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49章 【49】

第49章 【49】



    林非鹿的生辰一過, 氣溫回升了不少。春日的氣息已經很淡了,各宮都在為即將到來的炎炎夏日做準備。

    林帝最近政事繁忙,很少再去後宮,心思都撲在前朝上,還是彭滿趁著他批完奏折的空檔回稟道︰“陛下, 太後娘娘這段時間傳了不少太醫去頤清宮,恐怕是(身shen)體不大好。”

    林帝挺孝順的,听聞此事立刻放下政務, 擺駕頤清宮。

    過去的時候驚訝地發現他的傻兒子也在。

    林帝現在對林瞻遠的態度已經好了很多,雖然談不上多喜愛,但至少不再厭惡。有時候看到他那雙清澈純真的眼楮, 也會覺得難得。

    只是沒想到太後居然這麼喜歡這個傻孫孫, 林瞻遠在院子里跟長耳轉圈圈玩,太後就躺在院中的藤椅上笑吟吟看著, 神情十分愜意。

    林帝一進來就看見林瞻遠跑得滿頭都是汗,太後朝他招手道︰“遠兒, 來(奶Nai)(奶Nai)這, 喝點酥茶。”

    林瞻遠頂著紅撲撲的小臉跑過去,抱著小碗噸噸噸喝完了,又開心地往回跑。一轉身看到進來的林帝, 神情就有些緊張起來, 記著妹妹教她的話乖乖行禮︰“兒臣拜見父皇。”

    他朝林帝行禮, 林帝也要朝太後行禮。

    太後從藤椅上坐起來, 把怯生生躲回來的孫孫抱在懷里, “皇帝怎麼過來了?”

    宮人很快搬了椅子過來,林帝坐在一旁笑道︰“來陪陪母後。”

    太後拿著手絹給林瞻遠擦額頭的汗︰“有遠兒陪著哀家就行了。”

    林帝看著祖孫倆親近的模樣,略有些驚訝︰“兒臣倒是不知道老六跟母後這麼親近。”

    太後悠悠看了他一眼︰“比你跟哀家親多了。”

    林帝有些訕訕,轉而又說起今日來的原因,語氣鄭重︰“兒臣听他們說,母後最近召見了不少太醫,可是(身shen)體不適?太醫怎麼說?”

    太後擦汗的手頓了頓,沒立即回答。

    等給林瞻遠擦(干gan)淨汗,笑著(摸Mo)(摸Mo)他腦袋,柔聲道︰“乖孫孫去找長耳玩吧。”

    林瞻遠抿著唇小小看了林帝一眼,才埋頭跑走了。

    太後眯眼看著他跟小狗在院子里追逐的身影,眼神很溫和,說話的語氣卻淡淡的︰“哀家(身shen)體很好,宣太醫是為了詢問一些陳年舊事。”

    林帝接話道︰“哦?”

    太後將目光收回來,看著他道︰“哀家這次回宮,看到遠兒,倒是想起了當年先皇在時的一些事。先皇當年子嗣少,許多妃嬪孕中早產,流掉了不少胎兒。當時都說是先皇福薄,沒有子女緣,但其實這後宮是非種種,哀家都看在眼里。皇帝能平安長大,哀家當年也是煞費苦心。”

    林帝當然記得上一屆他父皇的後宮斗得有多厲害,這也是為什麼他如今格外偏愛溫婉良善富有才情的女子。

    听太後突然說起舊事,林帝還以為她是人老了多思,便安慰道︰“兒臣福澤深厚,子女也多,如今個個都十分優秀,母後不必為此擔心。”

    太後便看向院中的林瞻遠︰“若蕭嵐當年能平安生下孩子,遠兒如今也該是個聰明優秀的皇子。哀家記得,皇帝那時候很是寵愛蕭嵐吧?”

    林帝有點訕訕地笑了一下。

    太後問道︰“那時她有孕在身,皇帝可有好生照看?既然後來能將小五生的這樣健康聰慧,沒道理頭一胎卻早產受損。”

    太後鋪墊了這麼久,林帝哪還能不明白她什麼意思?神情頓時有些凝重,遲疑道︰“母後是懷疑,當年有人加害嵐貴人才導致她早產,以至于老六痴傻?”

    太後淡聲道︰“哀家只是懷疑,傳召的太醫,也是當年給蕭嵐問診的。”

    林帝急道︰“那母後可問出什麼來了?”

    太後道︰“未曾。不過太醫說蕭嵐當年(懷huai)孕時不見異樣,孕體也很健康,本不該出現早產之像。”她看向林帝,語氣嚴肅︰“這件事,還得查。謀害皇嗣,是大罪。”

    林帝本來就因為自己冷落蕭嵐和小五這麼多年有些愧疚,此刻得知當年事可能另有隱情,蕭嵐如若是被人加害才導致早產生了個痴傻孩子,那他這些年的行為豈不是被人戲耍?!

