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54章 【54】

第54章 【54】



    第二天一早起來收到甦嬪禮物的林非鹿表示了自己的疑惑。

    我恐嚇了她女兒, 她為什麼還要送東西謝我?

    林帝的後宮美人實在是多,來了這麼久林非鹿也沒把人認完。用早膳的時候跟蕭嵐問起甦嬪這個人,蕭嵐也是一問三不知,只告訴她甦嬪是阮貴妃的表妹,兩人在宮中常有往來。

    那說到阮貴妃,林非鹿就熟了。

    不就是那位逼著林廷(殺sha)寵物致力于把自己兒子培養成變態的娘嗎?

    林非鹿雖然還沒跟阮貴妃接觸過, 但她眼中的阮貴妃跟宮人眼中囂張又冒失的貴妃娘娘完全不同。

    囂張可能是真的囂張,心直口快沒有心機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從她對林廷的所作所為所言來看, 爭權的心思其實很明顯。能逼著自己的兒子親手(殺sha)死寵物,用一句心狠手辣來形容也不為過。

    有著這樣心思的阮貴妃, 怎麼可能是一個沖動冒失的女人?

    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我做不到”,而是我有可能做到,卻總差那麼一點點。

    就像阮貴妃之于後位,林廷之于太子。

    無論是阮家的勢力, 還是阮相在大林的聲名地位,其實都不比皇後差, 甚至略勝一籌。

    所以阮貴妃不甘心也能理解。

    可林帝和皇後卻從來沒有對阮貴妃有所防範,當然這跟林廷(性xing)格溫馴有關,但也是因為阮貴妃這些年表現出的假象迷惑了眾人。

    當所有人都覺得這是一個恃寵而驕囂張沖動的人時,她背地里的一些動作就很難被注意到,就算(發fa)生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也沒人會懷疑到她身上。

    大家都說阮貴妃脾氣大不好伺候, 喜惡都寫在臉上, 有什麼仇什麼怨從來不會掩飾, 直接當眾辦了你。

    令人敬畏,卻並不令人防備。

    林非鹿要不是跟林廷有過那幾次實質(性xing)的接觸,恐怕也會被這假象迷惑,以為這又是個“華妃娘娘”似的人物了。

    阮貴妃既然如此,那跟她(關guan)系親近的甦嬪,恐怕也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林非鹿一時半會兒拿不準甦嬪對明宮的態度,便只交代蕭嵐要多小心,注意安全,別等她去上個學回來,又(發fa)生上次花園遇蜂那種事。

    ……

    昨天被妖怪嚇到的小(奶Nai)娃今早一起來又恢復了元氣,眼楮一睜就開始吵著要去找姐姐(摸Mo)狗狗。

    甦嬪哄了半天,心道她倒要去看看明宮到底有些什麼有趣的東西,把女兒給牢牢吸引住了。哄林蔚吃完早膳,便帶著她去了明宮。

    蕭嵐因為林非鹿的交代,本來是打算今日閉門不出的,還吩咐了青煙如有邀約就以她(身shen)體不適推掉,孰料從無交集的甦嬪竟然直接上門了。

    本以為來者不善,但甦嬪好像真的只是帶女兒來玩一樣,與她交談幾句,得知林非鹿去了太學不在殿內,便哄林蔚道︰“姐姐此刻不在,我們下午再來可好?”

    來都來了,小(奶Nai)娃當然不(干gan)了,從她懷里掙扎下來,跌跌撞撞跑到花田旁邊的小木屋,學著昨天林非鹿的樣子使勁拍了拍,含糊不清地喊︰“長耳!狗狗!”

    小白狗果然歡快地從小木屋里跑了出來,聞到小(奶Nai)娃身上熟悉的(奶Nai)香味,搖著尾巴往她身上撲。

    林蔚樂得咯咯直笑,轉瞬就把母妃忘了。

    甦嬪打量片刻,淡笑著對一旁的蕭嵐道︰“這片花田倒是打理得很好。”

    蕭嵐也笑了笑︰“是鹿兒弄的,她一向喜歡這些花草。”

    甦嬪的目光卻落在小木屋旁邊的兔子窩上。她跟阮貴妃常有往來,當然認識這只林廷從小養到大的兔子,也知道表姐為了鍛煉大皇子,逼他親手(殺sha)掉這只兔子。

    沒想到不僅沒死,居然被這位五公主偷偷養在這里。

    再看看陪女兒玩耍的那只小白狗,她似乎記得,之前阮家是送過一只狗進宮來,不是听說是在去獸園的路上放跑了嗎?

