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51章 【51】

第51章 【51】



    林帝雖然下旨將惠嬪移居到了悔省堂, 卻讓林念知依舊留在了瑤華宮。

    大林的傳統是皇子公主們成年之後便出宮建府, 在這之前都隨生母而居。

    林帝到底還是疼愛自己這個長公主的,雖然厭惡惠嬪, 卻沒遷怒到她身上, 也舍不得她跟著惠嬪去受苦。

    瑤華宮現在暫時空了下來, 林帝讓內務府重新調了一批宮人過去伺候,林念知算是提前享受到了成年後的獨居生活。

    她自從那一次急火攻心暈倒之後, 就一直臥病在床,病來如山倒, 病去如抽絲, 又得知母親被降了位份, 整個人萎靡了很多, 再不似之前活潑。

    病好之後,林念知才在抱柚的陪伴下去了悔省堂。

    惠嬪被禁足半年, 自己不得出來,外人也不得拜訪。

    林念知就在殿門口站了很久, 惠嬪的貼身婢女出來低聲道︰“公主, 娘娘讓你回去,以後不要再來了。”

    林念知紅著眼楮問︰“我就想見見母妃,她還好嗎?”

    婢女道︰“娘娘很好,公主不必擔憂,今後多保重自己。”

    林念知透過半開的殿門朝里面張望了幾眼, 也知道母妃這是為了保護她不受牽連, 抬手抹抹眼淚, 在門口行了一禮,才轉身回去。

    走在路上,還是忍不住哭起來,邊哭邊道︰“我就說讓她不要同梅嬪來往,那能是什麼好人?母妃受了她的挑撥,到最後還要被她反咬一口,落得今天這個下場!”

    看得抱柚心疼不已,一路勸了好久,臨近瑤華宮時林念知才漸漸止了哭意。

    抱柚突然說︰“公主,那邊站的,好像是五公主?”

    林念知心神一凝,抬頭看去。果然看見路口的那顆大樹下站著一個小身影,她就藏在樹後面,朝著瑤華宮的位置探頭探腦。似乎想過去,又有些遲疑。

    踟躕良久,最後還是垂著腦袋轉過身來,看了看手里粉(色)的香包,神情有些郁悶地離開了。

    剛走了沒幾步,就看見站在路口的林念知。

    小女孩的神情(肉rou)眼可見的緊張起來,她左右看了一眼,似乎想找地方躲起來。但這附近只有那顆大樹,顯然藏不下她。

    林非鹿呆呆地立在了原地,不敢前進,也不敢後退,甚至不敢看她。

    抱柚之前問過她,公主,你會怨恨五公主嗎?

    林念知那時候在病中,(身shen)體心里都難受,狠狠地想,怎麼不恨?!我恨死她了!恨死明宮了!

    可在病(床chuang)上躺了好久,每天沒什麼事做,就睜著眼胡思亂想。想她跟小五的初遇,想小五一直以來對她的好,想起那次在海棠園,她撒潑一樣坐在地上又哭又蹬腿,質問自己為什麼要躲著她的可憐樣。

    其實小五又做錯了什麼呢?

    她生下來的時候,八年前的那場下藥陰謀早就(發fa)生了。她甚至無辜受到牽連,淒風苦雨地過了這麼些年,好不容易獲得父皇的寵愛,還被自己母妃密謀刺(殺sha)。

    從頭到尾,她什麼都沒做過。

    母妃落得如今這個下場,也是梅嬪的臨死反撲所致。

    林念知可能對她有芥蒂,但絕對談不上怨恨。

    特別是現在看到她那個不知所措的可憐樣,林念知都覺得好笑。

    你有什麼好緊張的?該緊張該愧疚的人不應該是我嗎?

    林念知抬步朝她走過去。

    小女孩下意識後退,退了兩步,又怯生生站住了,聳耷著小腦袋抿著唇,等她走近了才小聲喊了句︰“皇長姐。”

    林念知聲音有些硬生生的︰“你來做什麼?”

    林非鹿飛快抬頭看了她一眼,手指緊緊絞著那個香包,眼尾都憋紅了,才憋出一句低低的聲音︰“听說皇長姐生病了,這是我找孟太醫做的中藥香包,對……對治病有好處。”

    她雙手捏著,慢慢朝她遞過來。

    林念知低頭看了兩眼,那香包做的很漂亮,粉(色)的錦緞上繡了她喜歡的桃花,有股濃郁的藥香。

    又听到她繼續說︰“上次那個香包,不知道皇長姐用了有沒有效果,這次孟太醫加重了藥量,味道可能會重一些。”

    上次?什麼上次?