    他就說,他的小五生得那樣聰明機靈,哥哥怎麼可能愚笨!

    真是豈有此理!

    好像突然為自己的愧疚找到了宣泄口,林帝心中頓時輕松了,輕松過後便是震怒,沉聲道︰“母後放心,此事既然有蹊蹺,兒臣肯定要追查到底!”

    太後點點頭,听著林瞻遠開心輕快的笑聲,嘴角也掛上了笑︰“遠兒吃了這麼多年的苦,你當父皇的,別讓他再受委屈了。”

    林帝鄭重其事地點點頭。

    回到養心殿後,林帝略一思忖,便將太後宣召過的太醫又都找來問了一遍話,還讓他們取出當年記載的病例案宗細細查看。並吩咐彭滿,去內務府將當年服侍蕭嵐的宮人資料全部調出來,看看如今在何處當值,有無異樣。

    皇帝一查,動靜就大了。

    內務府和太醫院都在忙這件事,消息當然瞞不住。

    後宮中人很快就知道,陛下似乎在追查當年嵐貴人早產一事的真相。

    早產其實不是什麼大事,除了蕭嵐,後宮還有幾位妃嬪也早產過。不過不像蕭嵐命好,還把孩子生下來了,母子平安,另外幾位妃嬪生得可都是死胎。

    可轉念想想,蕭嵐這真叫命好嗎?

    她這一胎若是死了,當初可能還不會失寵,陛下反而會憐惜她,說不定因此晉位份,今後還有的是機會懷上龍脈。

    可就是因為她生了下來,生了個傻子,才導致一朝失寵,淒風苦雨地過了這麼多年啊。

    這件事若真是有人背後加害,這一招不可謂不毒。

    不過大家也都是私底下議論幾句,畢竟事情已經過去這麼多年,很難再查出什麼了。

    跟此事無關的當然就當看了個熱鬧,但真正的幕後黑手听聞此事,就沒那麼坐得住了。

    惠妃驚得差點摔了手中的茶杯,一向鎮定沉穩的人此刻也不免驚慌︰“陛下怎麼突然想起來調查這件事了?”

    貼身婢女道︰“听聞是太後最先查的。自太後回宮後,六皇子深得太後喜愛,恐怕就是因為這樣……”

    惠妃緊緊捏著茶杯,心里七上八下。

    雖然這件事過去了這麼多年,做的神不知鬼不覺,她也沒有出面,下藥(操cao)作那些都是經的梅嬪的手,但是……

    那導致胎兒痴傻的藥是她找來的啊!

    這藥是民間害人的方子,宮中沒有,她也是讓母家多番打听之下才找到的,偷偷帶進宮來後,她才暗中轉交給了當時跟蕭嵐姐妹相稱的梅嬪。

    若陛下真調查到梅嬪頭上,以梅嬪的(性xing)格,必然會把自己也咬出來。

    如果陛下從藥方上面著手,民間使用此方的人畢竟少,也不是不可能查到她母家頭上。

    不管是哪種結果,她都(脫tuo)不了(干gan)系。

    惠妃頓時一陣心煩意亂,捏著茶杯在屋內踱了幾個來回,到底是穩坐妃位多年的人,很快讓自己冷靜下來,吩咐婢女道︰“你馬上傳話給宮外,讓他們把當年參與尋藥的相關人等全部控制起來,必須立刻把給藥的那鄉下郎中找到……”

    她使了一個眼神,婢女立刻明白她的意思,點了點頭就要出門。

    惠妃又想到什麼,神(色)變得晦暗起來,叫住婢女後在她耳邊耳語幾句,才沉聲道︰“去吧,這件事要做的利索,萬不能拖泥帶水留下痕跡。”

    ……

    林非鹿听說林帝在查當年的事,倒是有些意外。

    她雖然懷疑這事兒百分之九十是梅嬪(干gan)的,但沒有證據,也不好去林帝面前胡說。

    便只是捧著林瞻遠胖乎乎的小臉重重親了一口,夸他︰“都是哥哥的功勞呀。”

    林瞻遠驚呆了。

    反應過來,尖叫著跑進蕭嵐的屋子︰“妹妹親我!!!”

