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43章 【43】

第43章 【43】



    梅妃變梅嬪, 有人喜有人憂。

    不過大家都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五公主惹不得。

    梅嬪到現在還是抵死不認宮女的死跟她有關,就更不可能承認這宮女是她派去明宮的眼線。宮里便只猜測, 大概是這宮女因為什麼得罪了梅嬪才落得如此下場。

    其實宮里死一兩個下人並不是什麼稀罕事,只不過都是暗中(操cao)作, 沒有鬧到明面上來。那宮女到底是命好, 還有五公主為她討公道。不過陛下能狠得下心, 估計也跟梅嬪毀容有關。

    現在那張布滿紫(色)疤痕的臉他看一眼都要做噩夢, 這可跟腳臭不一樣。太醫說了, 那些疤痕恐怕會長期留在梅嬪的臉上,基本沒有治愈的可能。

    雖然林帝曾經很愛梅嬪的身嬌體軟,但他本質上還是個顏狗,後宮又不缺美人, 何必委屈自己。

    位份一降,之前梅嬪身邊親近的那些妃嬪就紛紛明哲保身地遠離了她。最熱門的銀霜殿就這麼冷落下來,林帝還是留了情面,沒有讓她搬出去。

    梅嬪幾乎在(床chuang)上不吃不喝躺了三天, 淚都流(干gan)了。

    她知道,自己這次徹底栽了。

    美貌是後宮女人最大的利器,現在這把利器沒了,無論她再怎麼努力, 都無法挽回陛下的心。

    好啊, 好一個蕭嵐。

    以其人之道, 還其人之身, 自己讓她差點毀容,她便以牙還牙讓自己毀容。

    以前還當她愚笨,是自己太輕敵了。

    梅嬪思及此,悔恨交加,滿心怨恨,又捶床痛哭起來。這段時間以來,銀霜殿內的宮人能走的全走了,讓她嘗盡了蕭嵐當初嘗過的人情冷暖,只有惜香還留在她身邊。

    沒多會兒,惜香便進來喚她︰“娘娘,惠妃娘娘過來了。”

    出事以後,這還是第一個來探望她的人。

    此時天(色)已暗,惠妃穿著斗篷一副小心打扮腳步匆匆的模樣,似乎也不想被人知道她來了這里。

    梅嬪披頭散發從(床chuang)上坐起來,臉上還掛著淚,惠妃一進屋看到她那個模樣心口一震,雖早知她毀了容,卻還是被這副“尊容”嚇得不輕。

    梅嬪嗓音沙啞喊了聲“姐姐”。

    惠妃壓住心中驚嚇,走過去坐在床邊握住她的手︰“妹妹病著,該好好養著才是,怎麼又哭成這樣?”

    梅嬪啞聲道︰“我現在這模樣,還能怎麼養呢,恐怕姐姐見了都覺得怕吧。”

    惠妃安慰道︰“雖然如此,但你母族還在,你父親劉大人如今在江南治理水患,既得民心又得聖心,你好生將養,總比任由自己墮落得(強qiang)。”

    梅嬪苦笑道︰“若不是父親,陛下恐怕就不會只降我的位份了。”

    惠妃嘆了聲氣︰“我平日里總跟你說,行事不可冒進,要萬分小心,你怎麼就……哎。”

    說著梅嬪的眼淚又掉了下來,邊哭邊咬牙道︰“姐姐不記得當年陛下是如何寵幸蕭嵐那個賤人的嗎?陛下愛她貌美,喜她才情,連她沉悶無趣的(性xing)子都能忍受!我自行宮回來,陛下便再未翻過牌子,對五公主的寵愛卻日益越深,我若不早做準備,蕭嵐復寵指日可待,我們當年所做的一切就全都白費了!”

    她和蕭嵐當年入宮時,惠妃已經是妃位了。若沒有惠妃暗中相助,她也不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給蕭嵐下藥,害她早產失寵。

    兩人這些年綁在一條船上,惠妃有長公主,梅嬪有美貌,兩人各持所需互幫互助,才能在這百花斗(艷yan)的後宮屹立不倒。

    如今梅嬪一倒,惠妃便如斷臂,就是再要避嫌,也不得不來這銀霜殿走一趟。

    若梅嬪狗急跳牆,又鬧出什麼事來,死了倒(干gan)淨,若是沒死,還把以前兩人種種抖出來,連她都會被拖下水。

    惠妃不得不耐著(性xing)子安慰她︰“妹妹別忘了,陛下厭惡她的根源是什麼。是蕭嵐自身嗎?”她輕聲道︰“不,是那個傻子啊。只要有那個傻子在一日,陛下心中的芥蒂就永遠不會消失,蕭嵐就算復寵,也絕無可能到達當年那個地步。那個傻子會長大,他越大,痴傻就會越明顯,以陛下的(性xing)子,是如論如何也無法忍受的。”

