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47章 【47】

第47章 【47】



    服侍太後的婢女叫做柳枝, 在她身邊有幾十年了,是從太後剛進宮時就陪在她身邊的貼身心腹。

    兩人雖為主僕, 這些年卻也情分深厚, 說話也不避諱太多。

    柳枝攙著太後邊走邊道︰“奴婢方才瞧著兩位公主的樣子,倒是跟惠妃娘娘之前所說的不大一樣。”

    五公主萌態自然,對長公主的親密和依賴做不得假,兩個孩子的情緒都很真實。

    何況林念知什麼(性xing)格太後可太清楚了,她以前雖然跟三公主交好, 卻也總是頤指氣使的,對待小五看上去雖然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但實則耐心體貼得多。

    林念知嬌身慣養, 又是高高在上的金枝玉葉, 若是真對誰有幾分真心, 那必然是對方也交予了真心。

    也不知是惠妃說者無心自己听者有意, 還是惠妃對這位五公主有意見。

    太後鼻尖懶懶應了一聲, 倒是沒多說什麼。

    回宮之後一夜無話, 翌日用過早膳, 外面的宮人便來通傳︰“太後娘娘, 五公主和六殿下前來請安。”

    林非鹿會來太後並不意外, 但听她居然還把自己那個傻子哥哥帶上了, 太後就有點意想不到了。

    當年嵐貴人為皇家添了子嗣,雖是早產, 孩子看上去孱弱了些, 但生得白白淨淨, 她抱過兩次,小孩子不哭不鬧,心中還是很喜歡的。

    後來她回了五台山,修行兩年再回宮時,就听聞六皇子痴傻的消息。

    宮中都說是蕭嵐命里不詳惹了神怒,才報應在子女身上。太後初听跟皇帝一樣,心中不喜,自此未再見過六皇子。但前日回宮的路上,她倒是看破了這一層。

    若真是這樣,那蕭嵐後面生的這位五公主,也該跟前一個一樣痴傻。

    可偏偏這樣聰慧機靈,連皇帝都能放下芥蒂,可見什麼神怒都是無稽之談。

    她還是老樣子坐在軟塌上,吃著一盅參蓮粥,余光瞟見扎著兩個小揪揪的小女孩牽著一個白淨俊秀的男孩走了進來。

    走到塌邊後,兩人跪下行禮,林非鹿嗓音脆生生的︰“小五給皇祖母請安,皇祖母萬福金安。”

    另一個也怯生生跟著說︰“小六給皇祖母請安,皇祖母福壽安康。”

    太後淡聲說︰“起來吧。柳枝,讓兩個孩子坐上來。”

    片刻之後,林非鹿和林瞻遠排排坐,乖乖坐在了太後對面。林瞻遠一直都怕陌生人,今天能跟著妹妹出來,已經是鼓足了勇氣,此刻埋著小腦袋縮著身子,還偷偷往妹妹身後躲,完全不敢抬頭。

    林非鹿倒是大大方方的,只是一雙大眼楮咕嚕嚕地轉,充滿了好奇和靈動。

    這還是第一個見著她不害怕的孫孫。

    太後想到她昨天坐在地上撒潑大哭的模樣,不由得有些想笑,淺聲問︰“吃過早膳了嗎?”

    林非鹿乖乖點頭︰“吃過了。”

    話是這麼說,眼楮卻往她面前的食盤里瞟。

    太後記得前天皇帝說過,小五別的毛病沒有,就是貪吃,便吩咐柳枝︰“去給五公主盛一碗粥來。”

    對面的小女孩發現自己意圖被察覺,怪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耳垂紅紅的。

    柳枝很快把粥端了過來,太後看見她吞了下口水,禮貌地接過碗之後,吃相倒是很端正。她吃了兩口想起什麼,又小聲問旁邊︰“哥哥,你要不要?”

    林瞻遠對著小手指玩︰“不要,妹妹吃,妹妹長高高!”

    她彎著眼楮一笑,(露)出頰邊兩個小梨渦,這才放心地吃起來。

    一碗粥很快見了底,小姑娘一本滿足地(摸Mo)(摸Mo)小肚子,還不留意打了個嗝。

    打完之後自己也被嚇到了,慌張地看了太後一眼,飛快垂下頭去,頭頂的小揪揪也耷下來。

    太後問︰“吃飽了?”

