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46章 【46】

第46章 【46】



    太後回宮, 對于後宮而言又是一件大事。

    雖然本屆太後並不(插cha)手後宮之事, 又很少待在宮中,但畢竟是皇帝的母後, 權利不比皇後小。有些妃嬪在皇帝面前沒有門路,都會去太後面前找存在感。

    若是能得太後喜愛,就算沒有聖寵,在這深宮之中也算有份保障。

    而且別看太後雖然不大管事, 但若真是有懸案冤案鬧到她面前,她還是會出面解決,手段十分厲害,令人敬畏。

    但你要說這宮中有幾個人是真心實意地喜歡太後,那也不見得。

    畢竟是上一屆的宮斗冠軍, 不是哪里的良善之輩,當年手中沾了多少人命和鮮血, 恐怕連她自己都記不清了。

    皇室中人, 坐擁無盡的富貴和權利,卻也永遠無法享受到尋常人擁有的親情與溫暖。

    太後晚年禮佛,也是人到老年, 回憶當年種種,開始覺得後怕和愧疚了。特別是佛家講究因果報應, 太後現在總擔心自己死後要下地獄。

    林帝剛登基那會兒,她其實是有心留在後宮幫襯一把的。畢竟她是了解這些女人能翻出什麼樣的大風大浪來, 有她坐鎮, 妃嬪總歸能安分一些。

    但大概是皇帝登基了了她最大的心願, 整個人一松懈下來,就開始夢見當年死在自己手上的那些人,夜不能寐,令人恐慌。

    最後听了高僧的建議,才一狠心直接搬到了大佛坐鎮的五台山,不知道是真的有用還是心理原因,她果然不再做噩夢,于是漸漸便在五台山住下來,潛心禮佛抵消罪孽。

    她年輕時生得美(艷yan),是十分張揚的美貌,現在人老了,皮膚松弛下來,五官看上去就十分突出,尤顯得顴骨高,(露)出幾分刻薄尖銳之相,讓人一見便覺得害怕。

    太後記得,自己當年還嚇哭過她的小孫孫。她一抱就哭,搞得妃嬪們都很惶恐。

    後來孫孫們逐漸長大,雖然不再哭鬧,但在她面前卻是畢恭畢敬十分敬畏,跟她半點都不貼身不親近。

    看來這也是她的命,老年享不了兒孫福。

    不過常伴青燈古佛這麼多年,太後也看開了,倒也沒往心里去。經歷過一番長途跋涉後,終于回到了闊別已久的皇宮。

    林帝自然是帶著一眾妃嬪和皇子公主們迎接,太後從車輦上下來時,隨便掃了兩眼,發現她的小孫孫們都長高了不少。

    只是老四和太子身邊站了她眼生的小女孩,個頭是所有孩子中最矮的,頭頂還扎著兩個揪揪,正抬著一雙靈動的眼楮偷偷朝她這邊打量。

    其他孫孫們都低著頭垂著眸,一副恭敬模樣,只有她好像什麼也不怕,對上自己的視線時,像受驚的小動物一樣往後躲了躲,眼神中卻並無懼意,只有好奇。

    太後心道,這難道就是皇帝信中所說的小五?

    她沒來得及細看,眾人便一一行禮。太後年老喜靜,又長途跋涉,等她受完禮之後,便腰酸背疼回到了頤清宮,下了口諭,沒什麼事不用來請安,以免人多心煩。

    她今日剛回宮,(身shen)體勞累,眾人自然不敢去冒犯,有什麼事也等以後再說,接完之後便各自回去了。

    林景淵陪著林非鹿回明宮,還隨手折了一枝花枝在手上亂舞,邊舞邊道︰“小鹿,怎麼樣?皇祖母是不是很可怕?”

    林非鹿說︰“沒有呀。”

    林景淵不服氣︰“怎麼會沒有啊!我們這些小輩中沒有不怕她的,不信你問大皇兄!”他喊走在前面的林廷,“大皇兄!你是不是也很害怕皇祖母?”

