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45章 【45】

第45章 【45】



    如果說林帝之前只有一絲絲愧疚, 那此時此刻, 這一絲絲愧疚已經無限擴大,快把他的老父親心髒都裹起來了。

    小團子還在抹眼淚, 林瞻遠看到妹妹哭,又著急又難過,把筆一扔就跑了過來。

    他以為是這個看上去很嚴厲的伯伯把妹妹凶哭的,自己明明也很怕他, 但還是張開雙臂擋在妹妹前面,鼓起勇氣看著他說︰“不……不準欺負妹妹!”

    他生得白淨俊俏,林帝所有的兒子中,誰都沒有這樣一雙清澈純粹的眼楮。

    只是此刻眼眶紅紅的,像他腳邊的兔子, 十分委屈傷心。

    林帝手指有些僵,看著兩小孩半晌, 嘆著氣伸出手掌, 分別落在自己這一對兒女頭上,安撫地(摸Mo)了(摸Mo)︰“好了,兩個小哭包。”

    蕭嵐此時也走了過來, 欠身道︰“陛下,是妾身有失教導。”

    林帝轉頭看她, 語氣難得鄭重︰“不,你把這兩個孩子教得很好。”

    他一手牽起一個孩子, 拉到軟塌旁, 先把林非鹿抱上去, 看了眼旁邊緊張兮兮的林瞻遠,又俯身把他也抱上軟塌。掂了掂,笑起來︰“還挺沉。”

    小團子趴到他腿邊,仰著小腦袋看了他一會兒,小聲問︰“父皇不討厭哥哥嗎?”

    林帝(干gan)咳了一下,掩飾心虛︰“朕跟旁人不一樣,當然不會。”

    小團子歡呼一聲,突然湊過來摟住他脖子,在他臉上吧唧了一口︰“父皇是這個世上最好最好的人!”

    林帝什麼時候跟子女這麼親近過,都被女兒親愣了,但看見小團子開心的模樣,又復而笑開,心道,女兒不愧是貼心小棉襖!

    他看了旁邊的蕭嵐一眼,她似乎也被這一幕感動,眼尾染著一絲紅,唇角笑意卻溫柔,有種別樣的風情。

    林帝拉過她的手,長嘆一聲氣︰“這些年,是朕冷落你了。”

    蕭嵐微抿了下唇,眼里淚光連連,看著他時卻不掩真心︰“妾身沒有怪過陛下。”她垂眸一笑,“而且有這兩個孩子陪在身邊,妾身這些年其實過得很好。”

    不怨不妒,落落大方,林帝心中很是滿意。

    屋內的氣氛比之前融洽了很多。

    林帝想起初見小五時,她在梅園里堆的那四個雪人。此刻再看看圍繞自己身邊的兒女妻子,正是應了那句“一家四口整整齊齊”。

    他子女無數,此刻卻仿佛頭一遭,像這天底下的尋常男子一樣,生出了家的感覺。這種平淡又溫馨的氛圍,是他在其他任何妃嬪宮里都感受不到的。

    皇帝總說自己是孤家寡人,孤寡之意,只有自己能體會。在這個位置坐久了,時而也會懷念溫情。

    蕭嵐的溫柔,女兒的親昵,兒子的天真,恰好彌補了他缺失的情感。

    林帝已經全然忘記他今日來之前心中的抗拒與遲疑,沉浸在這難能可貴的溫情之中了。他許久沒教林非鹿下棋,此刻讓人擺了棋盤對弈兩局,驚訝的發現這小團子的棋藝進步了不少,棋路也有自己的風格了。

    他想到什麼,問蕭嵐︰“朕記得你的棋藝不錯?”