    蕭嵐又好笑又責備,溫聲訓斥完全沒有男女授受不親概念的林非鹿︰“鹿兒今年已經六歲了,不可再像這樣沒規矩。”

    嘖,這古板守舊的封建時代。

    林非鹿心中腹誹,面上倒是乖乖點頭。

    林帝是個雷厲風行的皇帝,他說要做什麼事,那是一定要做的。以前就有過耿直的諫臣說他剛愎自用,他也確實是高傲自負那一類型的皇帝,覺得全天下屬他最牛掰。

    這樣的(性xing)格有時候好,有時候不好,比如放在現在,那就是大大的好。

    有了林帝窮追不舍的調查,惠妃真是日日膽戰心驚,生怕哪一日一道聖旨過來,就要將她抓去大理寺刑審。

    好在在等來聖旨前,她等到了母家傳來的消息。

    之前給他們那副藥方的郎中已經被找到了,他們派人做成了失足落水的假象,郎中已死,當年找藥買藥的人中有兩名都是母家親信,絕對可信,另外兩個不能完全放心的,也已經處理了。

    尋藥這條線所算是被全盤斬斷,惠妃不再擔心,但母家卻還傳來另一條消息。

    他們在尋找郎中斬斷線索的途中,還察覺了另一波也在調查此事的人馬。一開始本來以為是陛下的人,但他們暗自跟蹤調查一番才發現,居然是劉家的人!

    惠妃心中一凝。

    是梅嬪的母家!

    他們為什麼會去追查這條線索?!

    惠妃只是稍微一遲疑,就想通了這件事的關鍵。

    梅嬪一定也知道了陛下在調查當年的事,她是當年直接下藥人,比起惠妃,她被查到的風險更大。一旦查到她頭上,以她的(性xing)格,勢必會把惠妃也供出來,拉著她一起下地獄。

    而要讓陛下相信惠妃也參與其中,就需要證據。

    最好的證據就是那包藥的來源。

    她早知梅嬪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也一直在防範她狗急跳牆咬自己下水,沒想到她心思如此深厚,果然已經開始備後手了。

    只是梅嬪如今實力大不如從前,棋差一招,還是被自己搶了先。郎中已死,尋藥線索已斷,現如今唯一的威脅,就只剩下一個梅嬪了……

    惠妃望著窗外青天白日,眼神漸漸深了下來。

    ……

    曾經春風得意的銀霜殿此刻只剩下蕭條的冷清。

    一到夏日,陽光愈烈,梅嬪發現自己的臉更難受了。那些紫(色)的疤痕不見消退便也算了,她在房間里待得太久,偶爾想出去曬曬太陽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皮膚卻在一接觸到陽光時就疼痛難耐。

    召了太醫來看,說是陽光不耐受。

    也就是說,她這一輩子,都得活在陰暗里了。

    每每思及此事,她都恨不得把明宮那一大一小千刀萬剮。她做了兩個巫蠱娃娃,每日都躲在房間里扎針,扎一千針,一萬針,也不足泄她心頭之恨。

    特別是在得知陛下開始調查蕭嵐當年早產的事時,她心中的怨恨便全都化作了惶恐。

    這件事一旦查到她頭上,以陛下如今對她的態度,她連喊冤的機會都沒有。梅嬪跟在林帝身邊多年,太清楚他有多無情了。

    但父親目前仍在江南,家中也因為她失寵勢力不如從前,她的動作自然比不上惠妃,久久都沒有收到回信。

    如今銀霜殿只剩下兩個宮女和一個太監,都是劉家的人,不然也不會在這樣的境地下還對她忠心耿耿。梅嬪到底是個聰明人,開始察覺到了危機。

    當時在驛站刺(殺sha)林非鹿的人就是她身邊這個太監,喚作劉三,身上帶了些功夫,這些年也幫她做了很多見不得光的事。

    梅嬪便吩咐惜香︰“叫劉三來本宮房間里守著。”

    惜香領命而去,出去尋了一圈都不見劉三的影子,想起早上他去內務府領份利了,便也沒多想。但一直等到傍晚,仍不見劉三的影子,惜香才有些慌了。

    匆匆回稟梅嬪之後,她的臉(色)果然灰白下來,看了眼窗外漸漸暗下來的天(色),心中涌出濃烈的不安。

    “本宮不能待在這里!”她猛地站起身來,神情已然有些癲狂,“劉三肯定出事了!惠妃要(殺sha)人滅口,本宮要去求陛下救命!”

    她說著便往外跑,但林帝封了她禁足,銀霜殿不遠處就有侍衛守著,不準她出入。

    她大喊大叫的,侍衛見多了冷宮中瘋了的妃嬪,對她口中喊的那些話也置之不理。

    惜香和另一名宮女好說歹說才把梅嬪拉回房中,惜香安慰她︰“娘娘,不會有事的!這是皇宮,外面又有侍衛駐守,她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在這里動手。娘娘平日的吃食奴婢們都小心檢查著,娘娘不必擔心。明日一早奴婢就去尋劉三!”

