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42章 【42】

第42章 【42】



    心懷鬼胎之人, 就算裝得再好,再若無其事,在某些時刻她的反應和表現也是跟正常人不一樣的。

    林非鹿觀察了一段時間就發現, 雨音會對蕭嵐的生活起居格外關注。

    青煙和雲悠不讓她們進屋伺候,貼身之事也從不經她們的手,另一個宮女就會去其他地方候著, 但雨音不會,她還是會候在門外,一副隨時等候吩咐的忠厚模樣,但其實眼神會偷偷朝屋內瞟。

    蕭嵐吃了什麼,做了什麼, 說了些什麼話,似乎都是她的監視內容。

    除此之外, 倒也沒有別的動作。

    她每天不動聲(色)地監視蕭嵐, 林非鹿每天不動聲(色)地監視她, 覺得還怪有意思的。最近不怎麼出門本來還覺得挺無聊的, 現在倒是給她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樂趣。

    入春多雨, 春雨連綿, 本來回暖的天氣漸漸又降了溫。好不容易停了一天雨,好久沒見小鹿妹妹的林景淵就飛奔而至了。

    他知道因為蕭嵐的事小鹿最近心情不大好, 平日有什麼好玩的都讓康安往這邊送。

    今日一過來就拉著她道︰“听說最近內務府新引進了許多奇花異草, 我母妃前天去看過了, 說很是奇妙有趣, 我帶你去賞賞花散散心吧!”

    蕭嵐近來病體漸漸恢復, 已經能下地走了,看著林非鹿柔聲笑道︰“跟四殿下去看看吧。你好久沒出去玩了,別悶出病來。”

    林非鹿不好掃了林景淵的興致,點頭答應了。

    林景淵便開心地拉著她去賞花。

    皇宮看上去什麼都不缺,但其實按照現代人的生活理念,什麼都缺。

    就拿這花來說,賞來賞去其實也就常見的那些。稍微有沒見過的品種,就會被奉為奇花,引進宮來供林帝和各位娘娘欣賞。

    內務府這次一共引進了四種奇花,都是以前從未見過的。林非鹿雖然對花沒什麼研究,但她看著花草棚里那幾株葉子碩大根睫粗壯的大白花,還是(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神情。

    等等?這不是巨型豬草嗎???

    以前姥姥還在世時,她每年暑假都會回鄉下陪陪姥姥,那個小鄉村里隨處可見這種大白花,姥姥說這叫大豬草,不能踫,踫了皮膚會爛。

    她不信邪,摘了一株,還把汁水流了一手。到了第二天下午,手掌就開始火辣辣地疼,漸漸紅腫過敏起了水泡。後來雖然治好了,但她因為當時抓破了皮,手背還是留了疤痕,長大之後用醫美才消除了。

    她當時上網查了查,得知這種植物學名叫巨型豬草,是一種劇毒植物,它的汁液中含有 喃香豆素,一旦接觸到皮膚,就會導致日照(性xing)皮炎,兩日內結合陽光就會產生灼燒感出現水泡。

    當然根據每個人的體質不同,有的人接觸後會出現無痛的紅(色)疙瘩,之後可能會變成持續數年的紫(色)或棕(色)的疤痕,開始對陽光敏感。

    甚至如果這種汁液進入眼楮,還可能導致失明。

    總而言之,劇毒!毒得要死!

    偏偏繁殖能力特別(強qiang),生命力旺盛,鄉下路旁隨處可見。

    燒都燒不死,春風吹又生。

    這內務府還真是個人才啊,居然把這種劇毒植物當成奇花異草引進宮來,還打算種植?是想皇宮被這種侵略(性xing)植物攻佔嗎?

    不過想想也不奇怪,這大豬草長得還是挺具有迷惑(性xing)的,白花簇簇,當初歐洲英國等地也把它當成觀賞植物引進繁殖過呢。

    林景淵見她一直盯著那幾株大白花看,不由問道︰“小鹿你喜歡這個花啊?”不等她回答便吩咐旁邊的宮人︰“送幾株到明宮去!”