    林廷回過身溫聲責備道︰“不可胡說,皇祖母待我們極好,身為晚輩只會心存敬畏而已。”

    林景淵攤了下手︰“你听吧,大皇兄這就是害怕的委婉說法。”

    林廷無奈地笑了一下,倒是沒反駁。

    林非鹿伸手拂過路邊的花叢,軟綿綿說了句︰“反正我不怕。”

    林景淵愛憐地看著她,嘆著氣幽幽道︰“不知者無畏啊。”

    他心思轉得快,很快就把這個話題拋之腦後,轉而興奮道︰“小鹿,還有兩日就是你的生辰了,你猜我給你準備了什麼禮物?”

    林非鹿認真地想了想︰“毛筆?硯台?古書?鎏金墨?”

    林景淵︰“……原來這些可怕的東西對你來說是禮物嗎?”

    他想了想自己宮中那盞花了大心思從宮外搞進來的九層流光走馬燈,覺得這次的禮物恐怕要讓小鹿妹妹失望了。

    林非鹿一看到他懊惱的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蹭過來拉他的手,彎著眼楮甜甜道︰“景淵哥哥送什麼我都喜歡!”

    林景淵一本滿足地挺直了腰桿。

    ……

    太後雖有口諭,一般人不得去打擾,但翌日一早,皇後和兩位貴妃還是帶著孩子去請安了。

    奚貴妃還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模樣,雖然沒有子嗣,又無爭寵心思,但奚家滿門將才,太後待她還是十分寬厚的。

    林廷和林傾是太後最喜歡的孫孫,一個溫順一個儒雅,又都知禮好學,堪稱皇室子弟標桿。

    兩人在下面行了禮,便垂首站到一旁,就連太後把人叫到跟前來拉著手打量時,兩人也是一副垂眸謹慎的模樣。太後倒也沒在意,囑咐幾句便叫他們退下了。

    又詢問皇後和兩位貴妃近一年來後宮有無什麼大事。

    要說大事,那估計只有梅妃被降位份了。

    皇後便簡略說了一遍。

    皇帝有多寵愛梅妃,太後那是知道的。她其實不太喜歡梅妃這樣的女子,以前在後宮,這種柔弱小白花她不知道搞死了多少個,所以看著梅妃就會想起以前那些糟糕事。

    但架不住兒子喜歡,她個老太太也不想討人嫌,也就沒多說什麼。

    現在听說梅妃居然失寵,倒是驚訝了一番。她是了解自己兒子的尿(性xing)的,听皇後說完事情經過後,很快從中抓到了重點——容貌盡毀。

    嗯,明白了。

    下午時分,三妃也領著孩子過來了。

    曾經的四妃變三妃,太後看著覺得順眼了很多。林濟文和林景淵平日里張牙舞爪囂張跋扈的,到了皇祖母面前規矩得跟小貓似的,說話聲音都不敢大了。

    太後問候完兩個皇孫,又笑著看一旁的林念知︰“一年多沒見,念知倒是比之前文靜了許多。只是臉(色)看著不太好,是身子不大好嗎?”

    林念知抬頭看了皇祖母一眼,又很快低下頭去︰“謝皇祖母關懷,孫女只是最近休息得不太好,無礙的。”

    太後凝神道︰“休息不好可不是什麼小事,惠妃,你這個當娘的也該多上點心,一會兒回宮叫太醫來看看,開些安神助眠的藥。”

    惠妃恭敬應是。

    以前四妃之中,太後是最喜歡惠妃的。一是因為她最先給皇帝誕下子嗣,雖是個公主,但也十分討人喜歡。二來太後很欣賞惠妃不爭不搶沉穩低調的(性xing)子,後宮中若是多一些她這樣的妃嬪,會安分很多。

    等嫻妃和淑妃告退後,太後照常是把惠妃留下來說會兒話。

    惠妃一坐下來眼眶便有些紅,溫聲說︰“您也該多回宮來,五台山太過冷清,連個陪您說話的人都沒有。”

    太後盤腿坐在軟榻上,腿上蓋了張毛毯,手里捏著佛珠,笑吟吟道︰“人老了,就愛清靜,住在這宮里,反而覺得鬧騰。”

    兩人說了幾句話,太後便問︰“皇帝還是不常去你宮里?”

    惠妃垂眸笑了下︰“陛下政事繁忙,這一年去後宮的次數都不多。不過有念知在,陛下每月還是會來一次的。”

    太後道︰“這樣也不錯,念知雖是公主,但常言道女兒貼心,比起老四那鬧騰家伙不知好了多少倍。你入東宮早,陪在皇帝身邊也有些年歲了,今後也要好好協助才是。”

    惠妃點頭應是。

    她一向是知道太後喜歡她什麼的,行事絕不逾舉,說話間便也只挑她喜歡的說。

    太後突然問起︰“你見過五公主嗎?”

