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41章 【41】

第41章 【41】



    青煙很快抓了藥回來, 跟雲悠一起開始熬藥。

    林瞻遠現在沒哭了,但眼楮紅得像他懷里的小兔子, 蹲在床邊看看蕭嵐,又看看林非鹿,哽咽著問︰“妹妹,娘親死了嗎?”

    林非鹿拉著他的手探進被窩, 握住蕭嵐的手,“死人是沒有溫度的, 你(摸Mo)一(摸Mo), 娘的手是不是很暖和?”

    林瞻遠紅著眼(摸Mo)了半天,一下笑出來︰“暖和!”

    林非鹿也笑起來︰“所以娘沒有死, 只是(睡Shui)著了, 很快就會醒的。”

    林瞻遠豎起一根手指在唇邊噓了兩聲,悄悄道︰“那我們不要吵到娘親(睡Shui)覺, 妹妹我們出去玩吧。”

    林非鹿點點頭,牽著他的手離開了房間。

    林瞻遠現在有小兔子和長耳陪, 日子比以前快樂了很多,(性xing)格也比她剛來時看著開朗活潑了些。他只是被今早蕭嵐**救回來的場面嚇到了,才大哭不止。

    現在知道娘親沒事,很快又開開心心在院子里玩了起來。

    林非鹿坐在門檻上看著他, 唇角也不自覺帶了些弧度。日光漸漸傾斜, 昏迷的蕭嵐終于轉醒, 林非鹿听到里頭雲悠的喊聲, 起身走了進去。

    蕭嵐看上去仍然十分虛弱, 她這一趟受驚不小,估計會重病一場。青煙喂她喝完藥,又扶著她躺下去。她看著坐在床邊的女兒,嗓音有些啞︰“又讓鹿兒擔心了。”

    林非鹿搖搖頭︰“母妃好好養病。”

    蕭嵐伸手想(摸Mo)臉上刺疼的地方,被林非鹿伸手按住了,“母妃,剛敷了藥,別踫。”

    蕭嵐啞聲問︰“我的臉……”

    她抿唇笑笑︰“問題不大,放心吧,會好起來的。”

    蕭嵐閉了閉眼,只覺心中一口惡氣堵得她心塞,過了好一會兒才平復下情緒,嗓音微有些顫抖︰“梅妃是想害我毀容,這一計未成,她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林非鹿握著她的手,聲音很平靜︰“就等著她呢。”

    蕭嵐手指收緊,定定看著女兒,最後只啞聲交代一句︰“萬事小心。”

    林非鹿笑著一點頭。

    出了這樣的事,她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再離開明宮了。林帝的恩寵都是給她的,蕭嵐只要一日不被寵幸,就永遠會有人上門欺辱。

    林非鹿覺得自己現在有點像明宮的鎮物,有她在,才能保證這一宮人的安全。

    到了下午該去錦雲宮打卡的時間,奚貴妃(睡Shui)完午覺起來沒看見小豆丁,冷淡淡問身邊的宮女︰“那丫頭今日偷懶了?”

    宮女道︰“娘娘,奴婢剛才听說今日上午五公主的生母嵐貴人在御花園撞了蜂包,被那蜂子追著跳進了湖里,救起來的時候人都快不行了。”

    奚貴妃浮茶的手一頓,眉頭鎖起來,“跟誰一起?”

    宮女回道︰“听說是梅妃娘娘發給各宮賞花的邀貼,去了好些人呢。”她壓低聲音道︰“說來也奇怪,當時那麼多人在,蜂子偏不折旁人,單追嵐貴人一個,這中間恐怕有些蹊蹺。”

    奚檀進宮以來是沒搞過宮斗的,誰跟她搞宮斗,她就讓誰(睡Shui)墳頭。

    不過見得多了,也知道這宮中妃嬪沒幾個是(干gan)淨的,小五最近風頭正盛,難免有人眼紅。

    奚檀吩咐道︰“你送一些補身子的補品過去,哥哥送進來的那些本宮用不著,都一並送過去吧。”

    宮女領命而去,拿了東西還沒走出殿門,就遇到了被林非鹿派來捎話的松雨。奚檀听完,淡淡頷首,讓松雨把東西都拿著,又淡聲道︰“回去告訴小五,有什麼事別怕,本宮給她撐著。”