    林非鹿正打算拒絕,誰要養這有毒的玩意兒啊!但腦子里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什麼,便把話咽了回去,笑眯眯看著宮人把大白花裝盆,往明宮搬去。

    大豬草長得還是很好看的,一搬到明宮,就把大家都吸引過來,圍在一旁邊看邊稱奇。

    林非鹿吩咐青煙︰“日後要好生照看這幾株花,千萬不要磕著踫著,它的汁液可是很寶貴的。”

    青煙好奇問︰“這花的汁液有什麼功效嗎?”

    林非鹿卻沒再說,只抿唇神秘地笑了一下。

    青煙得了吩咐,將這幾盆花養在廊下,按照公主的要求,半點都不磕著。傍晚時分,林非鹿便拿了一把剪刀,走到花盆前,剪了一段枝葉下來。

    青煙驚了一下︰“公主這是在做什麼?”

    林非鹿朝她噓了一聲,把剪下來的枝葉放在搗臼里,又抱著搗臼噠噠噠跑進了蕭嵐的房間。

    屋子里很快就傳出搗臼的聲音,青煙好奇,眼線雨音就更好奇了,假裝在掃廊檐,實則一直在注意屋內的動靜。

    大約過去一炷香的時間,便听見林非鹿在里面喊︰“青煙,打一盆熱水進來。”

    青煙領命,很快將熱水端了進去,雨音不得吩咐不能進屋,只听見青煙驚奇笑道︰“娘娘臉上這是敷的什麼?”

    應該是被林非鹿止了聲音,屋內一時沒了動靜。

    過了一會兒,青煙便端著水盆出來,雨音掃著地往那盆里一看,卻見水面飄著許多青綠(色)的碎末。她朝廊下那幾株大白花看了看,又聯想到剛才听到的話,便知道她們在做什麼了。

    原來五公主搗碎了這奇花用來給嵐貴人敷臉麼?

    這奇花她是第一次見,並不知道功效,難道這對皮膚有什麼好處?

    雨音將疑惑壓在心里,繼續觀察。

    之後她便發現,五公主每天早晚兩次,都會剪一段大白花的汁液,搗碎之後給蕭嵐敷臉。

    蕭嵐臉上之前被蜜蜂蟄了幾個紅印,雖然不至于毀容,但印子一直未消。但過了一周之後,雨音便發現蕭嵐臉上的紅印子消失不見了!

    不僅紅印消失,皮膚好像都比之前水嫩白皙了許多,像能掐出水來似的!

    她不由得又看了一眼那幾株養在廊下,已經被五公主剪得只剩下孤零零一個花骨朵的大白花。

    難怪那天花搬回來時,五公主說這汁液寶貴,沒想到覆在臉上竟然對皮膚有這樣的好處!

    雨音自來到明宮便一直監視蕭嵐的生活起居,但蕭嵐實在是個非常無趣的人,半步都不踏出院子,在房間也只是看書繡花陪兒子玩,她一點有用的情報都沒打探到,梅妃娘娘那邊已經有稍許不滿了。

    此時得了這個消息,簡直開心得不行,用過午膳之後,隨便找了個借口離開明宮,通過之前與梅妃那邊商量好的法子,將這件事轉告了梅妃。

    林非鹿從房間出來沒看到自己的監視對象,轉頭問青煙︰“雨音呢?”

    青煙回道︰“她不小心丟了半幅耳環,出去找去了。”

    林非鹿看著廊檐落雨,打了個哈欠︰“這雨什麼時候停啊?”