    梅嬪黯淡無神的眼中漸漸溢出猶如蛇吐信子般的惡毒,一把抓住了惠妃的手︰“姐姐!我知我今後都復寵無望了,我這張臉……可蕭嵐不能過得比我好!我就是死,也要拉著她一起下地獄!還有那個五公主,年紀如此小心思便如此之深,萬萬留她不得!”

    惠妃早知此女狠毒,此時听她說出這樣的話,心中卻仍是一涼。

    拉著她一起下地獄……

    她若是瘋起來,豈不是也要拉著自己下地獄?

    惠妃不動聲(色)將自己的手抽回來,柔聲寬慰道︰“你放心便是,有我在,不會讓她好過。你如今最重要的是養好身子,切記,此時此地更要慎重,千萬不可冒失行事了。”

    梅嬪似乎在惠妃的保證中重新找到了支撐的信念,重重點了點頭︰“我一定謹記姐姐的話!”

    惠妃笑道︰“那我便放心了。時辰不早,我先回去了,改日再來看你。”

    梅妃點點頭,又灑淚說了幾句姐妹知心話,便目送惠妃離去。

    等惜香將惠妃送到殿外再折身回來時,就看見坐在(床chuang)上的娘娘臉上已無淚意,眼神冷冰冰地盯著門口。

    惜香嚇了一跳,遲疑著走過來小聲問︰“娘娘,你在看什麼呢?”

    過了好一會兒,才听見梅嬪啞聲說︰“惠妃這是要斷臂自保了。”惜香一驚,便看她冰冷又怨毒的視線緩緩移了過來,一字一句說︰“惜香,只能靠我們自己了。”

    ……

    惠妃在婢女的陪伴下腳步匆匆回了瑤華宮,踏進殿門,惠妃才松了口氣,婢女也低聲道︰“這一路沒遇上人,娘娘不必擔心。”

    去看梅嬪這一趟,可是冒著風險的,若是傳到陛下耳中,必然不喜。

    惠妃點點頭,剛走進院子,便看見女兒站在門口看著她。

    夜(色)已經很深,惠妃奇怪道︰“都這個時辰,你不就寢還在這里站著做什麼?”

    林念知翻年之後個子又往上躥了一些,出落得越發像個大姑娘,但形態舉止時而還是像個沒長大的孩子,總跟她鬧脾氣。此刻便一副咬牙不高興的模樣,等她走近才悶悶開口︰“母妃去哪里了?”

    惠妃走進房中取下斗篷,“出去透了透氣。”

    林念知跟進來︰“騙人!分明就是去找梅嬪了!”

    惠妃神情一凝,回頭斥她︰“胡說什麼?!還不回房去!”

    林念兩三步走過來,不依不饒︰“母妃為何要同那個蛇蠍心腸的女人來往?!她不是個好人,還攛掇母妃跟她(干gan)一些令人不齒的壞事!現在她落得這般田地都是自作自受,母妃早該與她劃清界限!”

    惠妃難掩怒(色)︰“你這是在胡說什麼?!”

    林念知袖下的手指緊緊捏在一起,咬牙道︰“我都听見了!上次去行宮的路上,五妹在驛站遇刺,就是梅嬪和母妃你謀劃的!每每想到此事,我都無顏面對五妹!”

    惠妃大驚大怒之下,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她臉上︰“你給我閉嘴!”

    林念知長這麼大,金枝玉葉萬千寵愛,哪里挨過打,此時捂著臉震驚地看著眼前的母妃,仿佛不認識她一般,嘴唇都咬出了血,哭著跑了出去。

    惠妃氣得(胸xiong)口起伏不止,沉聲吩咐︰“把她給我看好了!沒我的吩咐,不準她踏出房門一步!”

