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48章 【48】

第48章 【48】



    下午時分, 國宴才結束。

    經過這一場生辰宴,林非鹿算是正式在皇親國戚面前亮了相。

    皇宮的風向民間時刻都注意著, 參加宴會的人出去一說, 起先不識五公主的百姓們也都知道皇宮中還有這樣一位冰雪伶俐乖巧可愛的公主了。

    林帝賞了不少東西,前些天還派了工部的人去重新修繕明宮破舊的宮殿。明宮之前沒什麼可供觀賞的花草,這次工部的官員便按照五公主的要求在殿內院中開闢了一塊花田,種了不少內務府新培育的花。

    五公主還給他們畫了一張圖紙,官員按照圖紙在花田周圍豎了白(色)的籬笆, 又在籬笆旁邊搭建了兩座給小貓和小狗住的小木房以及兔子窩。

    雖然看上去奇奇怪怪的,但五公主喜歡嘛, 他們自然是照做。

    林非鹿以前住的獨棟小別墅就有一塊自己的花園, 現在照著記憶中的模樣一修整, 感覺有了很多以前的氛圍。

    也算慰藉她在這個陌生時空的孤寂感了。

    長耳目前還小, 看到新來的波斯貓也不跟它打架, 就是搖著尾巴圍著它轉。波斯貓理都不理, 優雅地舔自己的小爪爪。

    林非鹿正跟林瞻遠蹲在旁邊商量給新來的小貓取個什麼名字, 松雨便走過來說︰“公主, 外面的宮人來通報, 說蕭大人和蕭夫人前來拜見。”

    林非鹿早就從蕭嵐口中得知蕭家在她失寵後不聞不問的態度, 別說她本來就不是蕭家的孫女, 就算她是,被忽視這麼多年, 也沒有一復寵就冰釋前嫌的道理。

    蕭嵐今日也出席了宴會, 小主人公太小不得飲酒, 蕭嵐便替女兒飲了些,她酒量小,回來之後就在青煙的服侍(睡Shui)下了。

    她今日在宴會上也看到了父母,大概是知道宴會結束他們會過來,還特意囑咐了林非鹿幾句。

    听說人來了,林非鹿看了眼正努力給波斯貓想名字的林瞻遠,倒是什麼也沒說,只抬眼示意了松雨一下。

    松雨跟在她身邊這麼久,當然知道公主是什麼意思,了然一點頭便出去了,跟候著的宮人說︰“娘娘飲酒不適歇下了,讓他們改日再來吧。”

    宮人領命而去,沒多會兒又進來了。因是蕭嵐的父母,他也不敢輕視,進來如實稟報︰“松雨姐姐,蕭大人和蕭夫人說他們難得入一次宮,娘娘既然(睡Shui)下了,他們想見見公主。”

    松雨沖他笑了笑︰“公主不在宮里,只有殿下在,你去問問蕭大人和蕭夫人願不願見。”

    宮人哪能知道公主在不在里面?見這態度,就知道是里頭不願意見了,趕緊退出去,對等在外面的二老道︰“蕭大人蕭夫人,今兒是公主生辰,各宮都邀公主去玩,現如今人不在宮里,也不知何時回來。兩位若實在要見,我們殿下現正在里面,奴才可代為通傳。”

    殿下?

    不就是那個傻皇子。

    蕭大人和蕭夫人對視一眼,他們來這一趟,就是為了跟女兒冰釋前嫌的,連說辭都想好了。自己的女兒養了十幾年,他們自然知道蕭嵐是什麼(性xing)格。就是心中再有怨恨,見著父母的面了,听他們哭訴苦衷,總是會心軟的。

    就算見不到女兒,那在孫女面前(露)(露)臉,展現一下長輩的慈愛與關懷,也是好的。畢竟蕭嵐是靠著這個女兒才復了寵,五公主人還小,看上去又稚嫩單純,正是培養感情的時候。

    但跟那個傻子有什麼好說的?說了他也听不懂啊!難道指望他幫忙修復與女兒的(關guan)系嗎,白白(糟zao)蹋他們的一番苦心。

    蕭母神(色)幾經變換,轉頭低聲跟蕭父說︰“恐是娘娘不願意見我們。”

    現在在皇宮,蕭父當然不敢罵什麼不孝女沒良心,臉(色)沉了又沉,在宮人面不改(色)的笑臉下只得離開。

    兩人一走,松雨便進去回稟。

    林瞻遠已經把名字想好了,高興地指著小狗說︰“它叫長耳!”又指著波斯貓,“它叫短耳!”

    林非鹿跟他據理力爭,最後沒爭過,只能抱著短耳嘆著氣接受了這個名字。

    松雨回稟完,又有些擔憂道︰“公主,蕭大人蕭夫人畢竟是娘娘的父母,這次吃了閉門羹,若出去說些難听的話,影響娘娘和你的名聲該如何是好?”

