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53章 【53】

第53章 【53】



    一根冰棍下肚, 熱氣好像都被驅散了。

    小孩子皮膚嫩,林非鹿啃完冰棍,唇被冰凍得緋紅。她舔舔嘴角的牛(奶Nai)冰渣, 轉頭問︰“好吃不?”

    高門貴族養出來的皇子, 連吃冰棍的動作都賞心悅目, 宋驚瀾捏著那只削成片狀的木簽點頭︰“嗯,很解暑。”

    林非鹿驕傲極了︰“那我明天再給你送來。”她小身子微微往後靠,抵著台階,雙腿也朝前舒展開,語氣里充滿愜意︰“沒有冰棍的夏天是不完整的。”

    宋驚瀾偏頭看了她一眼,眼眸盈滿盛夏日光,“那公主明天是走正門還是翻牆?”

    林非鹿頓時不愜意了。

    丟人的事就讓它過去不好嗎?

    她目光直視前方, 用一種冷酷的語氣挽尊︰“並非我學藝不精,是殿下這里的牆太滑了。”

    宋驚瀾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那改天讓天冬把牆上的青苔清理一下。”

    語氣那麼認真, 也不知道是在開玩笑還是說真的。

    林非鹿有些郁悶地看了他一會兒, 突然問︰“殿下,你這麼厲害, 武功是跟誰學的啊?”

    宋驚瀾眸(色)不變,唇角挽著細小的弧度︰“一位世叔。”

    但他入宮這麼多年,不是連皇宮都沒出去過嗎?林非鹿覺得奇怪︰“那他在哪呢?”

    宋驚瀾閉上眼,頭微微後仰, 陽光就落在他下頜上, 含笑的嗓音輕又低︰“在你看不見的地方。”

    又跟她打啞謎, 小漂亮身上的秘密真多。

    不過身在敵國,有秘密也正常,警惕一點活得長久,要是完全對她不設防,那也說不過去。

    林非鹿不是個刨根問底的人,倒也沒抓著這個問題不放,又興致勃勃說︰“殿下這麼厲害,那那位世叔應該也很厲害吧?能不能教教我,有什麼辦法可以更快更輕松地飛高高嗎?我練了好久了哦。”

    結果連個院牆都上不去!

    生氣!

    宋驚瀾啞然失笑,偏過頭來看她︰“練武沒有捷徑可以走,冬練三九夏練三伏,都是一步步走過來的。”看她逐漸幽怨的小眼神,抿了下唇,改口道︰“公主若實在想飛……”

    林非鹿雙眼發光期待地瞅著他。

    宋驚瀾︰“我可以帶飛。”

    帶飛個屁啦!!!

    這個詞不是這麼用的好嗎!!!

    宋驚瀾看著她崩潰又拒絕的小表情終于忍不住笑起來,抬手(摸Mo)(摸Mo)她的小揪揪順毛︰“好了,奚貴妃乃是女中豪杰,公主跟著她好好學,等練好基本功,我再教你世叔的獨門技巧,可好?”

    林非鹿勉勉(強qiang)(強qiang)哼了一聲。

    不遠處的院門被敲響,傳來天冬的聲音︰“殿下,我回來了。”

    宋驚瀾收回手,起身去開門。老舊的木門一打開,就看見天冬抱了個冰盒在外面,奇怪道︰“這是什麼東西?怎麼放在我們門口?”

    宋驚瀾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小姑娘帶來的,伸手接過來,又問他︰“這一趟可順利?”

    天冬果然撇嘴︰“我好說歹說,他們才取了幾塊殘墨給我。”

    他從袖口拿出一塊帕子,里面包著碎碎渣渣的墨。宋驚瀾看了兩眼,並不在意︰“能用就行。”

    林非鹿此時也湊了過來,天冬這才看見她,高興道︰“五公主過來啦。”

    林非鹿笑眯眯一點頭,又指著問︰“那是什麼?”

    天冬看了宋驚瀾一眼,無視他阻止的眼神,飛快道︰“殿下許久不去太學上課,屋里的墨用完了,找內務府取了好幾次他們都不給,今天才好不容易給我拿了這些碎墨。”

    學霸沒有墨,那就等于士兵沒有槍啊!