    她小氣音(奶Nai)(奶Nai)的︰“皇祖母,我飽了。”

    太後榻上起身︰“那陪哀家出去走走吧。”

    林非鹿趕緊扯扯林瞻遠的袖子,領著他跟在太後身邊走出殿去。

    這個時候的天氣是最好的,不冷不熱,陽光充裕,清晨的花枝還殘留昨夜的(露)水,有蝴蝶一點即過,抖落幾滴(露)珠。林瞻遠孩子心(性xing),起先還怕,相處這麼一會兒,太後也不大跟他說話,已經完全忘了太後的存在,自顧自地追蝴蝶玩了。

    林非鹿看上去有點緊張,似乎想喊他,太後淡聲道︰“無妨,讓他玩吧。”

    她老老實實“哦”了一聲,太後看了她兩眼,又問︰“懷里鼓鼓的,裝的什麼?”

    小女孩飛快看了她一眼,然後從懷里(摸Mo)出一個小盒子來,小聲說︰“是送給皇祖母的見面禮。”她把盒子打開,“這是我和母妃一起做的佛丸。”

    佛丸就是用檀香做的香丸,放在香爐里可以燃燒出香味。

    太後昨日才听惠妃說她愛送東西,現在看到自己也有,微一挑唇,面上倒是不做顯(露),接過盒子聞了聞,發現除了檀香的味道,還有淡淡的蘭香和竹香,聞上去十分清雅。

    小姑娘仰著小腦袋看她,眼眸亮晶晶的,見她看過來,有點緊張又有點期待地問︰“皇祖母,你喜歡嗎?”

    太後沒回答,只是問︰“你喜歡做這些?”

    小女孩彎著眼楮認真地點了兩下頭,頭頂的小揪揪也跟著一起一上一下地晃,聲音雖然軟乎乎的,但是充滿了驕傲︰“自己手工做的東西很有滿足感呀!”

    太後笑了笑,又問︰“那還做過什麼?”

    她便掰著手指給她數︰“護手霜,錦囊,(干gan)花,香包,書簽,小腦虎!”

    太後聲音里都是笑︰“小腦虎是什麼?”

    小姑娘驕傲地說︰“是我和我母妃一起用小草編的腦虎!”

    太後想起來,蕭嵐的手是很巧,針線女紅比起織錦坊的宮人也不遜(色),原來這小丫頭是受了她娘的影響。

    其實皇宮中人哪里會缺什麼呢,倒是這些自己親手做的東西,反而顯得珍貴。

    太後把盒子蓋起來交給柳枝,聲音也比起先柔和了不少︰“哀家很喜歡。”

    小女孩一下開心了,早上來到這里之後一直有些緊巴巴的不自在也消失了不少,一笑便來拉她的手︰“皇祖母,我還會用花瓣和蜂蜜做護手霜,大家用著都可喜歡啦!”

    太後雖然保養得當,但人老了,手也跟著老,(干gan)皺皺的,此時被這雙又軟又暖的小手拉住,指尖都顫了一下。

    她的孫孫們都怕她,說句話都畏畏縮縮的,別說拉手了。

    她目含審視打量身邊的小姑娘。

    小姑娘笑起來可愛極了,梨渦若隱若現,眉眼彎彎,眼神清澈又自然,是小孩子最真實單純的模樣。

    只是接受到她審視的目光,她頓時有些緊張,粉紅的鼻頭皺了一下,睫毛微微下垂,怯生生地將自己的手縮了回去,又變回早上剛來時那副拘謹的樣子。

    太後不動聲(色)又把她的手拉回來︰“是嗎?那改天給哀家也送一盒吧。”

    她臉上這才又有了甜甜的笑。

    不遠處追蝴蝶的林瞻遠大呼小叫地跑了回來,興奮地喊︰“妹妹!妹妹!”

    他跑到跟前來,額頭上都是汗,眼楮卻亮晶晶的,雙手捧在一起,獻寶似的伸到林非鹿面前︰“送給妹妹!”

    他一松開手,兩只藍(色)的蝴蝶便扇著翅膀飛了出來。映著晨起的太陽,蝶翅像帶著流光,十分漂亮。

    他高興地問︰“妹妹喜歡嗎?”

    林非鹿抿了下唇,語氣開心又堅定︰“喜歡!”

    太後想起她剛才問自己喜不喜歡的樣子,堅硬了許多年的心腸,突地柔軟了一下。

    她看了自己這個傻孫孫兩眼,故意問︰“哀家的呢?”

    林瞻遠這才想起旁邊還有個人呢!

    他一下站得筆直,神情(肉rou)眼可見的緊張起來,斂著小腦袋巴巴地看著眼前有點凶的(奶Nai)(奶Nai),表情委屈又可愛。

    他五官本就長得好,這樣細看,白白淨淨的模樣跟皇帝小時候倒有幾分像。

    太後沒林帝那麼在乎名聲,也就不像他那樣厭惡這個傻皇子,看他一副被自己嚇到的模樣,不由放柔聲音,換了種方式笑著問︰“你妹妹都送了禮物給我,你沒有準備嗎?”