    林念知剛想問,又猛地反應過來。

    她听抱柚說,她禁足期間小五來看過她一次,母妃以自己生病為由把她打發了。

    想來就是那次送來的香包吧,想也知道是被母妃扔了。

    林念知心中頓時怪不是滋味的,看她要哭不哭的樣子,伸手一把把香包接了過來︰“有用。”

    “真的嗎?!”林非鹿一下高興地抬起頭,泛紅的眼眶里好像有小星星一樣,但對上她微沉的臉(色),又一下萎了,埋著小腦袋悶聲說了句︰“哦……”

    林念知低頭將香包系在腰間,若無其事說︰“回去吧,太陽太大了。”

    她小小地點了下頭,一點點挪動小腳腳,像怕踩死螞蟻似的,慢騰騰往前走。

    林念知心里本來還有些芥蒂和別扭,看她這樣子,就只剩下好笑了。心想,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走不走。

    果然,她挪了沒幾步就停下來了,委委屈屈回過頭來,嘴角朝下撇著,看樣子難過得快哭了,卻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抽抽搭搭問︰“皇長姐,我以後還可以喜歡你嗎?”

    林念知還以為她要說什麼呢,沒想到居然是問這句話,心里頓時五味陳雜,側過頭去才別扭地說︰“你想喜歡誰就喜歡誰!我又不會(強qiang)迫你不讓你喜歡!”

    過了會兒,感覺到自己的衣角被一只小手輕輕扯了扯,她半期待半遲疑地又問︰“那……那你還會喜歡我嗎?”

    林念知脖子有點僵,慢慢轉過頭來看她,好半天才動了動唇,輕飄飄問︰“小五,我母妃對你母妃和哥哥做了那些壞事,你不恨我嗎?”

    小女孩眨了下泛著水光的眼楮。

    她仰著小腦袋,聲音脆脆的︰“我以前在書上看過一句話,罪不及父母,禍不及妻兒,我覺得很有道理,皇長姐你說對嗎?”

    林念知身子一僵。

    她還這麼小,都知道恩怨分明,而自己才是加害者的那一方,卻還鑽什麼牛角尖呢?

    小五都能明白的道理,她更應該明白。

    林念知突然為自己這段時間以來的芥蒂感到羞愧。

    她牽住小女孩拉著自己衣角的手,抬步朝瑤華宮走去。

    林非鹿還沒反應過來,直愣愣跟著她的腳步,小聲喊︰“皇長姐?”

    林念知沒事兒人一樣︰“天氣這麼熱,去我宮里喝完酸梅湯再回去吧。”

    說到吃,林非鹿頓時開心了,重重一點頭︰“嗯!”

    她跟上她步伐,小手反握住她的手指。

    那小手軟軟的,林念知覺得自己心里也軟軟的。

    等林非鹿喝完酸梅湯心滿意足從瑤華宮離開時,剛才熾熱的陽光已經躲進了厚厚的雲層里。地面上都是陰影,她走到那顆大樹旁,又回頭看了一眼身後華麗的宮殿。

    罪不及父母,禍不及妻兒,只要林念知不針對她,姐妹就還有的做。

    好在林念知雖然(性xing)格刁蠻,但心腸不壞,是非分明。

    她現在真心實意有點喜歡這個漂亮明(艷yan)的小姐姐了。

    夏風吹動白雲,陽光漏出似有若無的影子,林非鹿心情不錯,一路踩著影子玩兒。到了夏日,皇宮中的植物就十分繁茂,綠植覆蓋率很高,林非鹿覺得應該給林帝頒個環衛達人獎。

    從花草掩映的小道中穿行而過時,突然有個人從旁邊的樹叢中沖了出來,一下撞在她腿上。

    這宮里,林非鹿認第二矮,沒人敢認第一個。

    她一直覺得這具(身shen)體是以前營養不良導致的發育遲緩,沒道理她現在都六歲了還沒一個成年男子的腿高啊!!!

    但眼前突然撞出來的這個人,比林非鹿還矮。

    腦袋大概就到她腰部的位置,梳著乖巧的包包頭,因為沒站穩,她一把抱住林非鹿穩住跌跌撞撞的身子,又抬頭沖她“噓噓”兩聲。

    比我矮的人出現了!!!

    林非鹿頓時有點激動。

    她配合地噓了一下,小聲問︰“你在做什麼?”

    小(奶Nai)娃說︰“我在跟夏晴躲貓貓!”

    林非鹿又問︰“夏晴是誰?”

    小(奶Nai)娃說︰“是我的婢女!”

    林非鹿︰“那你又是誰?”

    小(奶Nai)娃嘟著嘴︰“我是蔚蔚呀!”

    蔚蔚?林非鹿知道她是誰了,宮內最小的公主,甦嬪的女兒,六公主林蔚。

    難怪比自己矮呢,兩三歲的小(奶Nai)娃,可不比自己矮嗎。

    不遠處傳來宮女急切地喊聲︰“六公主!你在哪兒呀?別躲了,奴婢求你快出來吧!”