    林非鹿頓時同仇敵愾︰“他們怎麼可以這樣!”

    內務府一向克扣翠竹居的東西,最近林宋兩國形勢緊張,估計就更變本加厲了。平日克扣吃穿用度也就算了,現在連區區寫字的墨都不給,實在是過分。

    她的小漂亮過得這都是什麼水深火熱的日子啊!

    宋驚瀾看她氣呼呼的樣子,笑著安慰︰“無礙的,這些也夠用。”

    都這麼慘了,還笑得這麼好看,哎……

    林非鹿抿下了唇,想到什麼,眼楮亮了一下︰“以後不要找他們要了,找我四哥要去!”

    宋驚瀾無奈道︰“那怎麼行。”

    “那怎麼不行?”林非鹿說︰“他肯定還感謝你呢。”

    宋驚瀾︰“……”

    她笑眯眯把冰盒從他手上拿過來,雙手抱在(胸xiong)前,搖頭晃腦跟他告別︰“我回去啦,下午還要去奚貴妃娘娘那里踩樁子呢,明日再來找殿下吃冰棍。”

    宋驚瀾笑著說好。

    等林非鹿離開,天冬才好奇地問︰“殿下,什麼是冰棍?”

    宋驚瀾淡淡掃了他一眼︰“你最近話很多。”

    天冬抿住嘴閉嘴了。

    傍晚時分,翠竹居的門再次被敲響,天冬去開了門,驚訝地發現門外站的竟然是四皇子身邊的那個太監康安。

    康安把手里的東西一股腦塞給他,做賊似的︰“這是四殿下讓我送來的,還讓我替他跟你們殿下說聲謝謝!”

    說完就跑了。

    天冬︰“…………”

    這個場景好熟悉哦,好像曾經得了五公主吩咐剛剛往翠竹居送東西的青煙啊。

    天冬打開包裹看了看,里面裝的全是筆墨紙硯。

    ……

    林非鹿一回到明宮,遠遠就听見小孩子哭鬧的聲音。這附近能哭成這樣的,一般都只有林瞻遠了。

    但那聲音又不像,軟軟(奶Nai)(奶Nai)的,還有點口齒不清,走得近了,才听到那聲音一邊哭一邊在喊“姐姐”。

    林非鹿小跑過去,就看見上次見過的宮女夏晴抱著一個小(奶Nai)娃正從明宮里走出來,身邊還跟著兩名小宮女,邊走邊哄道︰“公主乖,五公主現在不在宮中,我們下次再來找她好不好?”

    小(奶Nai)娃邊哭邊嚎︰“不好!要姐姐!要跟姐姐躲貓貓!”

    林非鹿笑著喊她︰“蔚蔚。”

    哭聲一下就停了,小(奶Nai)娃淚眼朦朧地看過來,看到林非鹿後,開心地吹出一個鼻涕泡,“是姐姐!”

    她身子使勁往外探,夏晴趕緊將她放下來,才朝林非鹿行了個禮,林蔚已經跌跌撞撞地跑過去一把抱住了她,鼻涕眼淚糊了她一身,“姐姐,蔚蔚來找你躲貓貓啦!”

    夏晴在一旁拘謹道︰“五公主,我們公主這幾日一直吵著要來找你,奴婢便帶她來了。”

    林非鹿點點頭,掏出懷里的手絹給小(奶Nai)娃擦擦臉,又擦擦自己(胸xiong)口的鼻涕,然後牽起她的手走進明宮。

    蕭嵐也不知道女兒是什麼時候又認識了六公主,剛才看著小(奶Nai)娃大哭大鬧找姐姐還有些不知所措,現在見女兒又把人牽回來,倒也沒問什麼,只吩咐青煙去煮牛(奶Nai)。

    林非鹿種的那片花田已經很茂盛了,內務府知道她喜歡花花草草,有什麼新的花類都最先送過來。

    現在花田里有玫瑰有薔薇,有茉莉還有蝴蝶蘭,奼紫嫣紅十分好看。花田的籬笆旁就是小動物們的窩,有宮人每天打掃,不臭也不髒,反而因為挨著花田,有股淡淡的花香。

    夏晴也是第一次來明宮,帶著兩個小宮女站在廊下,覺得這地方雖然不比自家娘娘的宮殿華麗,但卻有一種十分悠遠的自然意境。

    林非鹿牽著小(奶Nai)娃走過去,敲了敲小木屋的頂︰“長耳,出來接客。”

    (睡Shui)在午(睡Shui)的小白狗听見主人的聲音,開心地搖著尾巴跑出來了,一出來就往她懷里拱。

    林蔚瞪大了眼楮,口齒不清地說︰“狗狗!”