    蕭嵐道︰“陛下謬贊,只不過略學過一些。”

    林帝興致大增︰“來,與朕(殺sha)一盤。”

    林非鹿便把位置讓出來,乖巧坐在一邊圍觀兩人對弈。

    蕭嵐不負才女之名,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小五的棋路果然是跟她學的,柔軟中帶著一絲韌勁,眼見就能將她(殺sha)個片甲不留,下一步她卻能出其不意拉回一子。

    後宮妃嬪中能與他對弈的人很少,以前還有個梅妃,那棋藝也跟蕭嵐沒得比。

    不過到底還是不如他,在他的猛攻之下蕭嵐的柔韌也招架不住,最後敗北。林帝只覺這一局酣暢淋灕,興致不減道︰“再來一局。”

    蕭嵐看了眼窗外天(色),柔聲問︰“陛下要留下來用晚膳嗎?”

    林帝想也不想︰“自然要。”

    蕭嵐便道︰“那妾身要去做準備了。”

    林帝說︰“讓御膳房送來便是,哪需要你動手。”

    蕭嵐垂眸羞赧地笑了一下︰“陛下許久不來,妾身想親自下廚。”

    林帝想了想,倒也沒反對,剛一點頭,林非鹿就手腳並用地爬了過來︰“該我了該我了!父皇,該我和你下了!”

    林帝哈哈大笑︰“好,來!”

    于是蕭嵐便去下廚,父女兩人下棋,林瞻遠在屋內跟兔子玩。

    林帝不認識這兔子,看了兩眼笑道︰“老大也養了一只兔子,你們兄弟倆倒是有共同的愛好。”

    林非鹿邊下棋邊說︰“這就是大皇兄的兔子呀!”

    林帝有點驚訝,不過只以為是林廷送給老六的,倒是沒多問什麼。

    傍晚時分,蕭嵐親自下廚做的飯菜便端上桌。她這些年廚藝鍛煉得很好,跟御膳房的大魚大(肉rou)精致菜品不是一個風格,有種家常小菜的溫馨感,而且能讓林非鹿這種挑食的人滿意,味道自然不差。

    她早通過女兒得知林帝不愛吃膩的,這幾道菜便做的清新可口,林帝吃慣了御膳房的膳食,驟然換了種口味,嘗過之後贊不絕口。

    用完膳,天(色)便漸漸暗下來,又同他們說了會兒話,林帝便心滿意足地走出明宮的殿門。

    蕭嵐跟兩個孩子在門口恭送他離開,等林帝的背影消失在路口,青煙和雲悠才難掩激動低聲道︰“恭喜娘娘!”

    今日這一趟,誰都明白,蕭嵐這是要復寵了。

    她卻只是很淡地笑了一下,拉著兩個孩子的手朝屋內走去。

    翌日,林帝在明宮待了一下午還用了晚膳的消息便在後宮中傳開。五公主獲寵已久,陛下卻遲遲不願去明宮,大家都知道他是介意那個傻子,私下還議論說估計有那個傻子在一日,陛下就一日不會踏進明宮。

    沒想到林帝不僅(身shen)體力行地打了她們的臉,沒過兩日,還翻了蕭嵐的牌子。

    這牌子一翻,復寵的信號就很明顯了。

    梅嬪听聞此事後,又砸了一套茶杯。但她如今仍在禁足期,連殿門都走不出半步。宮內的宮人也走了不少,只留下兩三個服侍的,跑腿的人手都不夠。

    前不久父親也傳了信給她,說陛下的(性xing)格她當明白,如今正在氣頭上,任何動作都是多余,讓她千萬稍安勿躁,先靜養(身shen)體。等他治理完水患從江南回來,有功傍身,再和家里一起幫她想辦法。