    真是有趣。

    蕭嵐見甦嬪不說話,只目含探究地打量著,她不知道林非鹿跟林廷之間的秘密,只感覺心里有些不安。甦嬪卻很快收回了目光,淡笑著贊了句︰“早听聞五公主冰雪聰明,果然心靈手巧。”

    蕭嵐垂眸笑了笑。

    甦嬪等林蔚玩了一會兒,便去抱她離開,小(奶Nai)娃正跟小狗小貓玩得起勁,哪里肯走,頓時哭鬧起來。

    甦嬪也是頭疼不已,溫聲哄道︰“姐姐不在,蔚蔚一個人不好玩,等姐姐回來母妃再帶你來好不好?”

    小(奶Nai)娃之所以叫小(奶Nai)娃,是因為她不講道理。

    她邊哭邊嚎,不知看到什麼,指著門口︰“哥哥在!蔚蔚跟哥哥玩!”

    甦嬪回頭一看,便看見不遠處的屋內有個小男孩躲在門後探頭探腦。

    每次有陌生人來林瞻遠都會躲起來,就算剛剛看到小妹妹心里開心,卻也不敢過來跟她玩兒。

    蕭嵐喊他︰“遠兒,過來拜見甦嬪娘娘。”

    林瞻遠這才期期艾艾地走過來,他現在跟著林非鹿學禮節已經像模像樣了,規規矩矩朝甦嬪行了一禮,林蔚已經一下撲過來抱住了他的腿,仰著髒兮兮的小臉可憐兮兮地喊︰“哥哥!”

    小妹妹臉上全是眼淚和鼻涕,林瞻遠低頭看了她兩眼,然後認真地扯著自己的袖口,一點一點幫她把小臉擦(干gan)淨了。

    末了還(摸Mo)(摸Mo)她腦袋,認真地說︰“妹妹乖哦,不可以哭,乖孩子不哭的。”

    林蔚果然就不哭了,拉著他的手跑到花田邊上,蹲下來後指著兔子窩(奶Nai)聲(奶Nai)氣道︰“哥哥,你昨天教蔚蔚的兒歌蔚蔚會唱了哦!”

    她說完就自己一邊拍手一邊唱︰“小兔子乖乖,把門兒開開,快點兒開開,我要進來~!”然後猛地搖了兩下頭,凶凶又堅定地說︰“不開不開就不開!娘親沒回來!門兒不能開!”

    甦嬪︰“噗……”

    自己也太會生了吧,生了個這麼可愛的女兒出來。

    這當然也是林非鹿每次哄林瞻遠時唱的兒歌,昨天他教了妹妹唱,小(奶Nai)娃回去之後晚上(睡Shui)覺時偷偷在被窩練習了好久呢。

    蕭嵐自從甦嬪到來心神就一直繃著,有些緊張不安,現在看見這一幕,又听她笑了,緊繃的精神也一下松了下來,忍不住笑起來。

    甦嬪笑完才道︰“我拿這孩子沒辦法,她既然想在這里玩,就勞煩妹妹幫我多加照看了。”

    蕭嵐自然應是。

    甦嬪入宮的時候,蕭嵐已經失寵了,這還是兩人第一次見面。兩人交集不深,甦嬪自然不好一直呆在這里,又囑咐了夏晴幾句,便離開了明宮。

    走出去的時候,貼身婢女有些不放心地問︰“娘娘,就這麼把公主留在這里嗎?會不會……”

    甦嬪听著里頭傳來的笑語聲,聲音也不自覺柔和下來︰“蔚兒難得有玩伴,六皇子純善,嵐昭儀溫婉,無礙。”