    她有點怕,又有點喜歡,林非鹿就捉著她的手放在長耳頭上(摸Mo)了一把。長耳剛洗過澡,毛毛(干gan)淨又蓬松,手感很好。林蔚看了笑眯眯的姐姐一眼,大著膽子又自己(摸Mo)了一下長耳的頭。

    長耳被林非鹿養得很乖,從來不咬人不亂叫,被軟軟的小手(摸Mo)了,又調轉方向,吐著舌頭往小(奶Nai)娃懷里鑽。

    林蔚被舔的咯咯直笑。

    林非鹿又把短耳和兔兔抱出來陪她玩了一會兒,小(奶Nai)娃被哄得服服帖帖,甚至忘記了要跟姐姐玩躲貓貓游戲。

    沒多會兒午覺(睡Shui)醒的林瞻遠也出來了,乍然看到院子里多了個小(奶Nai)娃,愣愣地看了她好一會兒。

    林非鹿友好地介紹兩個人認識。

    林蔚還喊不清“哥哥”,喊出來像“哆哆”,林瞻遠對于自己又多了一個小妹妹還是很開心的。

    他的智商停留在三歲,就跟林蔚現在差不多大,所以腦電波也處在同一個頻道,兩個人對話起來毫無障礙,甚至比跟林非鹿交流時還要流暢。

    畢竟林非鹿作為一個成年人,有時候還真get不到林瞻遠的點……

    這一點林蔚明顯比她(強qiang)。

    跟林瞻遠玩得可開心了。

    宮里的小孩子很少,最小的是去年她剛穿過來時麗美人生的那個七皇子,現在還不到一歲,話都不會說。

    其次就是林蔚了,其他哥哥姐姐們太大,林蔚沒什麼同齡的玩伴,連躲個貓貓都是跟大她十幾歲的宮女,現在遇到林瞻遠,才收獲了真正的童趣。

    一直到太陽快下山,候在一旁的夏晴才走過來說︰“五公主,奴婢得帶公主回去了。”

    小(奶Nai)娃一听這話,一把抱住林非鹿的腿︰“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我不回去!姐姐別趕蔚蔚走嗷!”

    六公主耍起脾氣來,那是甦嬪都拿她都沒辦法的,夏晴頓時朝五公主投去一個求救的眼神。

    雖然五公主今年也才六歲,也只是個稍微大一點點的小(奶Nai)娃……

    但不管怎麼看都比自己公主靠譜多了!

    林非鹿接受到夏晴的求救信號,(摸Mo)(摸Mo)林蔚的腦袋︰“蔚蔚,你知道守門神的故事嗎?”

    小(奶Nai)娃茫然地搖頭︰“蔚蔚不知道嗷。”

    林非鹿︰“每座宮殿都有一位守門神,只保護住在這座宮殿的人。每到了晚上,吃小孩的妖怪就會偷偷跑出來抓小孩,但是因為有守門神的存在,妖怪就進不來呢!”

    小(奶Nai)娃被“吃小孩的妖怪”六個字嚇得臉都白了。

    林非鹿遺憾地說︰“姐姐這里的守門神只保護姐姐,保護不了蔚蔚呢。只有蔚蔚住的臨鏡宮里的守門神才可以保護蔚蔚不被妖怪抓走哦。”

    小(奶Nai)娃眼楮一眨,眼淚就要出來了,飛快轉身撲向夏晴︰“抱!”

