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55章 【55】

第55章 【55】



    夏晴帶著林蔚回到臨鏡宮時, 懷里抱了好幾個盒子。

    甦嬪從阮貴妃那里回來, 正倚在軟塌上看書, 挑眼看了眼, 淡聲問︰“拿的那是什麼?”

    夏晴說︰“是太後賞給公主的。”

    甦嬪一時之間以為自己听錯了, 身子都不由得坐直︰“誰?”

    夏晴說︰“太後娘娘。”

    她把盒子放過來,里面有金鎖, 有玉如意,還有一塊成(色)極好的血玉佩。

    甦嬪的表情一言難盡。

    太後並不喜歡她和林蔚, 因為當年林蔚滿月時,沖誰都傻笑的小(奶Nai)娃, 唯獨在看見太後時哇哇大哭, 怎麼哄都不好使。

    那之後,太後就再也沒召見過她和女兒, 之後又去了五台山修行。這一次回來,甦嬪本來帶著林蔚去請過安,但是太後沒見, 讓人傳話說(身shen)體不適不想听見小孩哭聲拒絕了。

    看來還是對當年的事有所介懷。

    甦嬪本來想著, 當女兒再長大一點,懂事會听話的時候,再領著她去賠罪。沒想到就是這麼一刻的功夫, 太後對她的態度就來了個大轉彎?

    夏晴當時候在外面,並不知道里面(發fa)生了什麼, 只是說︰“六皇子殿下去給太後娘娘請安, 便帶著公主一起去了。”

    甦嬪把滿地亂竄的女兒抱到懷里來, 哄著問她︰“蔚兒剛剛見到皇祖母了嗎?”

    小(奶Nai)娃高興地點頭︰“蔚蔚見到啦!皇祖母送了好多東西給蔚蔚嗷!”

    甦嬪又問︰“蔚蔚不怕皇祖母了嗎?”

    “不怕!”林蔚小短手翻著盒子里的禮物︰“哥哥說,皇祖母不凶的!蔚蔚也試過了,果然不凶的。”

    甦嬪哭笑不得,問了半天也沒問清楚頤清宮中到達(發fa)生了什麼,不過陰差陽錯獲得了太後的諒解與喜愛,也算了了她一樁心事。

    于是明宮就又收到了甦嬪送來的禮物。

    放學回來的林非鹿看著屋子里那幾樣價值不凡的玉件︰甦嬪是不是暗戀我們宮里的誰?

    蕭嵐憂心忡忡跟她說起早上甦嬪來過的事︰“不知為何,她似乎很注意長耳和那兔子,我心中有些不安。”

    林非鹿想起甦嬪跟阮貴妃的(關guan)系,覺得自己可能要完。

    阮貴妃不會帶著人來把兔子和小狗亂棍打死吧?

    然後再賜她一個“包庇寵物”的罪?

    結果等了好幾天,也沒等到阮貴妃的影子。

    她不知道甦嬪是沒認出來還是刻意幫她隱瞞了,但听蕭嵐的形容,甦嬪當時很明顯是認出來了啊。

    可她們之間別說交情,交集都沒有,甦嬪身為阮貴妃陣營的人,沒道理幫自己隱瞞啊?

    林非鹿︰她果然暗戀我們宮里的誰!

    林非鹿沒等來阮貴妃,倒是等來了林帝賜她們隨行行宮避暑的旨意。

    最近正值盛夏,天氣越來越毒,冬天避寒夏天避暑,都是皇家的習慣。避暑的行宮修在太行山上,叫做攬星宮,比起溫泉行宮要近一些,修得更高更大更豪華。

    而且攬星宮位處深山,野獸種類豐富,整座山頭都被皇宮圈出來作為了獵場,林帝每年都會在此進行夏狩。

    蕭嵐入宮後只第一年去過攬星宮,當時她聖寵在身,低階位份的妃嬪里,只有她一人得了隨行的恩賜。

    所以當初招人嫉恨也不意外。

    這一次的隨行名單上,不僅有蕭嵐和林非鹿的名字,居然還有林瞻遠的。

    林瞻遠長這麼大,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頤清宮,听說可以出宮上山去玩,可以見到許多大樹動物,簡直興奮地(睡Shui)不著覺,從收到旨意的那天開始就掰著指頭倒計時了。