    青煙笑道︰“奴婢昨天听他們說,欽天監的人推算就是這兩天了。是該出出太陽了,被子都有點霉味了呢。”

    她看了眼廊下被雨水打濕的大白花,又笑著說︰“這花被公主剪的只剩下花盞了,說來奇怪,奴婢總覺得這花的枝葉搗碎後有股胡瓜的味道。”

    胡瓜就是黃瓜,為了避諱皇帝的皇字,所以叫做胡瓜。

    林非鹿笑了下沒答話。

    心想,本來就是黃瓜,能不像黃瓜味兒嗎?

    她每天早早就把黃瓜藏在蕭嵐房間了,剪了大豬草拿進去後,其實搗的是黃瓜。蕭嵐臉上的紅印有些炎癥,補補水消消炎就好了,黃瓜護膚補水一流,當然好使了。

    只是都是青綠(色)的,搗碎之後看不出來,她沒跟青煙說實話,只偷偷告訴了蕭嵐,青煙還一直以為她真的在用大豬草敷臉呢。

    蕭嵐底子本來就好,其實皮膚狀態更多的是取決于心情。

    眼見著梅妃馬上就要遭殃了,她心情能不好嗎?

    每天敷著黃瓜面膜,又有兒女在側,吃得好(睡Shui)得好心情好,皮膚不變好才怪了。

    半個時辰之後,雨音就回來了。林非鹿抱著長耳在廊下跟林瞻遠完,抬頭看她撐著傘小跑進來,笑著問︰“雨音,你耳墜找到了嗎?”

    雨音羞赧一笑︰“找到了,多謝公主關心。”

    林非鹿覺得這宮中的演技派,其實還是挺多的。

    雨音這頭安全回到明宮,梅妃那頭也收到了她傳遞的消息。

    屋外小雨連綿,梅妃側坐在踏上,疑惑地看著惜香︰“真有此事?本宮怎麼從未听過?那小丫頭是如何知道的?”

    惜香想了想道︰“雨音可信,此事應該做不了假。奴婢之前听聞五公主跟太醫院一位叫做孟扶疾的新晉太醫走得很近,听聞那孟扶疾父輩都是鄉野郎中,見多識廣,興許是那孟扶疾告訴她的,也未可知。”

    梅妃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思忖半晌,吩咐道︰“命人去內務府取幾盆這花來。”

    惜香領命而去,大白花很快就被搬到梅妃宮中。

    這白花樣子的確奇妙,花盞是由無數朵小白花組成的,團團簇簇擠在枝頭,煞是好看。梅妃觀賞了一會兒,吩咐身邊的宮女︰“你取一截枝葉,搗碎了敷臉試試藥(性xing)。”

    宮女領命,按照吩咐將搗碎的青綠(色)碎液敷在了臉上。敷完之後用水洗去,便回來復命︰“娘娘,奴婢臉上並無任何不適。”

    梅妃湊近了打量她半天,喃喃道︰“也沒見變嫩。”

    惜香在一旁笑道︰“哪有這麼快呢,雨音不是說,蕭嵐也早晚一次足足用了七日才見成效嗎?娘娘若是不放心,明日再喚她來看看。”

    雖然雨音可信,明宮那頭也絕無可能知道宮里有她的眼線,但以梅妃多年宮斗的警惕心,還是沒有立即使用。

    等到第二日下午,才又喚婢女來看。

    這大豬草的毒(性xing)非要跟陽光結合才能發作,但最近春雨不斷,半點陽光的影子都見不著,宮女臉上自然沒有任何不適。

    從溫泉行宮回來後,林帝就再也沒翻過她的牌子,雖然時不時派人賞東西來,但他人卻一次也沒踏進過她的宮殿。後日便是梅妃的生辰,按照往年的習慣,林帝是會過來陪她用午膳的。

    梅妃因為失寵最近人有些憔悴,肌膚也不如以前白皙,見試藥的宮女無礙,自然不再遲疑,當晚便讓惜香搗碎了大白花,厚厚的敷了整整一臉。

    雨音可是說了,林非鹿舍不得用,每次只取小小一截。

    那她多用一些,起效應該會快一些,等後日陛下來時,務必讓他被自己的美貌驚(艷yan)!