    宮人大氣不敢出,小聲應是。

    ……

    解決完梅嬪之後,蕭嵐的病也漸漸痊愈,而且因為心情大好的原因,整個人比病之前氣(色)還要好,連總是沉壓壓的氣質都消減不少,多出一些明麗的生氣來。

    但對于林非鹿來說,梅嬪只是降了位份毀了容,她人還在宮中,母族勢力又不弱,這次被她這麼擺了一道,結下的可算是死仇,像個定時.炸.彈一樣,不徹底解決便不能放下戒備。

    不過她如今在宮中倒台,想要興風作浪恐怕很難,林非鹿不必再每日關在明宮里當鎮宮之寶,又恢復了上課。

    接連去太學上了幾天課,都沒看見林念知。

    從行宮回來之後這位皇長姐就開始跟自己鬧別扭,打招呼視而不見,見著自己就溜,林非鹿思來想去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本來打算好好哄一哄,結果幾天都沒見到人。

    打听了一下,說是生病請了假。林非鹿想了想,回去讓蕭嵐幫著做了一個香包,又去太醫院找孟扶疾配了一副藥,有安神助眠之用,打碎裝入香包之後,送去了瑤華宮。

    雖然往日她來瑤華宮總被惠妃刁難,但殿門總還是能進的。結果這次不知為何,宮人一臉為難地把她攔在了殿外,說是太醫交代長公主需要靜養,不見人。

    林非鹿只得把東西交給宮人讓她轉交。

    她人一走,宮人立刻將香包呈到了惠妃面前。惠妃看都沒看一眼,冷聲交代︰“扔了。”

    林非鹿還不知道自己現在已經徹底上了瑤華宮的黑名單,蹦蹦跳跳回到明宮時,蕭嵐正跟林瞻遠坐在院子里編兔子。

    蕭嵐手巧,不僅針線活好,手工也厲害。春日草葉茂盛,雲悠采了不少回來,蕭嵐便能用這些花花草草枝葉編小動物。

    自那日天晴之後,春雨沒再落下過,陽光日趨溫暖,此時像一層柔軟的輕紗落下來,將院子里幾個人籠罩。

    林瞻遠懷里抱著小兔子,腳邊趴著長耳,乖乖坐在小馬扎上,認真地看著蕭嵐編兔子。

    地上已經放了十幾個大大小小的青綠(色)草兔子,還可愛地擺成了一個愛心的形狀。這當然是林非鹿教的,見她一回來,林瞻遠便開心道︰“妹妹!綠兔子!”

    林非鹿進去洗了個手,然後抬著小馬扎也坐到蕭嵐身邊,下巴擱在她柔軟的腿上︰“母妃,你給我編個小老虎吧!”

    蕭嵐失笑︰“娘不會這個。”見女兒期待的眼神,還是拿起一捆青草,“那娘試試吧。”

    林瞻遠在旁邊興奮拍手︰“小腦斧!小腦斧!”

    林非鹿戳他臉頰︰“哥哥,你高興什麼?今天的九九乘法表背了嗎?”

    林瞻遠頓時苦下臉來。

    林非鹿說︰“快背!背不完,這些綠兔子就全是我的了!”

    林瞻遠一听這話,眼淚都快出來了,可憐兮兮地吸吸鼻子,小背影坐的筆直,委委屈屈開始背︰“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一三得三……”

    林帝邁著遲疑又緩慢的步子走到明宮門口時,林瞻遠才背到五六三十。

    彭滿正要通報,他略一揮手止住,站在門口凝神朝內看去。

    金(色)又柔軟的陽光暖暖地落滿了院子,將那個笑意盈盈的美貌女子輕輕籠罩。她手里拿著青草,神情有些疑惑,眉眼卻溫柔,白皙手指穿梭期間,挽了一個結後又抽出來,小老虎已經初見雛形。

    小五就坐在她身邊,小腦袋趴在她腿上,而另一邊,俊俏漂亮的小男孩眼楮有些紅,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樣。他看看旁邊的妹妹,又看看懷里的兔子,繼續打起精神背︰“五七三十五,五八四十,五九……”

    他一卡殼,就偷偷去看妹妹的反映。

    林非鹿沖他比了下小拳頭︰“哥哥是最聰明的!你可以!奧利給!”

    林瞻遠用胖乎乎的小手揉了下眼楮,吸吸鼻子,努力想了半天,才繼續背︰“五九……五九四十五!”

    蕭嵐忍不住笑起來,手里的小老虎也終于成型,手指捻著老虎蹭了蹭林非鹿的鼻尖︰“你要的小老虎。”

    這樣溫暖的一幕,讓林帝之前來時的腳步,突然沒那麼沉重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