    太後沒回五台山,這一次避暑自然也是同行的,出發前一天派人來明宮傳話,路途遙遠,馬車不便,蕭嵐既要照顧五公主,便讓林瞻遠隨行太後的鑾駕。

    這是林非鹿來到這里後第二次出宮,地位身份已經大不相同,連馬車都比之前的豪華舒適了不少。皇宮外還是被清了場,整條街空無一人,她撩著窗簾看了半天,暗自琢磨等時機到了得找個機會出宮玩玩兒。

    經過兩天的顛簸,車隊終于到達攬星宮。

    一進山,氣溫幾乎是瞬間就降了下來,一路上的悶熱消失殆盡,取而代之山中帶著樹木清香的涼風,隨著車隊行進,驚起林中的鳥雀,林非鹿還在馬車上的時候就看見林中奔逃的兔子。

    幾位皇子騎著馬走在前面,林濟文當即便拔出弓箭要射獵,只是被林廷止住了。

    他溫聲勸道︰“夏狩還未開始,二弟暫且饒它一命吧。”

    林廷一向心腸軟,但夏狩是大林的傳統,他也只能在能力範圍內稍加勸阻了。

    林濟文怪不情願地把弓箭收了起來。

    自從他在擂台上故意打傷了宋驚瀾,林非鹿對他就一直沒什麼好印象。

    對誰都甜甜一笑的小鹿妹妹難得表現出不喜歡一個人,林景淵非常開心,很是跟小鹿妹妹同仇敵愾,時不時就要見縫(插cha)針地諷刺兩句,此時見狀便道︰“喲,看來二哥最近箭術大有精進嘛,這麼迫不及待地想展示給大家看。”

    林濟文轉頭瞪了他一眼,又不知怎麼反駁,惡聲道︰“總比你平日偷(奸jian)耍懶(強qiang)!”

    林景淵只是頑劣貪玩,心思沒用在正道上,並不是真的蠢,他其實是很有些自己的小聰明的,當即便反唇相譏︰“誰偷(奸jian)耍懶了?我會背《論語》,二哥會嗎?我還會背《尚書》,二哥會嗎?我前日寫的《清平論》還被太傅夸了,二哥被夸過嗎?”

    林濟文差點氣得吐血︰“你……!”

    林傾不得不出聲阻止︰“好了!父皇還在前面,當眾吵鬧成何體統!一會兒到了行宮,各自抄十遍《兄論》!抄不完不準參加夏狩!”

    林濟文︰“…………”

    林景淵︰“…………”

    為了小鹿妹妹,我真的付出太多了qaq

    他委屈巴巴轉頭看向林非鹿的馬車。

    從車窗探出半個身子看戲看得正起勁的林非鹿默默坐了回去。

    宮人給蕭嵐安排的小殿里有一片池塘,水面開滿了□□(色)的荷花,這座小殿的名字也很有意境,叫做荷(色)。

    到達行宮,照常是各自休整,夏狩定在三日之後。

    此次行宮避暑,兩位貴妃和兩妃都有隨行,除去林非鹿認識的甦嬪之外,另還有三位妃嬪,其中一位謝婕妤已懷胎五月,因為天氣炎熱沒有食欲,听從太醫的建議後,林帝也把人捎上了,帶她來行宮安心養胎。

    一年四季都寂靜的深山突然就熱鬧起來。

    林瞻遠就像第一次出籠的鳥兒,對外面這個自由又廣闊的世界向往又膽怯。他思維太小了,表達不出自己的想法,只是拉著林非鹿一遍遍說︰“喜歡這里!喜歡這里!”

    林非鹿看著他激動到急切的表情,第一次為這個傻哥哥的將來思考起來。

    他總會長大的,不可能一直待在母親身邊。皇子成年之後就會搬出皇宮,在宮外分封建府。到時候就算林帝恩賜他立府,他又該怎麼一個人獨自生活呢?

    林念知今年才十二歲,前不久林非鹿跟林瞻遠在太後宮里玩的時候,已經听見太後在跟柳枝討論合適她的夫婿人選,古代女子到了十五歲便要許配人家,不僅林瞻遠前途堪憂,自己的未來也很堪憂啊。

    她到時候要怎麼做才能避免早婚呢?