    梅嬪還是不安,讓她們拿了把剪刀過來放在枕頭底下,縮在被窩里驚恐地睜著眼楮,直到夜深都不敢入(睡Shui)。

    她鬧得這麼厲害,惜香和宮女也不敢(睡Shui),一直趴在床邊守著。

    只是隨著夜(色)濃烈,困意漸漸襲來,兩人便撐著腦袋開始打瞌(睡Shui)。

    屋內搖晃的燭光不知何時突然滅了,空氣中傳來一股奇怪的幽香,兩個打瞌(睡Shui)的婢女身子漸漸軟了下去。

    梅嬪的神經本來就高度緊張,幾近瘋狂地警惕著夜里的動靜,她對香味敏感,剛一聞到這香就覺得不對勁,猛地用被子捂住了嘴鼻,驚恐尖叫起來。

    還等在外面的黑衣人被這尖叫聲嚇了一大跳。

    他還沒進去,怎麼里面就叫上了?

    這萬一引來巡邏的侍衛,今晚不就下不了手?娘娘可有交代,今晚必須了結梅嬪!

    黑衣人不再遲疑,用刀片一撬推開房門,只逼(床chuang)上的梅嬪而去。他身上帶了功夫,動作也奇快,等梅妃反應過來的時候,嘴鼻已經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捂住,與此同時,他拿出了懷中的一條白綾,擺明了是要勒死她。

    梅嬪驚恐地瞪大了眼楮,全身都開始奮力掙扎起來。

    但她的力氣比不過黑衣人,眼見著那白綾就要纏上脖子,梅嬪突然(摸Mo)出了藏在枕頭下的剪刀,狠狠地擦進了黑衣人的手臂。

    黑衣人也沒料到她居然有此一招,吃痛之下不由得松手,梅妃手腳並用爬下床去,經過趴在床邊的惜香身邊時,用剪刀在她肩頭狠狠戳了一下。

    惜香被迷香迷暈,此時被這麼一扎頓時醒了過來。

    人還迷糊著,就听見梅嬪大喊救命的慘叫聲,她一下抬起頭,顧不上肩上的疼痛,看到黑衣人還要往門口追去,到底是從小跟在梅嬪身邊的忠僕,想也不想便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黑衣人的腿。

    大喊道︰“娘娘快跑!”

    梅妃趁機奪門而出。

    她的思緒從來沒有這麼清晰過。

    黑衣人是惠妃派來的,要(殺sha)她滅口。這是在皇宮,惠妃膽子再大也要小心行事,所以才讓黑衣人偷偷用迷香迷暈她們,再潛進屋來勒死她,做成上吊自盡的假象。她不能確定巡邏的侍衛中有無惠妃的人,不敢貿然求救。

    如今這整個皇宮之中,唯一願意保她(性xing)命的,只有明宮。

    只有她們在意當年的真相。

    梅妃想也不想,沖出殿門後,直奔明宮而去。

    夜(色)中的皇宮像潛伏的猛獸,好像到處都是吃人的陷阱。而此時唯一能救她,唯一願意救她的,居然是她的仇人。

    梅嬪只覺得可笑又可悲,可腳步卻不停,她一輩子也沒跑這麼快過。也不知是上天注定還是老天給她最後的憐憫,她這一路跑來剛好錯過了巡邏的侍衛,待跑到明宮殿前時,用力砸向了老舊的殿門。

    砰砰砰的砸門聲在這深夜驚動了守門的小太監。

    他一溜煙爬起來開門,待看到門外衣衫凌亂連鞋都沒穿的梅嬪,差點嚇暈過去。

    話還沒說出口,梅嬪已經一把推開他沖進了殿內,一邊跑一邊哭著大喊︰“五公主救命!惠妃要(殺sha)我!求五公主救救我!”

    林非鹿在(睡Shui)夢中被吵醒。

    門外鬧鬧嚷嚷的,守夜的宮人都起來了,驚慌又不可思議地看著像個瘋子一樣痛哭流涕的梅嬪。

    蕭嵐比林非鹿動作快,已經在青煙的服侍下起身了,走出門看到梅妃披頭散發站在門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半晌才驚訝道︰“梅嬪姐姐,這是在做什麼?”

    梅妃看見她,就仿佛看見了生的希望,一下撲上去抓住了蕭嵐的手︰“妹妹救救我!惠妃要(殺sha)我,她派了人來(殺sha)我!是我對不起你,可是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蕭嵐心中驚疑不定,剛將她拉進屋去,林非鹿就打著哈欠過來了。

    看見梅嬪那樣,就知道是(發fa)生什麼事了。

    狗咬狗,好玩呀。

    她轉頭慢悠悠吩咐青煙︰“去請父皇過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