    惠妃一愣,點了點頭︰“見過。五公主與念知交好,常來我宮里。”不等太後再問,她便笑吟吟道︰“五公主總往瑤華宮送東西,什麼護手霜香包之類的。念知收到妹妹的禮物心中喜歡,便也送她錦緞金玉,兩個孩子倒是姐妹情深。”

    她這話說得很妙,太後卻听出了另一層意思。

    五公主送的都是些不值錢的小東西。

    林念知回的卻都是珍貴之物。

    難免有佔便宜之嫌。

    她在回宮的路上已經從身邊照料的宮人那里打听清楚,原來五公主就是當初生下痴傻皇子的嵐貴人的女兒。之前一直查無此人,可見這位五公主在宮中無論是地位還是生活都不盡人意。

    那她討好林念知的舉動也就不奇怪了。

    只是年紀小小,就有這樣的心機,太後听來,難免不喜。又想到不過一年時間,便能從籍籍無名的公主一躍成為讓皇帝為其大肆(操cao)辦國宴的心頭好,眼神越發淡下去。

    惠妃並沒有多說什麼,她行事向來警惕,見太後眼中溢出不喜,今日的目的就算達到了。一盞茶功夫之後,便告退離開。

    今日接見了妃位以上的妃子,頤清宮就不再放人進來了,以免打擾太後休息。

    用過晚膳,太後在宮人的攙扶下出門散步消食。

    春末的皇宮花團錦簇,景致很是優美。在五台山見慣了冷清景象,偶爾看看這人間富貴,也十分滿足。

    經過海棠園時,卻听見一陣爭執聲,那聲音細細碎碎的,听著有點像小姑娘的聲音。

    太後慢悠悠地走過去,看到海棠花影後有個小小的身影,頭頂扎著兩個揪揪,有些眼熟。

    只是此時這小身影正在抹眼淚,一邊打著嗝哭,一邊用小(奶Nai)音斷斷續續地說︰“你有……有九十八天沒有理過我了嗚嗚嗚。”

    太後不知道前面還有個人,驚訝地換了個位置,才看到不遠處果然站著一個人,看背影,倒像是林念知。

    正打量著,就听見林念知悶悶的聲音︰“我沒有不理你。”

    那小(奶Nai)音抽泣著反駁她︰“你有!我跟你揮手你不理我!我喊你你也不理我!剛才看到我,你還跑……”

    她越說越難過,最後往地上一坐,捂著臉嗚嗚大哭起來。

    林念知跺了兩下腳,不得不轉身走回來,走到小女孩面前時,蹲xia身掏出懷里的手絹給她擦眼淚︰“哎呀你別哭了!別哭了……林非鹿!不準哭了!”

    哭聲一下就停了。

    小女孩委屈地抿著唇,仰著頭可憐巴巴地看著她。

    林念知臉上神情復雜極了,捏著手絹把她臉上的眼淚擦(干gan)淨,又把她從地上拉起來,替她拍拍(屁pi)股的灰。

    林非鹿扯她袖口,眼巴巴地︰“姐姐……你不生我的氣了嗎?”

    林念知不耐煩道︰“我沒有生你的氣,我生我自己的氣!”

    她像是听不懂,歪著腦袋看她。

    林念知氣急敗壞地看了她一會兒,最後氣餒地牽住她的手︰“算了,我送你回去吧。”轉而又教訓她︰“你跟著我跑這麼遠,也不怕被壞人抓起來!”

    小女孩高興地牽住她的手,哭過的眼楮水汪汪的,卻不掩開心︰“有皇長姐在,我才不怕!”

    林念知︰“哼!”

    林非鹿︰“嘿嘿。”

    兩人漸漸走遠,太後站在海棠花影後,唇角不知何時彎了起來。

    她回頭跟身邊服侍多年的宮人說︰“這兩個孩子,倒是讓我想起當年的我和瑩姐姐。”她語氣轉而低沉下去,“只可惜瑩姐姐被(奸jian)人所害,走得太早……”

    她不願多說,轉過身來︰“回去吧。”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