    林非鹿突然覺得,不管她現在混得有多厲害,除非她當了女皇,否則她的人生始終無法自己做主。

    難道真要朝著女皇的目標奮斗嗎?

    這個難度就有點大了啊……

    林非鹿正胡思亂想,林瞻遠突然扯著她的手著急說︰“鳥鳥!鳥鳥掉了!”

    他們用過晚膳便出來散步,此時正走到一條幽道間,道路兩旁的大樹有些年頭,樹(干gan)筆直又高大,樹冠如一把大傘遮住頭頂的天,此時前方不遠的樹腳下,有兩只小鳥正在趴在地上嘰嘰喳喳地叫。

    林非鹿抬頭看了看,樹杈上正有一個鳥窩,微微傾斜,這兩只小鳥大概就是從鳥窩里摔下來的。

    它們還不是很會飛,好在沒有摔傷,撲稜著翅膀一蹦一跳。林瞻遠蹲在跟前伸出一根小手指,想(摸Mo)又不敢(摸Mo),轉頭跟妹妹說︰“要幫幫小鳥!”

    這樹修長筆直,樹(干gan)上一根分叉都沒有,十米之上才有樹杈,林非鹿計算了一下這個距離,覺得有點難度。

    林瞻遠扯著她衣角說︰“妹妹飛!”

    他是見過林非鹿在明宮練習輕功,在牆上飛上飛下的。面對哥哥信任的眼神,林非鹿又膨脹了,她覺得她現在上牆都沒問題了,上樹應該問題也不大!

    于是一番調整後,她抓住兩只小鳥,提氣開始飛躍上樹。

    林瞻遠還興奮地在下面給她鼓掌。

    林非鹿這一次不負眾望,終于穩穩飛上了樹,把兩只小鳥放回了鳥窩,還體貼地把鳥窩扶正固定了。

    林瞻遠仰著小腦袋在下面歡呼︰“妹妹最厲害!”

    林非鹿得意洋洋,往下一看,頓時有點頭暈。

    她第一次飛這麼高……

    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上樹一個道理。

    她扶住樹(干gan)站在枝(干gan)上,看著遠處起伏的山巒和隱在樹林中的宮殿,雙腿開始發軟。

    林瞻遠等了一會兒,喊她︰“妹妹下來!”

    啊啊啊她也想下去可是她不敢這太特麼高了啊!!!難道要抱著樹(干gan)像只猴子似的爬下去嗎?

    也太丟臉了吧……

    林非鹿欲哭無淚,林瞻遠在下面急了︰“妹妹下來!下來!快下來!”

    他越催她越急,正僵持不下,突然看到轉角處有個人影悠哉哉地浪了過來。

    他听到聲音,先是看了眼在樹下急得跳腳的林瞻遠,再抬頭一看,對上林非鹿的視線,頓時樂了︰“小豆丁飛得還挺高。”又環(胸xiong)抱臂往那一杵,挑著眉說︰“下不來了吧?”

    林非鹿也顧不上平日跟他斗嘴互懟了,喊他︰“奚行疆,幫幫我!”

    奚行疆慢悠悠走到樹下,手指搭在眉骨往上看了看,嘖嘖兩聲,“挺高,真挺高。”他(勾gou)著唇角,笑得蔫壞蔫壞的︰“想我幫你啊?那你求我啊。”

    林非鹿︰“……”

    奚行疆沖她挑眉︰“先叫聲世子哥哥來听听。”

    林非鹿︰“呸!”

    奚行疆也不惱,吊兒郎當的︰“腿都軟了還呸呢?那一會兒站不穩摔下來可別怪本世子見死不救啊。”

    林非鹿氣死了︰“誰要你幫!”

    她捏了捏拳頭,深吸一口氣,心一提眼一閉,就從樹上跳了下來。

    奚行疆吊兒郎當的神情頓時一驚,腳尖一點趕緊躍身而上去接她,結果小豆丁還挺有骨氣,一側身避開他,堪堪落在了地上,落地時身子踉蹌了一下,但好歹是穩住了。

    她在衣角揩揩手掌的冷汗,走過來拉著林瞻遠轉身就走。

    奚行疆訕訕地撓了下腦袋︰“輕功不錯嘛……”

    林非鹿︰“哼!”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