    林瞻遠一听,妹妹都送了,那自己怎麼能落後呢!

    他小臉皺了一下,轉而又舒展開,緊接著雙手突然合在一起,放到自己心髒的位置,摳摳搜搜半天,一下伸到太後面前,高興地說︰“送給(奶Nai)(奶Nai)!”

    太後看著他空無一物的手掌,笑著問︰“是什麼?”

    林瞻遠說︰“是心呀!”

    這是林非鹿常跟他玩的游戲,居然被他給copy下來,現學現賣了。

    別說太後,連林非鹿都給驚呆了。

    這個傻哥哥,模仿能力還挺(強qiang)的嘛。

    太後哪里見過這些,反應過來後,發出了不屬于她這個年齡的歡暢笑聲。柳枝在旁邊也是笑得不行,還顧著來扶太後,邊笑邊道︰“太後娘娘別閃著腰。”

    兩人笑著,听到小姑娘用小氣音悄悄教訓︰“哥哥,你不能用我們玩的游戲來忽悠皇祖母!”

    林瞻遠︰“是心呀是心呀是心呀!”

    太後笑得眼淚花兒都出來了。

    她笑完了,微微俯xia身,伸手(摸Mo)了(摸Mo)林瞻遠白嫩的小臉,“嗯,哀家收到乖孫孫的心意了。”

    林瞻遠是個只對氣息敏感的人,太後雖然面相嚴厲,但常年念佛,周身氣質其實溫和得多,現在又對他笑,林瞻遠感覺自己一點都不怕她了。

    想起這兩天妹妹一直教他的話,開心地撲過去抱住她︰“喜歡(奶Nai)(奶Nai)!”

    他是個傻子,他說喜歡,那就是真的喜歡。

    太後從未跟孫孫這麼親近過,人一老便向往親情和陪伴,回想這些年在五台山的清修,一時竟有些潸然淚下。

    柳枝也是感觸不已,抹著淚道︰“六殿下跟太後貼身呢。”

    太後笑著(摸Mo)了(摸Mo)林瞻遠的頭。

    散完步,兩個孩子又陪她回到頤清宮才乖乖告退。太後給兩個孫孫一人賞了一只東海血玉手鐲,小孩手腕細,現在戴著還太大,林非鹿便妥帖地裝進懷里,林瞻遠有樣學樣,裝進去了還拍了拍。

    太後忍俊不禁,拉著他的手道︰“小六閑來無事,平時可以多來頤清宮陪哀家說說話。”

    林瞻遠听不懂,轉頭看妹妹。

    林非鹿翻譯︰“(奶Nai)(奶Nai)讓你多來找她玩!”

    說到玩,那他就很樂意了,開心地一點頭︰“玩!跟(奶Nai)(奶Nai)玩!”

    等兩小孩一走,柳枝便一邊給太後捶腿一邊道︰“這一趟回宮,娘娘大概能多待一段時間了。”

    以往回來,後宮中除了請安就是找事,跟在五台山上也沒甚區別,所以她待不了多久就會離開。但現在不一樣,有了個願意親近她的皇孫,倒是了了老人家的一樁心願。

    太後也微微含笑點頭。

    柳枝悵然道︰“六皇子生得這般俊俏可愛,討人喜歡,若是當年嵐貴人沒有早產……”她頓了一下,收了話頭,“是奴婢失言了。”

    太後略揮了下手︰“無妨。”她微眯著眼,倒是被柳枝這句話(勾gou)起了話題,回憶道︰“先帝在時,也有幾位妃嬪早產,或至產婦身亡,或至胎兒窒息,像蕭嵐這樣的情況,導致孩子痴傻,大林立朝以來,倒是頭一例。”

    柳枝道︰“可不是嗎,所以陛下才格外在意呢。”

    太後不知想到什麼,問柳枝︰“蕭嵐當年(懷huai)孕時,可出現過什麼異樣?”

    柳枝在她身邊這麼多年,也是陪著她從後宮一步步廝(殺sha)出來的,什麼手段沒見過,听她一問這話,便知她是什麼意思︰“娘娘是懷疑,嵐貴人當年遭了人暗算?”