    婢女點點頭,又道︰“娘娘,阮貴妃娘娘昨日說讓你今兒上午去幫她選選緞子花樣兒呢,可別忘了。”

    甦嬪淡聲道︰“那走吧。”

    上午的陽光還不算毒,甦嬪不緊不慢來到雲曦宮時,織錦坊已經把新花(色)的錦緞送來了,阮貴妃正在屋內挑選,听宮人通報甦嬪來了,聲音遠遠就從屋內傳出來︰“快進來給本宮拿拿主意,本宮可算挑花眼了。”

    甦嬪走進屋,便見各(色)花樣的錦緞擺滿了整間屋子,宮里有了什麼好東西,一向都是先送到這里來的。

    兩人一邊挑一邊閑聊,阮貴妃突然指著她腰間問︰“你這身上是哪里沾來的東西?”

    甦嬪低頭一看,原來衣裙上沾了一些白(色)的狗毛。

    想來是方才臨走前她去跟女兒說話時沾上的,阮貴妃還沒看出來那是什麼,甦嬪便用手絹一把拈下來了。

    她淡聲說︰“或許是來的路上沾了些飛絮。”

    阮貴妃不疑有他,又高高興興挑起了錦緞。

    ……

    甦嬪走後,蕭嵐便讓宮人去準備牛(奶Nai)和點心了,以免六公主鬧餓。她是養過女兒的,照顧起小(奶Nai)娃自然沒問題。

    林瞻遠吃完點心,看看頭頂的太陽,拍著手開心地說︰“該去看(奶Nai)(奶Nai)了!”

    太後還未離宮,林瞻遠每隔兩天就要去請安。他平時不大出門,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頤清宮,每次去了都能吃到很多好吃的,是以很喜歡去找(奶Nai)(奶Nai)玩。

    只是今天身邊多了個小妹妹,林瞻遠就有些糾結了,既不想拋下妹妹,又想去看(奶Nai)(奶Nai),最後拉著她的小手認真地問︰“妹妹要跟我一起去看(奶Nai)(奶Nai)嗎?”

    姐姐不在,當然是哥哥走哪她跟哪,小(奶Nai)娃毫不遲疑地點頭。

    結果一到頤清宮,看見坐在院中藤椅的老婦人,小(奶Nai)娃哇的一聲就哭了。

    太後嚇哭孫孫的事跡可不是傳說,林蔚當年還在襁褓中時就被太後嚇哭過。

    她本來就愛哭,現在見到太後那張顴骨高聳刻板嚴肅的臉,又想起昨天姐姐講的那個吃小孩的妖怪的故事,簡直快哭暈過去了。

    太後迎接乖孫孫的好心情完全被這個愛哭包給破壞了!板著臉不說話。

    林瞻遠頓時手忙腳亂,一邊給她擦眼淚一邊學著林非鹿每次哄自己的樣子(摸Mo)她腦袋,“不哭不哭!妹妹是天底下最乖最乖的小朋友!”

    小(奶Nai)娃哭著指向藤椅上的太後︰“蔚蔚怕……”

    林瞻遠完全get不到她的怕點。

    他疑惑地撓撓小腦袋,看看妹妹,又轉頭看看(奶Nai)(奶Nai),最後想到什麼,驕傲地拍拍(胸xiong)︰“不怕不怕嗷,看我!”

    他噠噠噠跑過去,跑到太後身邊,踮起腳,吧唧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太後都被乖孫孫這個軟糯糯的親親給搞蒙了。

    古時再親昵,哪能有親親這種行為。都是平日耳濡目染,被林非鹿的行為給影響了。

    林瞻遠親完了,轉頭認真地對小(奶Nai)娃說︰“(奶Nai)(奶Nai)不凶的!你也親親看!”

    那語氣好像在說,這個很好吃的,你也嘗嘗看呀!

    林蔚呆呆地看著他,又看看太後。

    她這個年齡,正是什麼都想模仿的時候。

    听到哥哥這麼說,瞪著大眼楮一步一步挪過來,在哥哥鼓勵的眼神中,努力朝著太後的臉湊過去。

    然後太後就被糊了一臉的鼻涕。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