    如此一日,等到她生辰這天,梅妃早早就起來打扮了。

    洗漱前還是照常用大白花敷了一次臉,惜香一邊給她梳妝一邊笑道︰“今日是娘娘的生辰,連天氣都放晴了呢,一會兒等陛下過來吃過午膳,娘娘還可陪陛下去御花園逛逛。”

    梅妃臉上忍不住溢出笑意。

    林帝雖然還沒忘記腳臭那一幕,但時隔已久,畢竟還是他十分寵愛的梅妃,自然不可能一直晾著。這麼久過去,愛妃的腳臭肯定已經治好了,今日是她的生辰,說什麼都該過去看看她了。

    于是早朝一結束,林帝就過來了梅妃的銀霜殿。

    梅妃早已做好準備,一身青(色)紗衣盈盈嬌弱,妝容清純動人,一見著林帝,眼里並無半分被他冷落許久的埋怨,只有對他無盡的思念與嬌羞。

    林帝心情大好,陪她用過午膳,賞了不少東西,吃完飯,梅妃便提議道︰“陛下,今日天光大好,臣妾陪你去賞賞花吧?”

    林帝哪有不願的?當即拉過愛妃柔軟的小手,帶著她出門。

    今日天光的確很好,天空湛藍萬里無雲,陽光沒有一絲遮擋地灑下來,落在皮膚上,有股暖暖的感覺。

    兩人一路賞花說笑,梅妃還戲起了蝶,那身段之妖嬈,笑聲之動听,林帝已經完全忘記她的腳臭了。

    戲著戲著,林帝突然發現,咦,愛妃白皙的臉上怎麼突然冒了好多紅疙瘩?

    他一開始還以為自己看錯了,等梅妃戲完蝶停下來,他走近一看,驚得瞳孔都放大了。

    梅妃早上見著還白皙嬌嫩的臉上突然長滿了密密麻麻的紅疙瘩,深深淺淺大大小小,密集恐懼癥見了都要落荒而逃。林帝只看了一眼,當場就要反胃了。

    這簡直比當初的腳臭還要讓人難以忍受!

    梅妃看著林帝的表情,心里一個咯 ,但她並不知道(發fa)生了什麼事,還遲疑著問︰“陛下,怎麼了?”

    直到旁邊惜香驚慌失措地喊出來︰“娘娘!你的臉!”

    梅妃滯了一下,反應過來什麼,手指顫抖(摸Mo)了(摸Mo)自己的臉。她一點痛感都沒有,卻能(摸Mo)到臉上密密麻麻的疙瘩,慘叫了一聲,差點當場暈了過去。

    林帝立即吩咐宮人將她帶回銀霜殿,又讓人傳太醫,自己卻腳步匆匆回了養心殿,半眼都不想再看見那張會讓他做噩夢的臉了。

    太醫很快去了銀霜殿,問診之後,又詢問她最近的吃食和外用,梅妃回來照了鏡子後整個人已經崩潰了,大哭不止,還是惜香突然想起來什麼,領著太醫去看那株大白花。

    太醫並不識這花,取了一截後放進藥箱,說要回去研究。這癥狀前所未聞,太醫只能暫時給梅妃開一些藥方便告退了。

    接下來兩日,梅妃都臥床不起,吃藥敷藥,可臉上的紅疙瘩卻絲毫不見消退。

    太醫院的大夫們集體研究那株大白花,也沒研究出什麼名堂來,最後只得出此花有毒的結論。

    回稟林帝後,林帝都驚呆了,不可思議道︰“她是瘋了嗎為什麼要用這來路不明的東西敷臉?”

    太醫︰“…………”

    梅妃得知這花居然有毒後,整個人又崩潰了一次。宮中藏不住秘密,梅妃用了毒花敷臉導致毀容的事很快就傳開,大家听聞後都跟林帝一個反應,她是瘋了嗎?!