    所以再氣再急,她如今也做不了什麼,只能寄希望于惠妃了。

    但惠妃為人謹慎,多年種種都是站在他人背後,從不自己出面。當年會對蕭嵐動手,也是因為蕭嵐聖寵在身又懷了身孕,若是誕下皇子勢必影響自己的地位。

    如今蕭嵐不過是剛剛復寵,以惠妃的(性xing)格,不會那麼快有動作。

    敵對勢力按兵不動,中立人士作壁上觀,只有跟蕭嵐交好的嫻妃一派紛紛上門祝賀。蕭嵐以前不愛人際交往,所以被陷害時也無人幫忙,如今倒比之前圓滑了很多。

    前朝局勢向來跟後宮風雲息息相關。

    就比如梅嬪倒台後,她母家那一派在朝中的地位就消減了許多,林帝也因為一件小事貶了劉家一位子弟的官。以前愛跟劉家交好的朝官們現在都不大登門了。

    蕭家當年因為蕭嵐得寵,也是受過一些好處的,只不過這些好處都隨著失寵消失。蕭家這些年早就放棄了蕭嵐,之前還送過蕭嵐的一位表妹進宮,企圖重獲聖寵。

    只可惜表妹不爭氣,進宮多年見過林帝的次數不超過三次,位至淑女,還不如蕭嵐位份高。

    蕭家把這也怪罪在蕭嵐身上,覺得林帝是因為她才遷怒蕭家女子,這些年別說照應,連書信都沒來過一封。

    蕭嵐起初還日夜落淚,覺得父母薄情,如今兩個兒女常伴身邊,倒是想開了。

    如今她復寵的消息一傳出,蕭家那邊立刻有了動靜。其實早在林非鹿隨林帝一起去行宮度假時,蕭家那邊就有些蠢蠢欲動了。

    畢竟五公主可是他們蕭家的孫女。

    只不過想到還有林瞻遠那個傻子在,陛下喜怒無常,五公主也不知能否長久獲寵,便暫時按捺住了。

    直到如今,才算是徹底安心。

    于是先是一封家書送進了宮來。

    曾經無數個落淚的夜晚,蕭嵐都在想,如果父親母親能安慰她一句就好了,能告訴她一句,你還有我們就好了。哪怕只是騙她呢。

    可是什麼也沒有,外人避她不及,家人也避她不及。

    她曾托人給父母送信,卻只得到一句,就當蕭家沒養過你這個女兒。你自己失寵便也算了,千萬不能再連累母家。

    痛的久了,便也麻木了。

    父母沒有給她的,她便悉數給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如今多年過去,突然又收到家里的家書,看著紙上熟悉的字體,那些包含問候和關切的話語,蕭嵐卻並不如自己想象中那麼激動。

    她很平靜地看完了信,折起來後,丟進了林非鹿用來炙烤(干gan)花的火盆里。

    蕭家沒有收到女兒回信,過了幾日,又送了一封信進來。如此幾次,始終沒有消息,蕭母便憂心忡忡對蕭父道︰“恐是嵐兒還在怨恨我們這些年對她不聞不問。”

    蕭父不掩怒意︰“身為子女,哪有記恨父母的道理!我看這不孝女是進宮太久,心也跟著硬了!”

    蕭母想了想道︰“下月便是小五的生辰,屆時我們進宮赴宴,見著嵐兒了再當面與她細說吧。這孩子從小心軟,她現在惱怒,等見到我們,總不至于還視而不見。”

    春日的氣息由淺至濃,又由濃至淺。

    春末葉綠的時候,林非鹿六歲的生辰終于到了。

    林帝下令大肆(操cao)辦,宮內自然不敢怠慢,全然是按照國宴的標準來辦了,皇親國戚皆受了邀請,備了禮物。

    不僅如此,林帝還親自給遠在五台山修佛的太後去了一封信,信中言明正值小五生辰,你老人家離宮也有一年有余,是該回來看看了。

    太後晚年禮佛,很多年前就搬到了五台山常居。

    作為上一屆的宮斗冠軍,她看著兒子後宮這些明爭暗斗很是心煩,人都老了,不想再參與這些,自從離宮之後,不遇到什麼大事,基本一兩年才回來一次。

    看著兒子這封言辭懇切的書信,太後不禁開始懷疑,是自己老了,記(性xing)不好使了嗎?

    小五是誰啊?

    她上一次回宮的時候,沒听說有這麼個人啊?

    也不怪太後。

    宮中皇子公主眾多,她完全不(操cao)心皇帝的子嗣問題,很少過問。又鮮少回宮,不知道區區一個不受寵的貴人生的一個公主也正常。

    太後想了想,決定打包回宮,看看皇帝為了區區一個小公主就大肆(操cao)辦國宴的小五,到底是誰。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