    夏晴︰“…………”

    林非鹿笑眯眯看著小(奶Nai)娃乖乖被抱走,送到門口還朝她揮手︰“吃人的妖怪白天不敢出來,所以蔚蔚以後白天可以來找姐姐玩哦。”

    小(奶Nai)娃委屈巴巴。

    一路被抱回臨鏡宮時,甦嬪也剛剛從阮貴妃那兒回來,還坐在里間的軟榻上喝茶,就听見女兒(奶Nai)聲(奶Nai)氣地在外面喊︰“守門神?蔚蔚的守門神,你在哪里呀?出來跟蔚蔚玩呀。”

    甦嬪又是好笑又是無奈,放下茶杯走出去,就看見女兒賊頭賊腦地在殿中跑圈圈到處尋找著。

    她問一旁的夏晴︰“她這又是听了什麼東西?方才去哪里了?”

    夏晴道︰“方才公主(睡Shui)醒,吵著要去明宮找五公主,娘娘不在宮中,公主哭得厲害,奴婢只好帶她去了。”

    上次遇到五公主的事夏晴已經回稟過她,甦嬪跟蕭嵐素來無交集,倒也沒放在心上。

    林蔚隔兩天便說要去明宮看貓貓兔兔,甦嬪哄上兩句,小孩子忘(性xing)大,很快就被轉移注意力,只是今天她去阮貴妃那里請安,又說了會兒話,回來遲了,宮女才叫林蔚鬧住了。

    夏晴便將下午林蔚在明宮的事情說了一遍,包括最後林非鹿講的那個故事。

    甦嬪听完,倒覺得挺有趣的︰“蔚兒平日鬧起來本宮都哄不住,五公主倒是聰明,用一個故事便把人哄走了,果然與傳言一樣冰雪伶俐。”

    甦嬪是阮貴妃一位姑母的嫡女,兩姐妹雖然(關guan)系一般,但阮母跟自己妹妹(關guan)系好,便時常在書信中交代女兒在宮中要照顧好這位表妹。

    後宮人心莫測,有知根知底的姐妹在身邊也算互相有個照應。

    甦嬪入宮的時候阮貴妃已經位列貴妃之位,在她的照應下,甦嬪連宮斗都沒怎麼參與過,十分順遂地晉到了嬪位,又平安生下了一個女兒。

    阮貴妃的(性xing)子說好听了叫直爽,直白點就是囂張,不過她的確有囂張的底氣,家世好樣貌好,父親官至丞相,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宮里的人都知道貴妃娘娘脾氣不好,很難伺候,但勝在沒什麼心機,心直口快有一說一,有時候還透出一點冒失。

    林帝被先皇那一屆的宮斗折騰怕了,既偏愛溫柔良善的女子,也喜歡阮貴妃這樣一眼就能看透的(性xing)子。

    所以也很縱容她的囂張。

    甦嬪倒是跟阮貴妃不一樣,雖然都是同樣明(艷yan)張揚的相貌,(性xing)格卻有些淡,又十分從容,來什麼就接什麼,好的壞的全盤納下。

    她好像沒什麼喜歡的,也沒什麼討厭的,直到生下這個女兒後,好像才多了些人情味在身上。

    林蔚跑了幾個圈圈,也沒找到自己的守門神,回頭看見母妃笑吟吟站在門口看著她,頓時朝她跑過來。

    甦嬪將女兒抱起來,替她擦擦額頭的汗,听見女兒焦急急地問︰“母妃,你看見蔚蔚的守門神了嗎?蔚蔚找不到他,他會不會走了啊?”

    甦嬪指著門前的空地,挑眉驚訝道︰“怎麼會呢,守門神不就在站這嗎?”

    小(奶Nai)娃驚訝地瞅了半天,啥也沒看到,最後委屈巴巴轉過頭來︰“可是蔚蔚看不見呀。”

    甦嬪親親她胖嘟嘟的臉︰“只有大孩子才能看見守門神,蔚蔚太小了,所以要多吃一點飯,快快長大。”

    于是用晚膳時,吃飯困難戶林蔚終于沒有被追著喂飯,而是乖乖捧著碗吃完了自己的飯。

    甦嬪很滿意,吩咐夏晴︰“五公主幫了本宮大忙,從里庫挑幾件東西送過去致謝吧。”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