    松雨領命而去。

    奚檀這里知道了,其他宮里自然也都知道了,嫻妃那里不說,其他懷揣著討好五公主心思的人也都紛紛向明宮這邊送東西。

    就連梅妃宮中都派了人過來,說我們娘娘今早也受了驚嚇,如今臥床不起,但心里惦記嵐貴人,也十分愧疚,不能親自過來探望,只能送些補品,希望蕭嵐早日痊愈。

    林非鹿笑吟吟讓宮女收下,人一走雲悠就氣憤得要拿去扔了。

    林非鹿制止她︰“扔了(干gan)嘛?留著吃,好東西不能浪費。”

    雲悠狠狠道︰“貓哭耗子假慈悲,說不定這些東西里都下了毒!”

    林非鹿讓她們把東西都收起來︰“她的人親自送來的,出了什麼事她摘不掉,梅妃這麼愛惜名聲的人,不會做這種事的。”

    梅妃如此愛惜名聲,在人前塑造溫柔良善的形象,蜜蜂襲人這件事自然也不會讓自己沾上半分。

    沒過多久,關注這件事的人便紛紛議論,蜜蜂之所以只追著嵐貴人一個人蟄,是因為嵐貴人听說前往賞花的妃嬪眾多,可能還會偶遇陛下,為了出風頭,所以在身上抹了許多香粉。

    結果陛下沒遇到,遇到了蜜蜂,不僅丟了臉,還差點丟了命。

    這件事成為了宮人飯後茶余的笑料,青煙幾人听聞後,又是大氣一場,林非鹿倒不是很在意。

    嘴長在別人身上,又有梅妃故意散播,信則信,不信反駁也沒用。閑言碎語而已,能傷到的只有在乎的人。

    等林帝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林非鹿已經兩天沒去太學了,彭滿倒是沒亂說宮中傳言,只是告訴他五公主母妃落水病重,五公主最近正在榻前照顧。

    說罷,又小心翼翼問了句︰“陛下,要擺駕明宮嗎?”

    說實話,林帝現在還沒做好見到蕭嵐和她那個傻兒子的心理準備。

    他低頭批著折子,沒說話,彭滿便明白陛下的意思了,未再多言。過了沒多會兒,林帝突然抬頭問︰“明宮里有幾個人伺候?”

    這彭滿一時也不知道,趕緊找人來拿名冊來翻,查閱之後回稟道︰“如今明宮里只嵐貴人身邊兩名宮女,五公主身邊一名婢女,還有一位年事已高的嬤嬤。”

    林帝皺眉道︰“這麼些人,怎麼伺候得過來?小五才多大,還要她侍母床前。”他想了想,吩咐道︰“告訴內務府,按照貴人的位份,重撥一批宮人過去伺候,不可有任何差池。”

    按照正常的貴人位份來說,蕭嵐身邊該有兩名貼身婢女,一位掌事宮女,兩個使喚丫鬟,兩個太監。

    之前蕭嵐失寵,身邊宮人趨炎附勢,走的走散的走。現在林帝下了旨,內務府自然不敢怠慢,立刻清點如今沒有當差的宮人,選好之後送到了明宮中。

    林帝跨不過心里那道坎,不願意去明宮,東西倒是不少,一樣接一樣地往宮中賞。除了綾羅綢緞,基本都是補品。這補品可不是給五公主的,明眼人都知道是賞給蕭嵐的。

    再加上調過去的宮人,一時之間嫉妒連連,都在說蕭嵐因禍得福。

    听聞此事的梅妃在自己宮中摔碎了三只茶盞,咬牙狠聲道︰“因禍得福,也要看她有沒有命來享這個福!”