    聖寵在身,又有身孕,不被人記恨暗算,都不正常。

    上一屆宮斗冠軍對此深有體會。

    若是擱在以前,這件事太後是半點都不會理會的,畢竟時隔多年,木已成舟,就算是查,又有什麼用。

    但今日她見了林瞻遠,她的小孫孫這樣乖巧,又與她親近,一口一個(奶Nai)(奶Nai)喊得她心都化了。

    此時跟柳枝這麼一聊,發現當年事情可能另有隱情,乖孫孫若是天生痴傻便也算了,可如果是有人暗算,人為所致,那無論如何她也是要查一查的。

    思及此,太後便耳語吩咐了柳枝幾句,柳枝听完領命而去。

    ……

    第二日便是林非鹿的生辰。

    一大早,絡繹不絕的禮物便送進明宮來。五公主如今風頭正盛,蕭嵐又復了寵,已然是宮中紅人。各宮都備了厚禮,不管交不交好敵不敵對,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

    林非鹿就喜歡收禮物。

    一上午啥也沒做,都在興高采烈地拆禮物。

    奚貴妃送了她一把寶劍,劍身都快有她長了,說是給她以後長高了練劍用。只是劍的顏值不是很高,劍柄也平平無奇,不像電視劇里面那樣瓖著漂亮的藍寶石。

    奚貴妃听小豆丁嘀咕完,淡淡斜了她一眼︰“要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做什麼?這劍曾經斬過雍國三千兵馬,兩位將帥,削鐵如泥……”

    話還沒說完,林非鹿 當一聲把劍扔得老遠,小臉都嚇白了。

    奚貴妃︰“…………”她不爭氣地瞪了她一眼,“厲劍出鞘,惡鬼都怕!撿起來收好,懸在床梁,闢邪!”

    林非鹿︰“嗚嗚嗚…………”

    她現在知道女閻王的名聲是怎麼來的了。

    林景淵除了那盞九層流光走馬燈,那天听了她的話之後,又給她補了一塊鎏金墨。那墨研開之後寫字,墨(色)中會帶一些鎏金,十分好看,還有淡淡的清香。

    林廷則送了她一只藍眼楮的波斯貓,是他偷偷托人從宮外買進來的。林非鹿懷疑他想在自己這兒開個動物園。

    林傾送了她一把古琴,琴身用了鳳凰木,琴弦用了冰蠶絲,十分不凡。

    林念知送了她一只九連環,超級復雜的那種,林非鹿看了兩眼,覺得自己沒個兩三年應該解不開。

    奚行疆送了她一把弓箭,雖然一眼看去就會讓人贊一句“好弓!”,但林非鹿真的拿不動,實在是太重了。

    奚家這些打打(殺sha)(殺sha)的人太可怕了,她生怕奚行疆下一句就要說“這把弓箭曾經射(殺sha)過萬名士兵”,忙不迭讓松雨把弓跟奚貴妃那把寶劍一起放進了偏殿。

    其他各宮的禮物大同小異,首飾錦緞金玉,快把林非鹿的眼楮閃瞎了。

    生辰宴設在中午,收完禮物松雨和青煙便開始給林非鹿梳妝打扮。像這種大型國宴的主人公都是要著盛裝出席的,但林非鹿實在太小又太矮,林帝讓織錦坊的人給她做了盛裝,穿上之後小身子被重重羽衣裹在里面,路都快走不動了。

    不得已只能換上稍微華麗的常服,小揪揪倒是梳下來了,挽了玉簪,十分靈動。

    早上收完各宮的禮物,生辰宴上便要收赴宴的皇親國戚的禮物了。

    太後因為(身shen)體不好,向來不參加這種繁瑣的宴會。

    高位之上坐的便是林帝和皇後,林非鹿作為今日的主人公,位置就在他們之下,十分顯眼。

    林帝舉辦這場國宴的目的,就是要讓全天下都知道小五的存在,讓所有人都看看他的小五有多麼的乖巧可愛天真爛漫惹人喜愛!下面的人越夸,他就越高興。

    看看,這麼可愛的小五,是朕的女兒,羨慕吧!

    眾人終于見到傳聞中的五公主,見她模樣乖巧,神態稚嫩,實打實還是個小孩子,之前心里各種猜想便也消減了不少。

    林非鹿一邊吃一邊听著唱禮官在那宣讀誰誰誰又送了什麼什麼給她,覺得自己這次是要發達了。

    以後要是在皇宮混不下去了,帶著這些家當離開皇宮估計可以一輩子不愁吃穿。

    她正胡思亂想到處亂看,目光所過,突然接受到一抹十分熱切的視線。

    定楮看去,是坐在下方的一對中年夫婦,看模樣,倒是跟蕭嵐有幾分相像。此時見她看過來,那婦女還忍著激動跟她揮了揮手。

    林非鹿假裝沒看見,若無其事收回了目光。

    現場給他們表演了一個什麼叫曾經的我你愛答不理,現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