    林非鹿(摸Mo)(摸Mo)短耳的腦袋,它舒服地眯起了眼楮︰“放心吧,他們沒膽子亂說的。”

    沒猜錯的話,蕭家現階段還是要先進行懷柔政策。

    等再吃幾次閉門羹,可能才會采取煽動輿論的方法。

    在這之前,先讓他們嘗嘗蕭嵐這些年備受冷落的滋味。

    反正林非鹿是最喜歡以牙還牙的。

    松雨了然地點點頭,又羞赧地從袖口里拿出一個香包,不好意思地遞過來,小聲說︰“公主,這是奴婢給你準備的生辰禮物。之前一直忙著沒機會給你。”

    林非鹿把短耳交給林瞻遠,高興地接過來︰“是什麼呀?”

    她打開香包,里頭是一串用小珠子串起來的手鏈,有點像粉紫(色)的水晶,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松雨說︰“奴婢沒什麼好東西,這水珠子是奴婢跟宮里的姑姑買的,奴婢串好之後將它放在佛龕里供奉了七七四十九天,日日念經祈禱,希望這珠子能保佑公主能平安長大,如意健康。”

    這種紫水晶在這里叫水珠子,是很常見的首飾,但以松雨的份銀,估計花光了她的積蓄。雖然比不上各宮送來的翡翠珠玉,但其中的心意卻勝過了一切。

    林非鹿二話不說戴在手腕上,撲過去抱住松雨的腰︰“謝謝松雨!你對我真好!”

    松雨眼眶紅紅的,低聲說︰“是公主待奴婢好,奴婢都記在心里。這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公主喜歡就好。”

    林非鹿舉著手腕問林瞻遠︰“哥哥,好看嗎?”

    水晶折射著陽光,林瞻遠一點頭︰“好看!”

    她今天收到了超多禮物,那些皇親國戚送來的東西現在還擺在殿內,青煙做完了記錄,又一一來報給她听。基本各宮都送了禮物,連惠妃都有。

    林非鹿听完之後,腦袋上冒出一個小小的問號。

    怎麼沒有小漂亮的呢?

    難道他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嗎?

    不會吧?他連自己宮中有(奸jian)細都知道,能不知道最近各宮都在議論的生辰宴?

    哎,倒也不是覬覦他什麼,哪怕是一籃竹筍呢。

    只是在林非鹿心中,他們都算是這深宮之中同病相憐的異鄉人,雖然一開始只是花痴人家的美(色),但這麼久以來她也是真心誠意的把小漂亮當朋友了。

    畢竟溫柔又漂亮的小哥哥誰不愛呢。

    能被她當做朋友的人實在很少,此時心里難免泛出一丟丟失落。

    忙了一天,林非鹿感覺自己比在奚貴妃宮中踩一下午樁還累,天將一黑就在松雨的服侍下洗漱(睡Shui)覺了。

    也不知道(睡Shui)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听見小石頭敲窗子的聲音。

    她一下驚醒過來,鞋都來不及穿,光著腳噠噠噠跑到了窗邊。推開窗時,不遠處的牆垣上果然坐著黑衣墨發的少年。清月銀輝盡數落在他身上,連月(色)下的紫風鈴都好像比往常要美。

    林非鹿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撲哧一下笑出來了。

    宋驚瀾輕飄飄飛下來,腳步比夜(色)還輕︰“笑什麼?”

    林非鹿說︰“殿下總是半夜敲窗的舉動,讓我想起了羅密歐與朱麗葉。”

    宋驚瀾做出一個疑惑的表情。

    林非鹿說完,又覺得這個比喻有點不吉利,呸呸了兩下,然後朝窗外的少年伸出小手︰“我的禮物呢?”

    宋驚瀾一下笑起來︰“公主怎麼知道我是來送你禮物的?”

    林非鹿︰“那不然你是來(干gan)什麼的?”她歪著腦袋︰“難道我宮里又出了(奸jian)細?”

    他搖頭笑了下,溫柔的月(色)盈滿眼楮,伸手從懷里拿了一只小小的木雕出來,“公主,生辰快樂。”

    那木雕雕的是她。

    鼻子,眼楮,嘴巴,笑容,連頭上兩個小揪揪都栩栩如生。

    林非鹿還不知道他有這技能,看看自己的小木雕,又看看他,都驚呆了。這手藝要是放在現代,那妥妥的央美教授啊。

    她不由得看向他的手。

    那雙手手指修長有力,因常年握劍,指腹有淺淺的繭,冬日被凍傷的傷口已經痊愈,只是還留著淡淡的粉(色)的痕跡。

    宋驚瀾見她不說話,低聲問︰“不喜歡嗎?”

    林非鹿嚴肅地拍拍他胳膊︰“對自己的手藝自信點!”

    他笑起來,眼睫也微微垂下︰“喜歡就好,我沒什麼可送給公主的,只有這些不值錢的小玩意兒。”

    “誰說的?”林非鹿反駁道︰“這根木頭,它確實不值錢,但它現在雕成了我的樣子,那它就是無價之寶!我要把它當做傳家寶,子子孫孫地傳下去!”

    宋驚瀾失笑搖頭︰“木頭是會朽的。”

    林非鹿想了想︰“那殿下以後有錢了,給我雕個玉質的吧,那樣就可以放很久了。”

    他看著她的眼楮,輕笑著點了下頭︰“好。”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