    隨她一起進宮的陪嫁丫鬟惜香是梅妃最信任的人,一邊喚人來收拾屋子,一邊低聲安慰道︰“娘娘何必為這種不入眼的人生氣。”她輕輕按著梅妃的額角,低笑著說︰“我們的人已經安排進去了,她們的一舉一動今後都掌握在娘娘手中,何愁不能將之玩弄鼓掌。”

    梅妃睜開眼,這才(勾gou)唇笑了一下。

    ……

    宮內突然多了這麼多人,青煙和雲悠都一時有些不適應。蕭嵐如今還病著,反倒是林非鹿有條不紊地把這些人都安排好了。

    宮人們在來之前就听聞五公主乖巧伶俐,很得聖寵,卻也沒想到在這宮里居然是一個五歲大的小女孩做主。听她用清脆的童音告誡他們要忠心護主,都趕緊應是。

    揮退宮人後,林非鹿把青煙和雲悠叫進屋去,低聲道︰“貼身的事情暫時不要交給他們,先警惕一些。”

    青煙一驚︰“公主是擔心這中間有人包藏禍心嗎?”

    “誰知道呢。”林非鹿回憶了一下自己看過的宮斗劇,甜甜一笑︰“小心一點總沒錯。”

    孰料當天晚上,(睡Shui)夢中的林非鹿就又听見了小石頭砸她窗戶的聲音。

    她愣了一下,披著外套爬起來,輕手輕腳走到窗邊,等了等,趁著那石頭響起的瞬間,猛地一下拉開窗。

    春夜的寒氣透進來,屋外銀月如紗,圍牆外的草簇微微搖晃,她抿著嘴忍住笑,壓低小氣音朝外說︰“殿下,我看見你了。”

    等了一會兒沒動靜,她終于沒忍住笑起來,小手扒著窗戶探出身子︰“殿下,別藏了,我好冷呀。”

    院牆之外傳來一點動靜。

    一陣風聲之後,一身黑衣的宋驚瀾踏著夜風飛落下來,隔著一扇窗站在她面前,臉上有無奈的笑。

    她見多了他穿白衣溫潤清雅的模樣,現在一身黑裝墨發高束,倒有幾分平日難見的少年意氣。先小小的欣賞了下顏值,才撐著下巴笑眯眯道︰“殿下半夜不(睡Shui)覺在宮里亂跑,也不怕被侍衛抓到。”

    宋驚瀾微微低頭,碎發掠在眼角︰“侍衛抓不到,被你抓到了。”

    林非鹿一攤手︰“這種事,想想也知道是誰(干gan)的啦。”她雙手交叉握在一起抵著下巴,眨眨眼楮︰“殿下又有什麼情報送給我?”

    宋驚瀾看了她一會兒,好笑地搖了下頭,才低聲說︰“小心你宮里今日新來的那個眉心有顆痣的宮女。”

    林非鹿早有所警惕,听到他提醒倒是不意外,不過她好奇道︰“殿下是怎麼發現的?”

    宋驚瀾想了想,語氣試探著回答︰“我看見了?”

    林非鹿︰“……說假話就不要用疑問的語氣了吧?”

    少年垂眸笑起來,笑完抬手將大開的窗戶掩了過去,嗓音溫柔︰“去(睡Shui)覺吧,我回去了。”

    林非鹿打了個哈欠,乖乖朝他揮手︰“殿下晚安。”

    “晚安?”他重復了一句,又笑起來︰“嗯,晚安。”

    他轉過身,腳尖一點,掠身上了牆垣,林非鹿看著他身影,突然喊︰“殿下!”

    少年站在牆上半回過身,腳邊是匍匐的紫風鈴草。

    看見小姑娘笑著說︰“你這樣穿好帥呀!”

    他飛下牆垣,回頭看時,沉寂的眸子映著夜(色)一點星光,溢出幽幽笑意。

    翌日起床,林非鹿開始注意那個眉心有顆痣的宮女。她叫雨音,年齡跟青煙差不多大,生得一副低眉順眼的老實樣,做起事來也兢兢業業勤勤懇懇,若不是宋驚瀾提醒,任她一時半會兒很難發現異常。

    雖然小漂亮沒說這人是誰安排的,但林非鹿用她聰明的腦袋瓜一想就知道,是梅妃沒跑了。

    安排眼線進來,是想陷害呢?還是想投毒呢?還是想監控呢?

    林非鹿暫時沒把這件事告訴別人,包括蕭嵐,以免她們(露)出異樣。

    青煙和雲悠得了她的吩咐,本身就很警惕,雨音剛來明宮,也正是需要獲取信任的時候,估計暫時不會輕舉妄動。

    敵不動我不動,林非鹿不打算打草驚蛇,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