    听聲音急得快哭了。

    林非鹿的裙子被扯了兩下,小(奶Nai)娃賊頭賊腦說︰“蹲下來!快蹲下來!你太高了!”

    林非鹿︰“…………”

    進宮這麼久,第一次有人說自己高……

    她十分配合地蹲下來,還跟著小(奶Nai)娃一起挪到了花叢下面,兩個人撅著(屁pi)股面對面看了一會兒,小(奶Nai)娃問她︰“你是誰呀?”

    林非鹿說︰“我是你姐姐。”

    小(奶Nai)娃瞪著圓溜溜的眼楮,消化了一會兒這個消息,終于反應過來,點點小腦袋︰“哦~~~”她(奶Nai)音拖得老長,又開心地喊︰“姐姐!”

    難道這就是林景淵他們看自己的感覺嗎?

    也太萌了吧!

    林非鹿拉過她的小手︰“蔚蔚,我們躲夠了,一起出去吧。”

    小(奶Nai)娃脾氣還挺大︰“我不!還沒夠!”

    林非鹿收拾脾氣大的小朋友那就是幾句話的事,她說︰“下次你來明宮找姐姐,姐姐陪你躲一整天的貓貓好不好?姐姐那里還有小貓小狗和小兔子哦。”

    小(奶Nai)娃頓時被收服,口水都笑出來了︰“好嗷!”

    于是林非鹿就牽著她的手走了出去。

    外頭夏晴急得臉都白了,跟幾個宮女到處找人,弄丟了公主那可是死罪啊。

    沒想到天無絕人之路,轉頭就看見五公主把人給牽回來了,笑眯眯對她說︰“下次可要把六公主看好呀。”

    夏晴差點哭了出來,感恩戴德一頓謝,俯身把六公主抱了起來。

    林蔚在她懷里扭了兩下,走之前還急切切地說︰“姐姐,要看喵喵狗狗和兔兔嗷!”

    林非鹿︰“好嗷!”

    跟皇宮里這群小朋友在一起生活久了,都快忘了自己內里住了個成年人的靈魂了。

    賣萌賣得十分怡然自得。

    解決完兩**oss,林非鹿確實輕松了很多。她其實之前有想過下死手,畢竟武俠劇說的好,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但真的往那一步想的時候,她發現不管怎麼說服自己,她都跨不過心里那道(殺sha)人的坎。

    她可以旁觀侍衛的自(殺sha),可以無視雨音被帶走的下場,但真要親自設計(殺sha)人,還是很難做到。

    哎,都怪學校思想品德教育太成功,她實在是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啊。

    時間一晃入了夏,皇宮里的宮人每天最忙的事就是拿著竹竿子去捅樹上的蟬。

    本來就熱,吵得實在太讓人心煩了。

    因為天氣太熱,擔心學子們每天上下課的路上中暑,太學的課程也提前了一個時辰,早上課早放學嘛。

    之前還可以勉(強qiang)(睡Shui)個懶覺,現在一提前,太學殿里這群本來就不學無術的紈褲整天都哈欠連天。

    林非鹿也有點撐不住。

    怎麼都穿越了,還要上早自習啊?!

    她有點後悔坐第一排了,後排那些可以打安穩瞌(睡Shui)的位置也太棒了吧qaq

    而且小漂亮最近都不怎麼來太學上課了,林非鹿一打听才知道,原來最近林宋兩國的(關guan)系有些緊張。原因是淮河進入汛期,分別位于淮河兩岸的林宋兩國就因為水利產生摩擦,每年如此。

    每當這種時候,身處敵國質子的宋驚瀾就會閉門不出,降低存在感。林非鹿听了之後,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沒了小漂亮同桌,坐前排的唯一意義也沒了。

    林非鹿支支吾吾去找林傾,委婉地表達了一下自己想把位置換到最後一排的想法。

    林傾︰“…………”

    是跟老四在一起待久了,勤奮好學的五妹也變得不學無術了嗎?

    林傾一邊痛心疾首,一邊架不住五妹水汪汪祈求的眼楮,吩咐人給她換位置。

    太子有令,林非鹿的筆墨紙硯很快就被搬到了最後一排,她看著林傾不掩痛心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期期艾艾拍了下馬屁︰“太子哥哥是這個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

    本來十分高興終于能跟小鹿妹妹坐在一起的林景淵︰“???!!!”

    他不可思議地看著林非鹿︰“為什麼啊!為什麼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變成三哥了啊!”

    他崩潰地說︰“以前不是我嗎?!”









同類推薦︰ 菩珠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盛世女侯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