    梅妃的確快瘋了。她足足在房內關了十日,太醫每天進出,她臉上的紅疙瘩終于漸漸消退,卻留下了可怖的紫(色)疤痕。

    抹幾層粉都蓋不住的丑陋和恐怖。

    十日之後,梅妃命人把雨音帶到了銀霜殿。

    雨音早先听說這件事後,就一直惶惶不可終日,可宮中不比其他地方,她想跑也跑不了。

    偏偏她什麼都不能說,什麼都不能問,明宮的人都是一副好像什麼都沒(發fa)生的樣子,對她的態度也跟之前沒有區別。

    雨音便一直心存僥幸,想著五公主心善,自己求一求她,總歸是能活命的。沒想到還沒來得及求,就被梅妃的人綁到了銀霜殿。

    ……

    青煙把院子里的大白花都還到了內務府,交由他們一並處理。回來的時候,林非鹿在廊下喂兔子,她走過去低聲道︰“公主,雨音被帶到那邊已經有一個時辰了。”

    雨音的事,是梅妃毀容之後林非鹿告訴她們的。

    青煙和雲悠一方面感到後怕,一方面對小公主的敬意又上了幾個層次。

    林非鹿喂完兔子,拍拍手,吩咐她︰“你去請父皇,我現在過去。”

    青煙欲言又止,最後只擔憂道︰“公主千萬小心。”

    林非鹿點點頭,從明宮離開後,一路直奔銀霜殿。

    到的時候,殿門緊閉,她重重拍了拍門,等了一會兒便有人來開門,門一開,宮人還沒來得及開口,她便一側身從縫隙間鑽了進去,一邊往里跑一邊大喊︰“梅妃娘娘!把我的宮女還給我!”

    院中的地板上有血被清理過後的痕跡,雨音不見蹤影。

    听到喊聲,宮人們急急走了出來,林非鹿就站在院中,氣憤地看著他們︰“雨音呢?把雨音還給我!”

    其中一人道︰“五公主所說之人並不在我們宮中,許是找錯了吧?”

    林非鹿大聲道︰“不可能!我親眼看見她被你們的人帶走了!快把她交出來!”

    她在外面大吵大鬧,里頭梅妃再也坐不住,用一張白紗覆面,在惜香的攙扶下走了出來。

    哪怕用面紗遮著,她的額頭和鼻梁也難掩紫(色)疤痕。事到如今,她哪能不明白是著了這個小賤人的道,眼見著她還敢跑來自己宮里撒潑,真是恨不得親手將她掐死。

    但她尚存的理智告知自己不能這麼做,只咬著牙冷聲道︰“五公主這是在做什麼?當本宮的銀霜殿是什麼地方,隨你胡鬧?”

    林非鹿可憐兮兮地看著她︰“梅妃娘娘,你為什麼要抓走雨音?她是父皇賞給我的宮女,你把她還給我吧。”

    梅妃狠聲道︰“本宮不知道你說的是誰,她也不在本宮這里!”

    林非鹿眼淚汪汪的,哽咽著說︰“我都看見了,是他們把她帶走的。”

    她伸手指著旁邊兩名太監。

    那兩太監渾身一抖,心虛地低下頭去。

    梅妃冷聲道︰“你看錯了。本宮需要靜養,五公主還請回去吧。”

    林非鹿一副要哭的樣子,梅妃越看越氣憤,真是想把這麼小就這麼會裝的小賤人的臉皮撕下來。她轉過身深吸兩口氣,惡聲道︰“惜香,送客!”

    惜香剛往前走了兩步,站在院中的林非鹿突然朝前跑過來,跑到梅妃腳邊一把抱住了她的腿,不依不饒道︰“還給我!把雨音還給我!你為什麼要抓走我的宮女!你這個壞女人!”

