帝便抱著林非鹿站起身來︰“那愛妃好生休息,朕先帶小五走了,晚些再來看你。”

    林非鹿乖巧地朝奚貴妃揮揮手,就被林帝一路抱著離開了。

    林帝已從侍衛口中得知,若不是五公主趕回來求救,恐怕太子今日便要命喪虎口。早先他便听老四念叨,說什麼五妹是他的幸運神,如今看來,這還真是個皇宮里的小福星啊。

    林帝沒著急去看今日襲人的老虎,而是先把林非鹿送回荷(色)殿。

    護送的侍衛都死了,太子又昏(睡Shui)著,林帝只能向小五詢問之前的事情經過。

    盡管林非鹿知道老虎一事必有蹊蹺,就從它只追著林傾一個人撕咬就能看出問題來,但她什麼也沒說,只是把自己看到的過程平鋪直述了一遍。

    林帝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將她抱回荷(色)殿後囑咐了蕭嵐幾句,便匆匆離開了。

    ……

    老虎的尸體被侍衛扛了回來,放在偏殿。

    林帝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此時一見老虎血窟窿一般的左眼,再看它幾乎被開膛破肚的致命傷,想想愛妃平時冷冷淡淡的模樣,不由得打了個寒戰。

    不愧是女閻羅。

    真的狠。

    他負手看了一圈,老虎已死,也看不出什麼來,只沉聲問侍衛︰“老虎為何會出現在山林邊緣,可找到原因了?”

    這上哪找原因去?興許是這老虎心情好閑逛呢?

    當然侍衛不敢這麼說,只猜測道︰“回陛下,可能是近來山中多雨,小獸都躲了起來,老虎尋不到食物,才會在邊緣出沒。”

    在這樣的冷兵器時代,野獸對于人而言是十分危險又(強qiang)大的存在,何況還是老虎這種百獸之王的猛獸。

    野獸襲人的事年年都有(發fa)生,太子和公主遇虎,大家都覺得是意外,根本就沒誰會往人為的原因上想。若不是林非鹿親眼所見老虎只攻擊林傾一人,恐怕也不會察覺這其中有貓膩。

    林帝查探了半天,也沒問出什麼結果來,秉承著不浪費的原則,讓人把虎皮剝下來,打算到時候賞給奚檀。

    愛妃怕冷,等到了冬天把這虎皮鋪在榻上當坐墊,既威風又暖和,一定很棒。

    夏狩第一天就(發fa)生這樣的事,古時做什麼都要佔卜,欽天監的人也說不吉,林帝覺得恐怕是今年不宜狩獵,之後的夏狩便停了。

    林傾到傍晚的時候便甦醒過來,吃過藥之後胃中不適已經消退,在宮人的陪伴下前去奚貴妃處致謝。

    奚貴妃肩上的傷倒是小事,只是動了內力引發陳年舊傷較為惱火,奚行疆去荷(色)看過林非鹿後就回來一直守在這里。

    見林傾要拜,奚檀讓奚行疆把人攔住了。

    她區區一個妃子,哪里受得起太子這一禮。

    林傾隔著簾子沉聲道︰“今日貴妃虎口救命之恩,本宮沒齒難忘。”

    奚貴妃淡淡的聲音從里頭飄出來︰“太子無恙,便是我大林無恙,都是臣子分內之事,太子不必放在心中。”

    林傾以前只從太傅口中偶爾听過奚家滿門大義,奚行疆平日作風又十分浪蕩,他起先其實不以為意。經此一遭,才算徹底見識到奚家人的風采。

    沒有人能感同身受他當時生死一線的驚險。

    盡管奚行疆攔著,林傾還是略略一拜,才腳步沉重走出了大殿。

    侍衛皆已身亡,只有他和小五目睹了當時的情況。且不說小五年紀小,當時那種情況恐怕根本沒注意到老虎的異樣,她在扔了兔子之後就被受驚的白馬帶離,也沒有看見之後那一幕。

    那老虎只追著他一人撕咬的一幕。

    如今告訴別人,又有幾人能信?

    連他自己都覺得荒唐。

    林傾一路沉默回到殿中,他的貼身侍衛立刻迎上來,低語道︰“殿下,屬下又去驗了一遍昨日剩下的吃食,並無毒,只不過……”

    林傾抬眸看來。

    侍衛道︰“屬下拿著昨日殿下吃過的所有食物去找高太醫看過了,高太醫說,霄果和櫟菜同屬寒(性xing)食物,雖然無毒,但若同時食用,會加重寒涼,導致胃痛。”

    行宮的膳食都是御膳房統一負責的,這兩種食物並不是什麼稀罕東西,如果有人刻意將他將晚飯後的水果換成了霄果,也不是不可能。

    林傾袖下拳頭捏得緊緊的,侍衛觀察著他神(色),試探著問︰“殿下,要將此事回稟陛下詳查嗎?”

    “詳查?怎麼查?”林傾冷笑一聲︰“老虎死無對證,食物也可說是我誤食。鬧到父皇面前,卻拿不出證據,平白惹父皇不喜不說,恐怕還會被對方反將一軍,說我們污蔑。”

    侍衛遲疑道︰“殿下已經知道,此事是何人所為了?”

    林傾看向窗外漸漸暗沉的天,語氣又低又沉︰“傳信于母後,讓她派人調查近來阮相府的動作。這件事,本宮絕不善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