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56章 【56】

第56章 【56】



    看自己好像真的惹惱了小豆丁, 奚行疆懊惱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拔腿追上來。

    林非鹿雖然腿短,但步子邁得快, 拽著林瞻遠頭也不回地往前走, 任憑奚行疆怎麼搭話都不理他。

    奚行疆抓耳撓腮地道歉︰“小鹿, 別生氣啦,要不然你再上一次樹, 我這次肯定來接你!”

    林非鹿︰“?”

    滾開!臭直男!

    他伸手想來拉她, 還沒挨到人,就被一旁的林瞻遠跳著腳拍開了︰“不準踫妹妹!男孩子不能踫妹妹!”

    奚行疆感覺自己被這對兄妹搞得脾氣都沒了, 一路哄回荷(色)殿,也沒換回林非鹿一個正眼,(摸Mo)(摸Mo)鼻頭沒趣地走了。

    接下來三天,行宮開始為一年一度的夏狩做準備。

    每年在夏狩上博得頭籌的人都會得林帝御賜的金弓,幾位皇子從小學習騎射,也都會在夏狩上各自展(露)風采。

    林非鹿從來沒參加過這種大型狩獵活動, 畢竟在現代社會那可都是保護動物,看大家都忙忙碌碌期待不已的樣子, 也不由得有些心動。

    她開春之後就一直在練習騎馬,雖然還達不到策馬奔馳彎弓射雕的地步,但駕著馬兒慢悠悠跑幾圈還是沒問題的。跑去跟林帝撒了個嬌, 就讓林帝點頭同意夏狩的時候把她帶上了。

    她只是想去見識見識, 只要不單獨行動, 周圍都有侍衛隨行, 安全(性xing)還是很高的。

    林瞻遠不知道什麼是夏狩,听蕭嵐解釋了一番,只以為是尋找小動物的行動,听說妹妹要去參加,拉著她的手認認真真地交代︰“我要一只小灰兔!”

    林非鹿︰“好的!一定給你帶只活的回來!”

    等到了夏狩這天,林非鹿早早就起來了。

    蕭嵐這幾天花時間給她改了套衣裙,形似騎裝,方便她騎馬玩兒。六歲大的小姑娘穿上青白(色)的騎裝,倒是少了平日里粉嘟嘟的乖巧樣,多出幾分清秀的俏麗。

    到了集合的地方,林帝一見她便道︰“朕的小五好像長高了一些,你們覺得呢?”

    大家紛紛點頭。

    林非鹿懷疑是她平時穿的裙子顯腿短。

    宮人給她準備的馬兒年齡還小,通身雪白,在一群高大駿馬中顯得十分小巧。林非鹿爬上馬背,(摸Mo)(摸Mo)小馬的頭,單方面跟它建立了一下友誼,就開始跟隨大部隊出發了。

    奚行疆驅馬圍著她跑了好幾個圈,一會兒擠眼一會兒挑眉一會兒做鬼臉,林非鹿真是快被他煩死了。

    他嬉皮笑臉的︰“小豆丁你喜歡什麼,我一會兒獵來送你。”

    林非鹿︰“我喜歡老虎!吃人的那種!”

    奚行疆略一思索︰“我倒是敢獵,你敢要嗎?”

    林非鹿︰“……”

    啊啊啊這個人是不是有病啊!!!

    走在一旁的林濟文十分高傲地(插cha)話道︰“我听巡山的侍衛說,他們昨夜听到了虎嘯之聲,看來這山中確有猛虎,到時候世子可千萬別跟我搶。”

    奚行疆笑著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隨著隊伍行進,他們逐漸深入山林,野獸的痕跡也多了起來。林帝還發現了一只黑豹,頓時引得大部隊一陣追趕,只可惜黑豹速度快,一下就竄沒了影。

    林非鹿慢悠悠騎馬閑逛還行,這麼一跑起來頓時就有點跟不上,感覺自己骨頭都快被顛散架了。這小白馬,(性xing)子還挺烈,半點都不甘落馬身後,一路撒蹄子地跑,林非鹿勒都勒不住。

    她開始後悔來湊熱鬧了。

    在屋里躺著吃冰西瓜它不香嗎?

    她左右看了一圈,去跟離得最近的林廷說︰“大皇兄,我想要一只兔子。”又補了一句︰“活的。”

    林廷雖然不喜狩獵(殺sha)生,但騎術並沒有落下,很快就帶著人給她捕了一只兔子回來。

    林非鹿讓人把那兔子的腳腳都綁起來,然後就驅馬往前走去,準備跟林帝說她想回去了。這狩獵沒個幾小時估計是結束不了,她的(屁pi)股已經在(強qiang)烈抗議了。

    剛往前去了沒多遠,就看見之前一直跟在林帝身邊的林傾此時落在後面,慢騰騰走著。他一手勒著韁繩,一手捂著胃的位置,臉(色)看上去不太好。

    林非鹿驅馬走到他旁邊,小聲問︰“太子哥哥,你(身shen)體不舒服嗎?”

    林傾轉頭看見是她,勉力笑了下︰“無事。”

    說話時,手掌微微揉了揉胃。

    他今早起床後胃里便有些不適,隱隱作痛。但一年一度的夏狩對他而言很重要,身為太子,自然樣樣都要出(色),令父皇滿意,不然他也不會大冬天一個人在皇宮圍場練習。

    怎可因為區區胃痛便放棄參加夏狩?