    梅妃簡直被氣得七竅生煙理智全無,想也不想,一腳蹬了過去。

    其實也不算蹬,她就是甩了下腿,想把她甩開。

    沒想到小女孩慘叫一聲倒在地上,蜷著身子哭了起來。

    梅妃還沒反應過來,就听院口一聲怒斥︰“放肆!”

    梅妃抬頭一看,看見疾步逼近的林帝,雙腿一軟,登時跪了下來。周圍宮人全部瑟瑟發抖地跪下,林帝直沖倒在地上的林非鹿而去,將她抱起來時才發現她滿頭大汗,臉(色)蒼白,一副又怕又難受的模樣。

    林帝真是又氣又心疼,轉頭看了眼跪在一旁的梅妃,待看見她臉上可怖的疤痕,又一個哆嗦收回視線。

    小五在他懷里一邊哭一邊顫聲說︰“父皇,你讓梅妃娘娘把雨音還給我好不好?”

    青煙去請林帝的時候已經把事情說明,梅妃的人帶走了明宮的宮女,這宮女跟五公主(關guan)系好,五公主上門去討要了。

    此時听她這麼說,當即便問︰“人在哪?還不交出來!”

    梅妃身子一抖,抵死不認︰“臣妾不認識公主所說之人,也沒見過她!”

    小孩子的話當然比大人更具真實(性xing)。

    林帝抱著小團子站起身,冷聲吩咐跟來的侍衛︰“給朕搜!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梅妃听聞此話,身子一軟,當即癱了下去。

    林帝冷冷掃了她一眼,抱著小五大步走出了銀霜殿。

    他直接將人帶到了養心殿,又傳了太醫來給林非鹿看診,好在小五只是受了驚嚇,並無大礙。

    林帝等她喝了藥(睡Shui)著之後,便走到了外間听彭滿小心翼翼回道︰“陛下,在銀霜殿旁邊不遠處的井里找到了那位宮女的尸體,是死後投井,背腿被打爛,應是杖刑而死。”

    林帝雖然早有預料,但听此回報,還是惡寒了一下。

    梅妃在他心中一向溫婉良善,柔弱嬌羞,對待下人連一句重話都不會說,可沒想到居然會做出如此心狠手辣之事。

    那宮女不知如何得罪了她,竟然落得如此下場。

    想到一會兒小五醒來听聞此事必然大哭,林帝心頭好不煩躁,又問︰“梅妃如何解釋?”

    彭滿道︰“梅妃娘娘大喊冤枉,說此事與她無關,讓陛下明察。”

    林帝氣得把硯台砸了下去︰“還需朕如何明察?!院子里那攤清理過血跡的痕跡當朕是瞎子看不見嗎?!”

    可她抵死不認,只有小五一人看見,真要降罪,又缺少證據。何況梅妃的父親如今正在江南幫他治理水患,若真按照(殺sha)刑來降罪,恐怕寒了老臣的心。

    林帝到底還是一個以國事為重的皇帝,過了氣頭,便也平復下來,淡聲吩咐道︰“傳旨下去,梅妃德不配位,即日起褫去妃位,降為嬪位,禁足三月,好好反省!”

    彭滿領旨而去。

    旨意一下,整個後宮都震驚了。

    梅妃得寵多年不衰,前不久雖然有失聖寵,但生辰這日陛下還賞了許多東西,陪著一起吃飯逛御花園,雖然半途出事毀了容,但這麼慘,按理說應該慰問吧?怎麼沒有慰問,反而被降了位份呢?

    就因為變丑了,就把人位份降了???

    陛下未免也太無情了吧qaq

    直到翌日,漸漸才有消息出來,說梅妃是因為打死了五公主宮中的一位宮女,又傷了前去討要的五公主,才因此獲罪。

    原來陛下還是憐惜她的,這事兒要擱在別人身上,估計就不是降一個位份能善了的了。

    後宮眾人心思各異,卻都明白了一個事實。

    梅妃根本不是什麼溫婉良善之輩,這後宮中人,誰都不比誰(干gan)淨。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