    是以一路便都忍著,但隨著馬背顛簸,胃里的不適卻越來越嚴重,炎炎夏日之下,他硬是被疼出一身冷汗,唇(色)都白了。

    林非鹿見他那模樣,也知道情況不對,皺著小眉頭道︰“太子哥哥,你要是不舒服就別參加狩獵了,一會兒跑起來會更難受的。”

    這狩獵才剛開始,大家都還沒收獲,林傾要不是實在難受,也不可能(脫tuo)離前面的隊伍,落到這後面來。

    他還想說什麼,林非鹿又道︰“(身shen)體最重要,如果因為區區一次夏狩留下病根,就得不償失了。夏狩每年都有,但(身shen)體只有個一個呀。”

    林傾也實在是疼得厲害,以他這個狀態,就算留下來估計也獵不到什麼獵物。

    又听小五這番話,不由得點了點頭,蒼白著臉(色)道︰“待我稟告父皇便回宮。”

    林非鹿拍拍掛在馬背上的野兔︰“我跟你一起回去!”

    林帝正在前方拿著弓箭興致勃勃地尋找獵物,听侍衛通報說太子(身shen)體不適提前告退,皺著眉回身過來。本來想批評他兩句掃興,但走近看到林傾確實臉(色)不太好的樣子,倒也沒多說什麼。

    兩人告退之後,便由一小隊人馬護送離開。

    此時仍是清晨,太陽透過茂密的樹葉薄薄一層灑下來,給本就寂靜的山林增添了一分幽遠之意。

    林傾(身shen)體不適,沒什麼力氣說話,林非鹿走在他旁邊,也就沒說話影響他,只不過時不時地轉頭打量,生怕他從馬背上疼暈過去。

    一隊人的行進速度放得很慢,林傾接受到妹妹擔憂的目光,不由得笑道︰“我沒事,已經比方才好多了。”

    林非鹿看他臉(色)好像是好了一點,抿住唇點點頭,又問︰“太子哥哥,你是吃壞了什麼東西嗎?還是一直都有胃疼的毛病啊?”

    胃病可不是什麼小事,在這個時代五髒六腑要是出了問題,那就只有等死了。

    林傾回憶了一下昨日的吃食,搖了搖頭︰“吃食宮人都檢查過,沒有問題,可能是夜里受了涼。”

    林非鹿搭話道︰“那一會兒讓太醫看看吧。”

    兩人正說著話,寂靜的樹林突然涌出大群鳥雀,爭先恐後朝著天空飛去,四周一時樹影搖晃,簌簌作響。緊接著座下的馬兒也開始不安地嘶鳴起來,原地亂轉。

    林傾神(色)一凝,看向四周。

    旁邊的侍衛也警惕道︰“鳥獸不安,恐是四周有猛獸出沒。”

    另一名侍衛道︰“可此處已經位處山林邊緣,不該有猛獸啊。”

    林非鹿的小白馬也不停地揚蹄子,她騎術不精,根本控制不住,只能死死勒住韁繩,顫巍巍跟林傾說︰“太子哥哥,我們快……”

    這話還沒說完,山風之中突然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虎嘯。

    幾乎就是一呼一吸之間,一只碩大凶猛的老虎突然從繁密的灌木叢之中撲了出來,在場的人根本就沒反應過來,那老虎嚎叫著直直朝著馬背上的林傾撲了過去。

    幾匹馬同時被驚,面對百獸之王的威壓,林傾坐下那匹黑馬一聲厲鳴,前蹄狠狠朝上一抬,瘋跑起來。

    林傾本就胃疼無力,被馬兒這麼一甩,頓時從馬背上摔了下來,但也因為這樣,老虎這一撲並未撲中,那黑馬已經撒蹄子狂奔逃離,老虎吼叫一聲,轉頭又朝地上的林傾撲了過去。

    這一切(發fa)生的太突然,幾乎就是幾秒之間,老虎動作生猛迅速,出現得又毫無預兆,眼見林傾就要命喪虎口,林非鹿拎起馬背上的那只野兔就朝老虎砸過去。

    她離林傾最近,這一砸用了十成的力道,那兔子將將砸在老虎面門之上。

    兔子本就是活物,雖然雙腿被綁住,但影響不了它蹦蹦跳跳的掙扎。老虎被落到眼前的活物吸引,大吼一聲,張開血盆大口就將它吞下。

    也就是這一停頓,給了林傾和侍衛反應的時間。

    林傾就地一滾,逃離了老虎爪下,周圍的侍衛也紛紛跳下馬沖了上來,開始與猛虎糾纏。

    但人到底是人,跟吃人猛獸比起來根本就不是對手,何況對付老虎這種猛獸遠攻最佳,現在這種近戰攻擊根本就不佔優勢。

    很快就有一名侍衛被老虎一口咬住肩膀,登時半條胳膊就沒了。

    雖然侍衛都拼了命的對付老虎,保護太子離開,但那老虎好像就認準了林傾一樣,咆哮著朝他飛撲,一擊不中也不放棄。

    血腥味和慘叫一時之間充斥了整片樹林。

    馬兒全部受驚瘋跑逃離,林非鹿沒有第一時間跳下馬,扔完兔子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撒蹄子狂奔的小白馬一路帶著跑離了現場。

    林傾好不容易喘了口氣,就听見小五崩潰的尖叫聲。他只來得及匆匆看上一眼,見小五被白馬帶離,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氣。

    侍衛留下一部分與老虎纏斗,一部分掩護他離開,但此時沒有坐騎,單靠跑,很難逃過老虎的追擊。

    林傾听見身後一聲比一聲淒慘的慘叫,到最後,連慘叫聲都消失了,只剩下猛虎的咆哮。

    他甚至聞到了身後濃烈惡臭的血腥味。

    今日,恐怕要命喪此處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